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三卷新年 47、北竹山游记(2)

zyzhy67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依仗着自己曾经的记忆,张德瑞虽然在后面才出发,但还是很快就从小路超过了盛俊他们一行人,而此时的盛俊和刘加才这一大队人马还在顺着上山顶的大路缓慢前进。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小孩子多的原因,他们不可能走得很快的,何况还要在树边和田梗上看一下新鲜,拖到后面的刘加才一边聊天就一边看后面的大路,盛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依仗着自己曾经的记忆,张德瑞虽然在后面才出发,但还是很快就从小路超过了盛俊他们一行人,而此时的盛俊和刘加才这一大队人马还在顺着上山顶的大路缓慢前进。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小孩子多的原因,他们不可能走得很快的,何况还要在树边和田梗上看一下新鲜,拖到后面的刘加才一边聊天就一边看后面的大路,盛俊就笑他,“你光看后面干什么呢?”

“老四他们怎么还没上来?”

“咳,走的时候,人家悄悄在商量走小路上去,你呀,看后面还有什么用啊?”,盛俊刚才不小心听到了这个说法,自然不会回头去看两个年轻人来了没有。

“哦,你早说嘛”,刘加才两个人故意与前面拉开了距离,低声问老大,“你看。。。小张他,值得我们这么信任吗?”

“哦,怎么拉?他可是。。。你给我们三兄弟引荐来的啊,难道你还怀疑他的人品吗?”,盛俊有点好奇。

“我不是在怀疑他的人品,不过我这几天想起来就感觉很奇怪,为什么他。。。一开始就同意和我们这些陌生人合作呢,我们三四个人在监督他一个,要是我的话,不一定就同意这样做。还有,似乎他对我们国行甚至其他银行贷款的这一套运做模式都懂得很多啊,有的东西,其实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的,他这么年轻。。。怎么就会知道这些来?”

“这一点都不奇怪啊,如果他曾经在沿海那些地方跑上一两年,特别是假如他。。。也跟着老板跑过银行业务不就可以知道了大体上的。。。这个贷款运做方式了吗,反正我们中国5大商业银行不是都差不多吗?再说你的第一个问题,其实他也是为了在这里打根基啊,我们三兄弟虽然在D城也不算什么头面人物,但毕竟很多关系还是有的”

出于从“关心”合作伙伴的角度来说,三兄弟在正式合作以前就悄悄地去调查过,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需要关注的地方,而且从这几个月的观察来看,盛俊发觉这个人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至少在经济上还是非常干净的,这也是后来力主让他成为五兄弟的原因。

不过,这两个理由还是不能让刘加才信服。

这两天,在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进行人生道路选择的时候,刘加才把前因后果甚至连与他如何认识和结交都很是想了几遍,一开始,他来找自己申请信用卡,后来还利用猪瘟小发了一笔财,也就是因为赚了这笔钱才让他能够在D城初步站住脚,可是他的那些方法简直。。。好象就是预先就算计得百分之百一样,直接坐在那里等着人家区肉联厂把猪送到他手上来。

还有,他策划的那些逃废银行债务的手段和方法也很有疑点,不是说这些东西自己没有用过或者就没有看到过,主要是他能够把这么多的手段给结合运用到一起而又没有留下什么大的后遗症来,这样的手法,除了神仙以外,就只能说他是天才了。

毕竟在的当前中国大地上,象他这样来计算和逃废银行债务的人。。。不能说没有但绝对是少之又少。

按照自己的想法,三兄弟也不是没有打过银行贷款的主意,但他们都仅仅局限于百八十万的规模上,就准备和现在的多数国有企业一样,强行和银行来“横”的,唯一的手段就是。。。不还钱而已。

不过,他们的这个思想已经多次遭到了张德瑞的批评,这么少一点钱也要强行耍赖,就只能说是目光短浅了。想来后世的那些横行天下的人物,张董事就气愤不已,他们这些人,谁身上没有背着几亿几十亿的贷款啊?

