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4月6日,星期六,上午11点半。

程民生亲自驾车送到“蜀郡风光”大酒店,却没有开到门口,而是在三五十米外的距离上停靠在边上,张德瑞礼貌地从副驾驶位置上先下来给两位小姐开门,秦巧玉伸了伸腰,携着韩青苹下了车,看了一眼就很奇怪了,“怎么,这就到了啊?不是说在里面吗?”

也跳下车来的程民生苦笑着,对着面前的金杯双排座喏了一下嘴,意思是,就我们这车,还好意思进门啊?

“好啦,小程你去把车给停好,我们等你,一起进去”

这个金杯双排座本身也是梦幻城的车,9月份的时候签协议以5000元价格给买了过来,反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何况光华公司不也需要送货的车吗,而要张董事先花了七万八万的买辆新的也的确没有这必要。

买了车以后,又花钱大修一次,喷上自己喜欢的湖兰色,就算公司的送货车兼行政车吧。也多亏了程民生还会开车,这也让没有执照的张德瑞又省了一笔请专职驾驶员的费用,平时也都是由程民生来兼任驾驶员的,所以每月多给了他6%的驾驶津贴。

但这辆7成新的货车在这么个5星级大酒店和这么庄重的重大活动面前也真是有点掉份了,我们不能让省工行的人笑话我们啊。。。

可不,就在远处的大门口进进出出的可全都是本田、皇冠还有奥迪什么的,最差的也是蓝鸟啊,虽然也有看起来很显眼的几辆普桑之类的轿车混杂在车流里,但明显这都不是从“蜀郡风光”的大门进去的。

“蜀郡风光”大酒店其实是整个川北四个地市级区域内成立最早的一个准五星级酒店。坐落于景屏山支脉下,极为奢华地占了160亩地,后靠青峰峡,前临D市干流上南河,向来都是整个D市举办高档会议的地方。

里面的环境实在是好,酒店里也没有什么高层建筑,最高的就是办公楼,也才8层而已,基本上都是依山建成的三四层高的三十多栋楼房,这也是主要的客房部。其余还有十多栋功能区,休闲区等附属建筑群。

最好地方的是,这里多数区域都是由青山绿草覆盖着,绿化率竟然高达70%,而背山面水的绝佳地理位置,夏天不热,冬天尚可的气温优势也是两大来这里休闲的理由。

不过想在这里吃霸王餐就要小心点,因为这家企业不仅有着外资企业的招牌,还与省上某位资深领导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想想也是的,现在的D市,虽说土地价格还不是很贵,但想要一次性地获得160亩位置这么好的二级土地,可不是书记市长就可以批下来的。

四个人一起走到大门口却被门卫给拦住了,仔细查看了甚至反复地验证以后才撇了撇嘴让他们从边门进去,不过这到也不是故意不让他们走大门,谁叫你们没车呢,进进出出的都是车,多不安全啦。

没有理会门卫的不屑一顾,张德瑞继续边走向预定举办活动的大楼边在给程民生讲,“。。。我们这里的交通条件很不好,城市公共汽车又脏又旧,服务态度差,而中巴车却经常停下来要等把乘客装满了再走,两种车互相之间非常的敌视。而出租车就在到处挤公交线路,远程一点的出租车干脆进行所谓“拼车”,就比如到罗北县吧,按照正常的出租汽车价钱应该是收80元,但他们就可以找到四个人一起来组合坐车,一人只要20元,可这样一来,中巴车和公交车又不干了,这三个方面搅合在一起,长期出现故意堵住对方的车道造成交通堵塞甚至是小规模的冲突,市民们对此很有意见。我说这些话的目的。。。是在提醒你,你看这里面有什么对我们公司有效的商机没有”

张德瑞看来是铁了心准备把程民生培养出来了,而且这小伙子看起来的确很是不错,不仅勤奋好学,思维和反应能力相对于喜欢跑外勤面对客户直接做营销的蒋志勤来说更加适合做企业的业务策划,这也是生产经营的核心位置,必须找一个既忠诚又具有敏锐发现商业机会的人来做,不然,还不把我给累死啊?

“嗯,我想想。。。”

程民生还是在老老实实地想张老总想要说什么。

听说市里面准备要大力整顿城市交通,可能张总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吧。不过,城市里的三大交通运输类别--大公交,中巴和出租车,可不管做哪一样都需要极大的资金实力,我们公司现在能够拿出来做其他业务的钱也就五十万而已,除非是不做现在的业务,那样的话。。。可以出到120万,但这点钱也不够啊。

“您是说。。。中巴车?”

