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4月中旬。


长江北面西峡口激战的枪炮声竟日不断。


长江南面湘西大地战事又起。


日军第6方面军第20军主力,从长沙、衡阳地区,分南、北、中三路,向雪峰山东面

杀来。


雪峰山绵亘数百里,从东北至西南侧对湘西,东临资水,西靠沅江,地势险要复杂,是

湘西芷江中、美航空基地的天然屏障。


北路日军:重广支队向雪峰山东麓的新化方面进击。


中路日军:第116师团主力,由隆回经山门,向雪峰山中部腹地猛进。


南路日军:关根支队和木佐木支队,向新宁、武冈地区进犯。


进攻初期,日军进展顺利,特别是第116师团的挺进部队第109联队,4月11日从宝

庆出发,途中未遇大的抵抗,即于4月17日深入到雪峰山中南部龙潭司附近的圭洞。


第116师团长菱田元四郎中将异常兴奋,对此判断,日军将不费吹灰之力,即可拿下芷

江要地。该师团长一面命令挺进部队继续猛进,扩大战果,一面与南、北两路日军商议,在

深入雪峰山腹地之前,各路主力密切配合,从北迂回包围,将雪峰山南麓尾巴上的洞口、武

冈地区的第74军吃掉。


菱田元四郎中将的意见得到第20军司令官的认可。


4月19日,各路日军纷纷调整部署,企图向雪峰山南麓扑进。但是,正当日军调整兵

力时,战场情况却风云突变,使菱田中将的计划顿成泡影。


北路,重广支队。前进到韶山地区丘陵山地后,遭到韩浚第73军的坚决阻击。4月21

日清晨,该路日军冒进到桃林徐家桥时,突遭西边和北边两面山上迫击炮、机关枪的猛烈轰

击扫射,抬头一看,四面山上布满了中国军队,始知钻进了“口袋”。


中国军队以发烟弹指示日军集中的位置,迫击炮弹如同冰雹似地在敌群中从天而降,哪

里有大群的敌人,哪里就是一片火海。


北路日军开始展开痛苦的突围作战。


南路的关根支队为了策应第116师团的歼灭战,决定从西、南两面对第74军构成包围

圈。令支队主力突进到瓦屋塘附近,然后迂回到中国军队主力背后,企图断其退路:令支队

另一部兵力,向武冈前进。


关根支队在武阳、武冈地区遭到第74军狠狠打击,使之无法前进。


中路:第116师团的情况最为不妙。


首先传来的是挺进部队第109联队的呼救声,第109联队突进到圭洞附近,立即遭到第

100军之51师的坚决阻击。接着,第100军之63师一部和第74军之19师从清山界西进,

将敌挺进部队包围在丛山大岭之中,从东、西两个方向狠狠夹击。日军左冲右突,无法摆脱

困境,遂抢占附近山头阵地固守,同时向师团长呼救求援。


师团主力亦处处受到守军阻击。中、美混合空军从4月23日起,不断出动战斗轰炸

机,把成百上千吨的炸弹倾倒在日军阵地上。


4月27日。


日军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良中将见围歼第74军已不可能,又一次改变作战计划,决定

投入第47师团主力,倾力向雪峰山突进,解救被中国军队包围在圭洞地区的挺进部队,同

时,在沅水以东的龙潭司地区围歼以第100军为首的中国军队主力。


根据坂西军司令官的命令,第116师团长菱田中将对本师发出命令:


第一,挺进部队应确保现占据地带,与师团主力的进出相呼应,准备攻击龙潭司一带之

敌。


第二,加川部队迅速突破江口附近敌阵地,然后向龙潭司突进。


第三,儿玉部队在攻占洞口后,应首先向江口前进……


日军的整个企图是:以挺进部队坚守在雪峰山中,吸引中国军队主力于沉江以东龙潭司

附近而聚歼之,却正中中国军下怀。


芷江。


第4方面军总司令部。


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将军偕同美军作战司令麦克鲁将军、参谋长巴特鲁将军一行。飞

抵芷江,与第4方面军总司令玉耀武将军一起策划雪峰山会战下一步的战略。


何应钦认为,日军采取多路进攻,分进合击,意在夺取我芷江空军基地,作为向重庆进

攻的第一步。但是,日军的多路进攻明显暴露出兵力分散不足,易于被我各个击破。同时,

雪峰山地形复杂险要,易守难攻,对我军有利。因此,要采取诱敌深入,待敌进到有利地

带,乃进行全力反攻,将分路进击之敌各个歼灭于雪峰山区。


基于以上原则,何应钦下达命令:


