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外篇 205跨越20年的见面

zyzhy678 收藏 5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size][/URL] “我还是不能理解,怎么会这样”,松岗洋佑反问她,“能告诉我。。。在这里是个怎么回事吗?” “NO,松岗先生,这是美国军事情报局的秘密,请不要打听您不需要知道的事”,旁边一位同是亚洲裔的中年密探直接拒绝了他的要求。 意思是,你不需要知道主人不准备告诉你的事情。 “好了,松岗先生,我们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我还是不能理解,怎么会这样”,松岗洋佑反问她,“能告诉我。。。在这里是个怎么回事吗?”

“NO,松岗先生,这是美国军事情报局的秘密,请不要打听您不需要知道的事”,旁边一位同是亚洲裔的中年密探直接拒绝了他的要求。

意思是,你不需要知道主人不准备告诉你的事情。

“好了,松岗先生,我们知道你和这里的中国驻军司令有私仇。。。”,莫尼卡.杰克说道。

这话却被松岗洋佑给打断了,几乎就是在吼叫着对房间里面的人说道,“何止是私仇!就是他和串本地方当局密谋杀了我全家,霸占了我们家族几乎全部的财产,我恨不得。。。把他扔到富士山的岩浆里面去”

中年密探被他的态度给激怒了,本想出面斥责两句,莫尼卡.杰克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转头说道,“松岗先生,这事情。。。好,我答应你,结束串本的任务以后你可以得到3个月的休整时间,明白我的意思吗?”

“好!一言为定,明天早上我就去串本”,松岗洋佑知道这是对方给自己的妥协,要是自己还不知道放手的话,肯定会对合作产生不利影响的。

虽然对美国人的态度很不喜欢,却是自己获得财政和装备支持的唯一来源,到了串本,最少还可以聚集三十个手下,没有枪,没有钱能做什么?

“这样很好”,莫尼卡.杰克说到,“你可以休息去了,明天以后在串本就全看你的表现了”

“好的,您就等着看好吧,晚安”,松岗洋佑站起来假装礼貌地鞠躬,然后走了。

关上门,密探才问道,“杰克夫人,你相信他的话吗?”

“当然,他毕竟是当地的黑社会头目,聚集三五十个手下应该没有问题,而想停止日本人逐步向中国人臣服的进程就必须破坏当地的经济发展,这样才能引发连锁反应”,莫尼卡.杰克说道,“好了,你也休息吧,明天还要把装备挖出来交给他们”

“也许您说得很对,祝您晚安”,中年密探也出去了。

“晚安”,等他也走了以后,莫尼卡.杰克才对里面说道,“出来吧,凯特”

从窗帘后面走了另外一个西方女人,头发已经白了,却显得很是精神。她直接坐在沙发上,问道,“难道你真的想去执行那个命令?”

“亲爱的姐姐,这是总部的命令,我没办法”

“哦,谢谢你”

“谢什么?”

“感谢你让松岗洋佑暂时离开这里,因为他到了串本以后即便闹腾一下也未必能够活着离开,就算是离开了,我的儿子也应该得到消息,肯定会加强防备的”

凯瑟琳.南茜把酒一口喝掉,放在桌子上,还在自言自语,“咳,我想现在去看我的儿子,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当然了,我亲爱的姐姐,您并不归我管辖,到现在为止,您还是中国人盟友的法国公民,到日本来也是个人的旅游行为,我无权管你的行踪”,莫尼卡.杰克轻笑着,“不过小心一点,别让这些家伙看见了,那就不好说了”

凯瑟琳.南茜65岁了,早就已经退休,这次到日本也是听妹妹说了以后才来的,实际是想看自己的儿子一眼,毕竟已经接近20年没有见过了。

“可是,我还是害怕。。。”

“害怕什么?”,莫尼卡.杰克很奇怪。

“怕他不肯认我”,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一张张地端详着,一张是两岁时的,头戴一个中国传统的毛线帽,在草地上艰难行走。一张是8岁的时候,也就是自己被中国政府强制遣返前的那张照片。一张是去年的照片,“。。。哦,他长得可真帅啊,都25岁了,你看看这鼻子,这就是我们家族的印记,还有他这眼睛,看看,褐色的,上帝啊,这就是我的儿子。。。”