想了想,还是給出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

“对,你说的完全正确!”

很满意对方的敏锐感觉,虽然自己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到的,但这让张董事很高兴,“你说说看,你是怎么想到的?”

“呵呵”,抠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程民生很不好意思,“张总,我是猜的”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猜的啊”

“呵。。。我是觉得公司现在能够拿出来的钱只能买中巴车,不过,也只能买十辆左右的。。。”

“傻了吧你,你呀,你怎么也不想想看呢,在整个D市的三大主城区部分一共有多少辆中巴车?我们就是买20辆来会有什么用处吗?我是说,现在给你一个策划的题目,这就是你下周调查分析的工作任务,你给我把城区里面的中巴车种类,数量,运输情况,还有现在有多少家企业和个体户在经营,都存在着哪些问题,全给我调查清楚,再写一个详细的整合投资方案出来,把我们首期需要投资多少钱,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收回投资,整个计划中需要招收录用多少职工以及他们工资福利的水平都要给我计算出来,我给你预定的总投资上限是300万,7天后你要把报告给我写出来”

按照张德瑞的想法,如果自己在市委市政府正觉得头疼的时候出面表示愿意组织一个公司来统筹安排和清理市区的公交小巴,应该来说,他们是不会有什么大的抵触情绪的,因为在梦幻中,这个工作一直都拖到了3000年才最后解决,当时把市区出租汽车限制在1800辆以下,合并区上的三个小巴公司和大约30多个独资经营者组成了“D市城区公交小巴公司”并重新规划了15条运营线路。同时,对最让人头疼的大巴进行了彻底整顿和清理,建设3条环行线和11条公交大巴线,全部更换汽车,逐步引进环保大巴,彻底划分大小巴的营运线路才算结束了公交运输混乱的管理局面。

荷呵,自己可有一整套管理办法,就怕是拿不到手啊。

“好的”

“看,巧玉,老二在门口等我们呢”

看清楚楼梯口的张德瑞提醒巧玉道,其实,不用他说了,秦巧玉已经主动向刘嫂子摇了摇手,还专门拉起旁边的韩青苹向前快步走了过去,看得张董事是哭笑不得。

这个巧玉啊,从韩青苹到了公司成为行政助理以后就警惕万分地盯着她,晚上电话查岗的频率也明显增加了不少,还振振有词地说是要“防患于未然”

这不,一看见小姑娘和张董事在一起就主动与韩青苹套上近乎,基本上都混在一起了,没反应过来的韩青苹觉得这个“秦姐姐”对自己很不错,也到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这也仅仅是张董事基于观察表面现象得出的结论。

“张老弟,哎呀,你可是来得正好啊”,刘加才这么早就到门口站着,实在是害怕出什么乱子,看见来的这四个的打扮都很得体,也就放下心来,上前拍了对方的肩膀主动招呼道,“怎么,穿得这么周正,可把我羡慕得不行啊”

刘加才还是老一套的黑夹克打条紫色领带,看起来很不错,但与张德瑞笔挺的兰西服比较起来就很不正规了,同样,程民生则是黑西装和白衬衣黑领结,两位姑娘则是同样正规的青(紫)上衣与折裙(程韩两人的服装都是张董事大笔一挥到商店去现买的,甚至还可以临时充当晚礼服)。

这也是张德瑞爱好面子的充分表现,他不仅把两位小姐打扮起来,还特别地把程民生突出为自己的跟班,呵荷。

“老二,老大和老三来了没有?”

“他们都在里面呢,都准备好了,按照你说的各自提出自己的条件,大概呢。。。我也想好了,除了老大不太好坚持下去,剩下三个条件肯定也不会全部都答应,但再怎么也要答应一个两个的看起来简单的,我算了一下,市长大人这次肯定不好过,不多见,不多见啊”

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条件,谁叫现在四兄弟都是分开在算呢?

老大的条件最简单,他们要啥我管不了啊,但我是谁?

我盛俊,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不仅在名誉上遭到了严重的损害,而且还在神圣庄严的审判大厅里面被诽谤和诬蔑,这事情。。。不好说啊,不过市委市政府想怎么办都成,我是绝对服从组织安排的。

老二呢,既然职务上不归地方管,党籍也不在D市,那末我也就要求一条吧,给我向省分行推荐一下,就以市政府和一级地方党委的名义,总可以了吧?

