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三卷新年 33、并非全是激情(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哦~~”,实在无力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里面的含义太深刻了。

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一不小心就会出现很不好并且是极端不好的问题。

谁见过大年除夕跑别人家里去过年的?

除非是一家人和可能成为一家人的人,或者就是那些省长书记们专程去看望老红军啊,老劳模什么的,再或者也要是个什么贫困家庭的才行啊。

可惜,她家既非贫困户也不是老红军老劳模,自己更不是什么省长书记。大过年的,可千万不能去啊,否则浑身上下就是长满了嘴巴也说不清楚。

“小宋,我。。。实在对不起。。。现在。。。还有点事情,晚上。。。有地方吃饭了,那就多谢你了。。。”

我的。。。我的热餐啊,说这话的时候,心还在战抖。

不过这话明显是一副言不由衷的表情,实在是因为张总经理在这个刺激下还没有什么心理准备的原因,说出来的话肯定是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并且破绽百出的。

“是吗?我的。。。张总,张大经理?按照你以前的说法,现在。。。可是生活的时间哦,好歹。。。你也应该喊我一声姐姐,你说是不是啊?”

说这话的时候,还就把“我的”两个字给拖了很长的尾音,同时在张德瑞旁边绕着看了两眼,也不说破对方话里面的漏洞,而是直接点明自己实际比对方大一点的事实,看你怎么办?

眼睛还在不断地四处扫视着,不小心就看见了对方床头茶几上那零乱不堪的景象,立刻就惊呼了起来,“怎么,你住的房间就这样啊?还真有点看不出来啊。。。”

头也不回,卷起袖子就收拾起来,“你看看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呢?哎呀,你还在喝酒,吃冷的啊?也不找点热菜来吃,就这样。。。能行吗?”

“不,小。。。你还放着吧,服务员会来收拾的”

“。。。不是我说你,在我们面前你到是人五人六、衣冠楚楚的,可怎么就这样呢?”

丝毫不理会对方微弱的反对意见,把桌上的残羹剩菜酒瓶子什么的扔进垃圾筒,还拿来卫生间的毛巾三下五去二就抹洗干净,又到门口蹲下来扫那些瓷器碎片。

董事先生可真的就是只能无奈地坐回到椅子上,谁叫人家说的都是实情呢,脸上还不停地在苦笑着,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不过,当面对这个事情的时候谁又能够做什么呢?

今天到底是哪位神仙在天上值班啊?

您在喝酒的时候到是抽个空也来救救我吧!

蹲在地上的宋晓雯很快就收拾完了瓷块,只见她的大眼珠转动了两下,拿起最小的一片在自己左手背上轻轻划了一下,当看见上面微微渗出了一点点血珠以后即收起了笑容喊了一声,“哎喲”

这一声过后,正坐在旁边的张德瑞心猛地就抖了一下,知道有点不好,这Y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让你不要收拾的,你看你。。。还这样呢”

走过去也蹲了下来,看着她的正用右手握着的左手伤口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了,你看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啊?”

不过,她的手上似乎没有什么啊?

“都是你,过年过节的。。。”,宋晓雯把伤口送到对方的眼前,“你看麻”

哦,才这么点大的伤口啊,血也只有这么一点,可能一出门就要被西北风给刮好了,何呵,马上干笑了两下准备自己站起来。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会让你給跑掉呢?

乘对方还没有站起来的机会,宋晓雯继续把手臂向前一伸,略微带有一点淡香的羽绒服,白晰的皮肤,修长的手指,都呈现在了张总经理的面前。

这下,想站起来吧,又要接触到对方,关键是,这样的话将直接让她的手划过自己的脖子和脸,这不是张总经理希望看见的事情。

还蹲在地上的张德瑞稍微后退了一下,准备脱离这个危险的陷阱。

“哼!”,就知道你会这样的,宋晓雯暗自抱怨了一句,急忙假装没有站稳,继续向前顺势倒了过去,想要直接扑在对方的身上。

这让张德瑞无法选择,因为自己再退一步或者向左右两边移动的话,宋晓雯必将直接跌在木地板上,虽然可以撇清楚和她的关系,但这样做的话也实在是太狠心了点,对方毕竟也是一个女孩子。

只好不动,任由对方“跌”到自己的身上。

“哎喲”,发现对方竟然没有用手来揽住自己,虽然他也并没有继续让开把自己放在地板上,但这样也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立即继续假装自己是失足才跌倒了的。不过她的手却没有老实,乘机抱住对方的腰又把自己的脑袋贴在张德瑞的西装上。

红扑扑的脸上略微擦了点眼影,淡淡的唇膏,微微的热气,吹气如兰。。。也开始用煽动性的语言来表白自己的感情,“为什么。。。你平时都这么冷漠,为什么你要这样来对我啊,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什么啊你?”

