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四卷对战 50、该来的,终究会来

zyzhy678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这是审判长从事这么多年审判工作都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事情,合议庭互相商量了足有十分钟的时间,最后还是在经过简单的表决后决定表示同意。 不过,同意是同意,但还是要提前给出警告的,“但合议庭需要慎重提醒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的是,如果新证人和你的询问没有达到你当庭表达的严重指控的话,你必须承担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这是审判长从事这么多年审判工作都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事情,合议庭互相商量了足有十分钟的时间,最后还是在经过简单的表决后决定表示同意。

不过,同意是同意,但还是要提前给出警告的,“但合议庭需要慎重提醒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的是,如果新证人和你的询问没有达到你当庭表达的严重指控的话,你必须承担扰乱法庭调查和审理进程的责任,你明白吗?”

相对较大的议论声,终于又出现了,审判长被迫连续地敲响桌子(当时还没有锤)对大家说道,“肃静!肃静!请保持安静”

等待大家的嘈杂声音降低了以后,楚杰才正式回答道,“是的,审判长,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可以召唤这名证人出庭作证吗?”

“可以”

平静地站在那里,楚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十分难得的一丝微笑出来。张德瑞,你这该死的土包子,不仅准备想合伙诈骗银行的贷款资金,还竟然敢公然羞辱我。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就慢慢地坐在那等死吧。

这个微笑在张德瑞看来,很邪,几乎就是一个冷战。

“请证人宋。。。晓雯到庭”

楚杰这话说出来以后,场下正在旁听的王益急了,脸上的颜色刷地就变了。

因为她长期担任公司出纳员,也曾经兼任过一段时间的会计,虽然这些全局方面的事情并没有对她说过,但多少还是应该知道一些的,这。。。怎么是好啊?

王培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心里面却和弟弟一样地着急,老四当初。。。怎么就找了这么个“白眼狼”来了呢?

该死的,宋晓雯5个多月就领了5000多的工资奖金走了,这应该还是因为老四的原因吧,肯定是这家伙把人家给吃了又。。。现在,这个怀恨在心的女人出面来当反面证人,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忐忑不安地瞧过对面去,只见张德瑞虽然表面上也装出了一个吃惊的样子,但左手却圈起食指和拇指,伸出其余三个指头抵在桌上,做了一个“你放心”的暗号标记出来。

哦,原来。。。他已经准备好了~~这还算好。

稍微擦了一下自己的冷汗,王培继续观察事情的进展。

穿着白色风衣的宋晓雯,放下刚才一直用来遮住自己脸部的衣服后面的小斗蓬从旁听席最后面靠近门口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毫无表情地从中间过道上走到证人席上站好,目不斜视地面对着合议庭的三位成员,没有主动说什么。

“这位是我找到的。。。已经离职的原光华公司会计宋晓雯小姐”,楚杰得意地开始解释道,“请问审判长,我可以对她提问了吗?”

“不,你需要先稍微等一下。这位。。。证人,请向法庭说出你的姓名,年龄,职业和身份证号码。同时,法庭需要提醒你,在作证过程中,你应该如实回答法庭和律师的问题,不能包含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否则,你将需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你听明白了吗?”,审判长在以前的答辩状中没有发现这个证人,所以这些问题需要先证实再说,不然出了什么漏子就不好了。

“谢谢审判长,我明白了。我叫宋晓雯,D市普新区人,今年25岁,20天以前担任D市光华实业有限公司的会计,现在无业”,古井不波地向大家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书记官核对身份证以后,对大家宣布了结果。

下面的嘈杂声音又响了起来,审判长只好再次提示大家注意,“注意,肃静!”