一、王耀武第4方面军之100军、74军、 73军会同王敬久第10集团军之92军一个

师,分别在龙潭司、雪峰山南麓和新化地区吸引阻击敌人。


二、第六战区胡琏第18军火速从鄂西南下,拨归第4方面军序列。其部队应从辰溪、

淑浦插入雪峰山东面的新化地区,再沿雪峰山东麓南下至隆回,截断湘黔公路,与北进之汤

恩伯军会合,将日军关闭在雪峰山区。


三、汤恩伯第三方面军第94军和第26军(一个师),从广西边境前出雪峰山南麓,配

合第74军,包围歼灭南路日军,并北上至隆回,与第18军汇合,完成封闭雪峰山之敌的任

务。


四、陆军总司令部直辖廖耀湘新编第6军,从云南空运湘西,配置于芷江、安江地区,

为总预备队。


五、中、美空军混合大队,以两个轰炸机大队配合作战。


何应钦同时还要各部队在运动集结时,充分利用雪峰山作掩护,隐蔽其战略企图。


各部队按照命令积极运动开进。


第18军军长胡琏率领部队从鄂西日夜兼程向雪峰山赶来。5月13日,胡琏随前卫部队

到达淑浦第100军军部,见到了他的黄埔军校四期同学——第4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将军。

老同学在战场上相逢,分外亲热。


胡琏对湘西情况比较陌生,寒喧几句后,马上向邱参谋长了解战场情况,以及这次会战

的计划,敌我双方各部队的位置和态势。


邱参谋长要为老友设宴洗尘,胡军长婉言谢绝,说:“兵贵神速,不敢久留,等打败了

日本鬼子,咱们长沙再见,再叙友情!”


说完跨上战马,带着队伍走了。


中路日军,挺进部队仍在重重包围中奋力挣扎。


第116师团主力各部,竟相向雪峰山中突进。儿玉部队于4月29日攻占洞口,打开了

沿军用公路进军雪峰山腹地的大门,会同其他各部,向江口突进。上万人的大军,沿着洞口

至江口的山间公路推进。结果,被74军51师的两个连堵在了铁山脚下。


此处地形异常险峻。军用公路北侧是铁山,南边是铁山庄。两连守军分别住在铁山和铁

山庄,居高临下,用迫击炮轰击公路上的大队日军。


中、美空军接连出动飞机,对峡谷中的日军进行轮番轰炸扫射。


日军连续发动冲锋,均未能打开这道“鬼门关”。


第116师团长见情况险恶,未经请示军司令官,便下令停止向江口进军,部队退回月

溪,直接北上救援挺进部队。


奉命退回月溪北上救援的部队,向北没翻过几个山头,就在上渣坪、土岭界附近遭到中

国军队坚决阻击,被堵住去路,无法前进,中、美空军跟踪飞来,又是轰炸又是扫射。使该

部日军陷入死地。


从山门突进的另一股日军,也在老隘塘附近受到中国军队的包围攻击,死伤累累,前进

不得。


自此,敌20军关于在龙潭司附近歼灭中国军队主力的战略企图又破产了。


日军各级统帅部一片焦虑、惶恐。


日军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头脑比较清醒。从一开始,他就反对冈村宁茨那

种不顾双方战力实际,狂妄西进的计划。对芷江进攻作战持完全否定的态度。


4月25日,日军第6方面军破译了中国军队无线电报,得知有相当数量的中国军队正

陆续空运到芷江。


冈部大将深为忧虑,认为着不慎重指导,参战部队恐将全军覆灭。两天后,遂下决心放

弃夺取芷江的打算。为了撤出陷进雪峰山区的第20军,他命令第34军主力立即向长沙附近

集结,准备支援掩护第20军的撤退。但是,夺取芷江是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茨的决定,

并得到大本营批准的,他冈部是无权改变这一作战的。因此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良中将面

对陷入险境且被分割包围的全军,心急如焚,只得于5月3日向各部队下达命令:各自整理

部队,等待新的命令。


当天,坂西一良向冈部大将报告:“敌军集中主力对芷江方面作战,大大出乎意料。我

军无法按原计划进攻芷江,请求增加二至三个师团,予敌以大的打击。”