莫尼卡.杰克无情耻笑了她两句,“这几张照片你都已经看了不下500遍,拜托,我的姐姐,想看儿子,现在就去吧”

“你没孩子当然不会知道,算了,现在是20点了,我得去他们的军营了”,凯瑟琳.南茜收起照片,站了起来。

“那当然,你是我姐姐,他是你儿子,不这么做我还能怎么做,难道让松岗杀了他吗?”,莫尼卡.杰克放下手中的杯子,对正在收拾提包的姐姐说道。

凯瑟琳.南茜点点头表示感谢,急忙出门去了。

当年,我们和中国人战斗两年时间损伤了30多名中情局和调查局特工,不就是为了让你能够夺回孩子吗?

明天,等你们拿到武器以后就会遭到中国人的包围,死吧,不过几条狗而已。她还稍微感慨着,“为了你,凯瑟琳,那我。。。也只能出卖松岗了”

从理论上说,莫尼卡.杰克这种行为属于叛国(与姐姐保持法国国籍的情况不一样,莫尼卡.杰克早就因为嫁给美国军官而成为了一个法律意义上的美国人)。

但是莫尼卡.杰克并没有什么负罪感。

从联邦调查局辞职以后转到军情局是因为对汉语有较深的功底(有个精通汉语的姐姐,难免不受到影响),兢兢业业干了三十年,莫尼卡.杰克临时上校(本身军衔为中校)即将退役,而且她认为这么多年对祖国的服务已经尽到了自己的义务,可能要不了战争结束就会被命令退休,这次从澳大利亚过来,就是想和姐姐一起来看看这位从未谋面的外甥一眼。

原本的计划是在串本破坏,却没有想到松岗洋佑这个执行者却是张凌风的死敌,我又怎么会让这条狗伤害自己的亲人,所以相比之下只能怪你松岗洋佑的运气不好了,谁叫你想着要杀我的外甥呢?

何况,不伤害张凌风可以说我想招募他为美国服务,至少在理论上我有这权限。至于。。。最后是否能够成功,那就不是我能够预测到的了。

凯瑟琳.南茜留了下来,借口是想找个熟人。

当然,她是法国人,本身不是我们行动的成员,军情局的秘探们都不好提出什么问题来,何况,她还是莫尼卡.南茜.杰克这个行动组长的姐姐,这就更不能去说什么了。

莫尼卡.杰克带着众人潜行到串本西面的田边市,按照地图挖出美军撤退前留下的部分军火正式移交给松岗洋佑,又給了他一部分资金,然后带着两个手下先行离开了。

三辆卡车顺着高速公路向串本行驶而去,坐在车上的松岗洋佑极为兴奋,整整可以装备一个加强排的武器弹药啊,还有50万欧元的现金,这下我要在串本好好地干一场,不仅是中国人,还有当初出卖我们的那些政客们。。。全然不知道前面已经挖好了一个坑,就等着自己跳下去呢。

3月4日上午。

张凌风军营中来了一位西方女人,她主动给卫兵出示证件说自己是法国人,有点私事想见一下你们的驻军司令。

士兵验证以后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是盟友,爽快地给司令办公室打去电话,说有一个叫凯瑟琳.南茜的法国女人想见您,您见不见她。

正在与李欲晓等人商量事情的张凌风,听到这话连笔都掉了下来,愣在这里。

“张司令,你。。。怎么了?”,唐文书握着电话问道。

这个名字太熟悉不过了,张某急忙去抓自己的胸口,那里有母亲留给自己的护身符,却才想起来这东西在兰子那,双手还在到处抓东西。

李欲晓看着其他两人怀疑的目光,两手一翻,意思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张某这才想起来,电话还没有回呢,急忙说道,“老唐。。。让她上来,不,我去接。。。不”,张某换了几个说法,却不知道怎么去定这个事情,真是自己的母亲吗?

那我就应该下去接她上来的,可,她是不是呢?

