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岭会战:戚里卡嚓围歼日军106师团

刘老汉推独轮车 收藏 0 1604
导读:位于江西省德安城西北20余公里的万家岭,笼罩在一片雨雾中。此岭高不足50米,三面高丘包围,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就在67年前,这正是痛击日军的主战场。1938年10月,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侵华日军106师团1万余人,史称“万家岭大捷”。至今,当地还流传着“山不在高,歼敌则名”的佳话。 叶挺将军评价说,“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1938年6月,日军调海陆空40万重兵围攻“九省通衢”的武汉,冈村宁次

位于江西省德安城西北20余公里的万家岭,笼罩在一片雨雾中。此岭高不足50米,三面高丘包围,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就在67年前,这正是痛击日军的主战场。1938年10月,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侵华日军106师团1万余人,史称“万家岭大捷”。至今,当地还流传着“山不在高,歼敌则名”的佳话。

叶挺将军评价说,“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1938年6月,日军调海陆空40万重兵围攻“九省通衢”的武汉,冈村宁次任由8个师团和台湾调来的波田支队组成第十一军司令官。

1938年6月,武汉会战爆发。国民革命军吸取淞沪、徐州会战的教训,并听取中共方面的意见,不再死守一城一地,实施守卫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防御方针。由陈诚为司令长官的第9战区和以李宗仁为司令长官的第5战区参加会战。

1938年6月24日,日军波田支队趁中国守备部队各级主官到彭泽马当16军军部参加“抗日军政大学”结业典礼的空隙,偷袭马当于26日得手。16军军长李韫珩指挥增援失误被撤职查办,167师师长听从李韫珩指挥贻误战机在武汉被枪决。

马当失守后,日军一个月内连占彭泽、湖口和九江,并叫嚣一个月内再破星子、德安和永修3县城。7月,日军占领九江,第11集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率军沿江西进,并在赣北展开攻势,保护主力侧翼,相机攻取南昌。战至9月,日军第11集团军所属第106师团占领马回岭;第27师团在覆盆山附近与中国军队相持。冈村宁次遂命令106师团向西推进,试图从南浔路与瑞武路之间突入,策应27师团作战。于是,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薛岳组织急调10万兵力在德安北部的山地布下易守难攻的“反八字剪形阵”,并在剪形阵的东、西、南3面修筑工事封锁南浔线和昌九公路。周迪人说:“中国守军运用了“诡兵”战术,只要日军进入剪形阵地就会伤亡惨重。这种相持状态维持了一个多月。冈村宁次命令106师团偷偷撤出正面战场向万家岭推进,试图抢占永修,切断中国守军的后路。”