别看某些所谓中国50强富翁级的人物整天面对媒体时是牛B哄哄的大言不惭,实际上,真让他把历年来欠银行的债务全部还清以后,你看他还能够剩下几个钱来?

既然要逃废银行债务,那就得玩大一点,这一直都是张董事的想法,在目前这个阶段,按照计划,怎么也得要个一亿两亿的才能够有资格让自己去想法逃(废债务)啊。

就他们三兄弟梦幻城的那个逃废债务工程?

那点钱,也实在是太小了,不就才五七百万嘛,还不够后世到上海去买一栋别墅的价钱。

想到这里,用手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取下眼睛擦了擦的刘加才没有再说话了,也许。。。老大说得是正确的,但是我怎么还是感觉有些放心不下呢?

只要看其中一件事情就可以知道他心思缜密的程度了,去年9月,在他极力主张下,梦幻城自有的7个商业门市被全部租赁了出去,而且一签就是长达8年的合同,即便打折下来,一个门市平均也要收7千回来,光是这笔钱就多收了39万,自己就是想想都要笑醒。

他还振振有词,说这样一来,其实那些租赁户也不会吃亏的,因为清算处置这些门市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凭借这个租赁合同与交款凭证得到(剩余时间上的)补偿。

你说,这还不够阴损的啊?

有这样的兄弟,有这样的合作伙伴,也不知道自己今后是福还是祸?

刘加才在这里还在冥思苦想,但张德瑞与秦巧玉两个人已经顺着小路到了两个小山顶交汇的洼地处了,远远就还能够看见他们一大队的人正在山腰上向前爬着。

秦巧玉放下手中当作拐杖的树枝,倚在棵大树身上大口喘气,张德瑞见了忍住笑,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棉垫递给她,“别停在这,过了这个风口再坐”

这就正是一个风口,虽然不大,但也很容易感冒的。

“你拉我一下”,也知道这里不好停,虽然自己在区乡也多次爬山越岭,但情况不一样,那个是工作,只要慢慢地走到地方就可以了,何况很多时候都可以坐纯朴村民们提供的免费“滑竿”的。

为了不让他笑话自己,虽然难受,但还是强忍着跟着他前进,何况牛羊踩过的小路也不是很好走,这20分钟下来,背上的衣服都有点湿了,幸好提前知道今天要上山,来的时候穿的是旅游鞋。

“好”,握着这么一个有点湿的手,张德瑞把她拉了起来,还笑了起来,“你都这么多汗了,我们快点走吧,前面就有一个好地方”

“你怎么这么熟悉啊?”

“咳,我可是普新的本地人啊,上河乡离这才多远,翻两座山就到了,小时候,经常到处跑的”

这个借口是早就想好了的,完全可以搪塞过去。

其实,又何止是借口?

为了今天的活动,张德瑞准备得非常充分,不仅带上了一个大号背包,里面除了衣服和毛毯以外,还有很多的“武器装备”,比如感冒药,邦迪什么的,甚至连游泳用的全套用具都带上了。

这后山还有一个小温泉,这个时节来,可就是最舒服的了,安心泡一个下午,晚上来吃烤全羊,那可就真是神仙才能够过的日子。当然,给秦巧玉也准备好了一套游泳用品。

“走吧,前面有好东西,我带你去看看”

再次绕过大路,拉着刚才就乘机没有松过的手,穿过羊肠小道向左边的树林里面走去,秦巧玉也没有反对,因为她手上就正拿着个坐垫和自己的坤包呢,哪里还能腾出一只手来挣脱,或者,本身就没有想过要挣脱也未可知。

一路上大都是松柏之类的针叶林,偶尔有一些高大的乔木光秃秃地立在那里,看起来很是刺眼,地上也尽是些已经基本腐败的落叶,幸好这是冬天,至少就没有蛇出来吓唬自己,地上也很干燥,比较适合行走。

前面到底会有什么好东西啊?

这是她现在很好奇的一件事。

从大路这边分道过来,走了大约15分钟就看到了很大的一块黑石头醒目地仿佛是嵌在山体上一样,张德瑞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记忆中的大体位置还没有变。

“这就到了,那个黑石头下边就是了,先你仔细听听看,那前面。。。有什么特殊的声音没有?”

