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四卷对战 48、出乎意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西元2996年3月6日,农历正月十七,星期三,D市光华公司正式启动了对“梦幻城娱乐会所”提起的欠款纠纷诉讼。首先,到D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梦幻城名下的所有财产包括评估价值500万元人民币的房地产、汽车、设备和5个银行存款帐户进行诉前保全的冻结和查封。

之所以选择这一天来动手,那是有原因的,也是几个人多次商量以后敲定的最佳时间。

鉴于相关法律规定和一般性的操作原则,诉前保全程序一旦启动必须立即跟进,同时需要对被告人可以查找到的全部财产进行查封,防止出现被告人或其他第三人来钻时间差上的空子导致这些抵押和非抵押财产被转移或是签署其他协定来归避查封行为。

而且这也是很好的一个时段,元宵节正式过去就标志今年的春节假期已经全部结束(正月十六恢复上班),正月十七,人们基本上都已经要重新开始工作了,这个时候的法院工作人员就与其他人一样,一旦发现一个新的可以创造收益的项目,就会猛扑上去。。。

何况,星期三到星期五的这三天时间正好是申请立案的最佳时间,不仅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态势完成立案程序,还可以在星期一就可以开始催促法院启动查封程序。

按照中级人民法院的要求,光华公司以自身的银行企业帐户上25万存款余额作为查封冻结的反担保财产(也就是要求光华公司开户银行-国行D市分行营业部必须保证企业帐户上存款余额最少为25万元不得支付,以作为诉讼查封行为的保证金,因为毕竟还不能确定谁胜谁负,万一因为查封行为导致被查封人出现损失,算谁的呢?),同时还申请对梦幻城娱乐会所现有会计帐薄及所有的相关会计帐进行全面的证据保全。

正式的《民事诉讼状》提出,要求梦幻城立即偿还5个月以来的累计销售欠款120万元并承担全部的诉讼费用,并当即提交了与梦幻城签订的《抵押暨赊销协定》及《销售合作合同》,经双方确认的〈货款结算记录〉,〈欠款催收记录〉,还有经双方律师参与的两企业负责人关于归还欠款的谈判《会议纪要》及上述合同文本的〈公证书〉等相关证据,同时,原告代理人还提出,如果借款人不能按时偿还全部货款及相关的资金利息,就要求法院裁定将全部抵押物经拍卖或变卖处置来作为偿还资金。

面对完整,几乎没有任何漏洞的诉讼请求,D市中级人民法院按照规定收取了1%的案件受理费及5‰的查封冻结费合计是3.8万元。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陷饼,3.8万元的诉讼费用可以折算为1.9万元的财政拨款(下剩的50%需要上缴省高级人民法院作为管理费用)。

中院立案庭大笔一挥将此案划拨给民一庭审理(当时很多地方没有设置经济审判庭)并在收到款项的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正式发出了〈案件受理通知书〉,表示自己已经正式立案,预定于3月15日开庭进行第一次审理,同时将诉讼材料及相关证据抄送給被告人。

在苟律师的运作下,立案庭在收到款项的当日下午就出具《查封冻结裁定书》并向所有相关机构发出了《查封冻结通知书》,分别送交给市区两级的国土资源局、房地产管理所(当时还不叫房地产管理局)、工商行政管理局(主管机器设备的抵押)、交警稽征所,而对5家国有商业银行存款帐户的查封也被苟律师故意拖延到了第三日才全部送达。

此时,给梦幻城提供贷款的4大商业银行如梦初醒,先后启动自己的保全程序并到相关部门和机构进行查询,同时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被案件承办人私下称呼为“非常草率”的书面反对意见,申明说,上述被查封的财产全部都是自己的贷款抵押物,要求法院解除查封裁定,终止对银行抵押权的侵犯云云。

对此,早有预料的张德瑞先生指示王益出面与法院交涉,借口就是我与被告也有抵押合同,至于怎么来判决那是你们法院的事,但是,我需要先全部查封到手再说。

对此,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完全同意光华公司的意见,因为既然大家手里面都有〈抵押合同〉,那么着就需要由最后的民事裁定机构—人民法院来判决谁的抵押有效,谁的抵押是无效的。

对于法院来说,这事对自己没有任何损害,已经收了查封费用,原告也已经提交了查封反担保,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此时,四商业银行发现了问题的根本所在,呵呵,他们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而已,竟敢也敢来和我们四大商业银行争夺贷款抵押物?

