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四卷对战 51、对不起,我来检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难啊,真TMD的难”

放下酒杯的张德瑞很落寞,脸上去还在笑着,“老大,你可也真是的,你说吧,你都这么多年了,家里也还是那末一点势力在的,怎么才混了个正科级出来呢?”

“切!你当我不想干个正处级啊”,盛俊笑骂道,“你以为在党政机构就这么好混啊?要没人赏识你的话。。。当然,我说的这个赏识的人最少也要是个市委书记市长什么的”

那到也是。

再能干的公务员,要是没什么机会被“伯乐”給看中了再加上手头上也没有什么钱财的话,基本上也就是一个正科级干部到头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脱离出来了”,张德瑞开始有点愤愤不平了,“我以前都还以为你真的是想安心来工作好混个什么官职出来”,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大口放在桌子上才苦笑道,“哼!你,还有老二,现在过得多滋润啊,我们下面这三个小的,可都在那里拼死拼活的,你到好,这个镇长当起来多舒服,一天就是开会、讲话,吃饭喝酒,大不了就是到农村去看看几家老百姓。。。亲民行动,不就是逢年过节去看看什么孤寡老人,贫苦家庭什么的,也就提点大米,撒两小钱,送几斤肉吗?”

这话说得很实在,在张德瑞看来,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的经历,都一样。

中央领导有中央电视台跟在后面立马就上头条,省级领导就是省电视台跟着后面上省台。

市长、县长呢?

也有地方上的有线电视台的记者跟着,“这不,马上就要准备大春播种了,你呢,是不可能有电视上的,我估摸着,你也就是镇上的小广播跟着吧。。。”

“哈哈。。。老四啊老四”,盛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实在的,这官啊,我也真是不想当,实在是太累人了,但这次我琢磨着,真要是象你说的那样的话,这个台资华盛公司到D市来就很有一个好的晋升机会,这个也算是国家的大势如此,要是真能做好的话,我也就有了向上的资本了”

现在,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选举已经结束了,台海危机也算因为这个选举的结束而暂时告一段落。面对这个局势,北京开始调整对台政策的手法,在继续对台湾执政党开展工作以外开始大力发展对台商和基层民众的统战工作,对台资给予了更多的优惠,也就是想从经济方面来对台湾百姓示好。

不能不说,这是一个转折点,不过从真实的历史发展来看则是有点过于一厢情愿了,因为即便90%的台商支持国民党,但在整个2300万台湾人里也不是什么多数。

但这就正是张德瑞现在需要的东西,有了这个台资企业的包装,在整个D市甚至四川省做起事来都会得心应手。

开河镇副书记兼镇长,这官在张德瑞眼睛里并没有什么价值,但如果给他套上一个成功引进台资企业,何况还是个强烈支持统一政策的台资企业的光环,这对于企图对盛俊下手的人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政治障碍。

别的不说,光是盛宣礼担任的“陆大校友联宜会”执行委员职务就应该属于可以和中台办、国台办直接对上话的人物,虽然自己并不知道梦幻中的盛俊最后干什么去了,想来也不至于太差。

有时候张德瑞就在想,当年是不是因为这个关系才放了被牵连出来的盛俊一马的呢?

所以,提拔这事在张先生看来也就是一个机会而已。只要给盛俊多做点政绩出来,想来这几年再上一两个台阶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关键还在于,要把自己的这几个企业再做大一点。

“我知道,你们三个是很辛苦的,但我和老二现在都还帮不上忙啊,只能麻烦你们了”

盛俊给对方斟上了酒,“大哥也没有地方什么帮到你的,不过昨天,我和老二商量了一下,你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特别是在进人的时候。。。”

还看了一眼对方。

说的是宋晓雯的事情,张德瑞苦笑了一下才解释道,“大哥,这事。。。我和巧玉已经说过了,咳!。。。都怪我”

