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三卷新年 38、同样也是过年(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同样也是过年,宋晓雯家里的午餐就准备得异常丰富。

老太爷虽然已经是处于半退的状态,但毕竟也曾经是个小单位的头,母亲则早就退休了,一家人加上以前长期不在家的哥哥嫂嫂,还有从成都回来过年的弟弟,7个人过年很是热闹,虽然宋晓雯知道这也仅仅是过年才有的气氛。

任谁都知道,大哥大嫂这对冤家今天完全应该算是给“春节”一个面子,不然天知道会有什么冲突发生没有。

在市国家税务局担任城区稽查中队副队长的宋嘉文原本就对这个区上的小企业董事没怎么上眼,反正也不是我应该管理的范围,不过或者是出于对和新来“妹夫”的必要礼貌他没有出去,也很爽快地答应母亲尽量地配合一下气氛不要给人带来一个坏印象。而在市商业局上班的大嫂苗兰也就只好在家里带孩子,没有选择出去耍。

按照宋母的说法,“大年初一不出门”的规矩还应该是要的,不然,年初一你们出去干啥啊?

因此小两口就在家里陪父母,弟弟宋耀文则操刀主厨,幸好得到嫂子和姐姐的帮忙,算是安排了一顿还象样子的午餐出来,不过话也得说回来了,其实这饭85%以上都是宋母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成品,宋耀文最多也就是做了两条鱼和几个热菜而已,因为多数的冷菜甚至早就已经摆好了。

宋老太爷和大哥负责考察新来的人,互相地简单认识以后三个人就在书房里面来手谈,棋下得好不好甚至能不能下得完一局其实都并不重要,关键是行棋的风格也代表着一个人真实的心理素质和表现。

老太爷主动抓起黑子在本方右手星位上放上一子,然后靠在椅子上等待着。

真是可惜啊,我就知道围棋有纵横的19条线,还有就是上面好象有9个大黑点吧,至于其他的,您说说,还有什么。。。啊?

要是早知道,我就多学点这个了,内心里面不断地在腹诽自己的张先生现在就非常的可怜,我知道自己仅仅是下得一点点,至于怎么去计算目数都不知道,您还是放了我吧。

照样在对方对手的位置上放了一个子,黑方两连星,我就来个星小目吧,黑方接着在对方星位上挂角一子,张先生只好尖顶上去,黑方看着就嘿笑了一下。

这让张先生头皮发麻,也不知道自己下对了没有,只好站起来解释道,“算了,我还是说老实话吧,宋叔叔,我实在是不会下,还是让宋哥来吧”

“哦,前面这几手你下得很不错的啊”,老太爷真是一脸的无奈。

宋嘉文点燃了香烟,极力配合着自己的父亲也说道,“真是。。。可惜啊,我们家。。。这个可是传统啊,小张,以后你可得好好学学啊”

看着面色平常的老太爷,还有那个正在得意喷着烟子的宋嘉文就来气了。

屁话!

怎没见你有本事去参加全国比赛拿个什么名次回来?

不就是想笑话我是农民出身吗?

暂时忍一下。

“好好,我们不下了,小张是学的什么专业啊?”,老太爷看似很平静地问了一句。

“哦,我是计算机与财会专业的”,随便就回答出来了,在梦幻的历史中,自己的确是这个毕业,虽然是专升本但毕竟也是大本啊。

“哦?不是大本吧?”,老太爷有点惊讶,身体也向前倾斜了一下,真要是大本的话,说明这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不,是专科的”,这才反应过来的张先生突然想起来了,就是在梦幻中的大本也是3001年才通过的,现在的自己真的就应该只是专科而已。

“哦,是这样啊~~”,宋嘉文笑了起来,看似很正常地劝说道,“那还。。。可以升本嘛”,真这样的话,还算是勉强可以进我们的家门。

“嗯!是的,我会升本的”

强忍住愤怒的张董事极力在克制自己的不满。

“好好,年轻人就是应该多学习啊”,老太爷话题一转继续询问道,“小张你的就是那个。。。什么光华公司?”

“是的”

“企业的效益还好吧?”

“应该还是可以的”

“哦,那能够按时完成国家税收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我是来乞讨的吗?

再也忍受不了的张董事平静地告了声假,出了书房也没有招呼,真就来了脾气的人转身就离开了宋家,什么东西嘛!

正在厨房里面帮弟弟忙的宋晓雯还不知道这事,5分钟过后才出来的她很奇怪,父亲和哥哥不是在书房里面吗,怎么就出来了呢?

“张。。。他人呢?”

“不知道啊,我刚才上卫生间去了,还不知道这事”,宋嘉文则是一脸的无辜,“刚才。。。小张说是要出去走走。。。现在还没看见呢”

“你!等会我再和你们算”,宋晓雯隐约就觉得有点不对,急忙脱掉在身上围裙向门口跑去,后面的老妈还在问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咳,不就是一个农民出来的乡镇企业家嘛,老爸和我问了几句,他自己觉得不舒服就各自走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宋嘉文满是不屑一顾的神情。

“你怎么这样啊?!还有你呢,老头子,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宋母大急。

“老大说得对,我看他啥都不行,就是大专都有点勉强,我还在怀疑他是不是有假的!”,老太爷翘起二郎腿没有觉得有什么在意的地方。

“呸!你个混了心的老东西!你看看,这是什么?”

