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四卷对战 52、不过是个纸老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天新大厦二楼光华公司大厅内,下车后就跑上来的张德瑞也没有注意对方是谁,一把拉住看起来象是自己公司的一个小姑娘就问道,“哎,你知道王总他们在哪吗?”

“奥,是张总啊,王总和他们检查团都在那个。。。”,小姑娘才进入公司没几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可能对这些酒家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支吾了半天都还没有说出个子曰来,脸上已经涨得是菲红一片。

“那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知道的,我这就带您去吧”

走在路上的时候,张德瑞看了看时间,这车开得实在也太快了点吧,才30分钟的时间就飙了回来,虽说这路况还算过得去,但也有个40多公里啊。

这才想起来,对于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自己还没什么大的印象,“你是才进公司的吧,叫什么,在哪个团队啊?”

“是啊,张总,我是前几天才来的,当时。。。还是您来考试的呢?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和您一个姓,名叫卫霞,看您都不记得了”,张卫霞抿着嘴笑了一下,这个张总可能记性真的不太好吧,当时你还称赞我字写得好呢,“现在我在内勤团队实习”

“哦”

前几天,光华公司又招了一批人进来,就有11个之多,其中90%以上的都是大专(包括电大出来的,呵呵)毕业的,张德瑞与王益就把这些人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人就跟着王益先从内勤做起,比较伶俐的就跟着程民生学习业务策划(当然,还是有一个例外的,那就是张董亲自带着的韩青苹)。

一个小小的光华公司,肯定是不需要这么多人的,这也是张德瑞与他们商量好了的事情,先让这些人都在光华公司干上半年时间左右,在里面大家都各自暗中留意挑选一下,相对稳重而且适合发展一下的就动员他们转到华盛公司去签长期的劳动合同,这样一来,大家也可以有比较充分的时间去观察这些人的品德素质怎么样。

不过,这样做也出现了很大的一个缺点,那就是新公司(D市华盛有限责任公司)基本上就属于空转的一个企业,到目前为止,除了远在上海还挂着公司董事长名义的盛齐怀以外就只有四个人了,也就分别是总经理张先生,会计老徐,业务员蒋志勤,还有一个是后勤兼行政助理韩青苹。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安全第一,安全才是企业生存下去的第一关键之处啊。

所以,当盛俊提出想要老二和老五家的来协助工作担任会计出纳这件事的时候,张德瑞从内心里面其实并不反对,这不仅说明大家都实际上认可了新公司的发展前途,至少还可以把自己从兼任出纳员这差事上解脱出来,老二家的就跟老徐学做会计,程嘉则完全可以胜任出纳的职务,先这么干着,事情也好做得多。

走了不到5分钟,张卫霞指了对面一下,“就是那里的二楼3号”

顺着手指看过去,呵呵,这些家伙选的可真是有格调的地方啊,果然是在D市数一数二的“秦岭人家”大酒店,这里可就真的很不便宜哦。

大门口的两位迎宾小姐非常礼貌地拉开大门并且点头问好,“欢迎光临”

回头看了一眼,张卫霞站在大门口并没有准备跟着进来的意思,也就招呼她道,“小张,你也一起来吧”

“不了,张总,我先回去了”,张卫霞摇了摇手,就想要准备走了。

“哎,你走什么啊,赶上了就一起吃饭吧,快点,还要我来拉你啊”

张卫霞见这样说也就没有再推辞了,稍微点了点头就跟在了后面。

二楼包间里,宋嘉文正坐在椅子上非常烦躁地看了看时间,现在都已经十二点十九分,这个土包子可还没有回来。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旁边坐着的平头小伙子急忙拿出打火机来給点上火。

喷了口烟子,宋嘉文很不耐烦地问,“王总,你们的张。。。董事要什么时候才到啊?”

