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四卷对战 55、离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2996年7月27日,星期六。

是时候了,是应该离开这里到外面去闯荡一下了。

从去年到现在,正好是一年的时间。

已经经历过了太多的风雨,从谟云老和尚的5000元起家,到现在,终于可以说自己有一点积蓄了,也应该暂时离开这个地方为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理想去奋斗一下,如果那个小小的愿望也可以算是理想的话。

过把瘾就死?

这是某位说过的话,自己需要干点什么呢?

还是先拍那部电影吧,反正现在有钱了,可以尽情地去折腾一下,两个亿砸下去最少也应该给冒个千八百丈高的水泡起来给大家看看吧。

还有,自己应该去找些自己乐意的事情来做一下,人生一世不就想找个“富贵闲人”来当当吗?

这里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水电项目给大家拿到了,资金已经到位,就等着国家发改委批了,关于省工行的事情也完了,老蔡在吃惊的同时表示将按照承诺给华盛集团签订一个长期的合作协议,预计贷款限额应该不会少于1个亿吧,不然还需要他这个正厅级的省行行长来亲自表态吗?

就是那个小小的梦幻城诉讼案都在正常进行,判决正式下来了,强制执行程序也启动了,顺利收回梦幻城帐面上查封的那41万存款,下一步就只是需要针对抵押物进行处理了,咳,这点小事,老五肯定可以处理好的(其实还真没处理好,抵押物怎么也处理不下去,梦幻城在区市两级的压力下被迫宣布破产,抵押物也就随之泡汤,在经过大约1年半的清算和无数次争吵以后,光华公司最终也只收回了不到60万的资金,当然,这是后话了)

整个公司的组织架构还不错,在四川省工商局正式注册成立的(中国)四川华盛集团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6000万元,其实也就是正式投放到“四川上南河航电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去的那个股本金加上700万的所谓外资。具体股份的分布就是五兄弟每人三千一百万,多出的500万算是挂着英资及港资台资合计5百万元,当然这钱里面也有部分是张德瑞出的。

这个公司也就5大董事,其实还是那5个人而已,呵呵。董事长是已经正式选择辞职的刘加才,总经理王培,监事王益,张盛两人仅仅都是挂名的董事而已。

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给大家讲道,“诸位兄、弟,还是我来给你们说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笑着走到黑板前面,张德瑞在上面写画起来,完了之后就给大家介绍,反正最少在两年内我是不会再给你们说这些事了,“现在,四川华盛集团公司已经正式成立了,按照相关计划,D市华盛公司和光华公司都将在短期内成为公司的下属企业,这个工作需要尽快完成,到时候,加上即将成立的小巴运输公司以后将有三个全资企业和一个控股企业,我们将正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集团公司”

韩青苹在快速地做着记录,公司的行政助理将正式进行招聘,但是在来之前也只能是由她来代劳了。

张先生已经与成都某大学达成协议,将在本年度由公司出面给她推荐一个“定向委托培训”的名额(其实就是交付12万人民币的赞助费而已),即便考不起大学也让她去参加一下高考,出来之后只要给公司服务五年以上就可以选择自由离开了。

好学的韩青苹很感激,7月9日结束高考以后就主动来上班,还表示在开学以前自己还是行政助理,只不过,自己仅仅是张先生个人的行政助理而已。

“说实话吧,不管是我第一次和老二见面还是现在,我都很感动,为什么,因为我们在一年里面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到现在为止作为总公司的集团公司已经有1.6亿元注册资本了,大家都知道,我们5兄弟都是一样的股份,每人3100万,谁也不多,谁也不少,剩下的500万中除了预先给孙仲英先生留下的300万缺口以外,其他的都已经全部到位了,水电项目也已经谈妥了,我想9月份的时候就应该批下来了,我们作为最大的外资投资方占有51%的股份。至于后期贷款和流动资金来说,加上省港航公司的5000万现金股本,这个项目已经有了2.1亿元基础建设费用,总缺口也就是不到5个亿了,而这些股本资金,还有本身就可以得到的项目贷款3个亿,再加上省工行已经答应与我们集团签署的合作协议,一个亿应该可以完全拿下来的,呵呵,也就是说这个项目不需要再进行滚动开发,我们可以在两年内加快进度全面竣工,而不存在任何资金方面的问题”