你Y,怕是活腻歪了吧?

四大商业银行立即心有灵犀般地结成了统一阵线,来对抗这个试图公然与自己抢夺权利的小企业。

首先,工商银行普新区支行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的异议,说,我们(指工商银行普新区支行与借款人梦幻城)是在区工商局办理的房地产抵押手续,而且梦幻城也是在区工商局注册的企业,极力要求按照属地管辖的范围将此案移交给区人民法院进行一审。

对此,张德瑞坦然自若地拿出了九十年代初发布的《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管辖权的指导意见》,“基层人民法院案件受理一审民事诉讼案件金额限度为50万元以下,凡是超过50万元的案件,均应移交给该基层人民法院的直接管辖上级进行一审”

这一条是硬款,至少在目前的D市还是这样,不象后来可以用其他什么变通方式,比如向基层法院申请发出《支付令》等手段来归避这个条款。

此路不通!

为了给别人一个自己完全不知情的印象,作为被告人的梦幻城也终于出手了,针对证据中的《销售合作合同》中规定的可以分期付款的条款提出反对意见说,此案中原告提出的120万元诉讼标的实际上只有46.3万元为已经超过3个月付款期限的金额,因此,此案实际上只应有46.3万诉讼标的,即便就是算上资金利息也达不到50万元,因此强烈要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此案归于区人民法院一审。

对此,张德瑞在书面回答法院转达的《答辩状》时就“异常轻蔑”地提出,“。。。经过公证的《销售合作合同》第7条就已规定---凡当年12月20日有20万元或20万元以上未结算货款且超过3个月以上时间的,发货商有权宣布所有的未结算货款全部到期,并保留可以采取相应措施立即追讨前述全部未结算款项的相关权利。

同时,按照本公司与被告人在2995年8月20日签署并经D市公证处公证的《销售合作合同》及其不可分割的附件《抵押暨赊销协定》相关条款的规定及2996年11月5日签署并经D市公证处公证的《会议纪要》也规定本公司有权就上述未结算货款进行诉讼并一并提请人民法院对上述案件涉及的抵押物进行强制拍卖”

对于这条,梦幻城。。。无话可说。

四大商业银行随即惊恐地发现,自身的抵押贷款存在的一个重大隐患,那就是,去年10月1日才生效的《担保法》具体条文中并未指定由哪一个机构来做抵押手续,也就是说,在此之前的工商行政管理局、国土资源局、房地产管理所在理论上都可以对房地产进行抵押登记(而在自己手上的可都是在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的抵押手续)

但是,按照去年8月5日D市政府发布的D市95号文件就规定,从2996年1月1日起,所有的房产应在房地产管理所办理抵押登记,所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应在对应地籍管理机构即国土局办理抵押登记,所有机器设备或其他非房地产类动产及不动产抵押/质押均应在工商部门办理抵押方才有效(不含银行票据类)。

这个时候,面对可能出现的贷款抵押物被彻底掏空的异常尴尬局面,四大商业银行各自出招。

农业银行D市分行最先出面向法院提出正式要求,他们在法庭上声称,“作为一个合法的国家商业银行分支机构,我们给梦幻城提供120万元贷款时已针对该借款企业在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合法的贷款抵押手续,亦即,上述被查封人错误查封的房地产不能被查封,因此要求法院立即解除查封以切实保障国有资产(不被流失)”

