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三卷新年 42、房顶上的密议(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老二这个事情先不说,老四,你先说看看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方面的业务?你这个上面说得比较简单,很多地方我还没有想明白”,盛俊摇了一下手,想先知道这个新业务是怎么回事情。

“其实这两个事也是一件事,实际上我的计划很简单,原本准备到成都做这个业务的,但现在,既然老二单位正准备调整,那末我就要先问一下二哥,是否愿意去县支行当这个行长?”

众人转头过来看着刘加才,他也在犹豫着。

要说不想县行行长手中掌握的那些比如贷款和费用支出的权力,那肯定是假的,可惜现在自己就处于一个人生道路的选择关口上。

非常明显的事情,当一个县行行长肯定非常实惠,权力也很大,就算是只干三年下来自己也能赚个盆满钵满。可比较起来,似乎省分行信用卡处综合科长这个职务也不差,毕竟也是信用卡处的实权人物,而且在上面工作,晋升的机会也明显要多很多。

“嗯,听了老四的话,我也还在犹豫,就是不知道我们现在的计划是怎么样的”,刘加才想了想反问了一句。

“呵呵,其实很简单,就是贷款两个字”

“贷款?”

刘加才明白了,这是老四准备采取全面的手段来“取得”银行的贷款资金,可这东西金额小的话还没有什么可怕的,金额要是大了的话。。。

对此,张徳瑞满是不屑一顾,什么是国有资产?什么叫信贷资金?

在后世中,不就是有无数人通过银行资金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吗?

就比如那个号称什么“上海首富”的周某吧,不就是利用银行贷款才迅速发家致富吗?

“这个东西我多少还是知道的,但是我想知道,在你的计划中,我们需要贷多少?”,王培歪着脑袋,自己前面这个企业不就是贷款办的吗?

可光利息就把自己给压垮了。

“不多,今年上半年之内,我们需要1000至1500万,我想这个数额不是很大”

“哦~~”,一声惊叹过后,盛俊陷入了沉思,这个价钱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可惜。。。能行吗?

张老四停了下来在黑板上写下了“贷款”,“行长” 这两个词并划上连线,转身过来继续给大家打气,“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不就一千多万贷款吗?现在我们需要的就是巨额的贷款来实行我的第三步计划,这个计划没有钱可不成”

听起来还很不错的,似乎他还有再一下步的计划?

“那你先说说的贷款方案吧”

“很简单,直接用我们这三个新公司就可以了,首要的问题就是要购买一批房地产用来作为贷款的抵押物”

“这个也不行啊,我们就是买了房地产来又有什么用处啊,不是说抵押贷款最多就是九成的贷款率吗?”

做过这个业务的王培很清楚,当时自己去跑梦幻城4笔贷款的时候全都是按照房产价值打9折来做贷款抵押的。

“哦,你是说。。。”,王培想明白了一点,“就是利用。。。什么叫中介公司的吧,让他们把我们的房地产价值给评估高一些,但不就最多也就多评估一倍不得了”

是啊,最多也就是一倍而已吧。

“哪里哪里,现在的中介公司实际上都是些有奶就是娘的家伙,只要给钱,就是要他在这个评估报告里面把这只值50万的土地和房子评估个2000万又怎么样?”,对于这些所谓的中介服务公司,刘加才还是很有一点认识的。

又岂止评估公司一个行业这么简单?

当时,整个中国的中介行业都是一块很大的肥肉,比如拍卖行,会计师事务所等等的,可能就是律师事务所还算稍微好那末一点点的行业,其他的不说100%吧,但最少也是80%以上都是毫无职业道德的,基本上都是按照客户的要求来出具报告,客户说这房子价值多少就是多少。

其实这也不奇怪,后来美国的那个什么“安必信公司”不也是这样吗?

排名世界第一的会计师事务所,竟然去给客户出假的会计审核报告,假的验资证明,假的。。。假的。。。

最后害得很多的美国投资者都上了当,错投了“安然”等大力推荐出来的公司,结果,那些破产的可怜人儿则是一串一串地去跳楼。

可见,即便在市场经济规则这么细致也充分讲究“诚信”的美国,也不能彻底避免什么假帐,假审核,假报告。。。的东西出来。

就是到3007年的中国才有这么一个案例出来,几个投资者以XXX公司与企业联合做假导致自己错误投资,诉至法院要求会计师事务所赔偿自己的全部损失,可就是这样,法院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判(实在是没有先例)

仅此而已。

“因此,原定的方案是在成都进行这个投资的,但是现在既然老二有了这么个机会,那我们为什么还非要到成都去呢,既辛苦又得花钱,还要费力气,不如老二就到县上去吧,这样我们就什么都省了,过个两三年的,你既可以申请调省分行也可以辞职不干”