四兄弟拍手鼓掌起来,王益在下面更是欢畅,这里面也有自己的功劳啊,特别是孙仲英和本这两个股东,自己可也废了不少的语言出来才说通他们的,后来还是自己陪同他们在成都和D市四处逛的。

经过一周多的考察,两个英籍人士都表示愿意投资,当然BEN可以拿出来的钱实在是太少了,总计也不过才5万镑,折算下来也就50万人民币而已,张先生大笑以后表示自己就收5万镑吧,剩下的5万我帮你給出了,只要你愿意继续给我当五年的保镖,到期后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这5万镑的股本我也就不再收你的了。

BEN.JOHN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以后急忙表示愿意迁居到成都来,回去就主动与保安公司解除了合同,现在正忙着搬家到成都来住,虽然自己还需要当5年的保镖,但是光自己这100万股本都应该产生不少的效益出来,何况老板已经说了要承担自己在成都的安家费还有孩子的上学费用,呵呵,真是天上掉下来这么大的一个陷饼啊。

其实,现在成都的房价并不贵,最多也就是千八百块钱一平方,张先生还假公济私地把公司在成都郊区买的一栋小房子免费借给BEN一家人住,孩子上学也是小事,不就是几千块一年嘛,又给BEN的妻子送了一辆还算说得过去的8成新的车,呵呵,你就自己开车送孩子上专门给外籍人士开的学校吧。

盛俊与刘加才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面对如此大好的局面,两个人都在为一年前的正确决策表示满意。

对于盛俊来说,自己一下子就给市里引入了三个项目的外资进来,不仅有香港的,还有来自英国的大型资金进入,这已经给自己添上了很大的一个政绩。

这事情害得。。。王市长最近连嘴巴都快要笑歪了。

光是这个上南河水电项目就足够使人头疼,省上各管理部门都已经答应并且上报给国家审批,原定注册资本3个亿,可人家省港航公司就是不愿意来啊,给他们说了大半年还想要占70%以上的股份,但现金只愿意出1个亿,这还是不讹人的来了,光水面、土地,航行权都要吃掉多少钱?

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市上可是大挣了一笔。

谁知道这边的资金到位以后,省港航公司态度也就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不仅答应愿意出资5000万,还同意提供基本技术支持。

呵呵。

这事,盛俊办得好,办得好。。。

传说中,市委组织部正在全面考察盛俊的工作成绩,准备把他提拔一下来担任市招商局副局长(主持工作),也就是副处级代理正处职的干部了,连带着市政府也同意顺便给送张董事一个项目做,就是D市主城区交通运输的整合方案给他们搭着送了出去。

“去英国之前,我带走的是1200万,现在还应该把帐务的情况都给大家都说清楚了,亲兄弟嘛,还是要明算帐的,我们先小人后君子,这也是规矩,一切都在明面上才行”

张德瑞指着黑板上的几个数字一一解说道,“回来的时候我带的是中国银行签发的3989万镑本票(在那里已经给英国人交了959万镑的税金,疼啊!这个该死的英国政府),另外,在那里的一个月我和老五花费了大约10万镑的费用,这笔钱,我其实。。。也没准备自己来出”

哈哈,大家都哄笑起来。

对对对,这仅仅是一个小事情而已,相对3989万镑来说,再让去英国的这两兄弟自己出这个10万镑也实在是有点不象话了。

而对于赌博这事,张先生回来以后主动給老大承认了错误并且表示以后决不再犯了,盛刘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成功了的人也不应该去责备他,这事情在5兄弟之间也算是结束了。

