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四卷,针锋相对 第七章,无序(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一道耀眼的白光将整个街区笼罩,虽然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但是仍然将隐蔽在角落的殷勇的身影拉的长长的。

“闪光弹!”当白光在身边迅速的退却时,殷勇脑海中本能的想道,而在下一秒,他的脑袋仿佛被浸到冷冷的冰水中一般,瞬间明白了老何的想法。

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甚至根本什么都没想,殷勇仅仅凭借着与老何之间长期养成的默契,贸然的冲出了自己的掩体。或许,此刻惟有这种信任才是最靠得住的东西。

枪声出奇的没有响起,甚至在殷勇焦躁的跑步声打扰下,枪声仍然如同沉睡了一般,保持着不应有的寂静——老何奇巧的一招似乎产生了效果,在用繁杂的手势吸引了对方狙击手目光后,骤然爆炸的闪光弹,让所有瞄准具里的眼睛都在刹那间失去了目标。

殷勇没时间考虑对方的感受,在匆忙的奔跑到老何身边后,他猛的用力,扛起静静的躺在地上的老何,再次大步向前面的大楼冲去。

温热的身体,肩膀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心跳,都让原本心情低落到极点的殷勇产生了莫大的希望,三步并做两步,殷勇踉跄的冲进刚刚两人选定的居民楼。

阴影刚刚笼罩在头顶,激动的殷勇就迫不及待的将肩膀上的老何放了下来,随后笨拙的套出三角巾,哗啦一把拉开老何的军装。


没有一丝幸运,没有一丝希望,裸露在空气中的胸膛一片模糊,子弹入口处虽然仅仅只有手指大小,但是处在胸口的出口却被带走一块巨大的血肉。白色的胸骨和鲜红的内脏清晰可见。严重的伤口让殷勇手上的三角巾显得特别的渺小。

“操,不能啊,扯淡,老何,老何,你快起来啊。”愣愣的看着已经逐渐凝固的鲜血,和血肉模糊的伤口,殷勇眼神呆滞的晃了晃老何的肩膀,随后声调平淡的呼喊道。

“ 老何啊,快点,醒醒,我带你回去,你坚持着点,一会卫生员就来了。你坚持住,我给把伤口扎上。”努力的在脑子里回忆着曾经教授过的救生常识,并且笨拙的模仿着脑海里的记忆尝试着为老何做心肺复苏,可是,手抬起来,却迟迟的撂不下去,胸口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彻底粉碎了殷勇的幻想,虽然无数次目睹战友负伤牺牲,但是凭心而论,殷勇从来没想到老何,对于他来说,老何似乎已经成为军队里一道固定的风景,就如同手中的枪和营房一般。

“你他妈的操蛋,你说话不算数,你说好了打完仗去奥运会的,你他妈的说话咋不算数呢,你才刚说的,我亲耳听到的,老何,这可不象你啊,你可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人,你这以后,你这杂……”殷勇知道自己不能哭,知道哭起来丢人,知道眼泪不是大老爷们该有的东西,可是,此刻他就是止不住,眼泪仿佛混合着心里的痛楚止不住的顺着眼眶向外淌,此刻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老何忽然微笑着站起来,然后玩笑着对自己说,着一切不过是个恶作剧。

老何牺牲了,脑子里有个声音远远的说道,可是殷勇却本能的拒绝这个事实,这和他心里所想的一点都不一样。他曾经无数次设想过牺牲的场面,猛烈的炮火里,密集的枪声,一个人独挡在一面阵地前,在爆炸中与敌人同归于尽,这是英雄该有的归宿,老何是英雄,他该这样。

可是,这幻想中是完美画面没有到来,老何死的一点都不英雄,甚至连默默无闻都算不上, 一条陌生的街道,一片陌生的国土,一声并不响亮的枪声,独自一人倒下。

将手中的三角巾轻轻的覆盖在伤口上,白色的立刻被红色所取代,并很快的染成一片鲜红。殷勇不知道在最后的时刻,老何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不知道他为了掩护自己,怎么在最后时刻想到如此出奇的招数。他只知道,老何不能白死。

“我要报仇!”这不再是冲锋前鼓舞起的肾上腺素的冲动,而是一种冷冷的感觉。

简单的收拾起手边的东西,殷勇按照预先的规定,架设好信标,并且用明码向附近准备迂回集结的战友下达了撤退的命令,随后,独自一人,拿起身边的武器,顺着楼房已经破败的墙体小心的向前摸索前进着。

“一条命,你得拿十条命还。”殷勇暗自对自己发誓道——

——战争的投入将变的无比巨大,尤其在第七舰队遭遇到毁灭般的打击后,战争的决心在瞬间被巩固起来,没人再去无聊的谈论战争的正义性与否了,在宣传机器和CNN的谎言下,所有的美国公民此刻唯一知道的就是,发生在大洋彼岸的战争已经威胁到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

其他的议题被无条件搁置,所有关于战争的命令被迅速的通过执行,布什不再需要为经费考虑,至少大量发放的债券和印钞机上成吨印制的美圆已经打消了这种顾虑。以美圆为主题的货币架构开始迅速的运转起来,而这巨大的货币金融机器的主要目的,就是加速蒸发除美国之外所有国家的财富。

金融秩序就如同一座巨大的金字塔,数量庞大的塔基和高高在上的塔尖,而在塔尖上只能有一个人的位置存在。布什不介意让美国长期占据这个位置。

战争本就是为剥削而生的,纵观历史,人们为女人,为财富,为地位,为领土,为个人欲望发动无休止的战争,没有哪次战争是为了所谓的正义而发动的。

一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地位本身就是靠战争来维系的,曾经的宋朝对此报有幻想,结果当时最先进的国家灭亡在蒙古的铁蹄之下。若想长久的保持自己的优势,唯一的办法就是率先发动战争。

将战争想的过于英雄和美好,不过是人们自己的幻想罢了。战争的定义就是掠夺。武器就是掠夺的工具。这是没人能够改变的事实。

PS:故事有其自己的脉络,我不能左右,虽然我是作者.对不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