这上面的两条看起来很简单,实际操作起来都不好办,盛俊这是想要官当呢,不过刘加才就更加不好说了,人家现在是国行的人,按照中央企业的管理模式,那是直接归省分行管辖的,地方政府可就是答应不下来的。

老三的条件最简单,也最直接,让工行给我赔偿点钱吧,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了,不二价,单独给我和我的企业(梦幻城)赔个三五百万的就算了,反正我这公司现在不是缺钱吗。实在不愿意给的话,您让光华公司放弃诉讼行不,现在我的企业可是还被查封着呢,连正常的业务经营都不能进行,您。。。看着办也就是了。

而作为最主要的受害者,张德瑞的要求很复杂,不仅要求公开道歉,还要求一口价的赔偿,1000万,这还是看在市长出面的份上都少要了700万,已经很给D市面子了。

当然,如果省工行不愿意赔这钱的话那么就由他们特批给我这公司提供为期5年的免息贷款,金额嘛,总得有个三五千万的才成啊,那我也将就着吃点亏。。。还是算了吧。怎么,还是不行的话,那末,市长大人,您看我这台资企业遭受了这么大的经济损失,总得有个什么说法吧?

再怎么说我也是出生在D市的,亲不亲那可还是一乡人啊,您是父母官,干脆就由您来说吧,我是肯定相信你的。

既然叫谈判,那末就应该互相有让步。在华夏国,对于光华公司这么个小企业来说,如果表示愿意参加谈判那也就意味着自己需要拿出一点什么来表示自己的诚意,因为毕竟对方可代表着省工商银行,而自己是什么呢?

一个去年才注册的一个小股份制公司,谈判对手相互之间的身份也实在是太不对等了。

不过,话还是要说回来的,既然是互相让步,我大不了就是放弃对区工行的索赔,那工行能够给我什么交换呢?

还有,你市长大人要我放手,那末除了你所说的那些什么工程以外,也能够给我的企业什么优惠政策呢?

这是张德瑞的期待。

整个庆祝仪式的进程非常简洁,虽然看起来比较郑重也很有不少党政大腕出来表示祝贺。

作为主人的D市工行行长当然是庆典的主持人,有代表省工商银行的蔡行长,代表地方党委和政府机构的市委副书记兼市长王某,还有D市人民银行中心支行都出面按照省工行、市委市政府、银行监督管理机构的顺序分别发表了热情洋溢、对今后市工行发展有着重要指导意义的讲话(D市有线电视台语)

专程从成都赶来的省工行行长回顾历史以后指出,从建行开始,到去年为止,D市工行系统建成了8个县级机构合计240多个营业网点,拥有1200多名员工,总存款已达到了120亿元,合计各类贷款46亿元,占有D市金融市场总分额30%以上,这是D市工行在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关怀和领导下取得的显著成绩,希望他们再接再厉,创造辉煌,为地方经济建设继续做出应有的贡献。

到了这里,张先生才算是明白了过来,明明白白的事情,工商银行总行是2984年才从原来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分离出来并接管其城市工商信贷及储蓄客户的,怎么到了D市就成了15周年庆典呢(成立于2981年?)?

原来,在2981年的4月5日,从当时的D市人民银行中心支行分立了一个叫“城区工商企业管理科”的内部机构,直接管辖的就是2984年10月分离出来的原工商银行D市中心支行最开始接收的几乎所有城区业务。

呵呵,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接下来,就是市长大人的祝贺词了,他指出,地方经济的顺利发展关系到整个D市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的大局,也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需要全市人民围绕着“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扩大和扶植民营企业,继续深化对国有企业的改制和变革”。。。,但是这都离不开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也就是需要各大国有商业银行都得出点血,放企业一马),因此,市委市政府希望包括工商银行在内的广大国有商业银行及政策性银行能够协调好银政、银企互相合作,为地方经济建设作出更大,更好,更快,更多的贡献。

第二个重头戏就是省工行与D市政府签订《银政合作协议书》,约定将由省工行出面在三年时间里向D市投放为期5年最少9亿元(最多上限为15亿元)的中长期固定资产基础建设项目贷款,固定利率被压低到了8.28%的极优惠条件上。这些贷款都将被陆续投放到D市邮政局的“30万门程控电话”项目、D市到成都全长300公里的“成D高速公路”项目,上南河干流及主要支流的“4层次7梯级水电站55万千瓦项目”等6个地方重点基础建设上。

这个协议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D市投资“硬件”建设上巨大的资金缺口压力,到也不是因为那个什么“1700万索赔”才临时搞出来的,但省工行提前4个月宣布签单不能不说这里面有“张德瑞因素”起到了一点作用。

第三个节目就是由D市文工团,D市工行还有各县支行等组织的文艺汇演,大家坐在大厅里面观赏,虽然都不已为然,不过都还是装出了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来。