1938年8月中旬,日军106师团派遣侦察兵100多人化装成道人,来到德安万家岭一带,他们头戴蓑帽,身穿道袍,半掩着脸,走走停停,却不开口说话,将大小山脉、河流小溪、道路村庄以及包围中国守军的路线绘成秘密地图。但这一举动被中国守军发现,薛岳与幕僚商议将计就计,在万家岭布下口袋战术,立志歼灭孤军深入的日军106师团。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1938年9月上旬下达的《武汉会战方针、目的及策略指导》中,第一条明确指出:“以目前形势观察,自力更生仍为我政略上最高战略,基于此而产生之作战指导方针,亦即持久战与消耗战。”虽然仍指出武汉“不能轻易放弃”,“固守时间越久越有利”,但已明确提出“武汉会战之兵力消耗,以百分之六十为标准,其余百分之四十备作第四期作战之基础,预料其在攻略武汉后,敌当作较长时间之考虑,我可得恢复实力之机会”,并对战后部队转移、补充作出预先规定。在9月16日下达的《武汉会战作战计划》,更指明“国军以自力更生持久战为目的,消耗敌之兵源及物资,使敌陷于困境。促其崩溃而指导作战。”上述两个文件表明武汉会战期间,国军已将持久作战和消耗敌有生力量作为主要指导方针,这与以前相比是一个极大的进步,并迅速得以在战场上见效。其次,中国军队在武汉外围的各路守军,面对中日战争爆发以来集结最多、占据优势的敌军,或宁死不退,或节节抗击,大量杀伤了敌军有生力量,严重打乱了敌军的作战部署。第6师团攻占黄梅后即向广济进攻,仅30公里的路程,日军整整苦战了8日,攻取广济后已成强弩之末。休整7天,又补充新兵3200人后,才能继续向田家镇进攻。而田家镇中国守军第57师、第9师在第2军军长李延年的指挥下殊死抗战,又给予了日军沉重打击。双方炮火之猛烈,为抗战以来少见。一枚中方迫击炮弹竟凑巧击落了一架低空飞行的日军飞机,成为战争奇闻。57师在26军的配合下一度包围日军第11旅团,11旅团粮弹断绝,几遭灭顶,令第6师团相当紧张。沿长江进攻的波田支队和第9师团激战竞月,几经整补。101师团损失最大,师团长伊东政喜中将被击伤,101联队先后冲击东孤岭15次毫无进展,联队长饭塚国五郎哭求援兵未果后,率残兵自杀性进攻被击毙,该联队基本覆灭。27师团在群山之中激战,伤亡严重,仅25日夜麒麟峰一地,即弃尸300余具。在攻占覆盆山的战斗中,103联队长谷川幸造大佐被击毙。交战双方均已拼尽全力,战场一时凝滞。

日军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从空中侦察得知,南浔路与瑞武路之间中国守军兵力薄弱,遂下决心命令106师团向西推进,试图从此空隙突入,策应27师团作战,以期打开局面。106师团,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辖步兵111旅团(下辖步兵113、147联队),136旅团(下辖步兵123、145联队),骑、炮、工、辎重各一个联队。该师团系特设师团,实际上就是预备役师团,征召预备役人员临时组建的。特设师团在人员数量上与现役师团无大差别,但质量差别较大。以一个步兵联队为例,特设师团内服现役的只有大队长、联队长及联队副官,其他中队长、小队长及士兵都为预备役或后备役。组建部队时,各部队长都从各部抽调,相互配合能力差,战斗力不强。第106师团的士兵,来自于南九州的熊本、大分、鹿儿岛、宫崎四县,该师团于1938年5月才在熊本编成,随即便装船运往华中,参加武汉会战。此前在南浔路战斗中,遭中国守军第8军和第64军155师顽强抗击。第8军又在反击中重创敌人。106师团参加战斗的3个联队、9个大队共计16000人,伤亡达8000人,战死113联队长田中圣道大佐,大队长3人,重伤145联队长市川洋造中佐,大队长2人,中队长和小队长死伤过半。惨重的损失不仅让106师团一度几乎失去战斗力,还使其落得了日本第一弱师团的名声。南浔路战斗后,106师团调回休整,补充了2700新兵。冈村宁次将“华中派遣军”从杭州地区调来,将第11军第22师团的山炮兵第52联队配属给106师团。整补后的106师团初步恢复元气,接到冈村命令后迅速行动,10月2日,师团主力进抵万家岭地区。冈村宁次无疑是日军很有才干的将领,但后来的战斗进展证明,他在此处的“奇兵”是一个昏招。武汉会战鏖战月余,部下伤亡惨重,进展不顺利,冈村焦急之余,急于打开局面的心理占了上风,使他对敌情我情均做出了错误的判断。106师团重创之余,战斗力大打折扣。而对峙的百万中国军队虽然损失惨重,但筋骨尚在,元气未损。106师团深入中国军队纵深,与友军联络困难,势成孤军,当面的中国军队将领稍具韬略和勇气,是不会放弃这一战机的。

