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四卷对战 49、庭辩

zyzhy67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是谁说我们没有还款诚意的?” 王培装出一副感觉十分冤枉的模样,马上出言对着场面上的人大声说道,“我们年前。。。就已经还了你们7万块钱!” “可是,你们自己并没有履行还款协议书规定的全部还款义务,我的委托人最近两个月来已经连续三次找到你,每次你都保证说一周之内结清全部三个月以上的欠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是谁说我们没有还款诚意的?”

王培装出一副感觉十分冤枉的模样,马上出言对着场面上的人大声说道,“我们年前。。。就已经还了你们7万块钱!”

“可是,你们自己并没有履行还款协议书规定的全部还款义务,我的委托人最近两个月来已经连续三次找到你,每次你都保证说一周之内结清全部三个月以上的欠款,可最后每次都没有切实地履行自己的诺言!这是其中两次的会谈纪要,都是经过你们签字的。。。”

还没有等苟律师说完,审判长黄诚当即出面制止了他的发言,“请被告和原告代理律师注意,凡与现阶段审理程序无关的事情请不要再说了”

苟云立刻明智地闭上了嘴巴,不再继续争论下去。

王培则还在小声地抱怨着,“。。。还说我们没有诚意?”

审判长只好宣布说,“鉴于原告不愿意进行庭外调解,本庭不再进行调解。现在进行法庭调查,请原告就诉讼状中提出的观点和诉讼要求向法庭举证”

反正这是诉讼的基本流程,苟云拿出相关的《抵押暨赊销协定》及《销售合作合同》,经过双方确认的〈货款结算记录〉,〈欠款催收记录〉,还有经双方律师参与的两企业负责人关于归还欠款的谈判《会议纪要》及上述合同文本的〈公证书〉等原始文件资料并当众宣读。

“好,请原告将这些证据拿给被告人核对”

“不用看了,这些东西都是真的”,王培摆了摆手,表示自己认可这些协议文本。

“被告律师,关于这些证据,你有什么问题需要问原告的吗?”,审判长继续问话。

“没有了”

“请问,案外第三人,你们就上述证据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向原告提问的?”

“有!”,中国工商银行D市分行普新区支行的诉讼代理律师站起来并向法官点头示意。

“好,你提问吧”

工行普新区支行代理律师楚杰是个中年女性,大约三十八九岁吧,梳着向后的短发,看起来很是精明强干,只见她拿起手中的文件夹向原告提问说,“请问原告,你们是什么时候与被告签订的销售合作合同?”

“去年的8月20日”,张德瑞简单回答道。

“那我请问,在此以前,你是否认识被告人也就是梦幻城当时的三位股东?”

“大约应该是去年的7月中旬吧。。。”

“对不起,我仅仅是问你是否在此之前认识梦幻城的股东?”,楚杰试图制止对方引申。

但是张德瑞怎么会让对方卡住自己的后半句话不说?

没有理会她的要求,继续说道,“哦。。。就是去年的7月份。他们三个股东之间,我是说他们最初的三位股东,我认识梦幻城股东最早的应该是刘加才先生,当时。。。是因为我是他的一个信用卡客户,后来通过他才认识了被告人其他两位股东”

楚杰暗暗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你的光华公司是什么时候注册的呢?”

“我需要提示这位律师女士注意一点,我首先需要先纠正一下你的一个常识性错误。光华公司不是我个人的,他是一个股份制度的有限责任公司,我的股份只占公司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多一点,而对我个人来言,也不过仅仅是一个受到股东们委托来负责公司经营方面管理职责的执行董事而已”,张德瑞还毫不客气地调侃道,“要是女士你一定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但请你专门说明是三分之一的光华公司是我的”

对于这个女人的想法,张德瑞还是知道的,不就是想把两个公司之间的交易说成是关联交易,最后好来认定我们的交易是假的吗?

哦,可能现在的中国还没有这个说法,那么就应该是叫内部的虚假交易?

“对了,哦,对不起,审判长,审判员,我还没有回答这位女士的问题,我的三分之一的光华公司是在去年的8月3日完成注册相关手续的,有四位股东,分别是程某、赵某某、楼某某,他们各出资7万元,我出资11万元。是在8月10日正式挂牌的”

大家听到这话都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而楚杰的脸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面却在嘲笑对方,你就笑吧,等会就有你好看的,她还在继续提问,“那他们,我是说,其他的三位股东现在在哪里呢?”

“哦,你是说他们现在?程某是在上海工作,赵某某在广东打工,楼某某就出国到非洲工作去了”,看了一眼对方,张德瑞主动站起来问审判长,“审判长,我有一个问题需要现在就问,是否可以?”

“可以,你说吧”

“我的问题是,关于这位律师女士提出的这些问题,我虽然出于礼貌都给予了回答,但我还是想请问一下诸位法官和这位律师女士,这些问题是否与本案有关?”