“你别误会,虽然你和巧妹。。。但是包括老二在内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我今天和你说这事的目的是想提醒你一下,你当我是你大哥,你就听。。。”

“这是说啥呢你?你是大哥,你说的话我听!”,很是不满意对方这话。

抹了一下嘴,给自己点上烟,很是仔细地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词,“其实整个事情的经过我都了解过了,你又没有做过什么事情,着急解释干什么呢?其实对于我来说这也没有什么,现在的人。。。你呢,何况这里面也有其他的原因”

刘加才其实也有这个爱好,为了这事,两口子也吵过几次,在盛俊的劝说下暂时平缓了下来,而且现在这一段时间刘加才也比较忙,基本上就没空。

后面的话,有点不好继续说下去了。

要说同意张德瑞这么做,明显对不起表妹。

要说不让他这么做吧,似乎有点。。。管得稍微宽了一点。

“我知道的,大哥,你应该是了解我的,宋。。。的事情,那是因为在正月初一以前。。。我不还没和巧玉说开吗,现在不存在了,你放心,绝对不会出现让你不好做的情况的”

“不不不,我不是不放心这个,而是我觉得你现在管着几个公司,当然重点是华盛这边的事,那边都暂时交给老五在做了,你呢,现在。。。关键还是人手上的问题”

这事情不太好开口,上次出了法院那事以后,老二就主动和盛俊商量了一下,准备把盛峻和刘加才的老婆都派来帮助做点事。

到不是说要监视谁,现在是人心隔肚皮,要是公司真再出个什么“白眼狼”的话,可就真不是一个小事情了。

不过以前就商量好了的,家属都不参加进来,实在是因为不太好管理,你想啊,两个股东家属进来了要是安份点还好,要是上窜下跳的。。。可就真不好进行管理了。

何况,既然已经放手让他去做,现在要是派家属去的话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啊?还有,这两个家属最多也就当个会计出纳什么的,在管理上也帮不了什么大忙。再者这两个家属来了,老三家的,还有老五家呢?总不能不让人家来吧,来了以后总不能都做后勤吧。。。

这些问题是老大老二想了很久都不好说出来的,今天张德瑞到了开河镇,盛俊也不太好直接说出来。

“是啊,现在真正能够和我扣上手的就只有老徐师傅和小蒋了,老三和老五现在可都不能动,我们这三个基本上都在哈全场,人手是紧啊,可就那事以后我也是真怕了,现在根本不敢把这些核心数据甚至是把会计交给外人来做了,咳。。。”,张德瑞还是有点心虚,毕竟也是因为自己招惹了这个宋晓雯,她才跳出来的。

“哦,说到这个啊,我还要和你说个事”,盛俊想起来了一件事情,也就开玩笑道,“那个宋。。。她妈妈前几天找到我,说一定要让我给你说,千万要放她女儿。。。一马”

大闹审判大厅以后,宋晓雯被移交给了刑事侦察支队,现在已经关了整整半个月,警察非要让她承认自己是“携嫌报复而做伪证”,可她当然知道,一旦自己承认了这个罪名最少也要判个一年半年的,也就抵死不认帐,坚持说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可“条子”是吃素的吗?

宋家在外面是人托人,又花了点钱出去,虽然没挨什么打,但待遇肯定是不太好的,何况上面还在催,要尽快结束流程好移交到检察院让他们头疼去。

但是这边让中院不爽快的事情可又来了,27日,张德瑞正式递交诉讼状,要求案外第三人乙也就是区工行给自己赔偿1亿元新台币的经济损失。

立案庭算是遭遇麻烦了,和20天前爽快立案的情况不一样,他们是左请示右报告,可连中院审判委员会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不接案子吧,人家还说了,就要直接到省院去。这让中院头疼万分,你诉讼的时候要是多写个1300万人民币该多好啊,直接就可以按照管理权限上交省院去进行一审了,现在这个1亿新台币折算下来也就1700万人民币,还就是在中院的一审管理范围内。

要立案吧,可大家知道这个家伙难缠,中院就没哪个庭愿意接,何况现在诉的可是国有的大型商业银行,而一家伙就索要1700万的损失赔偿,他也不怕自己被撑死!