对此,张德瑞简直只能以嗤之以鼻来形容,他毫不在乎这样的废话,自己一个人在法庭上侃侃而谈。

他从D市政府2989年发布的《抵押登记管理办法》开始谈起,他说,“按照这个办法的规定,在2995年10月1日以前办理的所有抵押合同都是有效的。但由于国家已经颁布并正式生效了〈担保法〉,在2995年10月1日以后经过有效登记手续的抵押行为都受到该法保护,不过,法律既然没有指定由什么机构来办理相关抵押,那末就应该参照当地政府正式公布的指定机构来办理相关抵押手续方才有效,而D市政府已在去年8月5日发布了95号文件,规定从2996年1月1日开始,房地产类抵押需分别到国土和房管机构办理抵押手续方有效力”

也就是说,现在提出查封异议的四个商业银行手上掌握的抵押登记手续都是不符合规定的,应属于有严重缺陷的残缺抵押手续。

当然,话是这么说的,如果第三人的手上并没有抵押合同也没有先行查封的话,当然算已经签署的抵押合同有效。

现在。。。的情况是,既然大家都有一份真实的《抵押合同》在手,而且光华公司率先完成了在指定机构的抵押登记,同时还就已经依法查封了这些抵押财产。那末四大商业银行现在。。。既不能对已经完成全部合法抵押登记手续的光华公司进行反诉,也没有权力以一份未经合法登记且尚未正式生效的《抵押合同》来对抗先予查封的“善意第三人”。

这一棒,可把四大商业银行打得实在是不轻。

四大商业银行毕竟也在当地的政治经济生活中占据了显著的地位,自然不可能甘心被一个小民营企业所“屠戮”

从2996年3月10日开始,形形色色的各式人等开始从侧面了解光华公司,从注册地点,注册资本,股东及管理人员的分布,甚至是私生活,无一不想仔细探听一下。

3月14日,离预定正式开庭审理前一天,中级人民法院给光华公司正式发出了《关于延期开庭审理的通知书》,理由很简单,就是说有一些问题需要继续进行开庭审理前的调查并要求原告以书面如实地回答下列问题:

1、原告法定代表人与被告梦幻城的三位股东是什么关系,是否与被告三股东之一盛某的表妹属恋爱关系?

2、原告何时与被告建立供销合作关系?何时开始进行合作协议的谈判?

3、原告现有四名股东中除去法定代表人以后的三位股东是否与被告三位股东有近亲属关系?

不得不说,还是小视了国有商业银行的调查能力和撒钱的气魄,从正式发出《立案通知书》的时间开始计算,还不到一周,对方就发现了这个潜在的关系。

对此,早有准备的张德瑞透过代理律师正式回答了上述问题,一、原告法定代表人及现有其他三位股东合资建立了光华实业公司,于2995年8月正式挂牌营业,此事有D市工商管理局签发的营业执照及存档的公司章程、D市技术监督局签发的法人代码证书等作为证据;二、本公司现有其他的三位股东分别为程某、赵某某、楼某某,与梦幻城公司三位股东均没有三代以内的血亲或旁系亲缘关系;三、本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某与秦某某为恋爱关系,此女确系原梦幻城股东之一的盛某的表妹。但2995年7月,盛某就已经将其名下所有的梦幻城全部股份均转让给王某了。现在,盛某与梦幻城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第四、本公司与梦幻城的配送合作关系正式建立于2995年8月20日,起始谈判开始于2996年8月7日。

这些东西,都是有原始记录和相关证据的,原本就是准备逃废银行债务的,又怎么会给对手留下可乘之机呢?

面对光华公司提供的证据,还有查询工商局档案得知的讯息都显示原被告之间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但是四大商业银行并不准备妥协。

在建设银行D市分行提交的意见书里面,他们就指出,“。。。该原告法定代表人张某某,从2995年8月18日开始免费租住梦幻城公司的豪华套房并享受最高级别的待遇。。。由此我们对原告与梦幻城之间的这种配送合作是否合法合规以及配送交易的真实性表示严重怀疑。同时也有充分的理由质疑这(指光华公司诉梦幻城的行为)本身就是企图合谋来危害其他合法抵押权人的行为。。。据此,我们强烈要求解除这种严重损害国有银行信贷资产安全的查封行为”

