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三卷新年 45、这才是过年(3)

zyzhy678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幸福的人儿啊。。。对不起哈,我好象是有叫罗,哦。。。是个素菜汤,但是我要跳舞罗!”,听起来就是十分嚣张的语调,王益直接给了对面才上来的秦巧玉一个下马威出来,“我天叫!摆起!巧妹。。。你可要小心哦” 从手上翻出“二三条”出来,“割一四条!5万” 这是D市的麻将规矩,也就是说,有听以后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幸福的人儿啊。。。对不起哈,我好象是有叫罗,哦。。。是个素菜汤,但是我要跳舞罗!”,听起来就是十分嚣张的语调,王益直接给了对面才上来的秦巧玉一个下马威出来,“我天叫!摆起!巧妹。。。你可要小心哦”

从手上翻出“二三条”出来,“割一四条!5万”

这是D市的麻将规矩,也就是说,有听以后要先招呼大家一声才行,不然无法胡牌。

招呼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把与听牌相关的牌放在自己的最前面,不给人看也不准加减牌更加不准动,最多只能从后面的牌里拿杠牌出来,摸到的牌也要立即打出来,不准更换。这样牌胡牌以后可以增加一翻。

第二种方式是说把关系到听牌的牌翻过来给大家看,其他规矩是一样,但胡牌以后增加两番,而且大家不准放明炮。

这也就是说,只准让大家在清醒的形势下胡牌,不准藏着掖着地给人点炮,也称为所谓“廉政麻将”,防止在下面给人送牌。

其他还有些规矩,就是最后八张牌如果不能招呼即便有听也不能参与最后的查听,只能保证自己不被查。

“都这么早啊!”,场面上的3个男人都叹了一口气,这因为他是童子鸡的原因吧?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就只能先保留条子,不然自己要是摸起一张一四索的话就只能哭天喊地了,所以条子是必须要留下来的东西。

“三万!”,刘加才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不要万牌,天知道上家天缺的一门什么牌?

“摁,我碰!”,巧玉兴奋地拿了过来,“1筒”

这让张德瑞眉头马上稍微皱了一下,按照一般的道理来说,这种情况下就不应该再碰了,除非立即可以有听。

看来,她对这个还不太熟。

“巧妹,你可要当心哦”,盛俊立即明智地与下家的王益保持一致,这样才能不放炮。

“哼!谁知道他要不要万字嘛!”

这话也对,谁知道他除了条以外还有什么牌?

随便摸了一张起来的王益有点烦,这个该死的,怎么就摸了三个9筒起来?可又谁知道呢?

只好给了出去。

这个微小的停顿并没有逃过三个大男人的眼睛,就只有巧玉不知道,她还在继续大肆打筒子,唯一结果就是。。。“对不起,巧妹,我杠哈!”,刘加才把巧玉打出来的7筒拿了过来,手一伸,“先给钱,20!”

“给就给,不就20嘛!我一个人要万字,你怕一哈还是还要还给我哈”,巧玉給了一张50元出去,收了30元回来还在不服气地反问道。

“这是啥子牌嘛?”,二筒?

一张都没有出现过,也还是要打出去的。

竟然没有事?

继续摸牌,盛俊想了一下,拿出“1234条”来给大家看,“我摆了,也是一四条!”,跟了一张二筒出来。

王益笑了一下,“这个一四条这么俏啊?”,漫不经心般地拿出四个三筒来,“我杠!收钱,收钱!”

等收齐了60元才去摸下一张,嘴上还在笑唱道,“我站在。。。烈烈风中。。。哦,这个牌咋个没有现哎?给你,给你,巧妹,你的四万!”

“我碰!”,本来想杠的,但是现在的局面这么不好,自己还是先有听再说,亮出“四五万”来并打出一张7万,“算了,我摆了,三六万!”

“哦,你可真是有点黑哦,这要是我摸到了3万不是就要给你7番牌?”,王益咂了下舌头,这Y可真狠啊,我是天叫加摆牌3番(杠牌不在摆牌里,则对方胡牌时不算番),她有杠在手加摆牌也是3番,要是胡到独3万还要再加一番,算下来就是7番1280,真够黑的!