1938年9月,日军106师团选择刘鞔鼓村(当时名为雷鸣谷刘村)作为作战司令部。这是鬼子侦察地形后作出的决定。这里地势开阔,远离周围丘陵,不易被包围。106师团孤军深入,第九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薛岳利用德安丘陵地形,在万家岭一带设下“口袋阵”。

1938年9月20日,国民革命军主力进驻了万家岭。其中第四军90师,进驻德安西南边万家岭战场,防守万家岭、杨家岭、小金山、大金山、扁担山、狮子岩等一线。90师二营以倒品字形布置兵力,第一线阵地部署4、5连,一左一右,相互支援;第二线阵地部署第6连和营属部队。重机枪连有6挺德国造马克星式重机枪,被分配给4、5、6连,每连2挺。

1938年9月21日,国民革命军开始构筑工事。以地形和火力的需要为准,选择好一线、二线、三线阵地。一线阵地是同日军作战时发射火力用的,二线阵地是在日军飞机轰炸、大炮轰击时隐蔽部队用的。战壕一般宽1米,深1.5米,每隔十几米,再挖一个2米深的掩蔽坑,上面用树枝架满,再盖上五尺厚的泥土,每条战壕是相通的,全阵地正好连成一片。部队派人到村里借锄头,说是军事需要。等打完仗,村民回到山里,发现每座山头都被挖了几道深沟。在磨溪乡境内,差不多每座山上都遍布着网络一般的战壕。

1938年9月23日,薛岳利用夜间调兵布好阵势后,被引诱的日军106师团先锋部队136旅团青木部队6000余骑兵、步兵、炮兵进入万家岭口袋阵地。随后,日军106师团将司令部设在刘鞔鼓村农民刘茂良家,而刘茂良家正好在口袋阵地之内。

冈村宁次为了让瑞武线上的日27师团东进接应106师团,命27师团占领万家岭白水街的要塞麒麟峰,死伤4000余人后,日军使用毒气,中国守军大多殉国,麒麟峰失守。

1938年9月28日,国民革命军守军浴血奋战夺回尸横遍野的麒麟峰。

麒麟峰之战,共消灭日军 7500余人,并缴获了大量的军需物资。在麒麟峰,在一些老树上还能找到弹片,只是当年的壕沟已经被满山的树木掩盖。

更大的战斗在1938年9月底打响,从9月28日到10月10日的12天激战,万家岭一带一直枪炮声隆隆,硝烟不断。在赤膊战中,国民革命军都光着膀子,见到穿军服的就举起大刀。

历史已经过去67年,但在德安磨溪,中国军队英勇肉搏日军的故事仍广为传颂。其中一个情节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中国军队割掉衣服袖子,冲向日军阵地,如果摸到对方有袖子,大刀就会向其头上砍去。

1938年9月30日开始,日军106师团的部队陆续进入万家岭包围圈后,冈村宁次再调101师团145联队支援106师团,薛岳部队也数度遭到反包围。薛岳先斩后奏将蒋介石一定要调回后方休整的第74军余济时部留下,并再次强行将蒋介石要调往庐山打游击的第66军159师调往万家岭。

9月30日,在一阵雨点般的炮击之后,日军窜至杨家岭下,以50人为一梯队,一拨又一拨地向第四军90师二营阵地猛攻,重机枪发挥了重要作用。每盘子弹夹有250发子弹,一线阵地4挺重机枪同时射击,子弹像4条火龙一样连续射向日军。鬼子攻了五次都没攻下二营阵地。

10月1日晨,日军大部队向杨家岭进犯,炮轰更加猛烈,各种障碍物多遭破坏,硝烟弹雨与浓雾笼罩着全阵地。上午10时,二营一线阵地4挺重机枪被炮弹炸毁,日军距离战壕越来越近,100米,40米,10米,日军援兵不断,杨家岭阵地最终失守,二营奉命退守狮子岩阵地,这时日军施放毒气掩护进攻。国军只有军官才有防毒面具,一般战士只能用湿毛巾捂住鼻子和嘴,没有水,只能用尿代替。在万家岭战役中,日军攻占守军阵地多次施放毒气,造成守军伤亡惨重,但薛岳总结教训,组织搜集防毒面具,或者让士兵用毛巾沾水包在头上,仅露出双眼继续作战。