但人家的要求说得是有鼻子有眼的,什么手续都是齐全的,连经过评估的损失金额还有预订签署的合同文本都作为证据送了过来。关键是又牵扯到了两家台资企业,在现在的政治局势下这案子实在不好办。

几大法官私下还研究过材料,认为在现有的表面证据下,99.99%的可能是区工行要败诉,而这个赔偿金额就是再怎么减的话也得来个三五百万人民币才行。

而且就算区工行愿意赔这钱,可自己又能落个什么好?

得罪了天下第一的工商银行,估计整个D市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破坏“银政银法”关系,导致整个工商银行系统都不再支持D市的地方经济建设,这个板子要是打下来,责任由谁来负?

又有谁敢去负这个责?

中院当天就紧急向省院请示应该怎么办?

省高院研究了案情以后回复说,那有什么办法啊?

你们就先接着吧,该怎么审就怎么审,但是必须全部按照法律程序和相关的规矩来办事,我们这边与省工行沟通一下,你们那边也去请市政府出面找下关系人让他们給互相说和说和,看看能不能搞个庭外和解的什么的,尽量不要酿成政治事件给闹到国台办去了。

那样,大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这事都已经拖了整整一周了,还没有最后落下谁来接这案子。

不说中级法院,就连区工行同样也是鸡飞狗跳的。

20日的初次庭审过后,作为信贷科长的彭某表面上装出一副没事人一样,回到单位把事情简单给行里做了一个汇报只说,“法院已经完成了法庭调查也进行了简单辩论,法庭暂时休庭,需要择日再判”

不说楚杰家里人却在第二天闹将起来,彭某也知瞒不住这么大的事,其实,他早就在家里翻经查典绞尽脑汁般地写出一份报告,把责任全推卸到她的头上去了,说什么“楚杰与被告人相互勾结擅自作伪证,现被法院移交到刑侦支队去了”云云,还说自己在当时也被楚杰欺骗了,现在原告被告等人也都威胁要告我们行里,请支行作出相关的准备。

区工行的三位领导最开始还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咳,不就一个小民营企业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啊。

可真等到了3月27日,区工行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个什么光华公司竟然已经正式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竟然还敢向我们索要1亿元新台币的损失赔偿,虽然中院暂时还没有正式接受他的诉讼,但这个消息已经让区工行的三大领导感觉到震撼了。

这才让彭某来解释这是为什么,可你让彭某又怎么来说这个事情?

当时,自己也是听楚杰说得非常有把握的才决定支持的代理行为的,谁知道。。。这后面的形势竟然会急转直下,不仅没有把这个家伙认定为诈骗国有资产的犯罪分子,就连单位也被彻底牵扯了进来,这叫我怎么来说嘛。

这是一个令人很头疼的事情,区工行临时又换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当然需要立即与楚杰和她后面的事务所撇清关系),紧急讨论的结果是,目前区工行面对的形势很不乐观,虽然律师说有70%以上的把握可以把赔偿金额压到一两百万元以下,但这个责任始终需要由单位来承担,而一旦被判决单位要公开道歉或者是其他什么。。。的话,可就不好说了,谁叫彭某作为全权代理人公然在法庭上表示说愿意承担连带责任呢?

区工行也就立即找到上级,请D市分行出面去与政法部门还有中院协调一下,看能不能想点其他的办法,尽量不要把事情给闹大了。

但是要制止诉讼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人家已经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我们裁定不接受案子好向更上一级的法院提出诉讼,这个责任,我们中院可是承担不起的。

D市工行还是找到了市长大人,要求他出面给盛俊还有区政府这边施加点压力,反正,这个光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是与盛俊的关系很不错吗?