三人还在看没有最终确定下来的张某,李欲晓就主动轻声问道,“张司令,还是我去接她上来吧”

“哦,好好好”,张某强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道,“还是。。。我去吧,哦,她是我妈妈”

“哦”,众人明白了过来,这样的话,我们也该一起去接她上来。

张某急忙放下东西,走到门口,脚步却稍微慢了下来,她是我妈不假,但她以前是美国间谍。。。现在,到这里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李欲晓稍微知道一点点,在轻轻在后面推了他一下,小声说道,“自己站稳立场就可以了,没人说你会。。。”

“哦”,感激地看了一眼李欲晓,点点头表示感谢,三步两步就从二楼下来了。

张某边走边观察着,军营门口,一个穿紫色长裙的西方人正在向这边看,她转过脸来,有点象印象中的妈妈。急忙上前,站在对方的面前。

两人都暂时没有说话。

凯瑟琳.南茜微笑这细致端详起来,微黄色卷曲头发,鼻子略微有点高,眼睛褐色的,与中国人的特点是有些不一样,大约一米八,可比自己高多了。特别是肩膀上那三颗星星,漂亮地嵌在两条黄色条纹里面,看起来很是精神。

张某低着头看去,已经稍微确认了对方,不自觉地就拉起她的手来,白晰一点的皮肤,稍微有点高的颧骨,两只深陷进去的眼窝,这都是印象中的妈妈,却有了很多皱纹,还是年岁不饶人啊,与护身符里面的那张照片相差有点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就红了起来,问道,“这些年。。。好吗?”

笑起来的凯瑟琳.南茜没有回答他,用极为纯正的京片反问道,“都不让我进去坐吗?”

“好,我们进去吧”,伸手把妈妈手中的提包接了过来,轻拉着她的手,向办公室走去。

凯瑟琳对迎接而来的三位点了点头,跟在儿子的后面才回答他的问题,“这些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走进办公室,三位在门口招呼了一下都走了。

把凯瑟琳让到椅子上,张凌风自己蹲在她面前,拉着妈妈的手,没有说话。

凯瑟琳伸出手来,轻抚在他的头发上,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些年,过得还好吧”

“还行”,张某没多说话,继续感受着妈妈的爱抚。想了一下还是歉意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妈妈,我把护身符都给兰子了”

从小开始,还能一年看到母亲两三次,到了8岁多的时候母亲被强制遣返,那对孩子来说是一场灾难,虽然平时有养母在关照自己却始终把唯一的纪念也就是护身符藏在胸口上,就是洗澡也不愿意放下来。两年前送給兰子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起来一直都在后悔,也多次想把东西要回来,可这话却说不出口,特别是与之有了肌肤之亲以后更没办法找兰子要那东西了,这是张某一直都耿耿于怀的事。

“是你女朋友吗?”,凯瑟琳笑了起来,“哦,我的儿子都已经25岁了,早就应该有(女朋友)了”

“是的,对不起,妈妈,没有得到您的同意。。。”

“傻了吧,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啊”,凯瑟琳笑问,“什么时候带来让我看看,好吗?”

“好的,妈妈”,张凌风把自己的头使劲地靠在妈妈的膝盖上,任凭母亲用略微有写粗糙的手在脸上轻抚着。似乎是很久没有找到母兔的小兔仔子一样,静静地在感受这个难得的时刻。

许久,凯瑟琳开口问道,“Cla1k(张某的名字),以后你准备怎么办?”

“妈妈,什么怎么办啊?”

“妈妈是问你,假如。。。战争结束以后,愿意退役跟妈妈一起到美国去吗?”

倒不是说她有很多钱需要张凌风去继承,只不过自从十年前莫尼卡当了寡妇以后,两姐妹多年来都住在一起,莫尼卡的女儿也长大了,却一心想在战争结束后嫁到欧洲去(谁叫现在的欧洲是天下第一的经济军事强国呢),我们现在没有别的继承人,虽然钱不多,但百八十公顷大的牧场还是有的。。。何况目的是想和儿子好好过上几年,自己已经65岁了,还有几个年头可活呢?

“。。。”,对这话,张某实在不好说,从理论上说,战争结束就完全可以脱掉军装,不过,这与自己的理想不太一样,良心和职责都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在日本过得这么好又何必跑到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去呢(重要的是日本有这么多的美女等自己去上,到了美国就实在太亏了)

“我们都已经分开17年了,难道不想和妈妈一起生活吗?”,凯瑟琳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

“不是的,妈妈,为什么您不能够。。。就在日本呢,我已经不准备回中国去了,我们就在日本住,不好吗?”