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就连中级人民法院的承办人都感觉建设银行这一招实在没有什么意义,按照民诉法规定“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既没有拿出任何现实中的有效证据,而且意见书中满篇都是可能,如果,假定之类的东西,苦笑不已的D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当即裁定驳回申诉,再次决定在3月24日(星期一)正式开庭审理此案。

对于企图以对诉讼案本身合法性进行质疑来达到自己设想解除查封目的的某些机构来说,这一招已经失败。

不过,这并不能代表他们愿意就此认输。

诉讼过程也才刚刚开始,紧接着,四大商业银行几乎同时决定以“案外第三人。。。甚至第六人(大家笑一下,哈哈,别太沉闷了!)”的身份参加到诉讼中来。

也就是说,以四大商业银行组成的诉讼团将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坚决地阻击光华实业公司试图执行抵押物的行动。

分析这些商业银行可能的动作,在已经丧失了抵押登记和查封的先手以后,这些银行能够采取的行动无外乎就是动员一些关系来继续刺探情报,或者在外部上找到一些不利于光华公司的诉讼。

以前,原本设想可以借王培担任梦幻城董事长的身份和四商银行保持一致行动的,但是为了躲避嫌疑,自正月十七正式启动诉讼程序以后,光华公司还逐步连公司监事王益都排斥在决策层以外了(当然,这是表面现象),现在,张董事唯一能够公然接触的就是盛俊和同样脱离了梦幻城股份的刘加才两个人了。

不过,由于这两个人中一个已正忙着上任当镇长,一个也在忙自己到罗北当县行行长这事,实际上,表面上光华公司的决策者就是张董事及另外三个挂名股东了(自然,这三个股东是啥事都不会做的,反正公司章程也规定了所有的经营决策都归执行董事管理),唯一能够帮助他的就是苟律师及公司里面的两个年轻人了。

公司现在的运转情况也还算是不错的,年初就给他们下达了新任务,张董的意见是,今年给你们的任务就是在去年完成的数据上乘上个2就可以了。一句话,就是总销售额达到520万,新增商户20家,毛利润140万,总费用控制在40万元以内,纯利润就要达到100万元,其他的什么东西暂时还不在公司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个任务数据其实还是很公平的,因为去年仅仅是才开张,而且也只有4个半月的时间,今年12个月在时间上就非常的充裕,整个公司也只有两个考核时点,就看6月20日和12月20日的数据,其他的问题自己做主,我每周的要做事情就只是看看报表进度而已。

程民生和蒋志勤两个人很是欣喜若狂,他们就在王益的带领下全心全意去为公司挣钱去了。

这个时候的张董事,其实在忙着其他的事情,比如还到上海去注册了一家公司,准备与4月初正式成立的台资企业一起来实行自己的计划,这也是他在正月十六与台湾回乡探亲的盛宣礼达成的协议内容之一。

按照计划,盛宣礼将委派自己的孙子,23岁的盛齐怀为新成立的D市华盛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当然,引入台资企业到D市来也算是给盛俊一个表演的机会。

不过这也仅仅是一个挂名为台资企业的公司,实际注册资本为非常可怜的40万元,三兄弟(暂时没有王培兄弟)占60%,盛齐怀为40%,实际上这40%的股份也已经秘密签署了转让协议给了王培兄弟,文件就差时间落款了。

同样,盛齐怀现在就正在上海经营华盛(上海)有限责任公司,他自己都还没有在当地站稳脚跟,自然也不会有空闲到四川来发展业务的。

因此,实际担任D市华盛有限责任公司执行总裁的还是。。。张德瑞。

这些事情暂且不表。

张德瑞先生初八就已经搬出了梦幻城的豪华套房,暂时住进盛俊的那套房子,为的也就是在表面上与梦幻城撇清楚关系,不然。。。也就实在是有点不象话了。

不过,不象话的事情还有一件。

得到父母亲与盛家默认的秦巧玉已经跟随张大董事住进盛俊那套房子,美其名曰:就近监视这个花心的家伙。

因为,就在正月初八恢复上班那天,平时没有什么多余语言的宋晓雯就突然向公司提交了辞职信。

对此,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王益及程民生蒋志勤等人都感觉到异常的惊诧,而早有准备的宋晓雯也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拿出了一个信封当众给了张董事。其实,在那里面也就装的是正月初一买那些礼物的钱而已,但大家都觉得平时还能够说两句的张董事竟然还没有什么话来讲。

