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举个例子,假如一个男人在野外见到一个美女,如果强奸了她不会受到任何法律惩罚,那么是不是这个男人就一定会干强奸的事儿呢?照“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的观点,这个男人由于拥有较强的体力而可能通过暴力获得对此女子的绝对的权力。但实际情况则不然,如果这个男人是雷锋,或者是基督徒,由于道德或者信仰的制约,他只能努力地帮助这位女子,而不会去强奸。他虽然对那个美女拥有绝对的权力,但并不一定导致绝对的腐败。由于信仰和道德的制约,他会自觉约束自己的行为,有一些事情就是不会去做,甚至想都不会去想。

再比如说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这个人,他也不是什么大选选上来的,而且一干就是连续十几年。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每次升息降息都是他来定,甚至于,格林斯潘的每一次讲话,每一个暗示,都能左右国际汇市的波动。如果格林斯潘提前透露点消息给亲戚朋友,那他身边的人造就发财了。美联储主席这个位置同样拥有绝对的权力,但是并没有导致格林斯潘的绝对腐败。

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多,比如说八路军士兵接受了共产党的教育,可以做到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手里有抢的人拥有绝对的权力,但是并没有产生绝对腐败。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拥有许许多多,千千万万焦裕禄那样的,为人民的利益牺牲个人利益的好党员,好干部。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句话的根本哲学错误在于,它是“性恶论”的产物。它忽视了“意识”对于“物质”的反作用。否定了信仰,以及道德意识对人类行为的制约功能。

人的意识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人甚至可以自杀,可以自己消灭自己的肉体,这一点动物就做不到。动物拥有绝对的权利有可能导致绝对的腐败,但是人就不一定。董存瑞可以舍身炸碉堡,***教徒可以搞自杀性爆炸。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很多军官切腹自杀,如果按照“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的逻辑,那些日本军人完全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在中国敬业,他们应该在打仗的时候偷懒,应该在天皇宣布投降后高高兴兴回家才对。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句话现在经常被用来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我上面已经论证了这句话本身就是源于“性恶论”的伪科学。另一方面,中共的各级领导干部从来就不拥有绝对的权力。中共实行党政分开的二元制度,最高领导层也有政治局、人大、政协、民主党派等等一系列的制约,总的来讲,中国的政治体制属于集体领导,不存在什么绝对权利。

请记住这是我转贴的,感觉不好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