“哦,我听听哈。。。”,竖起耳朵,先是摇了摇头,秦巧玉又仔细地听了半天才说道,“可能。。。有点流水的声音”

“对啊,我们去看看吧”

拉着对方走到石头下面,终于可以听得很清楚了,果然是流水的声音,还有腾起来的热气在不断向天上散播,可惜热气实在是少了点,还没飞个两三米高就被冷空气吞掉了。

“哦,竟然是个小温泉啊”,秦巧玉欢呼了一下,跑到那个可怜的小水塘前面,蹲下来用手试探着温度。

这可就比后来的形象差远了,不仅没有公路,就连水源也只有两个小泉眼,整个的水面比一个房间大不了多少,最深的地方也就一米多,多余的水都从两三个豁口处流到旁边的浅凹里,再通过水沟落到山下面去了。

听说,后来的那个投资者用了很多高科技设备探测,又强行在山体上又打了五个泉眼出来,那个水量就多很多了,光是建成的水面就有6亩多,这个所谓“七星池”也就被评定为“川北第一汤”。

不过,来泡温泉的人也要被分成三个等级,也就是贵宾、女士和大池。想到这里,就很不爽,女士池咱没进去过也不想知道那里面是些啥待遇。贵宾池就是小池子,被高墙给隔离了,听说里面有很多服务,不仅有专门的休闲区,还有按摩甚至是。。。可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来了就只能进大池泡一个时段,两个小时就要收10元,却啥服务都没有,还要自己出钱买用具,算下来一个人也要花至少20多元才行。

汗死,女士池那是绝对应该建的,可你说咱中国人怎么就喜欢把男人也要给分个三六九等出来呢?

不就是泡个。。。澡堂子吗?

“哎,你说的好东西就是这个吗?”,新鲜一阵过后的秦巧玉开始提出自己的问题。

“是啊,我都准备好了”,坐在地上的张董事把背包打开,依次拿出了很多东西,看得巧玉姑娘有点好奇。

只见他拿出一大块绿色的帆布,用接好的几个金属架一支,竟然就成了一个帐篷?

“哈哈,你不是想在这里露营吧?”

“切,什么嘛,你看看,这是什么?”,拿出給她买来的泳装,手一指帐篷,“那里面去换衣服,其他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毛巾,浴巾,还有毛毯都铺在小帐篷里,这让捧着泳装的秦巧玉真的有点难为情了。

昨天,就在盛大哥的家里,爸爸妈妈已经见过他了,相互之间谈得还很是投机,不过,虽然父母亲算是认可了这个事情,但现在就要在他面前穿游泳衣,似乎有点。。。

“怕啥啊你,还这么封建,去,快点去吧”,假装没有看见她的犹豫,几乎轻推着对方到了帐篷口。

18点的时候,15个上山的人儿都重新回到农家。3组人都很整齐,老爷子暗地数了数人头,好,都还在。

看起来大家很高兴,小朋友们是最兴奋的了,平时没有见过农村和山上是什么样子,这下基本上都得偿所愿。

“要是夏天来,景色就不一样了,肯定比现在还好看”,刘加才的儿子开始和正闲聊的张叔叔计划着,“叔叔,我们夏天也来看一看吧”

“好,这个问题还不简单吗,都这么近,到时候让我和你小王叔叔带再你来不就完了吗?”,站在旁边的张德瑞弯下身来,刮了一下他的小红鼻子,“哎喲,你的鼻子怎么这么红啊?来来,叔叔给点感冒药,去找你爸爸要点开水,赶快吃了啊”

“谢谢叔叔”,小家伙拿着药找爸爸去了。

茶老板过来招呼大家说,“老太爷,诸位,大家开始吧”