“原告,对于这位证人,也就是宋晓雯小姐的身份,你们有没有什么疑问的地方?”,审判长开始询问原告和代理人的意见。

“现在没有什么疑问,我们需要听完她的证词以后才能发表意见”,律师苟云与张德瑞小声商量了以后回答审判长。

“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现在你可以对证人提出你的问题了”

“好的,审判长”,楚杰把手撑在桌子上站起来,稍微向前倾斜着身体开始对宋晓雯提出问题。

“宋小姐,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原告的公司工作的,哦。。。应该是那个由原告代表个人负责管理的光华公司”,这个时候,楚杰也没有忘记回敬一下张德瑞对自己的羞辱。

下面旁听的众人也都在小声地笑着。

“那是在去年的8月15日,当时我还在上河乡食品站工作,我看到他们公司的招聘广告就去应聘,一直工作今年春节的正月初八”

“哦,那末请问宋小姐,你为什么要离开他们公司呢?是你主动辞职,还是被他们解聘的?”

“是我主动辞职的”

“那为什么呢?他们公司的待遇很不错啊”

“他们的待遇是很不错,但我辞职主要是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个人的原因,还有一个,是因为我发现他们公司在做假帐,与另外一个公司用虚假交易来企图逃废债务”

“哦!”

对于这个消息来说,旁听众人都很吃惊,虽然大家都在往这上面怀疑,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众证实这个事情。

“哦,你能够说得比较具体一点吗?比如,是什么公司,什么交易,还有什么数字的金额?”

“具体情况我还不太清楚,因为我仅仅是他们公司的一个小会计而已,还接触不到他们的核心指标数据,但平时教我做会计帐的是一个老师傅,他做帐的技术很好,很多事情是我不知道也搞不明白的。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梦幻城娱乐会所与原告的交易行为中。。。至少有很大的一部分业务都是做的虚假交易”

“那你有什么证据可以提交给法庭吗?”

“实物证据我没有,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梦幻城现有的三位股东与光华公司除了法定代表人以外的三个股东实际上都是一体的,因为,今年年初领取公司红利的就是梦幻城以前的三位股东”

“哦”

内部的虚假交易?

原来原告与被告人都是共同的股东,呵呵,这叫什么?

两家企业是同几个老板开的,互相做交易,又来查封对方的资产,准备逃废银行债务,呵呵。。。

“那末,请你说出那三位股东的姓名给大家听”

“好的,这三位股东。。。分别是盛俊、刘加才、还有现在担任被告法定代表人的王培。就是他们三个人分别在我手上签字领取了7万元现金,那是今年的2月10日,当时是我亲自出的会计传票”

光华公司去年的纯利润为37万元,剔除奖励费用和税金后的实际可分配利润为29万,4个人,一人7万正好合适,剩下一万元作为企业的“未分配利润”还摆在帐上。

如果这个问题被坐实的话,这就将是有着极大杀伤力的一个极重要的证据。

如果光华公司被认定股东与梦幻城的股东重合将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无论是谁都可以根据这条来判定两家企业实际为一家人,这样的话。。。这官司也就可以宣布结束了。

那末接下来,就应该由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支队来接管案件了。

“请问,你有证据吗?”

“我的手上没有。因为正月初八的时候我就已经办理了工作的移交手续,但如果法庭现在去查封他们会计帐簿的话就完全可以证明我说的话了”,还回头盯了眼张德瑞。

宋晓雯离开的时候还并不知道这后面公司将要进行的诉讼,不过她也并非是个笨蛋,当工商银行的人找上门来询问相关信息后她就在暗自想这个事情,联系到两家公司的亲密关系,她还是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虽然,在真实的潜意识里面并非是就想把张先生給一棒打死,但一想起他对自己的冷酷无情,还有前些天发现他竟然开始与秦巧玉同居,心中的怒火就终于爆发了出来。

这两天,几乎没有睡好觉的她还是决定到现场来看看情况再决定,结果,当听到他在法庭上公然承认与秦巧玉属于恋爱关系的时候也就愤怒地拉下了自己的斗蓬,以故意让正着急上火的楚杰看见自己。

正望穿秋水的楚杰发现了她的影子,自然明白她已经同意出面来作证,也就出面向法庭申请重新询问原告。

“审判长,我正式申请合议庭立即对原告的会计帐薄进行证据保全,以确保证据不被流失”