在市区两级工行的高速运作下,区委和区政府都顶不住压力,先后给盛俊打了几个招呼,说是,你看看。。。能不能。。。就这么着吧。

当然,这事还不能就明白地说要人家撤消诉讼请求,但这个意思还是很明白的。

盛俊很想笑,不过面对区长和区委书记的时候都表示将尽力劝说一下,至于能不能成我可负不了这个责,毕竟我又不是公司股东,对于这个朋友也只能说是尽点人事而已,他干不干,我就实在没有把握了。

区长不乐意了,威胁他道,这事你能干那就得干好,有什么困难就是创造条件也得给我干好,你也是镇长,又是党员,在关系到我们市区银政合作这么重大事件的时候。。。咋能够说没有把握呢?

要是不能干成,要是不能完成任务,我就要你娃好看!

你是不知道啊,现在人家省工行也已经给市委市政府打招呼了,要求我们市里一定要妥善处理这个事情,人家后面的话到是没说。

可要是出了什么漏子的话,人家D市分行可就已经放出话来了,“可能将严重影响到今后工行系统对于D市地方经济发展支持与否。。。”

“这不,区上。。。要我給你带个话,对于这事他们都知道你遭受到的损失,也知道区工行这次做得实在是很过分了点,王市长都已经把市公安局的李头叫过去狠K了一顿,明确要求今后他们不准再搅和到经济纠纷里面去,就是市长大人他。。。也晓得你后面是两家台资企业在撑腰,但请你千万别让大家难做,这次收点钱,撤诉算了”

“那。。。他们说有什么好处给我没有?”,张德瑞斜着眼睛看了一下大哥,呵呵,市长都顶不住了吧,我要的可就是这个效果。

“王市长和李区长都说了,今年就有好几个重点项目要招标,看你有没有什么兴趣,至于钱嘛,他们说了,全部都给你打6折。。。”,摇动着自己的手,比划了一个六出来。

这些市政工程,无非就是修路还有维护城市基础建设什么的,这些项目,没兴趣。

虽然,这钱是很好挣,但自己并没有特殊的根基,“拿着这钱。。。我就觉得烫手啊,还要得罪那些去争项目的人”

至于六折嘛,就算是多挣点钱又有什么用处,我现在的注意力可不在这上面。

“嗯,是这个话,我也觉得你没有必要去为了挣那一两百万的钱把自己的计划搞砸了,但你还是要准备一下,你怎么决定的?”

“放,我当然要放过他们,不过现在。。。我看还是再憋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道难受就长记性了”,吸了一下鼻子,叹了一口气,要是本身有时间的话,不和你工商银行玩到底才怪呢,可现在自己也不能这么大张旗鼓地去得罪市上的各级权力机构。

“这么着吧,你也不要先回答区上,等他们再催的时候你就说已经和我说好了,但是需要安排一下与市长还有市工行他们见一下,我当面给你造一个声势,也算是卖市长区长一个面子,你看怎么样?”

现在,省工行的一个工作组已经进驻到了D市分行,还是由其监察处长带队的,实际上就是想在查这个案子的同时也给地方政府一个压力。

“市工行早就想和你面谈了,可惜你最近根本就不在区上,王老五则是一问三不知,人家着急啊,就等你去和他们谈了”

盛俊从提包里拿出一张包装非常精美的请帖来,还就是在D市最好的一个饭店“蜀郡风光”举办的,六折的大红全贴上非常恭敬地写着,“诚邀光华实业公司执行董事张先生4月6日莅临D市工行成立15周年庆典酒会”

哈哈,这也算是遇上了吧,工行的15周年庆典也是当时的一个重要事件,本身就要大张旗鼓请客的,现在竟然也舍得邀请我这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参加,看来国有商业银行也是能够明白时事比人强的道理。

既然是酒会,自然需要携带女伴的,那就还是带巧玉去吧,可是。。。“你有吗?”