三步并做两步跨进自己的房内,拿出那个礼盒抖开把坎肩拉开展示给所有的人来看,“这是什么啊?这是我生日那天你个老货都舍不得买的貂皮坎肩,人家第一次上门就花钱给我买来的!没见你舍得买件来给老娘看看?”,把貂皮坎肩使劲扔在老太爷的身上,放大嗓门大吼道,“你各人自己看!我到不是说要贪图他个东西!”

又转身对着正准备开溜的大儿子叫道,“宋嘉文!你给我站住!”

宋嘉文看见老妈真的生气了,急忙转身过来,笑问道,“啥事啊,妈?”

“你也是个不转弯的东西!你爹怎么说你就跟着上,现在把人家给气走了!人家可是你妹妹专门找来的,你。。。个不长眼的,我跟你说啊,你今天要是不帮你妹妹把人给我找回来,以后,你就别指望在老娘这里吃一碗饭!”

宋母曾听女儿说起过这些事情,知道女儿找个满意的也实在是很不容易,毕竟也是25岁的大姑娘了,可怎么就没防备到两个姓宋的家伙出个什么考题呢?

意犹未尽地站那里,指着老头的脸继续在破口大骂着,“瞧你们这一家子,个个都以为是城里人,农民怎么啦?老娘我就是农民,看不起是吗?都是些啥子东西?!这是人家给你宝贝女儿的见面礼,哼!你还不快点去给去找!!”

劈头盖脸地就把两个大礼盒扔了过去,宋嘉文急忙闪避开来,外套都没有穿就向门口跑去,嘴上还在向妈妈求饶,“好好好,我去找,我去找还不行吗?”

在这个时期的D市甚至整个西部,农民和非农民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一个鸿沟,就是小孩子上学都需要户口的,虽然也在开始向农民们卖城市户口,但在城里人的眼中,农民还基本上都是一个“下力者”的代名词,更不要说宋家这样的小干部家庭了,所以这是宋老太爷与宋嘉文简单商量了以后决定这么做的原因,也是他们在内心世界里想着而嘴上不愿意承认(这么做)的原因。

当然,这也不是说爷俩就真的不认可这事。

主要是当他们听宋晓雯说要找个“农民企业家”当男朋友时还能够勉强地接受,但就需要给他一个“善意的提醒”,不要以为自己有点钱就了不得了。

结果,他们碰上了一个很是心高气傲的张董事。。。也就只能这样了。

当着全家人的面被老婆子抢白了两句,老太爷的脸上很是挂不住,不过当看见老太婆气愤难平地坐在那里的时候还是装做自己需要仔细地看一下貂皮坎肩,嘀咕着拿起来就溜到阳台上去了。

而坐在旁边与女儿玩耍的苗兰,一边继续和女儿说话,一边忍住自己想发笑的想法,还假装叹气道,“哎,我们家啊,不就这样吗?个个都是些眼高于顶的。。。”

这话酸得老太婆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厨房的门开了,还穿着围裙的宋耀文端着几样菜大声招呼着客厅里面的人,“开饭罗,大家都准备就坐啊”

年龄最小的小姑娘暂时还没有理解爷爷奶奶发生了什么冲突,听叔叔说要吃饭了,急忙就站起来向餐桌跑去,一边还在叫着,“好啊,我早就饿了,妈妈,奶奶。。。吃饭了”

正在生气的宋母现在心烦呢,对着孙女就吵了两句,“吃吃吃,你就知道吃!简直都和你爹一个德性!”

小孙女从来就没见过平时疼爱自己的奶奶这么说过自己,两嘴一瘪,眼泪顺着就下来了,“呜~~呜呜”

苗兰在一边看着就很不舒服,但还是忍住气扶着女儿劝道,“YY别哭啊,奶奶现在心烦着呢,我们先去吃点饼干再等姑姑回来吧”

。。。

这边,已经跑到楼下的宋嘉文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到哪里去找,也早就看不见妹妹的身影,现在更不敢回去面对老妈的怒火,只好一个人在楼下来回踱着等她回来。

一直都等了大半天才看见妹妹一个人从街上回来了,急忙走上去陪笑着。

还没有说出来话来,没什么好脸色的宋晓雯看见哥哥在前面,先没有埋怨,立即上前来着急地先问了一句,“他回来没有?”

宋嘉文摇了摇头。

宋晓雯刚才一直顺着大路跑到梦幻城去了,结果服务员说没有回来。等了一下见没有人只好往回走,但都没有看见张德瑞,现在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哦,那,还是先回去吧”,宋嘉文只好劝了一句。

“我的哥也,这下,你和老爸可把我给害惨了”,突然松下来的宋晓雯叹道,这可是自己花费了很大心思才。。。现在该怎么办呢?

“别怕,不就一个土包子嘛,等会他肯定会回来的,对付这些暴发户。。。就是要在气势上压倒他,这样对你才有好处,听哥的,他肯定会来找你的”

宋晓雯冷冷地看了哥哥一眼,心里面却凉了半截,这可怎么是好啊?

现在他上哪里去了呢?

是不是在那个青苹那呢?

本书爬爬首发,请支持一下作者:

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