楚杰说完了这话,还转身对张德瑞极为“同情”地看了一眼,意思是,你就洗干净PG准备坐牢吧。

低下头相互商量了一下,审判长还是当即宣布道,“鉴于案情重大,合议庭决定暂时休庭,一个半小时后重新开庭审理。法警请注意,从现在开始,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使用移动通讯工具。而且在座的原告、被告、案外第三人及他们的诉讼代理人和所有的旁听者在重新开庭审理前都不能离开审判大厅。还有,法警,请立即携带搜查证与证人还有原告的代理律师一起去原告的公司及家庭住址保全证据,必须在1个小时内携带全部会计账薄及传票回来”

对于审判长来说,这样做也是必然的。

如果能够取得证据将原告定为与被告勾结骗取银行贷款的恶性诈骗罪犯,那末原来计划中几乎所有的难题都将迎刃而解,自己也可以立下一个大功。

至于。。。如果拿不到证据的话,这个责任也不应该由自己来负,呵呵,自然有他们的律师和证人来承担责任,因为我到现在还并没有给任何人下定义。

呵呵。。。

这个时候,大厅角落上正坐着旁听的两个人在悄悄地谈论着上面的情况。稍微有点瘦的一个高个在询问旁边的那个人,“大家都布置好了吗?”

“武队,早就布置好罗,只要你说个动手两字,我保证原告被告都跑不了。。。”

“恩!”

“。。。武队,我们现在可以动手吗?”

“你真TMD是个愚木脑袋,不想活了啊?敢在中院审判大厅里抓人?总得等法院把这个事认定以后,也还要等他们结束都出了大厅以后才能抓人啊!”

“对对对,那我们就再等等看。。。”

可怜地讪笑着,“愚木脑袋”转身招呼后面的伙伴过来,低声严厉地命令道,“去,再去看一哈,把前后门都给我看紧了,人要是跑了的话,我要你好看!”

“是,陈组,您就放心吧,就是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

场面上还在进行紧张的辩论。

“审判长,我有一个问题需要询问合议庭”,苟云站了起来,没有管对方是否同意自己发言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提出了问题,“我的问题是,合议庭的确是有权采取这样的行动,但是我需要提醒注意的是,这种保全证据的行为不仅需要搜查我代理人的两处办公地点,还将在搜查过程中涉及到一位合法纳税公民的隐私也就是他合法居住区域的问题,而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应该由谁来最终负责呢?是合议庭?还是案外第三人乙及他的代理律师,或者是这位证人小姐?”

这个问题非常的尖锐,审判长还真有点不好直接来回答他,只好看了一眼楚杰和与她坐在一起的工行代表。

“这个责任由我来负!”,楚杰马上高声回答道。

“我需要请问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你现在是全权代理还是一般代理?如果你是一般代理,你。。。既承担不起这个责任也没有出面表达愿意承担这个责任的任何权力。如果你是全权代理的话,那末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案外第三人乙也就是你的委托人与你一起来。。。共同承担。我作为原告的全权代理人,现在需要合议庭或者是你,给我一个正式的回答”

在一般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出于保护自身利益的考虑都仅仅给律师以“一般代理”的权限,实际的全权代理人还是由自身的工作人员来担任。

不过,张德瑞出于对苟云人品上的充分信任,一开始就以公司的名义与他签署了《全权代理委托协议》,同时还主动用自己的名义聘请他为私人的全权委托律师兼常年法律顾问,虽然作为个人律师每年只能给他不过5000元的顾问费,但这已经让年轻的律师很高兴了。

其实,钱还算是一个小事情,自古以来“士为知己者死”的涵义让苟云很感谢这个比自己小上不少岁数的年轻企业老总,毕竟,自己现在还仅仅是一个极普通的小律师而已(或者换一个说法,这也是“受人钱财,与人消灾”的现代版注解?一年2万5千元也是一个不错的收入了,就是扣除税金和费用以后也还有1万5千元,呵呵)