“请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回答原告的问题”,法官皱了一下眉头,把问题抛给了楚杰。

“当然有关,尊敬的审判长和审判员,我的问题。。。绝对与本案有很直接的关系,甚至,很有可能将关系到我的当事人是否遭遇到了一个预谋已久的贷款欺诈案件”,楚杰的面色很平静,却给审判大厅里扔了一个炸弹下来。

下面的人群都开始稍微大声议论起来,还在原告和被告人的身上进行扫视,她这是个什么意思?

贷款欺诈?

这个罪名还是有点重的,她是想说原告还是被告?

“听这位律师女士的话,我想提请审判长注意,我们正在进行的是民事案件的欠款纠纷诉讼审理,我不知道,按照法律的规定是否应该出现这样危言耸听的言论?”

张德瑞心里面有了一点不安,但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有什么底牌在手上,也只能先逼迫她说明再说,因为按照道理来说,自己的整个计划几乎就是天衣无缝的,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何况梦幻城那110万虚假配送金额在整个公司里也只有自己和王益才知道,其他的人,连负责做帐的老徐师傅也不是全部都清楚的。

与两位审判员互相商量一下,审判长对楚杰提示道,“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如果与本案无关的事情请不要在这里提出,同时,请你注意,在法庭上说出任何话来都需要经过慎重考虑,因为在这里你不仅代表你的委托人还代表着你自己。第三,在当庭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请不要使用可能,也许,或者这些用词”

这也是审判长对第三人的明显偏向,重点在在提示她注意,说话要有证据,不要在这审判大厅里面信口开河。

楚杰立即转换了一下语气,“好的,审判长,我继续发问。请问原告,你的。。。负责管理的光华公司具体是做什么业务的?去年的总营业额是多少?利润总额又是多少?其中,与被告人的交易额是多少?”

听到这里,下面旁听的众人都不由得一笑,大家都知道,她是在说“你的公司”的时候强行给改成了“你负责管理的公司”,听起来,是有点别扭。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是需要再次纠正你的另外一个常识性错误。律师女士,请在称呼我和我个人。。。负责管理的公司时候使用一个同样的称呼,正因为原告就是。。。我个人负责管理的光华公司,比如你说是原告就请说原告,你说是你负责管理的光华公司,就请你说是你负责管理的光华公司,这两者不能多次在一段话中使用,因为这样说的话会让大家感到误解。审判长,我提示您注意,如果这位律师女士再继续这样试图误导法官和大家的话,我将拒绝回答她的任何问题”,还公然当着众人摇了两下自己的头,以表示对楚杰的严重不满。

“好,原告,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请你在提问的时候固定使用同一个称呼,以免引起误会。现在,请被告回答问题”

“好的,审判长。本公司是负责大型企业业务外包的一个商品配送企业,主要从事较高附加值的商品流通,主要经营食品,山货,野生鱼、猪牛羊鸡鸭等牲畜家禽约5大类150多个品种商品的综合收购、整理及部分的深度附加加工业务。去年,也就是2995年年度的总销售收入为255万元,毛利润为60万元,剔除场地租赁费,工资福利及其他如公杂费用后的净利润为39万元。在所有的销售总额中,去年与被告人的交易额大约为150万元左右,具体的数据,都在诉状里面了,我想大家也应该知道的”

毛利润仅仅为25%多一点,作为一个流通企业应该还是说得过去的。

“那末,请问原告,光华公司为什么与被告人一个企业的交易额就占了全部销售收入的60%,这说明了什么?而且这么高的交易总量去年你们仅仅收取40万元的货款,是否属于正常的情况?还有。。。你们之间的交易是否是正常的企业交易?”

楚杰抓住了问题的重点,一个企业,竟然和一个主要客户就占据了60%的交易量,明显是属于依靠梦幻城而生存下来的,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呢?

大家都转头过来看张德瑞。

“这位律师女士,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前还是需要再次提醒你,去年本公司交易总量是255万,其中,与梦幻城交易的150万是占了总销售收入的58%而不是60%,请准确使用计量数据”

点了点头,张德瑞开始向场面上的众人回顾起两个公司的交往情况,“在8月19日签定正式合同以前,我们公司就已经做了非常充分的市场调查,瞄准了D市消费市场上的重要机遇,比如野生鱼和山货等,包括含有高营养高蛋白的纯绿色食品,其中就有大约10多种野生菌类及野鸡,野猪等几种价格相对较高的山货品种。推出这些重点产品后,我们都是交给我们的第一个客户也就是梦幻城来做推广。也可以这么说,我们公司的很多品种都是在梦幻城里面最先推出来的,他们就成为我们公司最大的客户,因此,与被告人梦幻城的交易额就占了我们公司去年总销售额的58%。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对被告人在去年对我们公司的照顾和推广还是很感谢的,这也是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公司愿意他们延期偿付货款的主要原因”