为期不到两个小时的正式庆典也就结束了,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就是持有精美请柬的人)都转移到了二楼举行正式的冷餐酒会。这可把张先生饿得是头昏眼花的,可还是得坚持与盛俊保持一致(这也是必须的事情,反正我是来给盛老大捧场的啊)。

远处,带着王培前来参加的刘加才也是一样,远远地与张盛两人保持着距离,也不能过分靠近了。

“好,李区长在招我过去呢”,盛俊在人头里面看到了自己的上司,“我先去了,等一下看见我招呼,你也过来”,回头还对后面的巧玉等人招呼道,“你们可要注意了,不要闹出什么笑话来,大家都要小心点”

张德瑞点了点头,还从经过的服务生手中托盘上取过一杯红酒来,远远跟在盛俊的后面向区长一行人走了过去。

盛俊走到这几个人的身边,李区长早就笑了起来,与身边众人分说道,“我说,你们大家看,这就是我们的盛俊盛老大,哈哈。。。你还不过来,见过我们市工行的吴行长,还有这位省工行的。。。不远千里而来的郭处长”

呵呵,盛俊暗笑了一下,看来,连会议的主人都要分个三六九等的,就是开会说个事都得分上两个层次。

自己的脸上也堆出了笑容,“不过李区长,我这个老大啊哪里能从你面前说是老大呢?吴行长我是认识的,就是见面不多啊。。。欢迎您来啊,郭处长。。。”

至少,盛俊和刘加才目前都还不是与区工行出现正面冲突的人,郭处长与吴行长都没有什么不好说话的事情,也都互相握手表示认识了。吴行长作为最正牌的庆典主人,自然需要与盛俊亲热地谈论起来才行的,郭处长也出面恭喜对方担任地方主官,又开始为地方上引进外资来,前途。。。大好,是大有前途啊。

呵呵,众人互相恭维了一番,李区长示意盛俊走到一边上,盛俊知道对方有话要说,也就跟在后面等他吩咐。

李区长走到角落上,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想了一下却也笑了起来,“你啊,这事现在。。。见好就要收啊”

李区长嘴里面说出来的这个“你”当然不是光指盛俊一个人,而是他们这四五个人,对于这点,盛俊从刚才签定银政合作协议的气氛上也已经看了出来,自己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根本就不能与市委市政府这么大的事情去对抗。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事情的严重性,还向对方保证道,“我知道了,李区长,你放心,会和他们说的”

“嗯,我相信你,这个事情你做好了,也可以得到市委市政府的重视的。。。”

话也只能说到这里了,对于省工行提前签订协议书正式公布这件事情,大家都是明白人,也都能够明白里面的政治意味是什么,还是要小心点,别真的惹翻了市委市政府,那日子可就十分的不好过了。

“5分钟后,你跟着我走,把你那张兄弟也叫上,我们一起去见见省工行的蔡行长和王市长”

“好的”,盛俊离开李区长身边,走开两步来向远处正在关切自己的张德瑞点头示意快点过来。端着酒杯的张德瑞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看见了,回头看了眼正与刘加才妻闲聊的几个自己人,走向盛俊。

“李区长您好”,作为盛俊的兄弟,他当然知道这个人与老大很有些关系,何况自己也与他见过两面吃过几顿饭,虽然感情还远远没有达到外人比如江队长想象的那样亲密,但也能够说上两句话。

“好好,小张,你和小盛跟着我,等会都注意点,凡事。。。都不要过分地执着了,明白了吗?”

“好的,您可是我的父母官啊,我相信您”,张董事笑着解释自己的立场。

对于家乡建设的角度来说,张德瑞也没什么理由出面来阻挠和破坏这事,毕竟当年省工行最后还是投了12亿元的贷款下来,彻底改变了D市投资环境,为2999年后的经济跳跃发展起到了尤其重大的初步资金垫底作用,这是张德瑞无论如何也不能回避过去的重大问题。

这让李区长很高兴,至少这表态就很符合自己的口味,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带着他们两人走过人群密集的大厅,转入左边的一个过道,这里看来就属于隔离休息区了。

与外面站着正观察他们的两名保安人员笑了一下,才敲响了标记为208号房间的门。

开门的是位秘书一样的青年男子,看到是李区长来了也就点点头,问道,“这两位一定是盛镇长和张总吧,都请进,蔡行长和王市长正在等你们呢”

转身放他们进来,然后才引导他们进了内屋。

内部房间装饰很简洁,大约50多平方的面积,地上铺着暗红色地毯,中间是一个小半圆的长条会议桌,几把靠背椅子,规则地放置了洁白的垫布和几瓶水,而四个黑色真皮沙发摆放在靠近窗户的角落里面,几个茶几把它们隔开,上面正坐着两位中年男人,无疑就是王市长和蔡行长了。