“(本票)全部解付兑换以后的金额是4亿零66万人民币,零头我就不说了,都还在帐户上呢,这里面作为华盛集团的股本投资是15300万,另外我们归还罗北支行的贷款是2000万元,766万及零头就作为公司流动资金备份使用,还下剩2.2亿元,我准备这样来处理,第一,我们五个人都辛苦了,所以准备拿出2000万作为红利分配,每人400万元。第二,还剩下这两个亿,我需要给大家一个说明,我向诸位哥哥还有老五商量一下,我想。。。私人借这一笔钱周转一下,大约是两年的时间。而且,我个人也准备向公司请假,时间上,也是两年”

其他的小事情都已经商量好了,他们几兄弟手上还有大约1000万的资金,就留在到手上作为作为小项目的现金储备使用,而张先生在企业的几个小企业上的股本都被转移到巧妹的头上。

想到这里,盛俊他们都明白了,他这是想暂时离开我们,大家犹豫和迟疑了半天都还是纷纷表示同意。

不过老五还是开口问了一个看起来很八卦的问题,“那你。。。还回来嘛,四哥?”

“简直是废话啊,我的公司股本可都还在这里呢,怎么不回来啊?不过也要两年以后才能够回来的,我主要是想出去做一点自己的。。。小事情而已”

非常歉意地向大家表示了不安,但大家都不会傻得认为他要去做的真是个什么小事情,两个亿也不是个小数目。

“走之前我都把事情给大家安排好了,集团公司就交给二哥来管,老五担任监事,水电项目这边,按照基本协定我们也要出三个董事,就还是老二,老三还有老五你们三个了,其他的几个全资小企业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好了,反正现在公司什么都有了,民营企业、英资、台资、港资,这四个光环都足够保护公司的正常经营了。但需要注意一点,我不希望回来的时候看见集团公司变成一个家族式的企业,因为那样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展前途,所以还是需要多提拔使用那些老一点的员工出来,当然在招新人进来的时候也要谨慎一点,不过应该多让小程和小蒋承担一点工作,给他们压压担子多锻炼一下。哈哈,老大,现在我也要和你一样当干股,只是等到年底来分钱就是罗”

“客气了,你说的,嗨嘿。。。我同意你请假了,但是两年以后。。。你还是要准时回这里来报到哦,到时候我们再决定给你留个什么职务”,盛俊点了点头,知道对方已经下了决心,不如就放他出去吧,反正也只有两年时间,以他的经历和能力来说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也点了点头,表示谢谢,转头对刘加才很庄重地叮嘱道,“二哥,咱兄弟两个就什么也不说了,去年的这时候要不是你帮了我,现在可能还什么都不是呢,可这些。。。现在我都不说了。我把这企业就交给你了,有老大老三和老五来帮你,在经营和关系上面我很放心,但有一点,你可别象国有企业那样来管理啊,这可是我们兄弟退可守、进可攻的一个保命本钱。在水电项目上,不仅有5万多亩的水面还有5000多亩库区可利用土地,这都是很大的一个财富储备,在可能的情况下也可以开发一下旅游资源,还有北竹山的那个温泉,你可以去找区上和市长要求把这个开发项目给我们拿过来,投资大点没什么,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长期的一个价值储备,这关系到我们后半辈子的安享晚年罗,哦~~我都说远了!谢谢二哥,有劳你了”

其实在项目准备中,张先生甚至还想去购买一点水上飞机来,反正库区的水面随便划一块出来也足够降落个三架五架的,不仅可以做旅游项目,还可以出租给山林防火及农业用途上,借口就是需要对库区进行全面的安全巡查,当然,这也要看公司的发展情况怎么样了。

“你这个老四啊,现在。。。也想耍滑头了,两年的时间,不就正是水电项目基本竣工的时候吗,你就想着两年以后来享受现成的,我不干了!”