这个理由很充分,毕竟一个新企业肯定是需要依靠一两个大顾客来打响招牌的,当然,人都是为了钱的,有了资金和市场以后,与老顾客的关系也就会在不知不觉中逐步转变为纯商业交易了。

即便有感情,那也只能是相互之间继续采取一些优惠政策,比如赊销等延期偿付条件。

王陪在表面上还是满不在乎他们的对话,但听了这个女人的问题以后在心里对老四的这个预见更是佩服,幸好,他坚决主张限制对梦幻城的虚假配送金额,如果金额再大的话肯定就会露陷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作为老审判人员的三个法官知道张德瑞为什么要这样来回答问题。

可惜下面的多数人都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当然,在他们看来,张德瑞这些回答中夹杂着的内容几乎就应该算是对楚杰的挑衅了。

张德瑞在不知道对方掌握了什么资料的情况下,三番五次地公然“纠正”她的说法,不断试图挑起楚杰对自己的敌意,就是想打乱她的步骤。

因为,这个女人太可恶了,不仅在公然试图用语言来误导法官的思维,也试图把大家的注意力都牵扯到自己公司在与梦幻城做内部交易的想法上来,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企图。

相对楚杰来说,她也从些对话中知道了这个家伙是很精明的,在言语中不断地对自己进行反击,这让她只能选择更加谨慎也更加小心地来应对面前的这个原告。

“哦,是这样啊,那末我还有一个问题,请问原告,你们公司的监事是谁,他与被告人的法人代表是什么关系?”

这看起来是一个难题,但对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张先生来说,这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拿出文件夹里面的几份文件,解释给大家来听,“我。。。所管理的光华公司的监事叫王益。因为,其他三位股东没有时间参与公司管理,他们就在去年推荐了一个才毕业没有多久的大学生来担任(监事),当时我想这很好啊,毕竟也是个大学生,也就同意了,我们四个股东经过开会讨论以后就通过了这个决议。。。”

“原告,我问的是。。。这个监事与被告人的法人代表是什么关系?”

楚杰很不耐烦地打断了原告的陈述。

这是好事啊,说明她已经有点急躁了。

张德瑞没有理会对方,继续说道,“哦,对了,到了今年过年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公司的监事竟然是被告法定代表人的亲弟弟,所以我们公司四位股东经过电话讨论以后一致决定,暂时中止其监事的任职资格转为后勤人员,等我们公司与被告人的诉讼告一段落以后再决定是否继续聘请他为监事,这是我们公司在1月15日出的关于王益任职资格的文件,都已经抄报给了工商管理部门和相关的税务等职能机构了”

呵呵,听了这话以后,楚杰冷笑着,就凭你一句话和一份文件就想证明你不知道他是被告法人代表的弟弟?

“请问原告代表人,你是光华公司的股东和实际管理人,你们公司聘请的主要管理人员竟然连社会关系都不查清楚就聘请吗?就这样管理公司。。。是不是有点草率?”

“这个事情是没有办法查清楚的,我也不可能去全部都查清楚他们的社会关系,首先,这是其他三位股东推荐来的,我核对身份的时候就主要看他的家庭住址,毕业学校去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只是一个小公司,所有的后勤和管理人员加起来才3个人,同时又是一家才开张的企业,除了核对身份证上面记录的信息以外,难道还要把应聘者的社会关系都要查清楚吗?难不成,我们公司面对着合法的,由公安机构签发出来的居民身份证,还要去让他提供其他的什么身份证明吗?或者,还要去查他三代以内的关系看他出身是不是地主富农什么的吗?”

谁叫王益的身份证上是学校的地址呢?

这话说得场下的人都在点头,一个小公司,人手又少,又是新开业的公司,光是组织人员都是一个麻烦事情,又怎么能够把所有人的底细都查清楚呢?

“好了,审判长,我没有问题了”,眼看不对,楚杰立即转变了态度,因为现在几乎就被对方牵制着,毫无杀伤力,那就等会再收拾你吧。

“其他的案外第三人,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审判长开始询问另外三个商业银行的代理人。

“没有”

“没有”

“没有”

甲、丙、丁三位代理人分别表示了自己的意见。

“现在进行法庭调查的下一项进程,是由被告人来宣读《答辩状》”,审判长宣布了下一个审理流程。

被告人的代理律师丁大方十分镇定自若,他拿起《答辩状》进行宣读,这也是他亲自写的,满篇都是针对诉状中的要求进行辩解,他说,“我们公司,承认诉状中结算货款金额也承认相关事实,但由于目前经营周转很困难,欠帐较多,因此我们请求法院在判决时充分考虑这一点,我们愿意分期来偿还”

“原告,对于被告人的《答辩状》有什么意见没有?”