“好的,走,您老人家先请”,张董事虚扶着盛老太爷,大家都跟随在后面来到个院子中间的平地上。

火堆已经被点上了,正辟里扒拉地响个不停,上面还挂着几把茶壶在烧开水。18个小板凳围着火堆成个大圈,前面还放着6个大茶几,上面摆满了茶杯和花生瓜子等小食品。

当然要给老太爷安排一把椅子让他舒舒服服地躺坐着,老板还免费给大家赠送了一些贮藏好的桔子和广柑之类的农家水果上来。

随便围着茶几坐下以后,大家都感到火焰烤得脸上都很热,在火光印照下个个的脸都红通通的,受不了的小朋友们纷纷向后拉动自己的板凳,或者躲藏到妈妈的背后去。

一个特大号的锑锅正敞着口异常醒目地挂在火架子上,可能正在煮着什么吧,不断翻滚起来的热气和四溢的香味伴随着火光到处飘动,已经饿了的王小虎使劲吸了两下鼻子,拉了拉坐在自己旁边的张董事,“好香啊,张叔叔,那里面煮是什么啊?”

“哈哈,小虎,那可是老虎们最喜欢吃的。。。羊骨头啊,就好象是你在家里吃的排骨汤一样的”

“上菜罗”,三个大姑娘小媳妇从旁边走了过来,每人手中都托了一个大餐盘,还正冒着热气,谗得小家伙们个个都在眼珠子四转。

每人面前都有两个碗和一双筷子,上菜的女人把已经烤好的一只整羊分成6个大盘端了上来,暗红的羊肉都已经用刀剔好了,整整齐齐的码得象是金字塔一样,茶几上面还都盛上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羊骨汤。

远处,剩下的两只羊还在烤制,后来,老板干脆就把铁架抬了过来,现场给大家表演分割技术。接着羊腹中已经烤好的南瓜土豆等菜品也被摆放上来,这又是一个很不错的美味,羊肉的香味与这些素菜混合在一起很是别有风味,更是大家喜爱的对油腻食品的补充。

端起鲜汤来,看着里面飘着的菜叶,大家基本上都很喜欢这个味道,特别是在冬天,真的很香。

“开始罗,开始罗,大家来,来”,老太爷笑着举起自己面前的那碗汤对着大家说了一句,“这么香的东西我都已经等不到了,但是今天晚上大家都还是不准喝酒哈”

在这个时候,烤全羊相对来说还算是比较高档的一种休闲饮食,因为实在是太贵了。

市场上的“二刀臀肉”只卖2.8到3元,就是做川味腊肠的精瘦肉也才卖3.5元,这还都是腊月间比平时要贵15%左右的价钱,但现在烤全羊就已经卖到6元。而实际上在剔除皮毛、羊头、骨头、羊血及内脏以后一只20斤重的羊也就最多有六七斤的肉而已,也就是说,这只价值120元的羊只能提供出价值25元的精瘦肉,其他的副产品也就是只有羊杂和羊血才能够使用了。

在曾经的历史中,这个饮食一直到3000年左右才被大多数的D市人接受,不过,那时候就已经卖到了15元一斤,而到了物价腾飞的3007年则更是达到了25元甚至30一斤,可就又成为一个贵族饮食了。

所以这是刚才老板要抱怨“十几个人也才要一只羊”的原因了。只要算过价钱就知道了,就是篝火晚会的柴也是要钱的,何况老板还要免费制做羊杂、羊头、羊骨及提供米饭等基本消费。

抿一口鲜汤,各自用筷子挑起羊肉,喜欢辣味的就调好做料,从茶几上的调味盒里面选出味精,盐,还有辣椒、花椒,胡椒面,还有孜燃,八角等调味品来,消化不太好的还可以单独用点老醋,合着蒜姜汁来蘸着品尝。

来一口汤,再咬一口羊肉,味道好啊。

在客人品尝美味的时候,另外一只羊也分割好了,又端了上来了一部分,剩下一只摊在烤架上热着,防止凉了以后腥味发挥出来。

转头过去,看见坐在自己旁边的巧玉正斯文地与羊筋拉扯着,笑了一下,偏过头去小声说道,“还是喝点汤吧”

用眼睛狠狠白了张董事一眼,下午的事情还没有完呢,扔掉手上的羊骨,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你找的这都是些什么地方啊,说的是烤全羊,这么硬,朗个来。。。”

本来是想说是“如何下嘴”的,暮然,脸上就红了一下,因为说到这是什么地方的时候就突然想起下午在温泉被他乘机上下其手还大占便宜的事情,轻啐了地上一口,不再理他,转头回去重新挑了一块南瓜起来。

这很郁闷啊,下午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不就是抱着你吻了两下,当时,你不也没反对吗?