“他。。。应该马上就到了吧?小程,你到门口看看张总来了没有”,王益毕竟也是一个年轻人,虽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是谁,也知道他实际上是为了什么事情来的,但老四还没有回来,目前也只能是由自己出面来安排这事。

程民生站了起来,准备开门去看看。

正好,女服务生推开了门,张德瑞还没有向前走一步就觉得里面稍微有点热,也就主动招呼道,“哎呀,我可就来晚了,实在是有点事情耽搁了,对不住,对不住大家了”

其实张德瑞的双手根本就没有合紧,仅仅是对着四周虚晃了两下,也没有去看正坐在对面主客位置上的宋嘉文自己先就脱去了西装,站在后面的张卫霞则急忙摆摆手制止了准备来接衣服的女服务生,自己上前一步把他的西装接过来挂在衣架上,然后才坐到了程民生的旁边。

张德瑞直接坐在了给自己留好的位置上,乘小姐上茶的机会才来观察里面的人,对方多数人都不认识,只有区地税局稽查中队的江队长自己稍微熟悉一些,哦,也暗自点了点头,原来这宋嘉文也知道在来的时候把区地税局的人叫到一起啊,呵呵。。。比起你妹妹来,还是要聪明那末一点点的。

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说,这个家伙,还没有什么胆量,至少,还害怕出事情。他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宋嘉文的形势实际上就很不妙了。

“哎呀,这位不是。。。哦,我进来还没有看到,小王啊,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不提前给我先说一声啊,要是早知道是宋队长和江队长来了,就是飞,我那也要再早点来啊,你呀你呀!对不起,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久等了久等了,宋队长,实在是对不起啊”,站起来,还就显得是很亲热一样的伸出自己的右手准备与对方握手,似乎与对方的关系很不错。

为了暂时维持一个表面现象,总不可能一上来就说点什么硬话吧,宋嘉文也笑着准备来握手表示一下意思。

王益当然要装出一副很不知情的样子,还把挡在面前准备小姐上茶的动作给拦截住了,“奥,原来。。。你和宋队长他们都认识啊,我以前又不知道。。。实在是对不起啊,我还当你们不认识呢,何况你又在乡上。。。哎!你这服务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没见我们领导在握手吗?”

大家都看到了这一幕,王益还在嘀咕着,张德瑞见他这一打叉,立即就顺势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还非常安心地坐回到椅子上,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才转过脸来对着大家笑着解释,“没事,没事”

实际上,正准备上茶的服务生并没有什么错误,而且她的位置距离两个正准备握手的人还差了不少距离,最多就是把王益一个人给遮住了一点,所以,感觉到十分委屈的服务生红着脸非常尴尬地提着茶壶退后了一步,连连点头说对不起,程民生对着她摆了一下手,示意她等会再上茶。

张德瑞又转身过来对坐在斜面与自己算是熟悉一点的江队长寒喧起来,“哎,我说江队长啊,你这是。。。怎么和。。。哦,我知道了,你现在是调到国税局去了吧?哎呀!这是个喜事啊,恭喜你,恭喜你啊。哦,你还没有调啊,那这几位。。。老兄是。。。你老哥也应该帮我介绍一下才对啊”

江队长面色尴尬,只好苦笑了两句,他自己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今天早上一上班,市国税局稽查队就找上门来,要求抽调人员参加“对某些重点企业的财税大检查行动”,后来才弄清楚,原来竟然还有这些纠纷在里面。

其实他也听说这个人在区上有点势力,似乎与区长他们几个头的关系都很不错,因此根本就不想来躺这趟混水,只是宋嘉文身份是上级单位的稽查队长,别说自己,就是局长也是得罪不起他的,最后,还不是把自己给派出来了吗。

“这位,你们既然认识,那我就不介绍了”,用手点了一下宋嘉文,不过,嘴上说是不介绍,实际上还是重点突出了对方的身份,“市国税局税务稽查大队城区中队长的宋嘉文宋队长亲自带领几位市国税局税务稽查大队城区中队的。。。这位是王组长,李老师,方老师,还有这位是覃师傅”

“哦,欢迎欢迎,欢迎国家税务局的领导来指导我们工作,哎呀,你好,你好”,面子上应该做的事情一点都不能少,互相和那几位点头招呼了一圈下来。

突然就恍然大悟般地问王益道,“怎么,你。。。还没点菜啊?”