简单工作交接以后,暂时兼任公司会计的王益心里面就在犯嘀咕,但大家都没有办法去问。

不过,既然王益都已经知道了的事情,自然也是瞒不了别人,特别是瞒不了秦巧玉去。

秦巧玉抓住宋晓雯走时说的那句话--“我会让你后悔的”来逼问这是为什么。

张董事只好解释说,自己大年三十的时候在街上碰到他们一家人,只好让他们请自己到他家去过年还顺便就买了些礼物,但是。。。他们家里的老太爷误会自己是宋晓雯的男朋友,而且宋晓雯也提出想担任公司的业务策划员,自己当时想都没有想就没有答应她等等,结果,最后只好缺席落慌而逃,很是丢了宋晓雯在众多亲戚之前的脸面云云。

连续想了大约五六天,也不知道废了多少的脑细胞,可编造出来的谎话还是那么的不圆满,但也算是总结出了“三大误会和五个错误”,至少,在态度上还是很不错的。

用张总的话来说,这事也都全怪你自己,要是你过年的时候。。。请我到你家去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这话噎得秦巧玉不太好说,毕竟自己没有邀请他到家过年也是有原因的,何况当时两人的关系还是若紧若松若有若无的,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和我交往的。

还有,在那个信封里谁知道是不是装的什么纪念物之类的东西,反正,你也没给大家看一下(张德瑞当时也不敢给大家看,除了钱以外万一还有其他的东西,比如说纸条什么的话。。。估计下场会很惨的),现在你说是钱。。。可我们当然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罗。

说这话的时候,秦巧玉不知道是警惕还是满足于自己的男朋友会有人来这么的青睐。

不过。。。这事也非常值得怀疑,但是在我没有弄明白之前暂时还不会下结论的。

在她的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也没有什么恶习,应该不会有那些有钱人的通病吧?

而且,我们当时的关系。。。还不是全靠那个温泉才得到升华的吗?

由此看来,你本身就是一个色狼,我得要好好管紧你。

可惜,就是再怎么严厉地监管也只能管到周末的那两天啊,难不成还天天晚上回来检查吗?

天天从乡镇上跑回来,不嫌累吗,每天早上6点半的时候就坐车去上班啊?

要是,你不回来,那还不等于没有管?

“你莫给我说这么多废话!我对你将。。。采取不定期抽查的方式,每天晚上,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出去的话都要先给我说一下,不然,要是被我回来抓到你没在家的话。。。给你,这是给你买的大哥大,必须随时接我的电话!”

女孩可是下了大心思的,还花了5200元买了个手机送给男朋友,就是准备时刻来检查是否“在岗”,这让张德瑞在感觉到恐惧的同时也享受到了十分难得的一丝温情。

出乎意料的不仅仅是四大商业银行。

对于这个案件,D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四大商业银行一样感觉很棘手。民一庭早就已经接收了立案庭移交过来的相关文件及卷宗,庭长们最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认识,都认为只是一起普通的经济纠纷案件,可面对随后四大商业银行的激烈反应也逐步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

深入研究案件卷宗以后,三大庭长都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个案件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经办过很多正常经济纠纷的常识。以前,普通公司之间的纠纷完全可以轻易判决,到时候再按照是否办理了抵押就可以决定是否强制执行了。

可这个案子奇怪的地方不仅是已经牵扯到了四家商业银行之多,也不是平常那样是由银行来主动诉讼借款企业,而是一个公司查封了另外一个公司的银行贷款抵押物(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这样认识的),深入了解以后才知道,原来,从理论上说,这个原告才是合法的抵押权人和查封人。

这下,头疼的问题就真的很多了。

还先不说其他事情,这个案子实际上就是被一个民营企业钻了《担保法》的“空子”,首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法院敢不敢按照法律规定来直接判决原告胜诉并享有对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别除权)?