刘加才的心情其实很不错,在接受本行的贷款大检查以后他已经正式提交了辞呈,当个县支行行长一年虽然也要收一点钱,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实在忍受不了那个副行长白露对自己的压制和攻击,还不如和这个国行一拍两散,呵呵,现在总算也是一个企业老总了哦。

“那可没办法啊,以前你是国有商业银行的行长,现在则是民营企业的老总,你可要注意转变自己的身份哦”,王培笑着打趣道,对于自己的身份,由于还挂着梦幻城的原因,不能公然出来担任什么职务,不过这已经让他很高兴了,在集团公司里面就有20%的股份,也知足了。

“最不放心的就是老五你了,和三哥不一样,他其实做事情很沉稳的,你呢,年轻好学,反应快,就是一点。。。别那么冲动了,凡事多请教几个哥哥,先把手上的几个小公司整合好了以后就可以到集团和水电项目上学习一下,别整天就知道陪老婆玩,都已经老大不小的了”

这话说得王益悄悄吐了一下舌头,只好转过去不理他。

“关于三个外资的事情,BEN.JOHN暂时不用管,5年内不需要考虑他的事情,至于孙仲英,下个月他来了以后就按照我们商量好的来办就是了,先让他去担任运输整合项目的董事长,反正也是挂名的,他愿意怎么做都可以的,至于上海的盛家。。。他们的资金不多也不在这个发展方向上,根本就无关我们的大局。其他的,我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你没有了吗?真的没有其他事情了吗?”

盛俊很奇怪,连问了两声,你和巧妹的事情是怎么说的啊,人家。。。

不是不知道盛俊下面的话,但从自己回来以后,巧妹明显开始对自己有些冷淡了,就是在床上的时候,似乎。。。怎么说呢,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哎,失败,自己做人可是真的很失败。

“别说了,老四,你什么时候动身?”

“就在三天后吧”

刘加才走了上来,拍拍对方的肩膀关切地问他,“走之前,我们几兄弟还是应该聚会一下的,干脆就今天晚上吧,随便找个地方吃顿饭,大家都乐和乐和,你这一走,最少也是两年的时间,出去了以后呢,你要多和大伙联系着,在外面带着这么的钱还是要小心点,事情麻烦的话就干脆回来,我们还在一起干”


此时,秦巧玉正与结婚不久的死党郑慧卿一起在咖啡馆里面坐着。

听完了秦巧玉的话,郑慧卿惊讶得半天都没有说话,直直地瞪着她半天才问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别搞错了”

她不能理解,平时这个男人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怎么就还有这习惯呢?

不可能吧?

“哼,都同居了这么久,难道我还会听错了吗?每次。。。到了那个时候以后,他喊的名字都不是我。。。而是。。。”,放下搅动咖啡的勺子,苦笑了一下。

“那是谁啊?”,郑慧卿非常好奇地问了一句,“是不是那个韩。。。”

摇了摇头,看起来那小姑娘到现在还应该是个“青头”,应该不是她,只不过这个人到底是谁连我自己都还没有明白呢,“我就知道名字里面。。。应该是个叫什么清妹的”

“别是叫的你自己吧,你看,秦妹。。。清妹。。。不是很象吗?”

“嘿。。。要是叫秦妹的话,我还和你说这个干什么呢?”

最起码这两个字之间的区别我还是分得清楚的,除了刘哥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喊我叫巧妹,就是他也是这么喊的,“不过,他现在叫的到是越来越少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前几天他还让我辞职和他一起去北方发展,我现在可难受的很,不知道是答应还是拒绝他”

秦巧玉丝毫没有想过这个“清妹”其实就是自己面前坐着的初嫁娘,她也不可能想到的,因为他们之间以前都根本不认识,就是后来的见面也不多,自然不会想到其实就是自己的死党了。而且秦巧玉还有一个难言之隐,甚至都不好对郑慧卿说起这事,她正处于彷徨与无奈之中。

放弃现在的这个工作和公务员身份也并不困难,就是当个少奶奶也不是不可以,至少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张夫人”的名义去参加企业的管理,但这个“清妹”的问题始终在困扰并且不停地刺激着她的神经中枢。今天自己要是就这么没名没份地跟着他四处乱跑,算个什么事啊?