“真的很不好意思,下午的时候不是我故意的。。。”,不过当张董事看见对方并没有理会自己的解释,简直是白白碰了一鼻子灰,只好皮笑肉不笑地向对面的王益举起碗,主要的意思是在提示他,你是请客的主人之一,也应该出来说点什么。

幸好隔得有点远,还没有看见自己脸上的特殊笑容。

菜过三巡,茶过五味,这下,浑身都觉得热和的王益终于站起来对着众人大声吆喝道,“哎哎,我说。。。我们大家是不是来点啥子游戏呢?”

“对!我们就来个击鼓传花吧”,老太爷笑着答应道,“我就来给你们传花,到了谁的手上谁就来个节目,不管是唱歌,跳舞,还是讲故事,大家说。。。好不好啊?”

“好!支持爷爷哦”,小姑娘最先出来对爷爷的建议表示支持。

“你们都没人反对,是吗?”,得到默认的老太爷即笑问老板有鼓没有。

“大鼓到没有,小朋友耍的手鼓还是有的”,茶老板从装杂物的口袋里拿出一面手鼓来。

“拿来嘛,反正是个声音还能够控制就可以了”,盛老太爷笑着接过手鼓来,还举在手中轻轻摇动了一下,“哗~啦啦”的声音四处响了起来。

“有没有不准备参加的啊?要有,现在就出来说清楚哈,不然一哈。。。要是轮到了又不出节目的话。。。”,说这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张董事。

这让人没由来的眼皮就跳了一下,这个老爷子,别是打上我的主意了吧,乘机站起来上前插了句话,“要是轮到了也不出节目,我们就把他给叉出去。。。站到一边给大家服务,大家说好不好?”,张德瑞笑着给大家提出了建议。

这话好,不出节目的就給站到一边去,不仅不准吃还要给大家添汤上菜,呵呵。。。

看见大家都鼓掌表示同意,趁热打铁的张先生又追了一句,“我们这里面。。。这么大年龄的盛老太爷就不应该还要去摇鼓塞,坐到坐到,您老人家坐到先,王益,应该由你来摇嘛,年轻人多做点事还是好些”

没有管老太爷,直接从他手上把手鼓拿过来抛给王益,转身还把老太爷虚按回椅子上,并且异常诚恳地解释道,“老人家,这么辛苦的事情还是不能由您来做,来来来,这个汤真的很不错”

毕竟年龄还是大了点,手脚也没有对方利索,看见自己的想法被这个年轻人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了,老太爷坐了回去以后就还只能苦笑一下,也端起汤来表示谢意。

老板又拿了个小孩子玩的皮球来,放在盆中洗干净然后用毛巾擦干,递给老太爷,就由他来开始,几个小孩子则紧张地注视着皮球,生怕皮球会停在自己的手上。

“好!大家坐好,我要开始罗”,被程嘉用条新毛巾蒙住眼睛的王益开始摇动手鼓,“哗~啦啦~”

老太爷首先把球从左手交到旁边的王小虎,王小虎两个手一拿起来就直接放到张德瑞怀中,张德瑞早有准备,立即单手抓起来交到秦巧玉的手上,依次向左边传了过去。

“停!”,王益自己喊了一声就主动停了下来。

却是刚刚从女儿手上传来就被留在了盛俊的手上,大家都准备看看镇长如何出节目。

“哈,那就来一首歌吧”,拍拍手,站起来的盛俊主动走到茶几的前面,这些耍玩意对自己简直都是小儿科了,“我就清唱一首。。。《神州行》”