历史上,这个县支行行长的换届工作就是今年年初完成的,当时似乎是从罗北提拔了一个行长上来的,现在如果作为本身就是正科级的刘加才去竞争这个职务,从级别还有资历甚至学历等上面来看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到时候历史使命一完成,我们大家可就真富裕了,还不用提心吊胆的,而且只要你在这三年里面不去收黑钱,不去做其他的那些什么事情,最后你就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大不了就是给市场经济缴学费嘛,总不能强调人不犯错误吧。还有一点,反正贷款的时候你仅仅是一个决策者而已,贷前调查和贷时审核可都是不是你做的”

至于那些贷款损失后大大小小的决策者呢,不就给个处分放到档案里面嘛,换个地方继续当官就是了。

曾经记得有一个国行成都某区行在3001年的时候发放了一笔贷款,还是“足额”的房地产抵押贷款,评估价值2800万元,发放24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所有贷款抵押相关手续都是合法有效的,甚至还签了《强制执行公证文书》,也就是在贷款时就饶过法院在公证机关签署文书,约定借款人到期不能偿还贷款就用《强制执行公证》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这个抵押物。

所有相关的法律手续都是非常完善的,申请强制执行以后法院和借款人也没有任何的异议(废话啊,这都已经挣了1800多万了,企业还有意见的话就实在属于不知好歹的东西了),可惜这个抵押物最后连续拍卖了6场都没卖出去(当谁是傻瓜啊?就这么个破房子也想要卖2500万?)

结果,拍卖价格从2500万开始是一路降低,每次都下降了最少15%,可就还是没人来买。到3003年7月最后一次也就是第7次拍卖的时候才卖了600万回来,可这还没剔除法院的执行费(25万),支付给中介公司的拍卖费,公告费及相关的过户等费用,还有那些实际上不能写出来的费用,合计就是大约40多万。这笔贷款最终也就形成1850多万元的呆帐本金及500多万元的利息损失。

一个字,黑!

除了说信贷人员与相关行长的责任以外,谁又能说评估公司就没有什么狗屎问题在里面吗?

鬼才信呢。

可后来,这些个信贷员、科长还有行长什么的遭到什么处分了吗?

此行最后形成的《呆帐损失责任认定报告》是这样来描述2400多万元损失过程中的责任问题,“。。。鉴于市场变化等客观因素,经办人XX在贷前已经过了充分的市场调查,形成不良以后能够上门催收并及时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以保全我行信贷资产的安全;审核人(信贷科长)XX及审批人(行长)XX在贷时已督促完善了相关的抵押手续及公证文书。。。因此,我行认为此贷款呆帐损失无责任人。。。”(这个报告可是作者真实审核过的哦,当时,气得就想抓起来撕掉,可后来一想,谁管谁呢?反正又不是核销我的钱~)

对于县支行行长在信贷审批上的权力,刘加才虽然不太清楚具体的情况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实际上,在2998年上收权力以前,县支行行长与后来的国总行行长的权力几乎就是一样大,贷不贷,怎么贷,贷多少,都凭行长的一句话,然后信贷员与科长依次签字同意就是了。

听了这么个解释刘加才也就开始踌躇起来了,“这次,罗北支行老蒋行长的年龄也是要到点了,要真的能够去干个三年的行长也是不错的,可惜的是,就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去得成”

行里面的传言也是沸沸扬扬的,但现在的关键是还不清楚蒋小峰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主要的原因是刘加才最近这一段时间主要都在忙着跑省分行,对行里面的动静还不太清楚。

“也行,干脆!等两天我就到蒋小峰那里去打听一下,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我还是用炸药包把他炸了。刚才我想了一下,与其到省分行去当个轻闲的科长还不如象老四说的这样到县支行去好好运做一下”,刘加才终于想通了,真要能够到罗北去当个行长,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对!这就对了”,盛俊激动地站了起来,“有了老二到罗北去当这个行长,老四这个计划就完全不需要变动,只要把执行地点变成罗北县就可以了,我们合作起来,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干好!”

有了支行一把手的支持,要在半年内干个1200万以上的贷款完全可以做到,也不是个什么难题啊,到时候,我的第三步计划就可以顺利实现了,哈哈~~

所谓贷款计划,主要就是说以公司名义去购买一些房地产来然后找评估公司把评估价值放大10倍,50万的房子就可以贷400万出来,而现在公司是250万的注册资本,基本上可以很轻松地贷1000到1500万出来。

接下来,就是大肆地去各县上以一个东部企业的名义进行征地,然后又用这个土地来放大,只要两次或者三次的周转就可以得到大约1亿元以上的贷款,到时候就把欠国行的全部贷款都给还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给刘加才留下任何后遗症出来。

最主要的第四步计划还没有说给他们听,实在是过于骇人听闻了,还是等我私自执行了以后再给大家来分钱吧。

“所以,老二这个罗北县支行的行长一定要拿到手,就是他蒋小峰要10万20万的,我们也給他,这是开年以后的第一任务!我们一定要拿到手!”

盛俊毕竟还是老大,这个决策非常正确。

本书爬爬首发,请支持一下作者:

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