冈部直三郎的意见是放弃进攻芷江,所以否定了坂西一良的意见。但他还是把自己的意

见和第20军的请求,一并上报南京的冈村宁茨总司令官。


冈村宁茨当即表态:可以采纳坂西一良中将的意见,再增加二、三个师团的兵力,继续

西进。…


派遣军总参谋部宫崎作战主任,却坚决反对坂西将军的意见。此人亦是一个头脑冷静的

军人。他清楚地知道: 1944年冬季,就在日军从广西向贵州大举冒进之时,重庆国民政

府军事委员会,为了适应与美、英等同盟国军的联合行动,由守势转为攻势,在昆明设立了

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由参谋总长何应钦上将兼任陆军总司令。


陆军总司令部所辖部队为:卫立煌的中国远征军;以卢汉、张发奎、汤恩伯、王耀武为

司令的四个方面军;杜聿明的昆明防守司令部等部队;共计二十八个军,七十多万兵力。


这些部队都是蒋介石的精锐,多数已换成美式装备,有的受过美军严格训练,战斗力特

别强。


就在冈村宁茨轻狂西进之时,蒋介石正考虑在中、美空军混合大队配合下,以中国陆军

总司令部的精锐之师,从西南开始全面的反攻。


因此,宫崎向冈村宁茨进言:“在雪峰山阻击我军的中国军队,虽然数量并不大,但全

系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所辖部队,战斗力不容忽视。从敌战力等各种因素考虑,要扭转雪峰山

的被动局面,至少还需投入七个师团兵力。因此,现在应该采纳冈部将军的意见,果断中止

芷江作战。”


冈村宁茨无论如何也不愿承认派遣军的失败,因此,无论如何也不愿下令中止芷江作

战,但是,若要向雪峰山大量投入兵力,中国军队也必然热烈响应,大量投入兵力,这样下

去,将出现难以预料的中、日两军大规模决战的局势。在雪峰山决战,只有对中国军队有

利,而对日军来说,那里简直是个无底洞。


冈村宁茨痛苦地犹豫着。


雪峰山前线。


南麓战场。


汤恩伯的部队如同出山之虎,前出广西边境,扑向日军,会同第74军,立即将南路日

军分割包围,使其首尾不能相顾。


5月4日。


汤军和第74军发动总反攻。


南路日军关根支队和木佐木支队全线崩溃,一片混乱,各自夺路而逃,各级指挥官无法

统率指挥自己的部队。


日军呈现出兵败如山倒的现状。


其第115大队在万福桥附近被包围全歼。关根支队司令部及其附近部队,被汤军包围,

歼灭殆尽。其他各联队也在武冈、花园、隆回等地溃不成军,几被全歼。


汤恩伯将军指挥部队一路横扫北上,在隆回的桃花坪地区,同南下的胡琏第18军会

师,完成了对敌的全面包围。


北路战场。


敌重广支队从韶山地区拼死突出重围,进至新化、洋溪地区,又陷入中国军队重围。激

战数日,损失惨重,于5月8日,未待接到撤退命令,即突围逃跑。幸得前来增援的第47

师团主力相救,残余兵员才得以逃脱。


中路战场。


第116师团各部陷进雪峰山中,被优势的中国军队分割围歼,战况空前激烈。


中、美空军和地面部队的配合作战,达到较高的协调和一致。混合空军频繁出动,对重

围中的日军实行地毯式轰炸,并大量投掷凝固汽油弹。在雪峰山中,到处是一片片火海,数

万日军在火海中痛苦挣扎。


5月9日。


菱田师团长终于收到第6方面军转来冈村宁茨总司令官命令撤退的电报,菱田中将绝望

地向师团各部发出命令:“杀开一条血路撤退!”


挺进部队之残部乘夜暗偷偷突出重围,向东逃窜到老隘塘附近,再次被中国军队包围。

拼死突围不成功,且已弹尽粮绝,虽经苦战,仍全军覆灭。


师团主力被歼灭,残部在第34军主力和第47师团的拼死救援下,才侥幸逃脱。


雪峰山一战,日军陆军部承认,伤亡共计:二万六千五百一十六人。当然这是大大打了

折扣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