可结婚似乎也不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他已经当着大家的面明确表示后年才能够结婚,要是。。。自己能够给他生个孩子也应该是化解问题的一个很不错的方法。但世上的事就这么怪,自己什么安全措施都没用,可同居这么久了就是还没动静,这让人简直无话可说了。

“那你决定和他走吗?”

“我还没决定下来”

“可三天后他就要走了啊”

“咳,谁知道呢,我现在可就心乱如麻的”

要是明天。。。他和别的女人一起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你还是答应了吧,这么好的条件,而且你也没有什么证据,我都不知道你还在怀疑什么呢?”

“叮~~”,巧玉拿出电话回道,“刘哥,什么事啊?”

“咳!老四在这都已经醉了,你快点把他给接回去啊,我们在秦城饭店二楼”

“哦,好,好的,我马上就来啊”,秦巧玉忍不住答应了下来,转身还对死党抱怨着,“酒量还没有我大呢,都已经醉过了好几回了,死重死重的,可真累死人了,你坐着,我可就先走了啊”

“好了,你快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看着对方急匆匆地离开了,郑慧卿无奈地笑了,嘴巴上还这么硬,这不,一个电话过来急得就象是自己亲爹娘有急事一样的,呵呵,这个死要面子的家伙。

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张先生在迷糊中还是靠韩青苹的拉扶坐到了饭店门口,时间临近晚上8点,也正是大街上人潮泳动的时期,巧妹的出租车半天都没有到,韩青苹焦躁地在门口来回踱着,不停地看着外面。

“我要回家。。。”,嘴巴里面还在昵喃不止。

看过去,心疼不已,平时很注意仪表和外观形象的张哥胡乱拉开自己的衬衣,无力地躺在沙发上,嘴唇也因为一斤多白酒下去而有点发白了。

“水。。。”

从服务生那接过一瓶矿泉水坐到他的旁边来,拧开盖子倒上一点润在对方的唇上,还在抱怨着,“哪里有你这么能干的,白的喝了,还要红的,能不这样吗?”

“嗯。。。”,张董事吞了一口,喉结向下滑动着,还用手在自己的脸腮上抠了两下,含糊不清地问道,“额,你谁呀,怎么和巧妹一个语调的,到家了吗?”

“到了,早到了”,韩青苹嘴上敷衍着。

“额。。。巧妹,我要去洗澡,等会。。。再和你玩啊”

张先生这话出来可把韩青苹给臊得实在是太狠了,大门口靠着这边的那位迎宾小姐听到这话后也禁不住就抿住嘴转身过去,还在剧烈地抖动着自己的肩膀。

红着脸的韩青苹可就怕他再说出不好听的话来,放开他走到门口看了看,还是没有来,可自己又不能这样不管,苦笑着准备再拉他一下,结果张先生顺便就抓住对方的手还准备引导到自己的下面去。

“好好好。我们起来。。。先回里屋去再说,现在我们在客厅,外面还有人呢”,拦住对方的手,轻轻在耳边解释了一下,张先生似乎是听明白了,也就放开了手,顺从地被她扶起来向门口走去嘴上又小声说道,“你早说啊。。。我们进去哈。。。”

扶起对方向门口停着的出租车走去,张先生还在问,“我们。。。这是去洗澡吗?”