张凌风知道,凯瑟琳属被中国政府强制驱逐的法国人,即便有父亲的关系却不好取消这个禁令。而换成日本就不一样了,至少同盟内部还可以不管这事,何况母亲已经退休大约10年,应该不存在什么法律上的障碍。

“可能。。。我应该可以吧,可如果你莫尼卡阿姨想来呢,难道她也行吗?”,给儿子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莫尼卡.南茜.杰克肯定不行,因为她是美国军情局的现役军官,即便战争结束也难以用退役人员的身份合法入境,毕竟17年前的那场血腥暗杀行动是她组织和策划的,就算是张羽这样身份的人,想取消对她的通缉令也很不好向死难的兄弟们交代,所以即便到了日本,驻军也会出面找她的麻烦。而从亲情上讲,张凌风更加不愿意接受这个莫尼卡阿姨,毕竟养母死在她的手上,而且这里面的政治因素也就更加难做了,弄不好就是一个勾结美国间谍的嫌疑。

“莫尼卡阿姨。。。说老实话,应该不行”,张某老老实实地回答母亲的问题,踌躇了一下,问道,“其实也可以用其他方式的,比如。。。假如她愿意投靠我们的话。我知道她现在是军情局的高级官员,要是能够为我们中国服务的话这些事情也就可以完全一笔勾销,什么都好说,要是能立功的话自然少不少奖励的”

当然也只能是说说而已,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母亲两姐妹为美国政府效力三四十年了,动员阿姨为了能够和母亲一起到中国来居住而叛逃,似乎。。。属于天方夜潭。

“呵呵,那你准备出多少钱来引诱你的莫尼卡阿姨为中国军方服务呢?”,凯瑟琳好奇地问自己的儿子。

“要是。。。她愿意的话,我个人愿出1亿欧元”,张某张大嘴巴随便说了一个数字。

这个数字就是在美国也属于天文般的招募间谍费用,远在北京的父亲知道了肯定会用老大一个耳光教训一下“这个败家仔”,一个美国上校,你就要用4亿亚元去招募,值这么多钱吗?

“哈哈哈”,凯瑟琳忍不住笑起来,“傻儿子,你肯定是政治宣传片看多了,以为美国人都喜欢钱,对吗?有时候不是这样的,其实信念也很重要,我是名老特工,那些年招募了最少三五十个。。。其他国家的人为美国来服务,其中花费最多的一个间谍才花了。。。当时大约35万美元。我看,要是你去做特工首脑的话,中国政府怕是早就要破产了吧?”

“荷呵。。。”,很不好意的张某讪笑着。

“好了,孩子,我知道你不愿意离开,战争结束以后我会来日本和你一起住的,可你还是要给你莫尼卡阿姨想点什么办法,她也想看你,也想和我们一起住,但是。。。”

“我明白了,妈妈”,张某扬起头问道,“但是,难道您现在就想离开吗,在这里住下不好吗,妈妈,请您别离开我,好吗?您的身份并不存在问题,何况我在这好歹也是驻军的司令,没人敢来找您麻烦的,我求求您了”,使劲地抓住妈妈的手,张某不愿意放开。生怕一松手妈妈就会立即走掉。

看着儿子用乞求的眼神盯着自己,也许因为互相分别太久了,凯瑟琳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伤害他,“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今后都不离开你,这总可以了吧。可是我的儿子,我总不能长期都住在你的军营里面吧”

“妈妈,这个不需要担心,您可以住到兰子家去,就在串本,离这里不过100公里,我随时都可以在周末去看您的”

“哦,你是让我到你女朋友那里去吗?”,满意地笑着,先看看我未来的媳妇也是好的。

“对不起,妈妈,兰子现在北京,我让她马上回来,她肯定想见您的,先到她家里去住,只有她姐姐木子和她妈妈在的”,张某解释着。

“串本,木子?”,我好象。。。曾经听说过这名字,凯瑟琳没有在意这件事,因为东方人的名字都这样相似,“好,星期天去吧,你刚好休息”

“这样最好了,明天我陪你玩一天,后期是星期天,我正好送您去,您看,好吗?”,张某很感激母亲体谅自己的工作性质,兴奋地站了起来。

“行”

“时间不早了,我们吃饭吧”,张凌风拉着妈妈的手说道,“城里就有几家中国餐厅很不错,您肯定喜欢,我知道,当年您可是最喜欢吃北京菜的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