10月2日,日军106师团主力进抵万家岭地区。

10月1日至3日间,第4军附第58师向已占领万家岭、哔叽街一袋的日军连续攻击。日军在飞机掩护下拼死反击,双方伤亡均重。

10月4日,双方在小金山、万家岭、张古山、箭炉苏一带连续激战,阵地几度易手。此时,薛岳调遣的各部队已陆续靠拢,对106师团合围之势已成。身在九江的冈村宁次从空军侦察中发现情况不妙,薛岳给他的106师团伏下了个口袋阵。他立即命令106师团向北转进,向第27师团靠拢,同时命令27师团警戒106师团右翼,企图把106师团接出重围。薛岳发现27师团动向后,命令从瑞武路转来的李汉魂所部向柘林以北地区转移,阻击27师团。

日军106师团出发前,日军每人仅发给6天的给养,200发子弹,两枚手榴弹。

10月5日,被困在万家岭的日军106师团已快弹尽粮绝。期间,日军飞机空投给养和兵员补充,但由于中国军队将白布做成膏药旗,造成给养空投到中国守军的阵地。日军106师团的困境让日本朝野震惊,立刻派出3支部队援救,可惜这3支部队还未到万家岭便被击溃。同日,李汉魂作战部署完毕,令91师,新编第13师、预备第6师为第一线阻击部队,防守右起杨家,亘城门山、洼山、蒋家坳、排楼下、螺墩,左至河浒一线;令第142师(欠第725团)及第60师为预备队,控制于彭岗、上卢地区;令第725团防守路马岭、龙腹渡一线警戒阵地,并掩护左侧背;令第187师及第19师各1个旅及第139师1个团为第二线防守部队,在墨赤山、乌龟山、田家、柘林一线构筑预备阵地。与此同时,106师团接到冈村命令,急忙行动,但在这紧要关头,松浦淳六郎和他的参谋竟然犯了低级错误—难于识别地图-这次武汉会战日军所使用的五万分之一比例地图,是1926年冈村从孙传芳那里窃取来后,由参谋本部印刷发至部队,里面多有不准确之处。而特设师团的高级参谋和幕僚的军事素养殊为有限,无法比照参照物予以纠正。他们试图借助指南针标定方向,可当地又有磁铁矿藏,指南针失灵。在山中冲撞一两日,处处遭到中国军队阻击,也未找到一条生路。106师团似乎注定在劫难逃。

10月5日、6日两日74军等部在长岭、背溪街、张古山、狮子岩等处与106师团激战。106师团在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和陆军第3飞行团的掩护下,集中全力猛攻,但在守军沉着应对下,收效不大。在阵地战几度交锋后,国民革命军后续部队相继赶到,薛岳令中国军队于10月6日展开总攻。

中共赣北游击队队长刘为泗为支援万家岭战役,10月3日在万家岭以北的蔡家垄伏击日军增援骑兵,30多个鬼子被击毙。

10月6日,薛岳认为歼灭当面日军的时机已到,13时,下达作战部署:令吴奇伟指挥第66军、第4军、第74军向右堡山、万家岭、箭炉苏、长岭、雷鸣鼓刘一带之敌包围攻击。令李汉魂部死守阵地,切断27师团和106师团的联系,并与7日14时向敌佯攻,相机向左侧背转移攻势;第18军副军长陈沛指挥第60师、预备第6师及142师的725团竭力迟滞永武路之敌,掩护左侧背;炮兵一营又1连在棋田以北地区占领阵地,以主要火力压制敌炮兵,以一部协同友军向万家岭、田步苏攻击。攻击时间及详细部署由吴奇伟规定。