“都点好了,就等你回来”,程民生在旁边小声回了一句,“正准备上呢”

从张先生推门进来,到现在都准备上菜了就没和宋嘉文说上一句话,更不要说正眼看他一眼了,这让宋嘉文心里恨得是牙痒痒的,但在脸上也还带着笑,总不能让个土包子在大家面前把自己给洗刷了吧?

王益也知趣地主动与宋嘉文说些无聊的话题,到也给宋嘉文减了不少的尴尬。

新上来的一个服务生上完了菜,给大家报了一下,“诸位先生,菜都已经上齐了,请慢用”

“你等等,小姐,这席是个什么标准?看起来菜还是不怎么样啊,还有,这上的是什么酒啊?”

张德瑞当然得说点什么才行啊,不然就太沉闷了。

“先生,这是王先生点的600元标准餐,您还需要什么吗?”,服务生稍微弯了一下自己腰,非常礼貌地用“川普”回答道,“酒是给您上的四星金江大曲,去年才出厂的新酒,45度的,口感很不错,请老板还是多品尝一下本地酒吧”

“我说呢,原来是你推销的啊。可这四星的金江大曲。。。我都还没听说过啊,质量好不好?还是换一个我们都熟悉的就吧,你这里有2960年的甲等汾酒吗?没有啊,那就上瓶90年的五粮液吧,还是没有啊?那90年前的茅台你们总有吧,好好好,来瓶52度的”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怪,四星金江大曲现在才卖120元,但90年的茅台最少也要220元了,而且新出来的酒其实都应该很不错的,至少也属于创业的“亮招牌期”,搀杂使假的情况还是不多的。

不过,张德瑞现在坐到这儿的基本目的是来玩太极,而且这些酒都不是什么好价钱,虽然自己并非舍不得这点钱,但光想这个宋嘉文给自己找来的麻烦就很有气,呵呵。。。我就不想这样,你又能够怎么样呢?

当我不知道啊?

在D市长期到市国税局缴税的人,几乎个个都知道,“秦岭人家”大酒店即便披上了一张股份制企业的皮,根子里面还是当年市国税局花了400多万开办的自办经济公司,听说到现在可就还欠着国税局的钱呢,不过,这生意可就还火红着呢,相比之下,盛家三兄弟开的那个梦幻城可就差远了去了,一般人到这里来想要个什么雅间也是需要提前订座的,其实,这企业不就局座他们哥几个的小金库吗。在这里消费那可就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来的人都是看着国税局的面子才来的,大笔一挥,那就是三五千的钞票飞到局长大人的口袋里面去了。

还有这个该死的金江大曲,不就是因为是国有大中型酒厂,纯属于你们的收税范围吗?

在记忆中,张德瑞对这种后来非常泛滥的地方保护主义行为,比如为了区区千八百万的税金(当然,还养活了上下游的相关人员大约就有两万多人,也要在他们身上收地方税啊)就由政府出红头文件要求大家都来抽本地烟、喝本地酒,甚至还要大肆地摊派商品的这种做法很反感,这不仅仅是对市场竞争规则的公然破坏,也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腐败行为的滋生。

就连生产金江大曲这个有着“部优小小金花”之称的D市秦岭酒业集团也不能最终免俗,虽然在地方政府的庇护下他们安全渡过了中国酒业竞争最激烈也是最危险的整个90年代,产品基本上囊括了西北和北方数省之地,一时间风光无限,大有超越四川“五老金花”之势,仅仅主营业务收入在2999年就达到了令人恐怖的10亿元,销售额纯利润也从区区190万暴涨到将近3000万,当时,地方上还想把这个企业好好地包装一下准备上市去圈一把钱。

