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三卷新年 34、并非全是激情(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事情并没有按照宋晓雯想好的那样继续发展下去,完全出乎宋晓雯的预料的是,一件意外的事件阻止了她精心策划好的方案。因为,刚才仅仅是简单掩上的门已经再次响起了敲门声。

本来,在她的计划中这并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自己需要特别关注的地方,她早就知道现在的梦幻城住宿部中除了二楼门口的一个保安和一个门卫以外就只有三楼的两个服务员还在坚守阵地,四楼靠近套房这边几乎就不可能有人,而整个梦幻城的住宿部也最多不过还有三五户客人而已,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去防备这个问题。

何况今天是除夕,又会有谁来打搅自己实施计划呢?

但是现在,突然响起来的敲门声已经让正准备入港的两个人惊醒了过来,门可还没有关呢。

其实,又何止是她,就是张德瑞也是大窘,边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的衣服边示意宋晓雯起来先躲进洗手间去,而惊惶失措的宋晓雯想也没有想就匆忙站了起来,没去理会张德瑞的手势,散衣零发的,一溜烟就钻进洗手间整理自己的衣服去了。

“张哥,你在吗?”

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

这谁啊?

“张哥,我知道你在的,是我啊”

这个声音还比较熟哎!

张德瑞立即问起来,“你谁啊?”

“我是青苹啊,你是在。。。休息吗?”

“啊。。。是啊,青苹啊,你稍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就来给你开门”

“好的”

今天是2996年2月18日,也是除夕,韩青苹母亲让她一定要把男朋友给叫来吃团年饭。

家里也终于摆脱了男主人伤势带来的无穷阴霾,手术后,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韩代田算是因为年轻和身体素质好的原因在医院的精心照顾下恢复得很不错,12月初就可以比较正常地做事了。

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韩代田多次要求女儿把男朋友給叫来吃顿便饭,谈一下关于女儿的朋友关系这事情顺便让自己考察一下,或者说是联系一下感情也可以,毕竟他也是家中的恩人,要是没有人家給的这一万三千元(里面有5千是韩青苹自己挣的血汗钱),这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治好呢。

韩青苹自然也不是个苯人,当然知道张德瑞在医院门口那些话的意思,那就是说,在没有成年以前不要去找他,他也不愿意看见一个继续在当三陪的自己和他有什么牵连,所以在放弃这个“兼职工作”的同时也就老老实实地回来当自己的好学生和好女儿。

在这个期间,她还去梦幻城退还了领班“大姐”给自己花费的那些费用,其实也还不算多。因为当她说自己是因为梦幻城盛总兄弟的原因才不继续做的时候,那个“大姐”也就是叫陈经理的那个中年女人还是非常知趣地没有对她纠缠下去,虽然心里面在不断地叫可惜。

因此,在10月中旬父亲出院后,她一咬牙就说张德瑞已经到外地跑业务去了,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

可父亲不干了,就算在外面跑业务也总得要回来吧,追问了两句,韩青苹只好说他过年的时候才能回来,这才让家里暂时没有去继续追究这事。

私下里,韩青苹打听了一下,也很花费了一点心思,这几天乘放假时间在悄悄地留心观察光华公司,可一直都没有时间找到他,不过还是让她知道了一些情况:在D城没有什么亲戚的张德瑞今年不会回乡下。所以上门去来找他,反正已经假装了一次自己的男朋友,今天也是让你来过年,应该不会拒绝吧,何况在这里住着似乎他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而为了准备过这个年,韩青苹母亲也费了不少的心思出来,虽说那1万3千元的借款最后还剩下了大约不到5千,家里暂时也拿不出这已经用了的9千块,只好先欠着,可剩下的这些钱总得先还給人家吧。

折腾了大半个月,算是勉强准备了一点年货,年夜饭也比去年要丰盛得多,还专门花了50多元去买了两瓶红酒来,这让韩代田半是嫉妒半是感慨自己没有用了。

可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事的张董却还在怀疑,这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我行善给你借了点钱就跑不掉吗?

有点恼怒地打开了门,只见门口的韩青苹穿着一件火红的短大衣,下面是一件黑色的曲裤,蹬着一双澄亮的靴子,短头发梳在后面,白里透红的脸庞上那亮闪闪的眼珠正在注视着自己。

虽然这个装束实在是很一般,但这么长时间没有再见过了,算是很改变了一下她在自己心中的形象。至少,这样穿着就没有什么风尘的味道了。

心下稍微好了点的张德瑞让她进来了,然后问道,“有什么事情吗?青苹”

“啊,张哥,我爸爸请你到家去过年呢”,扑闪着大眼睛的韩青苹关注地看着对方,等待着他的回答。

“哦,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呢”

这个时候,在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女人在等我和他回家去过年,回答的时候有一点心不在焉。

“哦,过年了还有什么事情吗?还是和我走吧,我妈妈已经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呢,我们快点走吧,反正你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反正都是过年呢”

但是,这对话让正在洗手间里紧张听着的宋晓雯不禁火冒三丈,这是谁啊?

青苹是谁?

也敢来和我抢人回家过年?

这个女的,估计年龄也不会很大,声音听起来还象是个小姑娘,我怎么不知道他有这么个亲戚呢?

但他们之间的这个称呼就有点怪,女的喊他“张哥”还算是正常称呼,可他又喊她“青苹”,明显没有带上姓,应该是女孩的名字,也就是说,他们应该属于比较亲密的关系了(暂时也不去管什么关系了),可平时就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人啊(张董当然不会让公司里面的人知道的)?

