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称帝是流氓得意,小人得志?

汉高祖刘邦以布衣提三尺剑而有天下,为中国布衣皇帝第一人。而以弱胜强,屡战屡败最后却使不可一世,力可拔山的霸王项羽四面楚歌,最后乌江自刎。当初的小流氓不想八年之间便登九五,问鼎天下,开创了大汉四百年江山之基业。


因而后人赞者说他雄才大略,志向远大,机智灵活,随机应变能力超强。性情豁达大度, 知人善任,肯于纳言。用人上用韩信领兵战无不胜,用张,陈之谋算无遗策,用萧何理政井井有条。不论出身贵贱,贩夫走卒,屠狗吹鼓者都成大将辅宰。。 而他“降城即以侯其将,得赂即以分其士,与天下同其利”和项羽的“于人之功无所记,于人之罪无所忘。战胜而不得其赏,拔城而不得其封”的胸怀和驾驭人才的做法是天壤之别。临终前对吕后的人事遗言更见其善识人的能力和远见。他以宽仁治国,安抚黎民,用良臣创制,行礼制,建政体,使国人一心。儒法并用,德主刑辅,与民休息的治国方略对大汉的长治久安和汉文化的最终成形具有深远影响。和表面统一而民心未归,很快就分崩离析的秦比,汉高祖似乎比那千古第一帝秦嬴政更伟大。


不过也有人认为刘邦得天下乃是流氓得意,小人得志。


首先刘邦在青年时就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喜乐贪色,不事生产,整天和一帮狐朋狗友东游西荡,海吹胡侃,真一个无赖小子。斩蛇起事乃至当上汉王,皇帝后也不改其流氓本性,拿儒生帽子当夜壶,骑在大臣脖子上,老子不离口,动辄粗俗之骂不绝于口。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易”

刘邦宽宏大度,用人不疑也有人置疑,例如:做上皇帝后曾当着满朝文武问刘太公:“原先您老经常说我是个不干活不读书的无赖,没有二哥能理家治业。如今我做了皇帝,您看现在是二哥的财富多,还是我的财富多呢?”把他老子弄的尴尬万分,满脸通红,成年旧事还耿耿于怀可见心胸并不是那么宽厚,另一件事更能说明他心胸之窄,气量之小,当皇帝后遍封宗族唯没有大哥的儿子刘信,太公看着不爽,就劝刘邦看死去哥哥份上封一个爵位给刘信,开始刘邦怎都不答应,后经不住老父软硬兼施,三番五次提的烦,便封个“刮羹侯”,原来当年嫂子对他整日带一帮朋友来家白吃海喝不满,曾拿勺子猛刮锅底逐客。。


刘邦大封功臣力排众议,以自己独特猎狗与猎人理论来说服不满的武将,最后评萧何功高第一,刘邦对治国法典等一窍不通便全都委于萧何,看似很信任萧何,但实际上委权于萧何和猜忌牵制他并用,萧何先把族里男子送往前线当人质,后不得不以自污名节来保安全和功禄。晚年还是有牢狱之灾,虽有惊无险很快被放去但萧何更加恭谨。


刘邦更为自私和无情的一面表现在他为逃命竟多次把亲生儿,女推下车子以减轻重量,当老爹被项羽抓住要烹时竟若无其事。说他与项羽乃是结拜兄弟,我爹也是你爹,若烹的话分给我一杯羹,把项羽这个直肠子弄的不知所措。


说刘邦小人乃是他对韩信,彭越,英布这些为他坐江山上居功至伟的功臣上玩兔死狗烹之法,后来也成了历代功臣大将的悲剧命运的演绎文本。当初这些人都是手握重兵,向谁谁就占优,帮谁谁胜。当初若没他们在外围牵制和帮助汉王早被项羽收拾掉。而刘邦却搞突然袭击夺去韩信兵权,又借吕后这个狠毒女人之手除去韩信,同样灭彭越,逼反英布灭之。当初赐这些功臣免死金牌,永保富贵的话还尤在耳边,屠刀却已砍下。


不过对刘邦的口诛笔伐都是从小节和人品上看,若放到大的历史背景下看,刘邦杀功臣也是有理由的,毕竟手握重兵,割据一方的诸侯不利于大汉江山永固和中央集权。和后来的朱元璋比刘邦杀少许多,且都是真正有实力威胁汉朝庭的功臣武将,考虑到太子的懦弱,他不得不拿这些功臣开刀。


所以从功业之高,用人之善,识人之明,自知之智。权变之快看刘邦还是一位伟大帝王。


从其个性看有流氓习气但并无大恶之劣,还很率真。和许多暴戾滥杀,胡作非为的皇帝比刘邦好许多。他的出发点至少都是为国长安,为民稳定着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