把综合出来的简单情况紧急报告给院审判委员会以后,民一庭很快就得到了答复,先按照正常的审理程序推进,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不要涉及抵押物的权属,实在不能回避的就等待审判委员会的正式通知。

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原告手里面同样也手持《抵押合同》,也还在相关的机构办理了“几乎合法的”相关抵押登记手续,甚至又申请了诉前保全查封,他们还又在诉状里直接提出诉讼请求,要求“确(认抵押的优先受偿)权”并在被告无力偿还的条件下拍卖处置后优先收回全部欠款。

所以,这是一个根本就无法回避过去的问题。

最最重要的是,如果此案判决原告享有所有查封抵押物的第一受偿权,那末,也许此案也将会给全市甚至全省带来一个新的判例,这。。。是否会引发针对国有商业银行抵押物的连锁反应?

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完全可以确定的是,从政治的层面来说,这样的历史责任还不是一个中级法院敢于出来承担的。

但如果判决原告没有对抵押物的别除权而只能与所有其他办理了抵押登记的债权人共同享有受偿权的话(因为原告的金额太小,实在不能与四大商业银行400多万元的债权相比),这又明显与〈担保法〉规定经过有效登记以后抵押行为方才有效的法律条文不符。这也是中级人民法院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做的事(与后来那些花样繁多的规避行为不一样,现在的法院可还没有那些宝贵的经验)。

因此,在第一次开庭审理时,民一庭几乎就是精英尽出,不仅由庭长黄诚出马亲自来担任审判长,两个审判员也由副庭长徐帅琴(女)和资深的老经济审判法官万艺才担任,他们三人共同组成合议庭来进行审理。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案子实在过于重大了,别看金额虽然不多,但涉及面太宽了,不得不慎重对待。

特别是在原告方面,不仅占足了理由和证据,还先下手为强查封了这么多的财产,从表面看起来,对四大商业银行很不利。可在目前的情况下,谁又敢在审理过程中把这个案子公然偏向于四大商业银行?

那不找死吗?

既然已经掌握了这么充分的证据,就可以充分说明他们已经对相关法律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要是在审判过程中有什么偏差,保不准就会出现被捅到高院甚至继续闹大的情况,这也是中级法院不敢公然在审判过程中过分明显地偏袒四大商业银行的地方。

西历2996年3月24日,星期一,D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大楼二楼,民事审判一庭。

8点45分,审判厅大门被打开了,众人进场以后纷纷坐到旁听席上等待开庭。

张德瑞气定神闲地与苟律师一起坐在左边的原告席上,对面就是被告人王培和律师两人,下面旁听席前面就留了第一排出来,果然是给四大商业银行留下来的“第三人席位”(因为有四个第三人,所以只能把他们的位置放到了旁听席的最前面,分别是案外第三人甲,乙,丙、丁)。

在这下面的众人中,不仅有相关的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也有被盛俊等人私下鼓动出来旁听的报社记者,虽然没有照相机(也不能使用照相机),但用笔来记录也是不错的。

8点59分,三位合议庭成员就座,相互对视了一眼,看见大家都点了点头,黄诚宣布说,“现在开庭,全体起立!”

大家听到以后都离开椅子站起来面对法官(实际是面对法官后面的挂着的那杆称徽)

黄诚停顿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地读道,“依照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2条,第18条和第95条之第3款的相关规定,同时根据D2996立字第11号立案通知书,本院决定由民事审判第一庭组成合议庭审理原告D市光华实业有限公司诉被告人普新区梦幻城娱乐会所欠款纠纷案。在开庭审理前的调查举证过程中,有案外第三人,分别是中国农业银行D市分行,中国工商银行D市分行普新区支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D市中心支行,中国银行D市分行向本院提出对原告诉前查封的异议申请。经初步审核,本院同意上述四机构作为本案第三人,分别为案外第三人甲,乙,丙、丁共同参加本案关于抵押物确权的诉讼过程”

听到这里,下面旁听众人有很多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呵呵,这到底是个什么案件啊,竟然有四家商业银行出面作为第三人来参加案件诉讼?