很想出去搞清楚这个问题,可是自己现在这样冒冒失失地出去也不是个办法,万一这个女孩是他什么上辈的交往呢,毕竟除了亲戚以外,父母亲还有可能有什么同学同乡之类的,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急中生智的宋晓雯对着镜子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可疑了,马上就打开水龙头,用水稍微再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还假装自己刚刚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然后高声问了一句,“阿瑞,是谁来了啊?”

这么大的动作当然让韩青苹听到了,她吃惊地看着正在推门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的宋晓雯,这是一个大约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女人,还算是漂亮吧,可她是谁呢?

转身去看正铁着脸的张德瑞,因为细心的她早就知道张董名义上的女朋友已经回乡过年去了,不管她在什么时候回来,至少现在就不应该在这里,这其实也是韩青苹敢于在现在上门来拉人回家过年的主要原因。

面对着两个女人的疑问,张德瑞无疑很生气,当然这明显是在生宋晓雯的气,明明让你进去的,你到好,不仅不躲起来,还专门出来!

不就是想看看我是和谁在一起吗?

但是脸上的表情还不能继续黑着脸,只好先介绍她们认识,“这位是韩青苹,是我父亲同学的女儿”,先把韩青苹定义为因为父辈才交往的年青人,这样好说些,也能够让韩青苹理解到这个原因。

“这位是。。。”,话还没有说完,宋晓雯心里面的疑惑暂时解除了,果然不是他的亲戚,而且让她高兴的事情还有,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看起来虽然比较年轻漂亮,但无疑还是个学生妹,那可根本就不可能是她的女朋友啊。

那么。。。心情无疑是很不错的,也就非常主动地上前亲热地自我介绍,“你就是青苹啊?我听说过你的,我叫宋晓雯。。。是他的女朋友”

这个称呼用在这里还是很不错的,因为这能够解释为什么宋晓雯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句我听说过你这句话却在不经意中泄露了底细,何况是那句是她女朋友的话呢。

听到这话的张德瑞很着急,但已经无法再拦住对方了。

“是这样吗?宋。。。姐姐,好象您是张哥公司里面的会计吧?”,有了这样一点认识的韩青苹假装告假,对宋晓雯说道,“宋姐姐,是这样的,我家里面有点事情要和张哥私下说,对不起啊”

后面的话是在明确地要求宋晓雯回避一下,这前面的话则是在提醒张董事说,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你现在需要和我先私下说两句,不然的话。。。

哦,既然你不是他的女朋友,既然是家里的私事当然不能当着我的面说,既然是这样。。。宋晓雯想当然地就答应了,“那好啊,你们先说吧,我去买点小东西,一会就上来啊”

没有什么防备的宋晓雯关上门就出去了,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出门,至少今天就不可能把人给带走了。走的时候她还在想,这可真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啊,这么就在喊我姐姐了。。。

实在不能说宋晓雯没有什么心机,而是因为正在恋爱中的女人(如果她算的话)还不能正确地清醒分析情况,何况韩青苹对宋晓雯及秦巧玉的情况还算知道一点点,而宋晓雯对这个曾经当过三陪小姐的韩青苹是一点都不了解。

事情发展到这里也就只能说是当然如此了,并不缺乏社会经验的宋晓雯会被一个还没有正式出校门的小姑娘給轻易地骗过了。

扮猪吃完老虎的韩青苹转身就对张董开始进行威胁,围着转悠还不停地打量,最后才对正黑着脸的对方说道,“哦,我差点都看不出来啊,渍渍渍~你个大奸商,不仅挣黑心钱,还想脚踩两条船”

“什么脚踩两条船?我警告你,别瞎说啊”

“哦?还想不承认?据我所知,你的正式。。。女朋友应该姓秦吧?我还听说,她好象是回老家去了,你就这样~啊?人家才走两天,你就把女下属带来开房?”

“你知道什么叫开房啊?这本来是我的房间。。。好,我不和你计较,想干什么,就直接明说吧”,听着这话就火大,可这大过年的,自己与一个女下属在房间里似乎是很有点问题,而且。。。好象也没什么办法能够说清楚。

“你和谁耍朋友我才不管呢,但是现在你必须与我一起到家去吃年夜饭,还得继续装我的男朋友,什么?你不愿意去?那我等会就给秦。。。姐姐打个电话去,就说。。。你和下属的女会计在房间里面。。。”

“好了好了!我去,我去!但是,要是你敢说出去的话我也把你的事情告诉你家。。。”

无奈的张董只好答应了对方的勒索,却也没有忘记反威胁一下对方,也就是要她不要太过分。

“当然,走吧”,韩青苹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这个谎言在这个年夜饭之后应该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终结了,因为开年自己就毕业了(实习期就可以正式工作了),到时候到他的公司打工,应该可以还上欠他的钱。

两分钟的时间都还不到,张德瑞就被迫选择了到韩青苹家里去过年,而这样的速度也实在没有让宋晓雯想到,等她7分钟后回到这里来的时候,只看见房门上贴了一张纸,大意是说自己走了,有什么事情等会再联系。

宋晓雯气得是咬牙切齿地撕掉了纸条,还跺着脚来不断咒骂这个小妖精,把自己预先就准备了半个月的计划都给破坏了。

不过,她还是部分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毕竟刚才也和意中人有了亲密的接触,似乎也不能算没有收获,实在不行的话,晚上联系再说吧,明天还可以让他来家啊。

================本书爬爬首发,请支持一下作者: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