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三卷新年 36、苦涩的新年(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低下头,喝了一口下去把杯子又放回桌子上,“怎么说呢,我和青苹的认识也纯属偶然,她的确是一个好女孩,人也挺机灵的。应该很不错的,特别是在孝顺和诚信方面,不过我和她目前还应该属于正常的朋友关系。这点请您放心,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还是知道的”

终于还是把自己的烟给拿了出来給对方散了一支,自己点上了火吐了口烟才继续解释道,“寒假结束以后,青苹她就应该出去实习了,去年也给我说好了的,就到我那里去先看看吧,如果她还愿意在那里工作的话。。。”

“哦”,听到这话的韩代田眼睛不由一亮,急忙向前倾斜了一下身体,仔细打听道,“你们这个公司。。。是做什么业务的呢?”

“目前,我们这个公司还仅仅是做商品配送业务的,主要针对。。。一些比如一些大型酒店、商场啊什么进行业务外包的公司,也就是。。。给他们提供一些特殊的商品流转”

满都是什么“业务外包和商品流转”,这些词不是韩代田暂时可以理解的,毕竟隔行如隔山嘛,但“商品配送业务”这几字还是能够知道基本含义的,转眼之间也就想明白了,不就一个什么倒买倒卖和送货上门的企业吗?

虽然现在正在大力推动什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这东西在10年前就还是将要遭到打击的“投机倒把”行为~呵呵,还改个什么名字,叫业务外包?

“是这样啊,那么,你们公司今年的效益还好吧?”

“这个。。。还应该算不错吧,我们公司业务范围做得比较宽,也很有一点开拓性,所以去年两个主要业务员的年收入就比较高,一个是8千多,另外一个也有大约7千,内勤人员少了一点,也有大概五千左右吧”

“哦,这还差不多,不过,就是内勤也比你刘姨要高很多了”,韩代田很是有点感慨,内勤和外勤是什么还是分得清楚的,不就是一个在家里做杂事,一个在外面跑业务嘛~

可不是吗?

先不说什么外勤的业务员,就是一个内勤的年收入也都是5000元,可自己老婆呢,勤勤恳恳辛辛苦苦地在纺机前面转一年下来也才能拿到3800块的年收入,什么世道啊?

要是他知道张董事嘴里说出来的年收入仅仅指出的是4个半月的话,肯定还会生气的。

“也不是这样简单的,我们的业务要求有点高,每个正式员工都有业务指标的,最低的就是配送工人,每个月大约有300多块钱,但很累人,需要。。。点体力才行的”,轻松地解释道,这样的话,应该就会打消你试图来公司的愿望。

果然,当说到就是配送工人也需要体力的时候,韩代田稍微叹了一口气。

从11月开始,已经能够恢复正常活动的韩代田就想又到茶馆去,结果被老婆狠狠威胁了两次~~再去的话咱们就离婚,上次为了两百块钱被人打成那样,要不是女儿的话,咱家可就全毁了,你还想去招祸啊?

这让韩代田根本就无话可说了,但是一个大男人总在家里算个什么事啊。

这两个多月,想了很多办法也曾经四处打听有什么可以做的,可惜就是在街上卖个面条也需要技术,自己可没有;去煤窑啊?也没那力气;就是在厂门口摆个烟摊,卖点凉水再擦点皮鞋吧,还真地方可以去摆,没见城管满世界的不断地在砸场子吗?

思前想后,只有先找这个张先生看看,他不是个老板吗,在他那里总能够找点事情做吧?

“哦,是这样啊”,想了想,还是心有不甘,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准备给青苹安排个什么工作呢?”

“这个,看她自己吧,女孩子做外勤还是不方便的,我想内勤还是可以的,实在不行的话就先做我的行政助理吧”,开年以后,光华公司将正式对梦幻城进行诉讼,这也是准备好的事情,那些零碎的工作将很杂,也就需要一个年轻人来帮助做些辅助性的事务。而在诉讼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张德瑞先生就会转到一个新的战场上去,那个时候自己带一个“行政助理”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也不至于遭到反对。

当然,这个“行政助理”其实就是对秘书的另外一种称呼法,因为时下在中国关于女秘书与老板的菲闻也实在太多了点,为了不让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误会,说成这个也比较好一些。

不过,很显然韩代田可能知道这个名称的真实含义,不易察觉地微笑了一下,也非常欣慰地点了点头。

“让一让哦,菜来罗”,韩青苹端上来一个托盘,里面的三样热菜分别摆了上去,一碗酥肉青菜汤,一条酸辣鲤鱼,还有一份就是青椒肉丝。

啊呀,这可是我等了很久的东西啊,好东西!吃了两天冷菜的张先生早就已经急不可待,不过应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放弃,虽然已经口水直流,因为韩代田还想再问点什么。

“那。。。这个,你。。。准备和青苹怎么办呢”,看见女儿又回去了,他才问了出来。

这个事不太好说,虽然早就与韩青苹达成了一致意见,稍微踌躇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准备。。。现在青苹还年轻,我呢,已经和她说好了,先看看以后合适的话就再说,这个请您放心,不该做的事情,是肯定不会做的。。。”

得到这个保证的韩代田反而不好再说什么了,人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还能够怎么说呢?