“有!”,苟云微笑着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好,你说吧”

“审判长,审判员。由于被告不讲究诚信的原因,我的委托人也就是原告认为,他们没有还款的诚意,因此我的委托人已经当庭拒绝了调解。现在需要提示法庭注意,我们正式重申自己的诉讼请求,那就是被告人应该立即,全部地归还欠款、资金利息及相关诉讼费用”

“好的,那末,案外第三人,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向被告人提问的吗?”,审判长点了点头,对第三人席位上的人询问道。

“有!”

案外第三人丁也就是中国银行D市分行的代理律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呵呵,看来案外第三人是准备轮流出面在原告和被告身上找到突破口,审判长微笑着点头表示同意。

“请问被告人,你们去年的营业总额是多少?毛利润是多少?欠款总额又是多少?其中,除了欠原告以外,还欠其他什么款项?”

“我们公司去年的总营业额是752万元,毛利润。。。为170万元,帐面纯利润是53万元,截止到去年年末的欠款总额为190万,其中欠原告就是110万,其他几个供货商。。。还有地税局的欠税等等加起来有大约80万左右”

这些数据都是经过多次推敲出来的,完全没有漏洞。

“按照被告人的财务报表来看,经营情况还是很好的,但你们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的欠款呢?”

王培故做深沉地解释道,“我们公司其实是很讲究商业信誉的,就是欠他们的款项都能够按时偿还,只是。。。”

中行的代理律师章清立即追问道,“只是什么?”

“请问审判长,我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吗?”,王培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问审判长。

“审判长,这个问题很重要,关系到被告人是否存在转移财产的问题”,看见审判长的目光正在看自己,章清立即解释了自己提问的用意来。

“被告人,对于这个问题,你应该作出正面的回答”,审判长着重说了这句话。

“好吧,反正都是你们要我说的,那我就说罗”,拿起一份文件,给大家解释道,“我们公司还有其他的很多消费欠款没有回收,就好比三角债一样,截止今年春节前的结帐日,从开业以来,我们公司就有大约170万的消费挂帐没有收回。其中,我记得就有这么几笔。。。比如工行普新区支行办公室就有签单8万3千元,还有你的委托人中行也。。。”

这话一说出来,下面旁听的人都在暗笑。

都是些糊涂帐啊,说到底,竟然是贷款人在借款人那里猛吃猛喝了以后还不结算的原因。

可案外第三人席上的众人都大惊失色,四大商业银行在暗暗叫苦,怎么就谈到这头上了?

不过,还是不可能吧,就这七八家商业银行的欠款加起来也就二三十万元而已,还有的呢?

只听王培继续拿着自己的欠款明细表,还在不紧不慢地读道,“。。。XX环保局XX万元。。。XX局XX万元,以上合计是169万3千7百2十1元5角”

众人闻之大哗,在这个名单里面,除了商业银行以外几乎都是权势不小的机构,包括市、区政府办公室及很多相关的职能部门的欠帐,在宣读的时候王培还故意回避了市中级人民法院欠款三万三千元,算是给审判机构留了一个面子。

就在上个月,也就是春节前的一个半月里,就有三四十多家机构选择在梦幻城举办春节团年聚餐会,想想看,连吃带喝,还有玩,就算一半的机构选择签单的话,算下来可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

这让代理律师团都哑口无言,这还要怎么去问啊?

审判长也感觉很头疼,这些机构,都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招惹的,低头和两位审判员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不管这事,等休庭以后再由审判委员会去裁定这个案件怎么来判决,“好,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有!我还有一个问题!”

从第三人席位上再次站起来了一个女人,这让张德瑞感觉到很头疼。

楚杰,这个工行普新区支行的代理律师,还准备想要问个什么出来?

“好,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请问吧”

“审判长,诸位审判员,我刚刚联系上了一位证人,现在希望法庭能够允许我重新询问原告一些事情”

“审判长,我请求发言!”

苟云站了起来,对审判长提出了自己的申请。

“好,你说吧”

“我对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和动机表示严重怀疑,因为,15分钟前她已经当庭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了”

“请案外第三人乙的代理律师注意,在法庭审理调查的上一个流程中已经完成了对原告诉讼状的答辩和提问,你现在的要求,已经。。。”,审判长不禁皱起了眉头。

“那是因为证人一直都没有决定最终是否出庭做证,现在她已经来了。因此,我申请合议庭允许召唤这个证人出庭。她完全可以证明,原告提出请求的诉讼标的都是基于完全虚假的内部交易。现在,我强烈要求法庭允许这名证人到庭”

楚杰对于这个终于愿意出庭作证的证人很有信心,这也是自己花费了很大心思才说动她出面作证的,呵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