所以,这个尖锐的问题让楚杰很是犹豫和踌躇,不是怕自己承担不起责任,因为她已经初步认定这本身就是一起互相勾结诈骗银行贷款资金的犯罪行为,但是现在头疼的是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权限来承担责任。

“审判长,作为中国工商银行普新区支行全权代理人,我愿意代表案外第三人乙向法庭作出正式承诺,我们将与我们的代理律师一起。。。来承担这个责任,因此我申请立即进行证据保全以彻底避免出现国有资产流失的恶性案件”,案外第三人乙的代表,信贷科长彭某也站起来表示支持自己的代理律师。

对于彭某来说,这个案子都进行到这里了,如果能够找到他们相互勾结的证据就算彻底获胜了。而如果找不到证据的话,这个后果自然是由本单位和律师来负责,自己会有什么责任啊?

大不了,也就是由单位出面赔点钱而已,或者是给自己一个批评而已,没办法,要是找到证据解决了这个案件,自己可就真的要。。。光是奖励和表彰就足够让自己发达了。

而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还认为银行的钱就是国家的钱,但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银行的钱就应该是储户的钱,实际上国家仅仅是一个拥有特殊政策的垄断经营者而已。

当然,多数人在潜意识里面或多或少都认为或者以为国家利益应该高于个人利益,这也是在本案中作为国有资产的商业银行企图以自身的身份压倒这个小民营企业的最根本原因,连带着,作为社会的最后裁决者,法院基本上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张德瑞面对这场由普新区工行闹出来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感觉到意外的情况。因为他知道除非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除了地方性的大中型企业或者与地方政府有特殊关系的企业与个人以外,法院在审理诉讼纠纷案件的时候无一例外地都会偏向各大商业银行。

与地方政府实际控制的信用社不同(信用社的诉讼案件需要缴纳的费用几乎都被减免了很多),每年各家商业银行都要給法院贡献出大量的诉讼费,其实也就是法院的衣食父母,呵呵,能不偏向银行吗?

对于法院本身来说也是这样的,几乎所有刑事案件都没有诉讼费可收,行政案件也实在没几件,而普通老百姓的欠款纠纷案和民事诉讼案标的都很小,所收有限。

也就只有各大商业银行诉讼标的最多了,当时,哪家银行一年不給做个上亿元的诉讼案子啊,光是这钱每年都要收入个三五百万的,能不对银行客气点并帮他们打官司吗?

何况,法院的借口就是冠冕堂皇的“切实防止国有资产的流失”,这个几乎就是最高境界的说词了。比如在3004年,北方某省就爆出了特大丑闻,一个中级法院竟与某商业银行互相勾结,做出极为完整的十多套标的为两亿多元假借款纠纷诉讼案和强制执行卷宗,还开具《终结执行裁定书》让银行向总行申请贷款核销,然后。。。贷款核销后的这家银行就再与企业正式打官司,呵呵,这样收回来的钱,可就是真金白银的利润收入和费用了。

当然,就象我们前面说的那样,在某些特殊的时候法院也会对商业银行下点狠手,内中的主要原因无非有二。一是这个企业与地方实力派人物有深厚的关系,法院没有办法,能拖就拖,一直拖到银行愿意主动放弃一点权利为止(一般情况下法院也不敢对银行来横的)。二是这个企业属于地方上的大中型企业,地方政府受到的压力太大,实在没办法处理,只好采取私下打招呼的办法要求法院对企业放松一下。

法院当然心领神会,基本上都会先判决银行诉讼案获胜然后在强制执行的时候鼓动企业找政府去闹事,让他们与银行协商,互相让一步,减少对有效资产的处置。或者干脆亲自出马,把费用提高并且设置各种障碍来逼迫银行让步,最后达到少收或者不收的目的,反正。。。最后这钱不也是给了地方政府吗?

最少,国有资产是从中央政府流到了地方政府的口袋里面,这样可就不存在着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

林林总总,是不一而足。

所以,国有商业银行对各级法院是又爱又恨!

