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咳,你也是的,又没有成家,搞这些干啥子嘛?”,刘加才出面劝他道,“不如,还是在城里头大家一起耍,你出钱安排也就是了”

“那这样嘛,初5请大家都到山上去,听说那个什么北竹山开了几个新的农家乐,条件可能还不错,小孩子也有耍的地方,我们还可以烤全羊,怎么样?”

“烤全羊就烤全羊嘛,十几个人,一天下来最多也就才两三只嫩羊子,这个5万块钱怕也只会缺个小角角而已,太便宜你了。老大,你看,我们耍两天怎么样?”,王培问盛俊有没有其它的安排,同时也对老四占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而耿耿于怀。

“现在基本上莫啥事情了,该办的年前就已经做完了”,盛俊的工作调动已经处理好了,在撒了点钱到关键地方的关键人物以后,加上盛俊自身的条件和人脉,“撤区并乡建镇”过程中的工作升迁问题进展非常顺利。

年前,普新区委就已经下达了正式的文件,盛俊成为本次建成的5个新城镇中位置还算过得去且管辖原来4个乡的开河镇副书记兼镇长。

他们都是很年轻的一批干部,据说市委也非常重视他们这一批新选拔的干部,开了年就要正式派遣他们上任去了。所以,再过一段时间,盛俊肯定就没有什么继续在城里面活动的时候了,毕竟原来只是一个副区长而已,现在就将正式成为一方主官,工作自然要做好而且也要做出亮点才行。

“我是这么想的,开了年以后,你还是要到开河镇去看一下,再帮我出几个点子,看看有没有什么搞活经济的路子。现在这个世道,当地方官的,不搞个啥子经济成果出来肯定是莫得戏的”

呵呵,“数字出官,官出数字”

对于西部的地方官员来说,如果不能够在任期内做点什么特色经济出来吸引上级和媒体注意的话,那就只能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当然,即便是要做数字出来,也还是需要在手上握着点什么东西才行,不然就好象是那个小孩子手中的气球那样,轻轻地一戳就破了。

“这是当然的塞,大哥,你还年轻,干两年争取再升一级,到区上来当个副书记什么还是可以的,关键就在于我们大家应该齐心协力帮你扎起!”,张德瑞点头表示同意。

不就是搞经济建设提高农民的收入嘛,这事好办。

“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做山货生意嘛,这一连串的老四应该很熟塞,到时候我们大家都去看看,有啥生意做莫得”

“是啊,不过现在还早了点,估计开了春就可以去看看,我还是把下一步的工作计划给你们讲一下”

三人都点了点头,张老四再次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画起来,完了以后才转身放下笔笑问大家,“这还看得清楚吗?”

三个新公司的名称,四川省光华有限责任公司,成都市光华有限责任公司,分别都被划到了四川省光华集团公司下面,每个公司都有写明了自己的注册资本,最大的集团公司为250万,其他两个分别为120万和130万元。

“现在位于成都的这两个有限责任公司实际上都是光华集团公司的下属企业,也就是说集团公司是绝对控股者,都占60%的股份,其余40%就都是我们四个的了,每人有10%。而集团公司是这样,控股出资人为我们4个人,每人25%,也就是说,我们每人都出资了75万元,在股东会上的表决权也是绝对平等的。大家都明白了吗?”

接着给大家讲,“新公司现在已经初步启动了,实际上三家企业是三块牌子一套人马,这么来做的最大好处就在于,从法律上讲这三家企业与D市没有任何的关系,完全是新的公司,所以,这也是防备出现意外情况的准备”

预备好的集团公司董事长为张老四,王培兄弟分别挂上两个子公司的执行董事并且担任集团公司的行政总裁和监事一职,这也是从法律上撇清两个不方便出面的人。

“现在,三个新公司在成都已经挂了牌,预计将在3月初开始营业,到时候我将转到成都去,D市的这个光华公司将由王益暂时代理执行董事,经营上面的事情他也应该比较熟悉了,而关于破产这方面的事。。。我想只要正式启动以后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苟律师会按照我们已经拟定好的计划行事的,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只要给我电话,回来就是了”

“嗯,这样安排是最好的了,就是必须把老大老二給分出来,而且他们也不能直接参与管理”,王培表示同意。

“对了,老二,你那个工作调动方面的事情是怎么说的?”,张德瑞问了刘加才一句。

“咳!年前我到省行去了一次,也找卡处的两个处长都谈了一下,甄处到没什么意见,也表示同意把我调上去,但许处就还在那里怄起的。。。TMD,还不是在等老子给他送钱去才同意接收吗?”