可谁知道,企业管理者在这个上市的骨节眼上却是接二连三地“中箭落马”,结果让广大的中国股民少了一只投资的垃圾股,也应该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从2999年到3002年,这个有过40年辉煌历史的骨干企业是屡发大案,先后有两任董事长和四位副总经理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因各种原因被请进了大牢,各色黑幕也被一层层地撕开暴光在天下人面前,光是历年的潜亏和应核未核的各种挂帐、损失就有4亿元之多,企业最终还是活不下去了,到了3006年,眼见这个企业是无药可救了,地方政府最后以1700万的价钱整体贱卖给一家英华合资企业,其结局让知道这企业历史的人都唏吁不已。

果不出所料,那个叫王组长的年轻人脸色就已经稍微变了一下。

因为D市政府从2993年开始就已经三番五次地发下文件来,明确要求市属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各大酒家在正式业务招待中必须使用“秦岭酒业集团”出产的7个品种白酒(同时还规定本地生产的“白玉”牌香烟和“蜀郡啤酒”也是招待用的规定烟酒),后来看见反弹实在比较大,D市政府稍微放宽了一点规定,要求最少达到70%以上的市场份额。

但D市政府这些大张旗鼓发出来的文件对张德瑞来说却一点效果都没有,因为我是自由职业者,我自己就是愿意喝五粮液,就是喜欢抽玉溪烟,何况这饭局。。。还是由我来付帐的,不服气,来咬我啊?

同样想到这一节的王组长还是改颜继续与大家说笑,局面上还没有正式荡漾起来的一点小波浪又恢复了平静,看起来,宾主双方的关系至少应该是很平和的。

宋家,老两口子的大战还在上演。

儿媳妇是没在家,其实她中午也不想回来吃这口饭,一般情况下也就是在商业局的食堂里混一顿而已。平时还觉得很不舒服,但现在老太婆就认为时间正好,乘她没在也好继续与老太爷纠缠下去。

女儿已经进去了两周时间,家里实际上也闹腾了整整半个月,为了这事,已经和老太爷哭闹了这么久,老太婆心事重重的,菜不买,饭也不做,整天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门口,就想看到女儿回家来的情景。

家里已经委托律师去见了女儿两次,回来的说法很是不好,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伤,但精神上肯定是很憔悴的,这让老太婆异常的心慌,因为她常听人说起过,凡是进去的人都要按照规矩挨几次打才行,我的心肝宝贝女儿啊。。。

没有办法,最开始的时候宋父还要与她强辩上两句,后来宋母越闹越大,甚至是哭天抢地揪住丈夫和儿子要人。

宋嘉文感觉很头疼。

一开始还算好,勉强还给解释两句,却被老妈吐了一脸的口水,说道,“要不是因为你们过年的时候那样。。。(我女儿)又怎么会傻到去做伪证啊,(虽说女儿做错了)那也是因为你们做的好事啊”

这话说得父子俩无言可对。儿子到还好些,不回家里面来吃饭就听不到了,这几天还干脆不回来住,省得耳根子上光是老妈的哭声。老太爷可就难受了,整天除了不断地打电话找人帮忙以外也就只能去忍受这个哭声了。

但要说宋嘉文不在家住就不想帮忙那也是假的,自己有多大的力气就双倍三倍地出吧,总不能眼见着亲妹妹被判个一年两年的留下个刑事记录吧。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宋嘉文托人给里面送了三千块钱去,也让妹妹可以在里面有点钱在手,还求他们千万别打妹妹,好歹别欺负她。

这外面是想尽了办法,托了不少人也带了不少情,可公安局的承办人在吃喝了以后就一句话出来了,“。。。你们放心吧,这案子也不大,我们也知道她是个女孩,保证不打不骂总可以了吧,但要我们放人可就实在是不行了,你们不知道啊,人家现在正到处找麻烦呢,你看区工行多牛的一个单位都被他们给告了,我们现在要是把人放了,别说受害人不答应就是在中院那里也不好过啊”