这是什么歌啊,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反正没有听说过,不过,看表情似乎大家都不太满意这首歌,“不行,换一个”,王益已经取下了眼罩,连忙高声反对这个节目。

“不行,唱歌不行,要出节目就要出其他的”,张德瑞也出言反对,想了一下,说道,“来点什么好玩的吧”

“那你们叫我干什么?”,盛俊转了一下,问大家。

“出节目,唱歌肯定是最简单的罗,不过应该有人来伴舞,如果有个小朋友出来当领唱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王益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不断暗示大家。

自然,作为女儿的小姑娘肯定会出来给爸爸解围的,“来就来麻,我和妈妈唱歌,爸爸跳舞”

听了这话,人人都努力憋住笑,但是刘加才的儿子甚至倒在妈妈怀里忍不住用手帕掩着嘴大笑起来。

哈哈,就盛俊这170斤的体重,还跳舞?

“好啊,好啊!”,回味过来的大家哄笑着,连老爷子也忍不住低下头去,把一口茶給喷到了地上。

一家三口在火堆的中间卖力地表演,盛大嫂拉着女儿在唱歌,盛俊就在旁边陪着来点舞蹈什么的,不过也只能说他正在做几个看起来有点象可又太不象舞蹈的动作而已。

当然了,虽然一大一小唱得不是很好听,而且盛俊那笨重的舞步也实在不是很雅观,但大家看得听得都比较认真,关键的问题是,这种全家出来表演的感觉比较好,看起来就有非常温馨的味道在里面。

不过,这在张德瑞看来却有一点苦涩。

在很多时候,他对这整个大家族的人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感,或者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很真实也很诚恳,当决定接纳自己为一员以后并没有过分地要求什么,也许正是这种真实和诚恳才让张德瑞对这个大家庭没有过多的抵触情绪。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有时候,张董事很怀疑自己的这个感觉,生怕这种感觉到头来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梦想而已。

一曲《神州行》草草地结束了,听起来效果真的并不怎么样,或是因为妈妈的五音不全,再加上小姑娘那尖利的嗓音混合在夫妻俩低沉声音里,在严肃中就显得有点点滑稽。

但大家还是给予了鼓励,都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小姑娘非常礼貌地拉着父母亲的手,面对大家还稍微曲了一下自己的膝盖,用稚气未脱的声音回应大家的掌声,“谢谢,谢谢大家。。。”

盛俊满脸堆着笑容,非常满意地拉着自己的女儿坐了回去,还专门看了一眼正在望过来的王益,意思是说,小样的,我还不是这么就过关了吗?

这让王老五大为生气,也只好暂时按捺住心里的火气套上眼罩,“现在,我们。。。继续搞游戏哈”。

再次“哗~啦啦”地摇动手鼓,嘴上却还在不停地给大家制造恐怖气氛出来,“大家都想清楚哈,最开始是那个谁谁。。。欠了我钱的,这哈就乘早先还给我哈。。。”

这Y的,不就是这两天赢了他点钱吗?

可他还真就记上了啊,“老五,我这哈。。。先给你还个250可以不?”,张德瑞率先回击了一句。

“不行!他们都可以一哈儿还,但老四你就要先把这几天欠我的钱都还了到才行,不然的话,我就。。。”,在继续摇动手鼓的时候,王益的不满情绪已经到了极点。

光想想都会气愤不已,这几天打牌的手气还说得过去,钱也挣了一点,可惜多数都属于“枪打进来,炮打出去”的情况,辛辛苦苦才从盛老大手上挣来的那一点钱一不小心就会被老四一把牌就给抢了过去,算下来,最多只赢了四五百块而已,你说还有比这事更加郁闷的吗?

“停!”,哈哈,这下,你还不被我给抓住吗?