“当然有了,还有老三,他不也是受害人吗,不然怎么带你去和他们面谈啊?”

不仅盛俊有,就是作为小小正科级的国行县支行行长刘加才也与他们行长一样得到了正式的邀请,这让还不知道内幕的行长蒋小峰很是惊讶,无形中又在蒋小峰心目中给刘加才加上了两分。

“好,我们四兄弟那天可要好好见一见这个省工行的代表团,让他们也知道我们可不是泥捏的”

能够直接与省工行和市长大人对话,可比那个什么市工行要好得多,当面给他们两家一个天大的面子。。。哈哈,也让他们欠我们一个人情再说。

当然了,赔偿这东西很简单,你区工行帮我们把已经垫支的诉讼费用给还了,再象征性地赔点钱也就算了。

就是再狂妄,张德瑞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去和一个巨型国有商业银行这么纠缠下去,不仅是自己没时间,就连这胜诉以后的连锁反应也是自己承担不起也应付不过来的,能够见好就收是件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俗话说得好,“赢了不走,那是条狗”

但这样一来,区工行即便按照撤消诉讼以后只需要支付一半费用的规定也得承担13.5万的案件受理费,再算50万元(原告与被告一起算的)损失赔偿也要拿个60多万出来。就算你们有钱,不过一个不过才150人的区工行,今年的日子肯定是会很难过的,也算是给一个严重的教训,因为这些钱是需要在全部费用指标里面出的。他们那些享受到充分福利待遇的职工恐怕也会闹起来的吧,今年每人就要少4500元以上的收入罗。

“好了,我今天找你来,还有件事,那个楚杰和宋晓雯你准备怎么办?”

两家人也都不约而同地找到了盛俊和刘加才,要求他们出面去和张老四说一下,求求你,放她们一马吧,别让她们在里面受苦了。

“算了,人都已经关了半个月时间了,她们也应该知道教训了,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你看呢,老四?”

案子本身也不算大,最多也就是判个半年三个月甚至缓刑都有很大可能,但人可是法院移交给我们的,中院当时又没有说可不可以取保候审。这让市局感觉很头疼,私下找到光华公司,可张董事这段时间都不在,只好托人来找盛俊问是个什么态度。

想移交给检察院去起诉吧,两个人都还坚持不承认。又都是有点人托来的事情,毕竟一个是律师,另外一个也有点家底和关系的,关键是还都是两个女人,动手打也不好,放了的话也怕人家“苦主”不答应啊,何况受害人已经正式向法院提交诉讼要求追究工行的责任,虽然暂时还没有提她们两的事情,要是放出去以后又給跑了的话,怎么交代呢?

“好吧,这个人情还是给你来做,你就答应他们,同意市局取保候审吧”

盛俊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他的意见,“这就对了,能放手的时候就放手,不要过分地纠缠,还有,我有一件事。。。”

“丁~~”,张德瑞手机响了。

看了一下号码,原来是老五打来的,也没有什么回避的事情就示意盛俊稍微等一下,“老五,这么着急,啥事啊?”

“哎呀我说,老四,你还在老大那里吗?你到舒服,这边可翻了天罗”,急切的老五没有平时那样的幽默玩笑话,十分着急地招呼着。

“到底是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光华公司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吧,诉讼都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全权委托苟律师按照既定的计划进行,经营上的事情也有程民生这个“老同志”帮忙,应该没有什么麻烦事,前几天不才招了几个新人来了吗?

今天是星期一,4月3号,一大早上,D市国家国家税务局就派了一大帮子人上门来了,说的是要进行什么“财税大检查”,王老五主动请他们坐下好烟好茶安排好了,一打听知道坏事了,领头的竟然是最近才从市国家税务局城区稽查中队副队长晋升为队长的宋嘉文。

“那怕啥,不就一个城区稽查中队吗?我们。。。不是应该由区地税局管吗?哪轮到他们来找麻烦呢?”