这里关键的地方是,现在看起来是人家占着上风,听说市长都在托人让他们与工商银行讲和了,你们啊,就稍微等等看,估计也不会多久,肯定是有结果的。

现在都过了两周了,女儿,我唯一的女儿现在可还在看守所里面受苦呢。想自己去看看吧,人家办案人员说没完成侦查程序的未决嫌疑人都不能会见亲属。

律师回答说,在现在的情况下,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办“取保候审”的,而且本身这也不是什么天大的案子。

只是我已经申请两次都被人家拦了回来,公安局的人目前也正头疼呢,这可是小宋在中级法院的审判大厅里当着大家做的伪证,但她到了现在还不承认。

公安局知道一些情况,也得到了你们家里面的托情,答应不对她下狠手,但是我已经查过了她的案子了,表面证据显示她这次跑不了了。你们还是要多准备准备,看看还有别的什么关系没有,最少也要把人先给弄出来啊。。。

律师回去了,老太爷刚把人送出门就听到刚才还站在客厅里面的老太婆咕冬一声就倒了下去。

他急忙招呼律师回来帮个忙,两个人七手八脚地先把老太婆抬到沙发上躺好,这边是掐人中的掐人中,倒水的倒水,又翘开嘴把速效救心丸硬给塞到她的舌头下,总算是把老太婆给救转过来了。

幽幽醒转过来的宋母想起了刚才律师的一句话,“只要张德瑞和王培(实际上这案子涉及到4个自然人和两家企业,其实应该是6方都受到了诽谤和陷害)愿意向公安局表示不追究或者哪怕先同意他们取保候审的话。。。这事情也就好说了,至少我们马上去办这事,他们公安局也就不会有什么顾虑了。。。”

“林律师,小林啊,我。。。我。。。”

宋母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对方,后面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摇动着手,憋了半天才说出来自己的问题,“我要是现在。。。就去找那个什么张。。。是不是就可以把我家雯雯給先放回来啊?”

站在旁边的宋父很想开口劝解老妻来缓解下局面,但他自己已经去过光华公司三次,人家现在好象是没在区上,听说是到哪(实际就是到罗北等附近的几个县买地皮去了)考察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至于那个什么王总说的话其实根本就不管用,好象还是个什么解职留用的官,就是想说也不敢表这个态啊。

“阿姨,您放心,就凭我是宋老师的徒弟。。。也要找到他们答应先把晓雯放出来再说”

这话其实也只能是暂时地骗骗老太婆,充其量也就是在心理上安慰她一下而已。

可现在就是连宋母自己都已经不相信这话了,因为家里几乎动用了所有可以找到的关系,不过她还是点了一下头表示感谢对方,“那。。。就太谢谢你了,我还是。。。再去找找那个人吧”

“好吧”,林律师暗自叹着气,告辞离开了。

外人一走,悲怄不已的宋母忍不住就开始再次痛斥起老伴来,“都是你们两个姓宋的东西惹出来的事,你还我的女儿出来,一个大姑娘家的,这以后。。。可怎么去做人啊”

老爷子一看,这可又来了啊?

只好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叹气。

这下宋母就更加觉得烦躁了,开始轻轻哭泣起来,嘴里还不断叫嚷着女儿的名字,旋即,低声的抽泣变成了大声的嚎淘,坐在沙发上垂头顿足的,“哦,我不想活了,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宋家的人可全都是死绝了,都上哪里去挺尸去了啊?。。。我,我是活不下去了我,我的女儿啊。。。”