爱的是,既按照程序执行,也帮了自己很多忙。恨的是,既要收自己的高额诉讼费,有时候还要按照地方政府的要求给自己来点黑的。。。

想到这里的张德瑞无目标的转头过去笑看大家,却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不仅是被告,就连作为原告的自己也都被几个法警远远围上了。

看过去,只见王培也在苦笑着。再稍微观察了一下,突然发现大厅里竟然还有自己曾经熟悉的几个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人,哦,原来。。。工商银行已经正式报案了。

TMD,面子上已经要输了,就想给我玩阴的出来!

但你首先得确定我是内部交易才行啊,谅你经侦支队的人还不敢在审判大厅里动手。想到这里,不禁就恶向胆边生,狠狠看了一眼在旁听席上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与其他律师正谈笑风生的楚杰。

哼!等会,我就要让连你裤子都输干净!

还有你,宋晓雯!

你我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们之间的事情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就算(因为我拒绝)你被伤害了,那也是因为你的家庭伤害我在先。

回头去看了一下大厅里面,自己预先藏在这里的杀手翦可都还在呢。

本来,我还觉得你只是被他们骗来找我麻烦出点气的,但已经知道他们准备动用“条子”,你还要来作证!还要带法警去保全证据。。。既然,你宋晓雯想要与他们合起来对付我,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12点23分,前去保全证据的十多个法警终于回来了,走进大厅的时候苟云还远远对张德瑞笑着点了一下头,这表情也被正在观察的王家兄弟看见了,他们便放下心来。

只见带队法警直接上前向审判长报告说,“审判长同志,按照合议庭临时签发的搜查证,我们已经完成了对原告公司及原告法定代表人住处提取相关证据的任务,在证人的指认下收缴原告自开业以来的全部帐簿及会计传票合计9本”

法警当着大家的面把从口袋里取出来的4本帐簿和5本已经装钉好的传票一一呈递给书记官做好记录(这也是在苟律师强烈要求下的结果,当然不能给放到后面去做鉴定什么的事情,也不能说苟律师这是不放心法院的同志。呵呵,其实就是不放心他们)

“请原告、案外第三人乙及代理律师上前来,现在由证人当庭指认你所说的相关证据”,审判长才不管是个什么结果呢,直接招呼大家围上来。

宋晓雯还是低垂着头,跟在大家后面上前来了。

“证人,请指出你刚才说的是哪一本帐簿,还有是哪几张传票给大家看”

其实,已经不用看了。

宋晓雯自己刚才已经全部都看过了,并没有发现自己做帐的那几张传票,就是连红利领取登记表上也没有盛俊他们的签字。而当天领取红利现金的记录到有帐可查,但那些都已经变成了几个表面股东的签字(都是老徐师傅亲自做的帐,要想在他的手上找到漏洞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她一直都低着头的原因。能够证明现在这些已经装订好的传票为真实的原始传票的证据还有一个,红利领取者的申报个人所得税收据上面就有税务局那鲜艳夺目的收讫章。

其实,这些并不是张德瑞预先设计好的圈套,他也没那本事预先知道宋晓雯会出卖自己,只不过是今天适逢其变而已,想起来也让张德瑞一阵阵的后怕。

事情是因为当初为了完善新旧企业所有的相关注册手续和法律诉讼程序,年前就安排老徐师傅在办理税务申报的时候把全部相关十多张传票和帐本都更换过了,自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也正因为如此,刚才10多个法警出动几乎把光华公司给翻过来了也没有找到其他的证据,幸好整个办公的地方还算小,不然就凭这几个人的话肯定是搜查不过来的。

宋晓雯一路上也都在想这是为什么,自己也没有看见过公司有第二套帐啊。她非常心虚地看了过去,只见楚杰也正急如心火般一边摇着头一边在传票中间一张一张地翻着,试图找到所说的那些证据。

“审判长,我和我的委托人都在等证人和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找出证据来”,到了这个时候,苟云如果都还不说话那不就成傻子了吗?

“证人,请你当庭找出你所陈述的证据来!”