为适应分税制的要求,全国税务机关分国家税务局(简称国税)和地方税务局(简称地税),负责征收不同的税种。 国税主要负责征收中央税、中央与地方共享税,地税主要负责征收地方税,他们之间的征收管理分工一般划分如下:国税局系统管理增值税,消费税,车辆购置税,铁道部门、各银行总行、各保险总公司集中缴纳的营业税、所得税、城市建设维护税,中央企业缴纳的所得税,中央与地方所属企业、事业单位组成的联营企业、股份制企业缴纳的所得税,地方银行、非银行金融企业缴纳的所得税,海洋石油企业缴纳的所得税、资源税,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证券交易税(开征之前为对证券交易征收的印花税),个人所得税中对储蓄存款利息所得征收的部分,中央税的滞纳金、补 税、罚款。地税局系统就管理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不包括上述由国家税务局系统负责征收管理的部分),地方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缴纳的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不包括对银行储蓄存款利息所得征收的部分),资源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土地增值税,房产税,城市房地产税,车船使用税,车船使用牌照税,印花税,契税,屠宰税,筵席税,农业税、牧业税及其地方附加,地方税的滞纳金、补税、罚款。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区上注册的光华公司,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都不涉及到国税系统缴纳税金的问题,这也是张德瑞这么讲话的主要原因。

“什么啊,人家说了,现在的问题是要按照省国税的要求在全市进行一次财税大检查,凡是在市辖内注册的企业都要进行检查,不管涉及不涉及在国税还是地税的问题,我看啦,还是因为那宋晓雯的事情,人家指明到姓要你出面接待,我都已经说了半天了,没用啊,一定要你参加,还威胁说,你要是不回来就要动用税警封闭我们的银行帐户和财务帐进行全面检查”

TMD,这是什么世道啊,上面市长才(通过委托人)和我说好话,下面就要给老子来黑的。

“好好好,现在是11点半,你安排他们先去吃饭,我两点钟准到”

放下电话的张德瑞很不服气,对盛俊抱怨道,“呵呵啊,宋家,这是想要和我耗上了啊,这不,都利用职权准备来查帐了,不过我们可是区上直接管理的企业,他市国税稽查中队跑来干啥呢?”,即便我们公司就是有什么问题也应该由区地税局的稽查队来查啊。

“这。。。还不就是准备给你点压力,就是查不出东西来,也要把你的生意给搅黄了,何况市国税名义上也是市地税局的业务主管机构,想找个借口还不简单,实在不行,把区地税的稽查队叫来不就是了吗?”

作为市国税局的城区稽查中队,地方税务局自然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求到人家,敢不来配合一下吗?

点了点头,盛俊笑着提醒道,“老四,你可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啊,别再去外面沾花惹草的,现在可好了吧。。。要我说你什么好呢。。。你呀”

“我冤不冤啦?我可啥事都没有做啊,还这。。。”

“算了,你就是再冤也得去面对,好了,你记住,别冲动,人家也头有脸的来检查的,你也别烦,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这边就给他妈通知一下”

看了一眼对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只好争取把事情挑明了说,“这个事情。。。我有件事情需要和你说”

张德瑞听了这话,也就坐了回去,等他说。

沉吟了半晌,也想了半天才说了出来,“你看啊。。。老四,你大嫂在家里也没啥事情可做,一天就闲着,我琢磨着,你那里是不是可以给安排一个什么事情做”

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不相信我,想找个人就近监督?

还是因为出了这个事以后,想。。。

张德瑞笑了。

不过笑得很勉强,“那大嫂。。。有什么专长?”