这边,同样也是这样。

一场心事重重的饭局结束以后,还算融洽的宾主双方都没有心思去耍什么唱歌跳舞的活动,宋嘉文是想快点与对方进行私谈,好结束这事。

而张德瑞则是铁公鸡一个,根本就不想花这个钱。

今天这顿饭就已经花费了公司1200个大洋,可很是不舒服啊,别看平时不管是个人还是公司花费在交际上的钱可不是个小数,但内心还是不愿意让公司花这个冤枉钱。

宋嘉文笑了,虽然笑得很勉强。

自己现在就需要一个私下的空间,无疑,单独的一个包间是最好的了,旁边的那个王组长自然知道上司的想法,站在大门口就拉过王益来,暗示需要安排个地方好先“休息”一下。

“这样不好吧,现在都已经两点十分了,干脆下午还是先去公司检查一下工作,我们再。。。”,王益虽然不知道张老四准备怎么来应付这事,但天生就应该由自己出面来做个坏人,难道不是这样吗?

这让王组长无话可说了。

竟然还有这样不知好歹的家伙,我让你出钱来陪我玩一会,那是看得起你,你以为我就把你给收拾不下来啊?

不过在这个时候也只好转头过来看宋嘉文。

“这样也好,你们都先去他们公司吧,老江,我把他们都交给你指挥罗,你可要负责哦”,宋嘉文看了一眼还在旁边与张德瑞闲谈的江队长,点了他一下,意思是,你自己带队去检查吧,如果能够查出什么问题也是最好了。

“好好好,放心,我这就和大伙去”,江队长答应着就与张德瑞告别,招呼大家上了自己那辆面包车又伸出头来准备与对方说上两句,“我说宋队啊。。。“,话到嘴巴边上还是没有说出来,“算了,等会我给你传呼吧”,然后开车走了。

光华公司的人也都上了自己那辆双排座的送货车(谁叫公司现在没啥钱呢),酒店大门口就剩下三个人,也就是两冤家和还有些不放心的程民生。

张德瑞摆摆手让他先走。

程民生见状点了点头,回到驾驶座上发动汽车跟着江队长的车向公司开去。

“好了,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该找个地方解决下我们之间的问题了”,宋嘉文面色很平静,淡淡地说了一句,提出了个很轻松的建议。

“那就在这上面吧”

张德瑞指的是就是这家酒店里面的茶座,我们可以随便找个包房慢慢地谈。

这事情很烦啦,都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再这么下去还不知道要来多少税务检查团,业务怎么发展,公司怎么生存。虽说公司已经把帐都做得四平八稳,但再怎么样也架不住三天两头的来人检查啊,即便查不出什么问题来也总不能天天守在公司里面,我都还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好吧”

两人找到一个很清静的雅间坐下,宋嘉文点了一杯茶,张德瑞则只要了杯矿泉水。

“请问两位先生,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服务生轻声询问道。

“算了,要的时候会叫你的”,张德瑞点了点头,摆手让她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叮嘱了一下,“小姐,没有招呼的话,请不要来打搅”

盯着对方,没有说话,宋嘉文似乎想在气势上获得胜利,如果对方能够先说话,也许自己能够获得一点什么先机。

不过这对于心理素质并不差的张德瑞来说没有什么效果,本身对这个家伙已经看得很透了,色厉内荏的,也不过一个花架子而已,就连大张旗鼓地以检查为名找自己的麻烦都不敢,哼~~整一个纸老虎。

“非常的”漫不经心地拧开矿泉水倒进口杯里,还点燃了香烟。

这是个什么态度?也太没有把我给放在眼里了吧?

宋嘉文很想说点什么,可感觉到了BP机的振动,没有管它,还悄悄按熄掉,继续看着对方,试图让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

“呼~”,出了一口气,继续把桌上的杯子摇了两下,终于决定开口了,“我说。。。宋队长,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不是。。。你找我来“解决下问题”的吗?”