吴奇伟于10月6日15时下达命令,命令各军于10月7日12时前完成进攻准备,16时开始总攻;第66军重点向石堡山攻击,得手后于第4军及第74军协力将万家岭、田步苏之敌歼灭;第4军派兵一部掩护66军右翼,军主力确保现有阵地;第74军向西北攻击,防敌向南突进。但由于日军顽强抗击和日机轰炸袭扰,各部队并未按时展开进攻。第66军以第195师及160师一部展开于金蛾岭、公母岭一线,17时才完成攻击准备,随后向石堡山攻击前进。74军则直到21时,该军第51师方才就位,开始攻击。

日军前日长岭北端和张古山最高点,并迅速增加兵力到2000余人,凭险据守。51师在师长王耀武指挥下,数度攻击无效。305团团长张灵甫提议组织一支精干的小部队,从日军疏于防范的后山绝壁上进攻,得到王耀武同意后,张灵甫亲率部队出发,在友军的支援下,经过白刃格斗,占领张古山主阵地。拂晓时分,日军拼力反扑,一度夺回阵地。张灵甫率部死战,腿部负伤,仍不下火线。张古山顶一时尸山血海,终于保住阵地。

10月9日,中国军队经过激战,杀伤了大量日军,不少军官被击毙,特别是日军基层军官伤亡惨重,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亲自组织向万家岭地区空投了200多名联队长以下军官,以加强力量,此举在整个抗战中绝无仅有。同时,蒋介石命令薛岳,务必在9日24时前全歼该敌,作为“双十节”献礼。

10月9日15时,薛岳命令各部队选拔勇壮士兵200至500人组成奋勇队,担任先头突击。同时各部长官一律靠前指挥,薛岳也亲临一线。

10月9日18时,炮火准备。

10月9日19时,奋勇队出击,各主力部队紧随其后,向万家岭、田步苏、雷鸣谷、杨家山等地全线攻击。各部队前仆后继,踏尸猛冲。经一夜血战,日军10师团的防御阵地彻底崩溃。

激战至10月10日晨,第66军收复万家岭、田步苏,第4军收复大金山西南高地和箭炉苏以东高地,第74军收复张古山,第91师收复杨家山东北无名村,第142师收复杨家山北端高地。战斗中,第4军前卫突击队曾突至万家岭第106师团司令部附近不过百米,因天色太黑,加之自身也伤亡重大,未能及时发觉松浦中将。据战役结束后一名日俘供认:“几次攻至师团部附近,司令部勤务人员,都全部出动参加战斗,师团长手中也持枪了。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被俘或者切腹了。”未能生擒松浦淳六郎,成为此次会战中最大的遗憾。天明后,日军最后一次组织剩余兵力,在空军掩护下发动反击,终被击退。

10月11日,日军106师团残部退守雷鸣谷等不到5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固守待援。

10月12日,伤亡也很重大的66军和74军向不足千人的日军残部攻击数次,由于日军依仗空投粮食弹药,并缩小了防御正面,因此火力并未有太多减弱,这一最后的攻击未能奏效。

在中国军队猛攻106师团的同时,冈村宁次严令各部不惜代价,增援万家岭。中国最精锐的部队与日军最弱师团的战斗力相比,特别是在士兵的战斗素养方面,仍有不小差距,10日,第27师团102旅团在战车第五大队的配合下,突破725团阵地。11日,华中派遣军调驻屯苏州的第17师团步兵旅团长(该旅团为三联队制)铃木春松少将率第54联队的第1、第3大队,第53联队的第3大队及野炮兵第23联队增援106师团。同日,102旅团及战车第5大队突至杨家山附近。13日,日军第17师团的步兵团到达武开路,与第102旅团会合,并肩向第60师、预备第6师等阻击阵地猛攻。