“哎呀,其实也就一个下岗冷轧工,字还是认识的,当个出纳应该没问题。不过,我实话对你说了吧,你首先应该知道,老大我这可不是信不过才让家属来监督你。。。主要是因为这事出了以后,我和老二都感觉到有点后怕。你先别打叉,我是这么想的,老二家的,还有老五家的,工作单位可都有点不怎么样,如果。。。我是说假如你觉得方便就安排她们去公司做点会计出纳什么的,她们两个人都还算是能干,做这两个职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至于你大嫂,我觉得来不来也都无所谓,毕竟,我那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她来管,不过老三家的现在。。。还不行啊。所以,你看怎么样,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事不妥当的话。。。就当我没说过这事”

老二家的和老五家的,一个稳重,可以当会计,一个虽然年轻但也是大学毕业,应该完全能够胜任这个工作,可是有一点需要和你说明了先,“老大,我知道你这不是不相信我,不过,他们都是兄弟伙的家属(女朋友),这在管理上。。。怕是很不方便的哦”

“这个莫得关系,来之前大家肯定要各自打招呼,来的话都得要服从工作安排,也得按照劳动纪律来严格管理,有什么错误的话,就是批评一下也是为了她们好,实在不行的话你就跟我说,道理她们应该也懂的。而且公司里面的事情,不该让她们知道的,坚决不准她们参与进来”

主要的原因在于,核心的数据不能给外人知道了,打虎全靠亲兄弟,上阵还需父子兵嘛。

至少就不存在泄密的事情。

“嗯,我明白,好嘛,那就安排。。。她们下周一报到吧”,想通了这一节,也得到了承诺的张董其实也并不反对这事。

“还有一件事,那个叫什么。。。韩。。。哦,韩青苹是怎么回事啊?”,装做才想起来一样,因为盛俊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不可能你连个三陪小姐也要找到公司来吧?

“哦,老大,这事你放心,是因为去年,她父亲出了点事,找到我才知道她是我父亲同学的女儿,我就给了她一点钱救急,但是。。。我可申明,一点特别的关系都没有啊”,当然知道这事情不能瞒过你去,为了避免尴尬,张德瑞就把正式出来实习的韩青苹安排到新公司来做后勤兼行政助理。

“嗯,你这话。。。可还是有点不老实啊,她爸爸,又哪里是你父亲的同学哦,我可听说了,人家可是以你女朋友的身份。。。巧妹前几天,还在托我打听这事呢”

连这事你都知道?

不连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吗?

无语中。

看见对方有点不好意思来说话,盛俊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关照道,“老四,其实,男人嘛,外面有点什么我到觉得也没啥,但你需要注意两点,一是不要惹什么病回来,二呢,你一定要有控制局面的能力,别闹得个天翻地覆后院失火就行了”

这不废话吗?

一般来说,哪个女人愿意男人在外面混个情人之类的,当我情圣,女人都愿意争先恐后般的投怀送抱吗?

很不满意地看了对方一眼,还是委屈地问了句,“老大,我真的不是。。。你相不相信我?”

“我相信,我相信。这总可以了吧?”,咳,这话我还是相信的,当然知道你和她目前暂时还没什么,少女和少妇的区别是什么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不过,年轻人现在没这爱好并不代表以后就没有,想当年,老二不也这样吗?

两口子一开始到还如胶似漆的,爱得是你死我活,可没过几年,一旦有了钱和身份以后,老二不也在外面找了个情人吗?

巧妹,再过几年以后你怎么办,我可就管不了哦。

“丁~~”,王益再次催促起来,“喂,老五,什么事情啊?”

“你。。。还是快点回来吧”,王老五肯定是被逼急了,着急上火,还没好气地回道,“都是你惹出来的事,各人快点来搞定,我是莫法了”

“好,我回来再说”

放下电话的张德瑞不知道想要怎么样来解释,只好站起来对盛俊笑着招呼道,“老大,本来我说在你这好好转一下帮你看看这里情况有没有啥子业务可以做的,但现在我就只有先回去了,下回再来打搅你”,穿起外套,还伸了伸自己的脖子,“还是要多谢你的山货和老酒哦”

“那我就不留你了,快点回去嘛,我让驾驶员送你”

“那就谢谢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