“是是,我们这就去。。。啊”,后面的话也还算是給及时刹住了车,在几个服务生的窃笑声中,韩青苹的脸上似乎都可以渗出血来了,强迫自己绷紧着面子向前走了十多步,最后才算上了车是扬长而去。

十多分钟以后赶来接人的秦巧玉自然是找不到人,望着一地的醉猫,在个个都还迷糊着的几兄弟中(其中也包括盛俊)自然是问不出个什么来,唯一可能还清醒着的刘加才却早就关了手机不知溜哪“找情人”去了,从门口迎宾小姐那里知道了点什么的秦巧玉急忙打电话招呼他们的家人来接,自己坐车边打电话边顺路去找,谁知不仅家里没有人接,张董的手机也没有人接,后来甚至还就关机了,气得秦巧玉跺着脚开骂韩青苹是个“与自己抢男人的小妖精”,可平时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就只觉得她与男朋友没什么呢?

一直折腾到晚上9点多,实在是找不到人的秦巧玉还是放弃继续找的想法,疲惫不堪地回家了,没办法,这么大的一个D市,天知道这“小妖精”把人給带哪去了,算了,还是明天再说吧,我实在是不想找了,何况这么一大晚上还是很不安全的。

回到家,开了门却楞住了,眼前的景象很奇怪,家里就一个字可以描绘,“乱”,简直是乱得一塌糊涂,客厅里面到处都是撒了一地的衣服,一开始还以为是进了贼,正准备喊人却发现那是男人早上出去穿的衬衫和裤子,那末,也可以肯定他们是回家来了,也就终于放下心来。

还没等喊人就听见自己的房间里面有动静,似乎有人在小声说话,急忙轻轻地走过去,准备听一下他们在说什么。

毕竟男人已经回来了,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其实在一个多小时内几次路过家门可都没上去,因为巧玉在心中始终认为韩青苹肯定是下了心思的,不然怎么就不和自己联系呢?

门也没有关严实,从门缝里面瞧过去床上可不就正斜躺着自己的男人吗,可看起来似乎没有说话,还在那里听“小妖精”说着什么。

果然,韩青苹就正握着张先生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摩擦着,嘴里还小声说道“。。。要是。。。根本就没有秦姐姐这个人应该有多好啊,你去年说过,我的初夜是属于你的。。。”

这话听得让人不禁就火冒三丈,正准备踢开门去抓这两个“狗男女”的现行,可又实在忍不住想知道她下面还要说什么,也就耐心地听了下去。

继续是一个幽怨的语气在叹气,仿佛一个人在低声地倾诉着:“咳,我真的。。。就很羡慕秦姐姐啊,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念叨着她,可她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秦姐姐也应该是很喜欢你的吧,我可看得出来哦,但是你知道吗?其实。。。我也是很喜欢你的,倒不是因为我想当个阔太太什么的,这几个月的时间,真正和你接触了以后我才知道你为人很好的,也没那些有钱人的恶习,但我都不敢对你说起,因为,我一直都怕配不上你,怕你嫌弃我当过。。。我还怕这事伤害到了秦姐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傻啊。哎,可为什么。。。以前我就不认识你呢?”

听到这里,秦巧玉暂时没有什么意见了,仔细看去,发现自己的男人这么长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动作,可能是还在睡觉吧,也就稍微消了一下火气。

可转念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

走到客厅中间把张先生的衣裤翻了一下,找出皮带上套着的手机,确实关机了,试图打开手机,还没电了。就从茶几拿出电池换上去,又悄悄走到门外去打开手机来看,才发现还是处于振动方式的。

这才让秦小姐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衣服假装自己才进门,对着放在门口的衣服大声问道,“老公啊,你可回来了,是谁把你给送回来的啊?”