皮球正传到王小虎的手上,听到叔叔喊了这一声停,立即向左手边直接就扔了过来。

这下,张德瑞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好苦笑着任凭皮球打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才接住它放在手上。

大家看去,应该是程嘉在旁边轻轻拉了一下给王益出了个暗示,球自然就会落到张老四的旁边。

“哦,该张叔叔来罗”,王小虎率先就出来支持叔叔,因为假如这次不应该由张叔叔来表演的话,就应该自己来出节目了,呵呵,这是6岁的王小虎现在还不愿意做的事情。

王培也出面来支持自己的儿子,“对,老四,你来一个”

还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啊,秦巧玉立即出面帮自己的男朋友来反击对方,“他这是公报私仇,我检举揭发,王老五是。。。程嘉作弊提醒他的,应该罚他两个出来做节目啊”

“我哪里作弊的吗?”,程嘉满是一脸的冤枉,还把两只手都高高地举了上来,一只手上正抓着个羊骨,另外一只手上还有一个调味碗,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作弊的机会。

虽然,大家都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明白是明白,但不等于大家愿意出来附和秦巧玉的说法。

“不行。。。明明就是他俩个在串通作弊塞”,秦巧玉照旧不依不饶的嚷着。

“可。。。我们都看见了,这个皮球可是掉在了老四身上啊”,刘加才终于出来说话了,“我说巧妹,不如这样吧,你和老四先表演个节目,等会他们两个也要出个节目,这样就够公平了吧”

“可是。。。”

还没有等秦巧玉说完,老太爷站出来圆场道,“那就这样吧,你们两组,各人都表演个节目让我们来看看”

这话说得秦巧玉无法再反对了,只好坐了回来,当看见张董事并没有出面来协助自己说话的时候,十分不满意地对张德瑞磣道,“那你就一个人来表演嘛”

出就出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一首歌吗?

唱什么呢?

后世的那些歌现在还没有流行,自己唱出来既不能被他们接受也会留下后遗症,那就唱这个时期有的歌吧。

“不好意思,这样吧,我给大家来一首《一生何求》吧”

这是70年代人都喜欢的陈百强唱的歌,张德瑞自然也是如此,虽然对他2993年的英年早逝很遗憾,但不可否认的是,凡是他的歌自己都喜欢。

走到场中间,开始给大家清唱:

“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寻遍了却偏失去,未盼却在手,我得到没有,没法解释得失错漏,刚刚听到望到便更改,不知哪里追究。

一生何求,常判决放弃与拥有,耗尽我这一生,触不到已跑开。一生何求,迷惘里永远看不透,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一生何求,曾妥协也试过苦斗,梦内每点缤纷,一消散哪可收。一生何求,谁计较赞美与诅咒,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

唱完后,悄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大家还在回味着。

也听过和唱过这歌,可这家伙唱出来的感觉怎么就不一样呢,特别是王益,很嫉妒地在想着这个问题。

既然这是张董事愿意拿出来表演的歌曲,就算再差也会有几成的工夫,当然,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粤语歌曲听起来的确很舒服。也许还是因为时下正流行的原因吧,程嘉率先拍起来手来表示支持,惟恐天下不乱的王益也高声叫喊着,“我们让老四。。。再来一个,好不好?”

“好,同意!”

“张叔叔再来一个”

并没有完全听懂的小孩子们也在支持王益的提议,秦巧玉则悄悄地倾过身去拧了王小虎手臂一下,王小虎吃痛以后急忙就提着小板凳跑到盛老太爷的右手边去坐着,边跑还边在小声抱怨,似乎在说她重色轻友之类的话,末了,还转身过来对巧玉做了一个鬼脸。

哈哈,这惹得大家再次大笑了起来。

“好好好,我就再来一首《恋爱预告》吧”,张董事知道自己今天走不了,只好又出来唱一首。

不用说,这还是陈百强的歌,整理了一下嗓子,再次给大家演唱:

“爱神也有苦恼,问他可知道,看看我的心似是醉了樱桃,人如醉了樱桃,爱情常向窗边低诉。恨他不知道,但愿今夕在情人梦里,写下痴心记号,窗外天空每朵白云,满写醉人曲谱,夜空星星向月儿说,甜蜜是这恋爱预告”

唱完以后,双手一合对大家笑问,“献丑,献丑了,这下大家应该没有什么意见了吧?”,走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还转头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王益。

盛俊最先就笑出声来了,“可以可以,我赞成啊,大家同意不?”

