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国上将到中将:揭秘徐立清将军的军衔

徐立清中将。他是我军在战争年代时大兵团级唯一一个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同时也是在1955年授衔中,唯一一位要求降低军衔,而被批准的人


在1955年的授衔过程中,一些同志认为给自己授衔高了,主动要求低授一级军衔。其中徐向前、罗荣桓要求不授元帅军衔,徐海东、许光达要求不授大将军衔,徐立清要求不授上将军衔,孙毅要求不授中将军衔。最后评定的结果,除徐立清由上将降为中将之外,其余要求低授的同志在组织上做说服工作后,都授予了他们应授的军衔。


按照授衔条件,徐立清应该被授予上将军衔,可他三番五次地给党中央、毛主席写信,请求不要上将军衔,在全军传为佳话。当时在正兵团级干部中,徐立清是仅有的几名中将之一,其他都是上将。一位老将军这样称赞道:“徐立清精神可嘉,人品难得,从古至今,少有少有。”

1910年,徐立清生于安徽省金寨县。1927年参加革命,1930年入党。先后历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政治部主任、红四方面军总卫生部政委、八路军第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长、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新编第四旅政治委员、西北野战军政治部主任、第六纵队政治委员与第一野战军第六军政治委员等职务。1949年10月率部进军新疆,11月任第一兵团政治委员兼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副书记。1950年9月,徐立清任中央军委总干部管理部(1954年10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干部部)副部长,为统一全军的干部管理,建立正规的干部工作制度做了大量的工作。1960年12月,徐立清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文革”中受到诬陷和残酷迫害。1973年恢复工作后任济南军区政委。1975年再任总政治部副主任。1980年任成都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早在1955年让上将军衔之前,徐立清就已在评级中主动提出让级别,要求将自己的正兵团职降为副兵团职。总干部部罗荣桓部长、赖传珠副部长也都认为徐立清应定正兵团级,但又为徐立清这种高尚风格所感动。罗荣桓部长在大会小会上多次表扬徐立清,称徐立清是一位“以身作则的楷模,同志们学习的榜样”。


后来,军委副主席彭德怀专门找到徐立清,明确提出不同意他定副兵团级。因此在定级的申批报告上,彭德怀又将徐立清的副兵团级改为正兵团级。


1955年1月,中央军委发布了《关于评定军衔工作的指示》,对军衔评定工作给予了政策性的规定。1955年2月8日,毛泽东主席正式签发了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服役条例》,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于1955年10月1日开始实行军衔制度。这在全军上下引起广泛的关注,绝大多数干部对此都能有比较正确的认识,但也有一些干部担心自己的军衔评低了,面子上不好看。


有的公开摆资格、列战功,觉得应该得到更高的荣誉和奖赏。更有甚者,在提出要求未能满足后,竟闹起了情绪,哭起了鼻子。有一位红军时期的老干部,在他听说自己将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时候,十分不满,竟然公开地说:“我要把那牌子挂到狗尾巴上去。”毛主席当时风趣地批评这种现象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授衔时。”

根据军官服役条例,按照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的历史功勋和在部队的任职情况,是应该给他们授衔的。在初步方案中,其中有这样的内容:毛泽东为大元帅;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为元帅;李先念、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为大将。当毛泽东看到这一方案时,他思考片刻,提起手中的笔,将自己的名字从大元帅的衔位上圈了出来,并说他本人不要大元帅军衔。在一次会议上,毛泽东说:“我这个大元帅就不要了,让我穿上大元帅的制服,多不舒服啊!到群众中去讲话、活动,多不方便啊!依我看,现在在地方工作的,都不评军衔为好!”他问刘少奇:“你在部队搞过,你也是元帅。”刘少奇同志当即表示:不要评了,不要评了。毛主席又转向了周恩来、邓小平,他们都摆摆手说:“不要评了,不要评了。”毛主席又转身问过去长期在军队担任领导职务,后来到地方工作的邓子恢、张鼎丞等同志:“你们几位的大将军衔还要不要啊?”这几位同志也都说:“不要评了,不要评了。”


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不要军衔的事,对负责授衔工作的徐立清震动很大。他也开始认真考虑自己在这次评衔中的姿态。他对当时的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黄新廷说:“新廷啊,我有个想法想给你说一下,按照条件我是该授上将军衔的,我看哪,这个上将就不要啦,要个中将如何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