这一切都让还正蹲着的张大董事有点眩目头晕的感觉,可又无法把她推开,但是似乎。。。抓住她的手来解开这个问题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只好高举起自己的双手来劝说道,“你先起来再说吧”

“不,我不。。。一起来,你就又不管我了,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个说法,一定要跟我去过年,一定。。。”,拒绝起来的宋晓雯继续用手摇晃着对方的身体,我就是不起来,看你又能够怎么样?

“哎喲”,这下可真是倒下来了,蹲在地上的张德瑞,既不能站起来也不能扶着她,又被她摇晃了几下,本身又喝了一点酒,有点失去平衡的他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衣服脏了不说,关键是。。。女孩已经全部顺着就倒了过来。

这对宋晓雯来说却一点都不麻烦,心中暗喜的她乘机抽出手来按在对方的胸口上,双脚也转变成跪地的姿势,脸就正好在对方的脸上方。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够放过?

唇线纹好的嘴唇还散发着一点紫色的光彩,脸不断地向张德瑞靠近,暂时丧失抵抗能力的张董事稍微摇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试图摆脱对方的靠近,不过刚刚才跌坐下来的他一时间还没有恢复过来,加上对方的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机会。

“哼!”,都这样了,还能够怎么做?

偏过头去,嘴上开始劝说对方,“小宋。。。快点起来吧”

“不。。。我就不起来”,宋晓雯不再去管他的反应,继续用手在对方身上侵略着,嘴中一秒钟前还在呢喃着,猛然印在对方脸上。

可怜的张大董事,现在还处于酥软状态下,根本就无力来反抗,可脑袋中还在快速思考着,轻轻摇了一下自己的头摆脱了对方的继续“行凶”,也试图威胁一下她,“你快点起来啊,不然别怪我。。。”

“不然。。。你怎么样?”,还就故意挑衅式地问着他,手上并没有停止下来的宋晓雯明白着是欺负对方不好对自己用强,也想试探一下对方到底对自己有没有什么想法。

在这几个月的工作中,宋晓雯多次与上司一起陪同客人出席过宴会,也曾有过几次单独相处的机会,虽然自己曾经隐晦地表示过,但好象他没有什么反应,不过,似乎又觉得这个上司对自己并没有什么过分的排斥意图,也许。。。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直截了当地对他表示过这个意图吧。

男人嘛,都是比较粗心的,也许他是还没有理解我的意图呢?那末,或者自己还有机会,这是宋晓雯这次试图与对方摊牌的一个手段。何况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其他人在这里,我还怕什么呢?

大不了,最后死了这条心也就是了。

我真是一个坐怀不乱的君子吗?

答案,肯定不是的。

这可全都是你自找的哦。

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末,出了什么事情你可就不能怪我擦枪走火了!

受到激烈刺激的张董事猛然就是一个仰卧起坐,直起身体来,然后用手背擦了下,还稍微回味了一下味道,温玉一般的感觉,唇香犹在。

这下宋晓雯也跟随着直起了身体,“啊”,忍不住就娇呼了一声,随即,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被对方堵住了。

毫不客气地用手在对方身体上攻城掠地,既然你愿意,既然你渴望,那么我还斯文什么呢。

左手轻抚着对方的腰,右手却很不老实地深入到宋晓雯的羽绒服里面,试图透过毛衣把贴身内衣给拽出来。

在被最初的粗暴行动打蒙了一下以后,宋晓雯也开始以猛烈的动作来回应对方,稍微嘻了一下,红着脸的她也顾不得什么了,非常大胆地用手把对方的手牵到自己腹部附近,可这里是什么地方?

心下明白的张德瑞完全能够知道对方现在想干什么,这是她已经发出的最明确的信号了。

当然不能手软啊,顺着她就把内衣给扯了出来,粗大的手开始接触到了皮肤。

一个寒战,宋晓雯向后猛地缩了一下,接着又忍着寒冷刺骨的刺激贴了上来,两只手还更加用力地抱紧对方脖子,嘴唇也再次迎了上去。

这表明,宋晓雯已经准备向自己全面开放了,不过我还是需要先提醒你一下的,“我的。。。好姐姐,你难道就不怕吗?”,不知不觉中也改变了称呼。

“不,我不怕。。。我要。。。我要你”,宋晓雯嘴上含混不清地支吾着,把右手取下来,伸到对方西装里面开始摩梭,又不断解开对方的扣子,试图进行全方位的零距离接触。

本书爬爬首发,请支持一下作者:

http://www.3320.net/blib/c/read/27/13406/index.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