整个场面上也只有已经表演过节目的盛老大出面才能够说这话了,其他的人也都表示勉强算是过去了。

话题一转,盛俊对着王益追问道,“人家老四都已经表演两场了,现在我们大家就该看你的罗”

“唱就唱,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来唱首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王益连续遭到了盛俊和张德瑞的挤兑,不仅感觉很不舒服,还极度有损自己的面子,特别是这将有损在女朋友心中的形象,当即也来站出来给大家唱歌。

“愁绪挥不去苦闷散不去,为何我心一片空虚,感情已失去一切都失去,满腔恨愁不可消除。

为何你的嘴里总是那一句,为何我的心不会死,明白到爱失去一切都不对,我又为何偏偏喜欢你。爱已是负累相爱似受罪,心底如今满苦泪,旧日情如醉此际怕再追,偏偏痴心想见你。为何我心分秒想着过去,为何你一点都不记起,情义已失去恩爱都失去,我却为何偏偏喜欢你”

这首歌唱完了以后,大家都还觉得不错,至少也是投入了感情色彩的啊,众人都热烈地拍手表示同意。

“大家都休息一下吧,我可又饿了”,老太爷举起手中的汤碗对大家致意,老板则笑和和地走到火堆那舀出一盆汤端到桌前给大家更换热汤,又把还热着的羊肉换了上来。

“这样过年,可真不错啊,说老实话,我现在就觉得老四的这个建议确实很好,以往年的时候都是挤在一起的,不是吃饭就是打麻将,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我看明年以后也可以采取这个方式,都来这么办”,刘家才对这个过年的办法还是很欣赏的。

“也,巧妹,你头发是朗哎的罗?咋个。。。有点湿哎?”,程嘉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也在远处观察了半天,虽然在火光的映照下看得有点不是很真切,但还是奇怪地问了出来。

“没,没有啊,这哪。。。有的事情啊”,突然被问到了这事情,秦巧玉完全没有准备,心慌意乱的,虽然极力否认,但女人们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来。

坐在程嘉一边的盛俊妻有点奇怪秦巧玉的反应,想了想就按住了程嘉,自己假装走过来舀汤,准备来看个究竟。

心虚的秦巧玉只好让大嫂来端详自己的头发,在这个距离上瞒是瞒不了人的,只要近一点都能够看见。

而盛俊妻已经知道她的头发有点问题了,至少看起来有点特殊的光泽,与平时经历过风吹的头发明显不同,不过并没有把疑问讲出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没啥子啊,她的头发很正常”,顺便还帮巧玉理了一下头发。

“谢谢大嫂”,用几乎只能让嫂子听到的声音谢谢了她,巧玉转头就狠狠地盯了张董事一眼,要不是下午在水里。。。又怎么会把头发给打湿呢?

伸手就让大嫂坐到自己旁边的小板凳上,装做没有什么事情一样地和她说笑,等大家没有再关注自己以后才悄悄地给她解释,“山上有个温泉,下午我们就去了一下,还真的很不错哎,明天上午,我们就都去泡一下吧”

“你个死Y头,有这些好东西竟然都不叫上我,看今晚上怎么收拾你。。。”,盛俊妻狠狠点了她的额头一下,转过来就想起自己并没有带泳衣来,又问了一句,“不过,我哪有东西呢?哦,下午。。。你。。。”

“你说什么啊,他给我先就买了的。。。”,秦巧玉急忙解释道,“等会,让大哥的车回去拿。。。咳,拿多麻烦啊,我出钱给你买。。。还包括小家伙们的”

商店关门还早呢,今天晚上就去买吧,最多也就两三百块钱,至少还可以答谢大嫂刚才帮自己掩饰,让自己避免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审问的尴尬,也算是值得啊。

(本书爬爬首发,请诸位看书大大们支持下作者,感谢万分!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