“难道张董事还不知道吗?”,宋嘉文放下心来,也点燃自己的香烟,似乎是找了一个感觉。

“我才从县上回来,还不知道你们市国税局城区稽查中队竟然也对我这个区上注册的企业有了什么兴趣,就是不知道。。。”,把烟头拧熄,还斜着头在看着对方,似乎对面仅仅是一个与自己并不平等的谈判小伙伴。

“哦,那是。。。省上的文件说,要在全省内进行一次财税的大检查,当然。。。其实我们城区稽查中队也确实没兴趣来管这么一个小企业,不过,我到是听说你这企业很是红火啊,也就想多来几次,所以特别就向局里面请示了一下,准备来取点经,不是说国家要大力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吗?哈哈,张董事,你不该会是。。。有什么事情。。。不愿意让我们来检查吧?”

在来之前,宋嘉文已经特别向自己的直接主管也就是兼任国税稽查大队长的分管副局长请示过了,还很直接地说了自己妹妹的情况,副局长考虑了一下也就同意了,还很大方地给他一周时间,反正财税大检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够正式开展,这一次就算是自己还宋嘉文的人情吧。

得到机会的宋嘉文当然知道,光凭自己的这个检查是决定不能让一个公司的法人代表妥协的,也就出现了上面所说的“想多次来取经”的威胁。

这也的确是一把软刀子。

想起后世那些什么征收“小姐税”的税务局,张德瑞知道自己与这些职能部门对着干肯定没有任何好下场,别的不说,虽然现在自己还不属于国税局管,但接下来就会因为合资的华盛公司(与外资一样属国税管理)而不可避免地与他(宋嘉文)打交道。

在新公司即将出现跳跃式大发展的关口上,不仅张德瑞不愿意把自己的精力继续花费在这上面,就是股东们也不同意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也是大家的共识,同样是盛俊出面催促张德瑞尽快解决这些麻烦的关键所在。

“好吧,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终于还是决定与对方妥协了。

呵呵,笑了一下的宋嘉文知道现在有门了,其实他并不是不明白自己的优势所在,但也知道自己的困境在哪里。

即便自己可以利用手上的权力把这个小公司给玩死,可那最快也是一年两年以后的事情了,到时候,可能自己的妹妹早就应该出狱了。

“很简单的事情,你先同意。。。把我妹妹取保候审,然后。。。正式放弃对她的刑事和附带民事诉讼,而且,在你和省工商银行谈判的时候也必须对市政府加上这条,我也会找人做工作的,那样,这事情就算全部结束了。代价就是,只要我还是国税局城区稽查中队长,我私人保证你。。。还有你的新公司在两年内没有任何人来查你的税”,摇了摇手,宋嘉文伸出右手的两个指头比划着。

这不好,这个条件虽然还在自己的预料中,但如果就这么放弃对宋晓雯的追究,那么肯定也需要放弃对同是自然人的楚杰的责任追究,呵呵,那岂不是太便宜了这个女人吗?

沉默,就是一种无奈。

也是对现实生活的无言反对。

挑明了话的宋嘉文知道,自己这一招对他们这样的企业是很有效的,虽然地方政府会按照国家政策给合资企业减免一部分营业税,也会出台些特殊政策给予所得税上的优惠,但我两年不查你的税,该是多大诱惑的一件事啊。

对张德瑞来说也是这样,不免有些心动了。

别说两年,就是一年的时间也要少付多少钱出去?

“好吧,看在宋。。。看在你妈妈这么着急。。。还有你妹妹往日情份上,就这样吧”,不过我还是提醒你的,我可不怕你回头再来搞什么鬼,“但你要注意,刑事自诉案可是有5年的追诉期呢”

“那就这样吧”,宋嘉文点了点头就出门走了,自己当然知道这一点了,别说5年,一旦放出来,我就会让妹妹马上跑路的,虽然我暂时还不会与你纠缠下去。

“叭”,呆坐在房间里,张德瑞狠狠地把杯子給砸在了地上。

真窝囊!

看起来,我才是那只纸老虎!

我还需要先忍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