“小张,吃点热菜吧,别客气”,刘知兰端着一碗热气十足的香菇炖鸡放在桌子上,也坐了上来,还在热情地招呼着张董事。

“谢谢,大家请啊”,这才能够开始吃啊。

还算好,味道还勉强能够吃,先舀了一碗汤给自己。

这顿饭也就这样了,再没其他的什么菜,如果张德瑞知道这桌极其简单的团年饭已经费了韩家很大心思才准备出来的话,肯定有点吃不下去。因为就是在梦幻中自己这个时候也从来没有见到这么简单的年夜饭,不管是自己家还是在郑慧卿家中,哪次不要上个三四十个菜才算完啊,就是最简单的鱼也要上个三条五条才行的,而且从都不会有鲤鱼这种平时几乎就不吃的东西,最差的也要上8元一斤的草鱼,最好的。。。当然就是15元的鲇鱼和50元的甲鱼罗。

吃过饭,暂时还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就是春节联欢晚会也要20点才开始,可还有大约半个小时,韩代田就让女儿带客人转一下,反正还早呢。

清冷的路灯下,整个D市纺织厂的家属区一片萧索,毫无过年的气氛,这与城里已经开始出现密集的鞭炮声完全不一样,这边也就几个小孩子在放零散的小炮而已。

韩青苹拿出来时张德瑞先生买来的鞭炮,韩代田也走到门口,不是爱好这个东西,而是很想给自己冲一下去年的晦气,所以他也出来准备好好感受一下新年的礼炮声。

5万响的鞭炮,拆开以后足有30米长,这是张德瑞花50元买的湖南“浏阳电光”炮,象一条蟒蛇样缠绕在老黄角树上,韩青苹不客气地从张德瑞嘴巴上取下香烟来,走到树下,战抖着手用烟头点燃后似受惊的小鹿一样闪到一边。

“碰!蹦,蹦蹦。。。”,夹杂着大炮弹响声的鞭炮响彻云霄,韩青苹马上捂住自己的耳朵向后退了几步。

“哎喲”,一个大鞭炮产生的碎片正好打在了她的腿上,幸好冬天穿得还算多,仅仅是疼了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后遗症,不过她还是立即躲藏在张董事的后面以防备出现什么新的危险。

接着,听到这么大动静的几户邻居也出来了,其中就有上次遇见的那个小姑娘,她也牵着还一瘸一拐的父亲也跑了过来看放炮。

韩青苹给张德瑞简单地介绍一下众人,这个是李叔叔,这个叫王哥,那个是陈大嫂。

大家互相认识了一下,也顺便交谈了几句,张德瑞还非常“大方”地给正在后面窥视自己的三个小孩子每人100元的压岁钱。

这让几个大人很是感谢,100元啊,几乎就已经是自己一个月收入的三分之一了,而且,以前自己这些人相互之间的压岁钱最多也就是給个一二十元而已,他这样慷慨的行为能不谢谢吗?

屋子里还有一个花了109元买的50响礼花,“干脆现在放了吧”,韩青苹抱了礼花就出来了,一旁的韩代田悄悄拉了一下老婆的衣角,制止了她准备劝阻女儿的那个动作。

没有察觉到母亲的欲言又止,韩青苹高兴地将礼花放在树边上大约10多米的地方,非常小心地剥开封皮,用还在手上的烟头点燃了礼花,“呼~~碰~~蹦!”的巨响过后,一个个小礼花依次在大约四层高度上的地方炸开来,刹那间,绿色的,红色的,紫色的,大大小小的菊花都纷纷绽放在黄角树的伞盖附近。

在礼花的映照下,平地上满天都是闪烁的火光和震耳欲聋的声音。

不仅仅是韩青苹,就连她父母和那些大小邻居们都在远远地观察这一切,他们恬静的脸上似乎有了那么一点新的期望,也渴望着新的一年能够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一点点好运。

本书爬爬首发,请支持一下作者:

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