巧玉还在笑呢,“老五,我要是摸到3万的话你就要給1280,大哥640,刘哥是。。。”,后面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刘哥是160!咋个把我记得这么清楚哎?”

刘加才简直是没一点好气出来,自己竟然把独3万和6万都先后抓起来了,可又不能放明炮啊,虽然D市麻将规矩是不查花猪的,但估计自己是下不了叫了,因为4万已经绝张了,一万也出了3张,自己可没把握在剩下两个二万出完以前下一个卡二万来听牌,何况6万还有一张没出来。

“你就慢慢地等到3万哈。。。”,只好改变打法,开始强行拆熟张出来,旁边的张德瑞看起也是相对苦笑了一下,这把牌已经全部报废,彻底没办法挽救了!

“哦,你已经把我三万拿跑了啊?”,这下,巧玉的兴趣立刻大减,抓了一张牌出来,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办。

7条,没有办法杠,自己3个七条和八九条做将牌去了,只好扔了,还在抱怨着。

“哈哈,巧妹,我自摸了”,王益得意地把小鸟放在旁边,笑问对方,“巧妹,你也要给7番哦,1280!”

转过身来的巧妹自摸了一张6万,但这个价钱可就少多了,刘加才见状主动推牌表示給盛俊赔两番牌。

算下来,剔除雨钱以后王益应该收巧妹7番1280,盛俊6番640,刘加才4番160,合计收入2080元;巧妹收盛俊5番320,收刘加才3翻80,净付880元;盛俊付960,收40,净损920元;刘加才运气最好,仅需要給280元出去。

这气得巧妹大怒,但也只好从钱包里拿9张老人头出来。

众人暗笑着她的不智,刘加才出面解释道,“巧妹,这都是你各人找的事,要是直接杠了他4万的话,牌可就全变了,你也可以胡到他的卡6万,哪里轮到他自摸嘛,这样的话你这一手就应该收入620元,看看,你这哈还倒输了920,加起来就是1540,划不划得着吗?”

这话说得也是,心疼的巧妹在暗自流血,1540元,这可是我4个月的工资啊,“哼!你个王老五,找个克星上来收拾你”,转身招呼张德瑞上来坐,自己溜到程嘉旁边去烤火,还没有忘记叮嘱一句,“把他给我割回来哈”

“你早就该下去了”,盛俊摇了下头,自己这把給得最多(940元),全是这Y干的。

“老五,我上来了嘛。。。你还是应该主动一点塞,把刚才那把收的钱还给你巧姐嘛。。。免得一哈不方面,也免得你收起来麻烦塞”,张董事开始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话一出口,王益就不干了,还故意做出轻松的样子把那找回的20元放在老四的面前,还在笑,“现在这个世道。。。哪个割哪个哦?三六为九,开始罗!”

秦巧玉当然是因为心疼的原因才下来的,这可是940元啊,悄悄地走回到张德瑞的后面来观察。

张德瑞这把牌很一般,不过似乎经过了刚才的火爆场面后看起来大家的牌都不怎么样,不过秦巧玉很奇怪,张董事的牌明明可以碰张下听,可为什么两次都放弃呢?

他的手牌是“二二四四四五五六万,七七八九九条”,要是自己就肯定会选择碰二五万下卡八条的听牌,这样一来就是三翻的“独进叫”,如果能够再碰的话也可以做大对,也还是说得过去的。

要是能够杠4万的话,就可以再加一番。

他不会是想下七对的听牌吧?

可这样也还仅仅是4番,只多一番而已,而且这个场上的6万也已经出现了一张,4万本来也不好进,要是手上摸进什么筒牌的话,就危险了。

看嘛!八索也被打出来了!