四大商业银行其实都各有不尽相同的苦衷。

说老实话,本来,在他们的眼中别说一笔100多万的贷款,就是全加起来也才400万而已,根本还不在这些信贷科长的心思上,谁都知道,这些年光是给那些企业发放出去的抵押贷款就算没有10亿也有四亿五亿的。

才这么一点点钱,都是小KS啦。

但是,这个案件是《担保法》出台以后第一次出现的新情况,要是。。。

农业银行和建设银行因为最早给梦幻城贷款,手续上也的确是有点暇疵,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看看其他两个银行能不能成功,如果可以的话,自己也应该可以跟着分点什么。

而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最惨,8月份的时候,主要是因为看在同行及朋友的份上才给梦幻城发放的贷款,手续也比较完善,可现在就出了这末个问题,更烦躁的是,谁知道。。。国行信用卡科的刘加才科长贷款以后不久就退出了梦幻城的经营管理。结果,现在就闹出了这么个事情,又怎么向行里交代?

其他的金融机构,比如农业发展银行还有国家贸易发展银行来参与旁听的目的是想来看看能不能在这个案件中找到一点警觉,回去也好立即完善修改自己在抵押登记手续上的潜在隐患(至于农村信用社和城市信用社两个机构,则照例是不会来关心这个事情的,原因也就不用给大家说了吧)

来观察的也还有D市人民银行的两位大员们,虽然看起商业银行的情况不容乐观,但现在还轮不到自己出面,来这里也主要是想就近观察一下整个案件的诉讼过程,也好让自己写个什么贷款安全及抵押的调研报告出来。

首先由原告宣读《民事诉讼状》,苟律师以简洁的语言当众宣读了那份由他亲自执笔写成的诉状,整个文章写得简单明了,言简意赅,十分得体。

“现在,由被告人宣读答辩状”

梦幻城的程律师读完了以后,大家都注意到了《答辩状》里面的用词。

其实,现在几乎所有的表面证据都已经显示此案纠纷的重点在于原告的主要要求就是想要借款人还钱,对于这一点,被告人就是辩解了也没有什么用处。

毕竟,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梦幻城在答辩状中也提出了自己承认欠款的事实,也拖欠了不少时间,但现在自身的经营状况比较困难,特别是在5个存款帐户被法院查封冻结后根本就无法进行日常周转,连最基本的简单经营都严重缺乏流动资金,因此,特别请求希望在法院的主持下进行庭外调解,自己愿意分期偿还全部的欠款。

“原告,被告人现在已经当庭承认了全部欠款属实并正式申请在本院的主持下进行庭外调解,你们是否愿意进行庭外调解?”

审判长黄诚当然知道,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原告费尽心机做了这么多的动作就是为了在诉讼过程中确定自己对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一旦他们表示愿意愿意庭外和解也就说明他们至少将部分解除一部分查封冻结物从而将自己被查封的东西放开手来,按照常理来说,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请问审判长,在中院主持的调解下我们可否继续保持对查封物的冻结?”,苟律师自然有权出面帮张德瑞说话。

而作为原告,应该做出来的和解姿态,那是不能一点都没有的。

“这个问题需要征询被告人是否愿意”

但这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被告申请进行调解的前提就是至少开放5个存款帐户上的41万存款,以便继续作为流动资金周转使用。

“对不起,审判长,这个条件我不能同意”,王培直接拒绝了这个要求,“我要求至少解除对5个存款帐户的冻结才能进行庭外调解”

想想也是的,现在不仅是房产被查封,就是银行帐户上也有那末多的钱被查封着,自己要是不能使用的话,还和你调解个什么呢?

“那我们就不同意进行调解”,想都没有想,张德瑞也非常直接地就回绝了这个问题,又给大家解释了一句自己为什么拒绝,“因为,他们(梦幻城)根本就没有支付欠款的诚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