听到这话的韩青苹没由来的就是一阵心慌,站起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随着外面脚步声的临近,只好放下张董事的手,拿起地上的一块抹布胡乱在地上擦抹起来。

推门进来的秦小姐真的是楞住了,自己的男人可正躺在床上,上面仅仅搭着一条毛巾被,嘴巴大张着,还在发出算是比较响亮的鼾声出来。

韩青苹呢,正蹲在地上假装抹着水渍,看见自己进来了也就站起来,手上正挥舞着抹布,还略微有点尴尬地解释道,“秦姐姐。。。你。。。回来了?他。。。张哥他。。。”

“哦,没事没事”,走到跟前看了一眼正迷糊着的张董事,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把空调向下调了两度,转身笑着拉住对方的手亲切地说道,“放这吧,我正有点事情想找你聊聊呢,就尽他在这睡吧”

走到客厅,拉着对方坐到沙发上又端出苹果西瓜来放在茶几上,嘴上招呼着,“别客气,来点水果吧”

非常不安地盯着地下,韩青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心里也在打鼓,她。。。都已经知道了吗?

手上正在削梨的秦小姐在不断地组织自己的思维,试图快速地切入话题,可是这话也不太好说出来,毕竟对方还是一个小姑娘,而且与她的表面关系还说得过去。

场面上显得很诡异,小姑娘不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而“小媳妇”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说。

“你。。。什么时候去成商(学院)报名啊?”,秦小姐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说词,不过,这也有点不对,因为即便是录取也应该在8月底9月初去了,虽然这也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言谈切口。

“嗯,可能要到9月中旬才行吧”,非常简短的一个回话,倒也不是因为不喜欢秦巧玉,只是现在。。。

“哎,青苹啊,我还一直都不知道呢,你是什么时候认识阿瑞的啊?”,放下梨的巧玉开始与对方闲谈,似乎是刚刚想起来的一样。

用手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暗地里早就按照约定好的用词来解释道,“哦,我和张哥家里是老熟人了,在。。。以前就认识的”

那到也是,这话一点都没错。

我们俩认识他就在同一天,而且似乎我还在你前面几个小时。

秦巧玉早就从表哥那里获得了这些基本情况,不过她对这个小姑娘还能够在那样的环境里面保持自身而不下水很佩服,光是愿意用这钱来支持贫苦的家庭就很不错了,难得,真的是很难得。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在潜意识里秦巧玉更加恐惧这个小姑娘,要是自己一不小心,被她给连锅端了怎么办?

要知道越是这样家庭出来的也就越有危机感,何况这几个月来她都是男人的“专职私人行政助理”,这也是秦巧玉一有机会就和她粘在一起不让其过多接近男人的原因。

但俗话说得好,“男人要是不老实,就是把他给拴在裤腰带上也管不住”

所以当听说男人已经花了私房钱送她去上大学的时候,秦巧玉最开始就是一种终于可以得到解脱的感觉,只要她一离开,呵呵,四年以后,孩子都应该有一大堆了(要是想生的话),那个时候,自己就有拒绝她靠近自己男人的充分理由和更加有利的地位了,完全和自己现在的身份不一样。

毕竟,现在也仅仅是同居关系而已。

可后来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大学,本科,学的专业还就是工商管理,与公司签订的协议是要服务5年以上,这要是回来了,还不是更有机会在一起了吗?

那个时候,这小Y才不过22岁,自己可就要到30了。。。

这样想来,到了那个时候,危机将才会真正开始。秦巧玉恶狠狠地想,怎么会。。。就成了个这样的局面呢?

可自己现在就没有任何理由去管这个男人的私事,简直都要发昏了,表哥告诉自己这些事情的时候还专门地进行了郑重的警告,人家现在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别冲动,千万别做引发张德瑞愤怒的事情,毕竟你们现在连夫妻都还不是呢。

可是,前面没办法说这事,现在就更加没有理由去说了。

男人要走了,还专门让自己辞职与他一起北上去干点事情,但是自己现在就还烦着呢,“哦,我准备要辞职了”,淡淡地说了句看似是没头没脑的话来。

“那好啊,张哥。。。身边特别需要一个能够关心他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还是闪过了一点黯然之色。

“不,我是说,我辞职是为了帮着代管他在这里的生意,我是没办法去北京的”,又抛出了一个试探性的气球出来。

“哦。。。这样也很好啊,他生意现在这么大。。。D市这边肯定需要一个人来帮忙管理的。。。”

呵呵,这可就露陷了吧,我要是在这里被纠缠在生意里,那不就是方便你星期五飞到北京和他。。。幽会去?