说这话的时候,人精一样的审判长当然不会再有什么客气语调了,“请你。。。立即在这些会计资料里面找到你刚才所说的证据”

“哦”,哼了一声,楚杰丢下传票抬起头来对审判长解释道,“可能。。。还有没有收集完的帐本”

“这可真是笑话啊,法警在我们公司的两个办公地点还有我个人的住处,差点都把墙给拆了,而且我们公司是完全按照公司法和会计法的要求来做财会帐务的,何况我们又怎么知道法庭会在今天去查抄我们公司会计帐簿呢。所以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女士,你就是再狡辩也没有任何用处。你现在唯一需要做就是,你应该想清楚等一会如何向合议庭及我。。。和我个人管理的光华公司解释你今天的行为”,与律师简单交谈过后,张德瑞无需谁来提醒自己,自然知道现在就得把这事给做得越大才越好。

“证人,请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的证据。。。在哪里?”

审判长早就已经想明白了,现在看起来如果不处置这两个女人是无法给原告交代了,即便就算证人说的全是真的,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只能让她们去承担这个责任了。

“这里没有。。。”

宋晓雯似乎是蚊子一样的声音。

没有等她说完,楚杰就抓住了这句话的内涵发挥起来,“对啊,可能他们已经藏起来了,或者还有一套秘密帐”

“够了,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你需要向法庭正式解释你和证人今天蓄意破坏法庭调查的原因”,审判长的这一句话其实已经将楚杰钉死了,张德瑞也向法官笑了一下,表示自己认可了这句话。

“法警,请立即恢复大厅的秩序,重新开庭审理”,审判长两手一甩回到座位上与两位审判员小声地商量去了。

重新开始坐好了的审判长再次宣布道,“由于刚才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及证人破坏了既定的审理流程,现在合议庭重新开始进行审理”,商量过后的审判长试图准备先蒙混过关再说。

但原告并不会傻到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还准备把水继续搅混一点,“审判长,我有几个问题需要询问合议庭并请求发表一个暂时与本阶段审理调查流程无关的申明”

这个时候,能够主动站出来讲点什么话的除了张德瑞还能有谁?

“好,原告,你说吧”,面对原告这个合理要求,审判长也无法出面制止他的说话,毕竟刚才自己也当庭宣布过要对此事进行调查的。

“由于案情重大,对于这位律师女士和证人的行为本来应该另案处理,但我现在必须当众作出严正的申明”

慷慨激昂地站在大厅里口沫横飞,对于第三人席位上的工行代表来说,这就是一个极为痛苦的折磨。

而下面被盛俊动员来的某省报记者就干脆悄悄打开录音机来记录这段讲话,“今天,就在我们D市的这个神圣的审判大厅里,我、以及我个人所负责管理的公司,当然还有另外两位与此案毫无关联的公民与本案的被告代表人一起,我们都遭到了来自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及这位因为某些严重问题而被公司开除的所谓证人的恶意诽谤和蓄意的无端攻击,关于他们的问题以及相关的法律责任,作为受害人,我和我个人负责管理的公司将完全保留在稍后一点时间后进行追诉的全部权力。这是第一点”

这个时候,就全部都属于是张德瑞的个人表演空间了,审判长也无法拒绝这个要求,只好做出一副同情和关切的模样来倾听他的说法。

只听见一个人的声音在大厅里面继续回荡着,“其次,我需要提示法庭注意的是,这位也就是这位因为违反公司制度而被要求主动辞职的宋晓雯小姐,其实还有一个身份,在这个大厅里,我至少可以找出一位现场证人来证明,在今年正月初一前这位宋晓雯小姐曾经是我的女朋友。正是由于她试图干涉和染指公司的正常业务管理和发展而被我主动断绝了关系,因此,她这种行为明显就属于携嫌报复而作出的伪证。其实,她在本公司的工作期间根本。。。也从来就没有担任过会计的职务,她仅仅是位出纳员,既不可能接触到会计帐也不可能由她来发放红利,所以我对于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在这个恶性事件中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持有严重的怀疑态度,我认为。。。”