换气扇正在对外转动着,烟灰缸里面还有两个正冒着烟的烟头。看来也是两个老烟鬼,舍不得开空调,定是怕闷着以后不能抽烟。

“王市长,蔡行长,李区长他们都来了”

“好好,让大家来认识一下”,穿着黑西装的蔡行长率先站了起来,对王市长笑道,“老王,你可是本地的大地头蛇啊,那我就先来猜猜,他们谁是盛老大,谁是张老四”

王市长还用猜吗?

一眼就看出两个人谁是谁,虽然自己还不认识。

“那我就看你的了罗,如果老蔡你要是猜错了的话,今年你就得投放最少5个亿下来”

“这个。。。好说,好说”,人精一样的蔡行长照样一眼就知道了谁是谁,稍微延长了一下时间指着张德瑞笑着,“这位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盛老大。。。的弟弟”

废话,简历上不都有吗,盛俊也是36岁的人了,我至少现在看起来还不象吧?

张老四心中还是猛然跳了一下,也只好装做没事人一样地以微笑表示对方猜正确了。

“好好好,就算你是对了”,王市长示意大家都坐到会议桌上,自己坐到了最左边,右边李区长,这边打横的是蔡行长和他的秘书,两兄弟则坐到了外边两个椅子上。

“大家坐,我呢,自我介绍一下,我是D市的市长,这位大家可能也都认识,普新区的李区长。我们两个,一大一小的两个父母官,今天把诸位请来就是为了让大家能够坐到一起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目前双方之间存在的分歧的一个办法,不过说实话,我今天仅仅是当个地主和见证人啊,关于你们谈的内容我是一句话都不会说的。你们自己谈,但是我最多只給两个小时啊,因为下午5点我还要去接位客人,蔡行长今天晚上也要乘火车回成都去,时间都很紧”,轻松靠在椅子上,还点燃了香烟,并且低下头问李区长要不要,李区长赶紧摇了摇手。

作为当然主人的蔡行长率先开始说话了,“你们两位我也猜到是谁了,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和,我是盛俊”

“我是张德瑞”

两兄弟先后说明了自己的身份,都站起来点了一下头。

“好了,我先说吧,我也应该是今天这个庆祝仪式的主人,那就当仁不让罗。张总的这个公司,现在。。。那些都不说了,我这下面的。。。人员也是太多了点,全省就是3万多人,可能比王市长直接管的干部还要多,可是人员的素质上就是参差不齐的,有的也实在是太差了点,怎么能把这个经济纠纷用到诈骗立案上面去呢?”

说到这里,王市长插了一句话,“这个事情。。。也全怪我管理不力,不过我已经严厉批评了市公安局,上周也通过市政法委发下了正式的文件,重申他们公安系统不准再参加到经济纠纷案件里面去了”

“所以,我这里就代表省工行,哎。。。对这个两位受到的不实之词的先生表示歉意,请接受我的正式道歉”

蔡行长站起来向两兄弟低头鞠了半躬表示正式的歉意。

这唬得两兄弟急忙站了起来,嘴上还异常诚恳地谦虚着说道,“这和您有什么关系啊,这都是区工行的事情,到时候让他们道歉也就是了”

“哪里哪里,我在这里道歉那是应该的,做错了事,那就是做错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他们。。。应该怎么做,是电视道歉、书面道歉还是登报道歉,那是你们几位和他们谈的事情”,蔡行长坐了回来继续说道,“我来的意思是这个。。。关于张小弟正式诉讼的这个问题,你们看能不能这样,案子。。。就先放在那里,由市上出面打个招呼,不要正式立案也不要退,你们与市工行先谈一下,我呢,就在这里以省工行的名义给诸位保证,你们谈个什么结果下来,我督促他们尽快完成。不过,我现在需要知道张小弟的具体要求是什么,如果是我能够做主的事情,那么今天在这里我就直接给你签协议,你看怎么样?”

先礼后兵?

虽然这个还在张德瑞的意料之中,但就这样直接的开门见山提出问题还有点不太适应,再怎么说,这位蔡先生也是位厅局级的高官,还不至于就这么直白吧。

都看着张董事,市长大人虽然很是漫不经心地弹了一下烟灰,但同样在关注着张先生的回答。

(点击+收藏+宣传。请诸位看书大大们支持下作者,在转载时也请特别注明本书为爬爬首发+VIP作品。感谢万分!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