开始有点得意的秦巧玉不准备再这么无聊闲谈下去了,直接问她,“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家阿瑞啊?”

“额~~这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非常吃惊地看着正满脸笑容的秦姐姐,不知道对方现在和自己说这么个话是什么意思,已经暂时放下心来的韩青苹立即努力地试图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准备想清楚再回答。

“我可以看得出来,你的确很喜欢他,但我今天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想知道一点,你现在这么喜欢他,可是他不可能给你身份的,对于这一点,你也是应该知道的”,使劲地啃了一口梨,仿佛嘴里正嚼着的不是张德瑞就是坐在对面的这个小Y头。

低下头,无语。

半天才抬起头来,望着对方苦笑了一下,“其实,秦姐姐,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就是你平时对我好我也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可我就是愿意跟着他,甚至愿意。。。不为了别的,也不是因为我自己想报答他的恩情,而是。。。我真的很喜欢他,我并不在乎这些,在他把我救出火坑而没有趁人之危的时候我就决定把自己的初夜给他了。我认识他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也是很多的,可他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欺负我,也许在你看来这很简单,毕竟现在正与你同居那他就不应该再有什么其他的什么想法。但是我告诉你一件事,至少在我知道的情况下他就和你一个人有过这种关系,所以我真的是很羡慕你,也不愿意就这么去破坏他的生活。不过,假如。。。要是你自己不珍惜而还要无端地去怀疑他的话,他会很失望,而我也会出来和你抢的,到时候你可就别后悔”

对于她的怀疑,韩青苹有些不满,还不断地在提醒自己身份和现实上的差距,不就是说你现在与他在同居吗?

“哦,是这样吗?我还真看不出来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很愤怒,真的很愤怒,放下手中的梨,秦巧玉很是轻蔑地问道。

“不不不,我哪敢来威胁您啊,您可是未来的张夫人也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可我这。。。也是为了您好啊,仅仅不过是特别地提醒您一句,张哥对你这么好可千万别辜负了他”,潜台词就是,你可别忘记了,现在你还不是真正的张夫人,何况。。。你即便真的成了张夫人,这世界上也不是没有其他选择的。

“你!”,粉拳紧紧地握住了,真想上去冲着那正在笑着的脸上狠狠来上一拳才解气。

“哦,您是不相信吗?算了,我也不说了,明天我还要来接。。。老板上班呢,再见了,秦姐姐,祝您有个好梦!”

高傲地站起身来,把自己的线条充分地展现给对方看,还非常显摆地摇了一下自己的腰,我就是比你年轻,就是比你要漂亮,不服气啊,来吃了我啊?

这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秦巧玉越想越生气,简直是反了天了,一个小毛Y头而已,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三步两下就冲进房间,掀掉男人的毛巾被扑上去死命地在对方的身上拧了两下,还在气愤地撕扯着,嘴上不停叫喊,“你还睡,我要你睡,我要你睡。。。你是个死人啊,为什么不和我生个孩子,为什么不和我结婚?为什么要去招惹这个小妖精回来啊。。。”

男人被疼醒了,但并没有听到她一开始的话,也就摇了摇头非常生气地高声问道,“干什么呀你?”

善于变化的女人却笑了起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把头靠在对方手臂上然后拉过毛巾来给自己也盖好了,并且非常甜声地问道,“老公啊,我现在好想要给你生个孩子,而且,我决定后天交了辞职信以后就和你一起到北京去,你说好不好啊?”

“毛病啊你,那就不能等明天再说?去,给我拿杯水来”

PS:本卷完。请看下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