想起这事刘加才就头疼,自己已经在两个关键性的处长面前撒了不少钱下去了,可作为正处长的许光就是不愿意松口啊,“我估摸着,这家伙是想要5万”

已经初步谈好了,刘加才也打听过,要顺利调到省行信用卡处当个正科级的现职干部大约需要3到5万元左右,金额不同的原因就在于每个人认识的人不一样,如果信用卡处和人事处的两个处长都愿意大力帮你一下,这个价钱当然会少得多,要是你人托人的话,费用自然也就更高了。

作为D市的信用卡科科长,刘加才这两年没少在省行信用卡处里大肆撒钱,当然这钱自然也是能够报销的,也正因为如此,信用卡处的两个处长和三个实权的科长与自己的关系都还说得过去。

去年年底的时候传出来说综合科(也就相当于信用卡处的办公室)的科长老金要退休了。这个机会自然不能放过去,所以刘加才就加紧活动起来,12月和1月借口开会学习等机会到省分行卡处和人事处四处活动,准备去顶老金留下来的这个位置。

效果应该说还不错的,通过甄副处长的引见,人事处也基本同意了,现在就看信用卡处愿意不愿意接收了,而这两关一过,基本上就不会在分管行长那里卡住了,但谁知道这个平时对自己还算不错的正处长许光嘴上虽然同意着,就是压住不給办。

“咳!这事情好办,他怄起不就是想要钱嘛,关键是这个综合科的科长还是一个很肥实的位子,你现在不出点血哪里拿得到嘛”,盛俊笑了,点点了老二的头,“这个还要我们来说嘛,个人多跑两趟,找个机会把钱给了就是了,不就是多个三五万块钱嘛,现在你手头上还是拿得出来塞”

5万元不是一个小数字,也和请请客,喝点酒玩点牌不一样,何况算下来全部的投入至少就会达到8万多块,虽然真当上了这个位子也可以赚回来,但这个面子可就丢大了。

但现在不走也不行了,D市分行现在就有一个传言,说行长蒋小峰将针对D市分行全部副科级以上的干部进行“竞聘上岗”,可能开了年最迟也在3月份开始启动。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因为从分管自己的副行长白露(女)10月份来了以后似乎就对信用卡这一块的工作很不满意,多次提出批评,搞得自己很是狼狈。

前年才调来的正行长蒋小峰在面子上对自己还算是不错的(废话,钱也没有少孝敬),但自己毕竟不是他亲自提拔起来的干部,这个年头讲的都是什么“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与老何两个基本上都算是最后的老油条了,虽然不会出现被一撸到底的情况,但要是他们乘机给自己换一个什么闲差就实在是很不好了。

“那,老二,县上你愿意不愿意去来?”,张德瑞问了一句,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啊。

“县上?我跑去干啥子哎?”,刘加才很不习惯,为啥要到县支行去?

这很不爽,最近的是罗北县,虽然是自己的老家,但从整体经济上来说环境还是太差了,每年的任务都完不成,自己去不就要成了个“填空空”的吗?

哈哈,你还不明白了吧?

到2998年左右,国行D市分行按照上级的指示将县行的贷款权利上收到自己名下,也就是说,你去了还有两年的时间来给我们贷款,光是这一条就足够了,这也比你到省分行信用卡处去当个什么科长要好得多。

在真实的历史中,国行系统在3002年准备上市前就将所有的贷款包括签发敞口承兑汇票的权力都上收到了省行这一级,不管什么项目,即便再好的企业也需要到省行去审批贷款。二级行以下只能办理一点低风险贷款,比如全额存单质押贷款和个人按揭贷款之类的业务,毫无业务发展的动力,也给国行基层分支机构带来业务大量流失的严重后果。

其实,这也不能怪国行出此下策,实在是因为前些年付出的惨痛教训太多太多了。

“我曾经研究过D市现有的5大商业银行,我觉得现在的国行还是很好贷款的,如果你能够到一家县支行去,比如就说罗北县吧,这个县城距离我们才50公里,也不太远塞,要是你当了这个行长的话,我们合作起来,内外联系的话。。。随便弄个千八百万的贷款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唯一需要关注的就只是作为业务管理机构的市信贷科,但这个事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一直到了2998年中期的时候老何才被彻底挤下来并主动辞职的,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两年时间去贷款,呵荷,我只说了个千八百万的贷款那是怕把你给吓倒了。

因为,曾经在2991年至2999年间担任国行D市分行南店县支行行长的XXX在任期内累计就发放了4亿多的贷款出去,最后形成7000万不良贷款和3100万元的以物抵债损失,呵呵,也就说,这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给国家带来了最少一亿元的贷款本金损失,这还没有计算这个家伙在此期间浪费和侵吞下去的各种费用支出。

最保守的估计他也获得了最少1200万以上的黑钱,听说此人后来杀入房地产开发市场里面去了,这几年又适逢房地产价格暴涨。。。张德瑞先生已经不敢再想象下去了。

可惜,国行众多的领导和广大干部们恨的就是牙痒痒也拿他没啥办法,他不仅有钱,与地方上党政机关的关系更是只能以紧密两个字来解释(废话,给地方企业贷了不少钱出去也给地方经济增加了不少亮色,关键是这个钱最后不都是留在县域上了嘛),最后也只能让他在3000年以“买断工龄”的方式大摇大摆地离开国行了事,因为一句话就可以避免他因这个损失行为而遭到刑事处罚。

“这些(错误和疏漏)。。。都是在给市场经济缴学费嘛”

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本书爬爬首发,请支持一下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