摸了一张五万起来,有听,可是张德瑞并没有摆牌,只是跟了一张熟张8条出去,放弃了听牌的机会。

他是想做大的,有了这个想法的秦巧玉没有说话,在继续观察着,最大可能就是想做7对了。

接着又摸上了一张9条,这个我知道的,这下就应该打6万听2万和7条的对到。

可惜,想都没有想的张先生没有摆牌而是直接把6万剔了出去,“碰!我碰!”,王益笑着抓了过来,直接摆了一个边三万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的,他是在怀疑二万和7条已经没有了。二万已经绝张,瞧这样子,剩下的那两张7条也应该在上下两家手上,这要真摆出去的话,也就是个死听了,那就只能等着被他们痛宰了!

呵呵一笑,摸上了一张3万,哈哈,秦巧玉强忍住自己的笑声,这牌的话,就应该打2万胡一四万带7条了吧?

还是没有听,张德瑞直接剔了一张7条出去,他这是想干什么啊?

只见下家盛俊马上碰了7条,出了张6条来,这下秦巧玉只能在心里面喊高手了。

接着,再次想笑的秦巧玉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为面前的张董事又上了一张3万!

只能说自己要崩溃了,因为他连胡一二三四万的听牌都没有摆出来,只是把独7条给抛了出去。

几乎没有勇气再看下去的巧玉现在已经不知道坐在自己下面的这个人想要做什么了。距离最后8张牌还有不到5张,盛俊和刘加才先后摆出了卡7筒和边3筒的听牌。

轮到张董事了,摸上这张牌的张先生终于笑了出来,然后把牌扣着放在最右边上,拿出一张四万放在桌上气定神闲地说道,“单吊!四万!”,打张5万出去还悠闲地点燃香烟,象足了那位稳坐钓鱼台的姜太公。

紧张的秦巧玉已经猜到了是什么牌,急忙抓来看了一下,果然是独9条,这就是说他的牌是两龙的七对,虽然单吊已经不能够再锦上添花,但那也已经是6番牌了,呵呵,场上三家都是3番牌,这加起来可就是9番啊。

算算,9番是多少钱啊?

竟然是5120元?

虽然封顶已经是8番,但这也有2560元啊。

因为这个独四万谁拿到都要给出来的,就是挨两个6番也不怕,只要能够最终胡牌那都是很划算的事情。

果然,盛俊笑了,“自摸!”

接着,王益悲惨地给下家放了一张3筒,这就是说,“我已经出了1280了,老四要给我放炮了!”

“呵呵,所以说,老幺哇,人要信邪啊,哥哥在场上的时候就小心点,我先自摸了”,张德瑞笑着把摸起来的独4万放在自己的边上。

“咳!这把牌真背,遭了3个640,气死人罗”,王老五准备用桌子抽屉里面的那赢的3000多来付帐。

“老五,刚才我算了一下,你抽屉里面的钱不够付这把的帐,前几把你赢了1200多,上一把大约是2100,加起来最多就是3400,但是这一把,你最少还要从口袋里面再拿500出来才够哦”

用最后那张四万在手牌上面快速地划过,看起来象是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倒地,“各人看看,是好多?”

盛俊和刘加才抿着嘴巴没有说话,程嘉听了这话也跳了起来,不过仅仅看了一眼她就开始叫起来,“极品!这简直是没看到过的极品啊”

王益最开始还满不在乎地取笑对方,“就是个暗七对不得了罗!最多7番,我才遭2560的嘛,大不了把巧妹刚才那把牌还给你,那里还会不够给钱的哦。。。啥子?你是龙七对?还是个双龙七对?我三番,你。。。双龙七对是4翻,加摆两番,合起来就是9番?我要给8翻的钱,就是二千。。。。五百六?”

瞪大眼睛的王益完全焉了下去,辛苦这么半天,一下子全部倒了出去不说,还要再拿500多出去。

但是,如果我刚才要是。。。不主张封顶为8番的话,就还要再給2560元出去。转回来想,他又在庆幸自己刚才的选择是多么正确的一件事情。

张德瑞本手净收入1920元,剔除上手巧妹付出920元以后刚好给她净挣了1000回来,全部递给了她,“这下,他的手气不会这么好了,不要怕,继续收拾他,我已经帮你踩掉他的尾巴根了”

这下,众人的哄笑声就开始在花园里四处飘荡。

(本书爬爬首发,请诸位看书大大们支持下作者,感谢万分!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