瞧这话说得,冠冕堂皇,仿佛宋晓雯是因为什么特别原因被公司强制开除一样,但到了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这时,刚才坐在里面观察动静的几个市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的便衣警察悄悄地起身,在主动向门口的法警亮明身份后出了审判大厅,因为他们需要马上离开这里。

这一切全都被站着的张德瑞看在了眼里,嘴角上不自觉地就露出了一点微笑。

因为他知道,诉讼第一关也就是关于债权方面的认定已经没有任何障碍了,剩下的就仅仅只是关于抵押物的第一受偿权的审理和判定了,而这些自己都占足了充分的理由,完全不怕法院来什么黑的。

还在意犹未尽地继续发表自己的讲话,“我对案外第三人乙代理律师的这种骇人听闻,而且属于闻所未闻的并公然藐视法律、蓄意破坏神圣而又庄严的法庭调查程序,同时勾结证人进行伪证的严重犯罪行为表示出极大愤慨,我强烈要求合议庭应该给予我、我所代表的光华实业公司,还有同样遭到这种无端污蔑和攻击的两位到现在还毫不知情的案外人以及本案的被告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一个切实的、完善的、合乎法律规定的说法”

听到这话,承受能力相对强一点的楚杰还在强撑着让自己危襟正坐,而早就受不起惊吓的宋晓雯已经从座位上摊了下来,顺着椅子就滑到了地上,旁边站着的女法警马上抢步上前把她给扶到椅子上重新坐好。

看了眼正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还茫然看着自己的宋晓雯,暗自下定决心让自己继续强硬一些。

可惜啊,你。。。本来就与你毫无关系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掺和一下呢?

你也别怪我狠心要杀鸡警猴,现在正是群狼环伺的关键时刻,一不小心,我们五兄弟都将遭到灭顶之灾。如果现在不把你和楚杰都狠狠地踩在地上也好让这些银行有一点畏惧之心,天知道他们还要耍些什么手段出来。

“那就是,必须给予她们相应的、与之恶劣行为相对称的严厉惩罚,否则连正悬挂在我们头顶上的国徽都要蒙受到无穷的羞辱!而针对案外第三人乙,由于他的全权代理人已经当庭表示将与她们共同承担责任,我代表我自己和我个人所管理的公司宣布将保留对案外第三人乙追究责任及索要赔偿的全部权力,具体损失数额需要聘请专业机构进行审慎调查评估分析以后才会正式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我的话讲完了,谢谢审判长和合议庭给我说这些话的机会”

听到这话,案外第三人乙的代表彭某暂时还无所谓,因为自己毕竟是代表单位出面的,大不了就是赔点钱吧。

不过事情接下来的进展却让彭某很狼狈,张德瑞5天后就以光华公司因会计帐被查封造成两个重要外资客户在现场被吓坏了而拒绝签署合同为由再次出现在中级法院,他直接提出诉讼,要求区工行赔偿金额高达1亿元新台币(当时约折1700万人民币)的经济损失,让区工行感觉到头疼不已,被迫忙于应对(其实这两个重要客户就是前面所说的台资华盛公司),后经过市省两级工行出面协调才给了他们一点面子,和王培等人一起象征性地收了40万元人民币赔偿以后才算完事。至于彭某,虽没有被开除,但也被撤销了一切职务,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合议庭上,犹豫半天的副庭长徐帅琴只好出面代表三位法官宣布道,“法警,带证人和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下去,稍后通知市公安局刑事犯罪侦查支队来办理案件的移交手续。。。都带下去吧”,还很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

“合议庭将继续进行法庭调查,请问其他案外第三人对被告的《答辩状》还有没有意见和问题。。。”,审判长清理了一下嗓子,看见第三人都表示没话说,还用眼睛余光看了一下被女警请走的两个女人后才对空旷无言的大厅继续说道,“现在,合议庭将进行法庭辩论,请原告代理人发言。。。”

PS:本文中凡是涉及到的国内诉讼,90%以上有原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