鉴于基本歼灭106师团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而各部队伤亡均极惨重,薛岳命令各部撤出战斗,全军退守永丰桥、郭背山、柘林一线。随后,薛岳电禀武汉军委会:“此次敌穿插迂回作战之企图虽遭挫折,但我集中围攻,未将该敌悉歼灭,至为痛惜。”

万家岭战斗中,日军第106师团最后仅剩不足千人的残兵,这是武汉会战中赣北地区主要作战歼敌最多的一役。106师团在遭到歼灭性打击之后已失去进攻能力。

二战结束后,原日军106师团辎重队运输兵幸存倭狗-那须良辅所著《地狱谷中的三个星期》记录了倭狗军队在万家岭地区的这次惨败:“雷鸣谷是周围环山的狭小盆地,我们向这峡谷进军。后来才知道,周围的山中有数万敌军在等待我们 …… 当我发现敌军来袭时,我听到令人恐怖的迫击炮弹越过我的头上,在前面五十米的地方爆炸了。炮弹击中了马群,马群炸了窝般地在烽烟中乱冲胡撞。离开九江时有数千匹马,到雷鸣谷,连一匹马也没有了。从第二天开始,我们的中队就躲在水沟的土堆四周跟敌军对峙。然而由于四周的山中都是敌人,子弹从四面八方飞过来 …… 战友们大部都受了伤,也有些因为饥饿和疲惫而倒下来。死在水沟的战友们,他们的脸色都变成茶色而浮肿,白花花的蛆虫从他们的鼻孔和嘴巴掉下来。一连几天都没吃东西,只能从漂浮着同伴尸体的水沟里舀脏水喝,活着的人也都快变成鬼了。我也觉得我的死期到了。对着十月的月亮,我放声大哭。”

“1939年,时任第1兵团第32军141师师长的唐永良路过万家岭,他也对战场作过一番描述:”万家岭战场周围约1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布满了日军和我军的墓地。日军的辎重、马的尸骨、钢盔、马鞍、弹药箱、毒气筒、防毒面具等杂物,俯拾可得。许多尸骨足上穿着大足趾与其他四趾分开的胶鞋,显然是日军尸骨。有的尸骨被大堆蛆虫腐烂后,蛆虫又变成了蛹,蛹变成了蝇,蛹壳堆在骷髅上高达盈尺 …… 统计雷鸣谷刘村、哔叽街、万家岭一带战场,日兵骸骨至少在6000具以上,马骨至少在千具以上。”

1940年,重庆《扫荡报》记者刘藻凭吊万家岭时提供的一个细节是,在哔叽街,遍地的尸骨和墓碑林立的土堆中,一个乞丐拾得金牙达37颗之多。村南溪水被血染得通红,苍蝇满天飞,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强烈的恶臭味。”

万家岭满山遍野都是钢盔、马鞍、弹药箱、毒气筒、防毒面具,当时万家岭的草都给人踩光了,尸体的臭味在山里飘了一年多,小溪里的水是流不完的黑血!。万家岭一带的竹林是当时日军的坟场,当时坟场插满了写着亡魂名字的竹牌,每块牌上顶着日军的钢盔或者尖帽。现在坟地已荡然无存了。

中国军队在这场战役中亦伤亡惨重。

参战国军战士那时一天只有两餐饭吃,第一顿5点吃,第二顿21点吃,两头都摸黑,菜是南瓜和芋头,喝的水也是被血染过的。国军兄弟们都忍了,相信好日子会来的!

万家岭之战,虽然在最后的关头未能组织强大的力量,彻底歼灭106师团,但国民革命军在此次战役中表现出的机动灵活、组织严密的特点,和国民革命军士兵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大大震惊了日军上下、朝野内外和国际社会。而日军整整一个师团几遭灭顶之灾,在历史上从未有过。106师团遭此歼灭性打击,已彻底失去战斗能力,即在南浔路北段担任守备任务,进行休整补充,原定与101师团进攻南昌的任务被迫取消。 国共双方都十分推崇的一代将星叶挺将军如此评价万家岭战役:“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