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腐 败 之 浅 见

在历代社会里,一谈到腐败,世人莫不有恨之入骨的憎恶之情。而为什么会产生腐败了,首先应该是人的本性所决定的,不管是性本恶与性本善的理论是哪个正确些,但人性中或多少存在恶的成分,这可能是人的自然属性所决定的,在自然界这个优胜劣汰自然法则的淘汰下,只有有能力获得更多资源及占有更多生存空间的生物才能真正生存下去,这就注定了人性中有贪欲的成分。不同自然生态中,也就会以不同的方式去达到尽可能多的占有的目的,这同时也是人这个作为高级生物所具有危机意识的一种现实体现,而人总会有生老病死,总会有七情六欲,所以也就强化了这种贪心的本能。也就注定了在社会中绝对没有腐败的可能性,只要拥有了某种分配资源及掌握资源的权力,就有可能产生腐败,这不仅是在原始公社社会还是在高度发达的今天或是未来,都不可能没有腐败现象。

而从历代的制度整治来看,也并不象无为而治,更多的时候却是严律重罚,同时也辅之以高薪去整治腐败,如清的养廉银制度,明的杀人高压政策,宋的文人治国政策等等,都没有真正起到相应的作用,反到成为腐败的现实掩饰,成为了一种腐败的工具,再如清代的银捐火耗,冰敬火敬,本意是为了规范官员的行为,后来却变成了官员送礼收送,私扣强占的一种贪赃枉法的手法。这其中自有制度的局限性,但更多却是做为执法者施政者的各级官员本身的问题,上面定的严肃重律,而到了下面往往是另一个样子了,而且越往下,也就越变了样了。如反贪局长,本是反腐的先锋。是保证公务员队伍清廉的重要执法者,而事实上许多出事的官员却正好是反贪局长本人,却成了贪污腐化的首要份子。这治腐又如何治了,加上制度本身往往具有“具情可裁”灵活,这也就让执行者获得了很大的权力,加上制度监督来从没有真正具有完美无缺性,这又如何不在人性的欲望下伸出手贪拿了,而且人不可能光靠所谓的道德与自律来做到不伸手,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在有机会掌握到这种伸手的权力时,往往很难真正控制住自己的贪心。

腐败的另一个根源就是社会“惯坏”的,众所周知,社会之所以称之为社会,也是以情感关系为建立起来的,中国的社会又注重人情往来,面子里子。许多时候在没办事时,心里就打上了小九九,如某文章写的一位县长秘书给朋友办点事一样,先想着很难买,打电话给相熟交通局长,交通局长就把事交给办公室主任,主任就找到熟人,熟人说有个朋友在县长那当秘书,打个电话给他就可以了,结果这个秘书就是自己。这个笑话让我们看到了许多人为了更好的办好事,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去往这方面想,而且为了事办的快好,去主动要求。而执法者本人都会有三亲四友,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里,也总是拉不下脸来,从而知法犯法,执法违法;腐败也从一种特殊的现象演变成为一种惯例。你要办事,你不去主动送礼拉关系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而且得到的结果与送礼之后的结果往往不一样,如果你你还为这而抱怨的话,恐怕别人都觉得你不上“道”而官员们也知道,当公仆是有“好处”的。这也是历代以来,学而优而仕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你不要,都会有人给,你要还是不要,如果不要,也会被人视为不懂潜规则,而且官员作为公众人物,上下开销也自然会大,要在官场上“混”,首先还是要习惯这一规则。

腐败,不仅仅是当事人本身,目前似乎变成了一个产业化的趋势,你想要送礼吗?可又不认识人;你想要打通某关节,却不知道当事人的喜好,怕礼送不到妙处;就算认识,关系却不熟,加上现在纪律这严,一般人的礼当事人怎么敢收;什么时间送,送多少,怎么送的满意等等,这些都说明了腐败其实是件很艰难险阻的事。不过没关系,自有人手眼通天,成为这中间的“揽客”。只要你想办事,想高效的办好事,而又愿花钱,这些“揽客”就能手眼通天,左右逢源的为了上下打理好,而且他们分工明确,要好美色的可以搞到美女,好古玩字画只要说的出的都能搞到,吃喝玩乐,赌博虚名诸如此类的,这些“揽客”无不安排周全,如在成克杰案及沈阳书记案及远华等等案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而且“演出”精妙绝伦。

时下的这种特殊性腐败,也有"社会风气"使然的结果。由于目前中国社会之巨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占有主导作用,社会也逐步从理想的社会主义转变成为功利的意识形态,古来有之的“笑贫不笑娼”的笑谈也越发的在社会隐性层面得到认同。这个寻名逐利的社会意识形态下使得人心浮燥,寻求物质享乐,而由于经济还处于转型期,社会的拥有许多机会及寻租机遇可以使许多人一夜暴富,这也让公众看到了“天方夜谭”现实富贵名利梦。尤其是作为这个社会资源掌控者及分配者来说,官员们其实在这方面更有“近水楼台之利”,对他们这个群体来说,更有现实诱惑力,而且越往高层所接处到的越是中国最富的阶层,越能真切的感受到这种物质上的“不平等”,再对比下看下自己的生活及家人,就算自己心态能平和,但家人了,可能就没有这种“境界”了。这也就使得许多官员很难以教条的制度及规章来约束自己及家人,而且现实的功利性也让许多官员很难管住自己的“手”。加上我们这个社会越发的以“向钱看”为荣,也就让腐败有了现实的温床,官员高层比车比房比钱比情人比派头,下级官员也就上行下效,于是乎我们这个社会在许多层面以“腐”为荣,慢慢的也就形成了这种“风气”,“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也就不再是如《三言二拍》《醒世恒言》那样的小说般梦幻世态了,而成了真真切切可感受到的社会现实了,这就不由让人怀疑了:难道腐败就真有理了吗?

腐败说到底,就是以权谋私,专业的说法就是“寻租”,权力是个好东西,古往今来,如果非要从官位中去评出一个真正的“君子官”的话,可能只有民国公元四六年以后的甲长们了,因为抓丁派夫的事都是他们去干,而好处却是少得可怜的,层层利益下来,最后却只能让联保长们强压着每户轮流来干这“君子官”了。为什么再没有官职能称之为“君子官”了,这就是因为有权有利的结果,权力说到实质应该是民众的一种委托机制。从它的内涵来看它应该是受委托人的公仆才对,可是作为被委托者的公务员们,在中国由服务大众的角色变成了领导者与管理者了,叫公务员们称谓也不是某先生而是某领导。基于这种理念,公务员们在中国也就成了“人上人”了,没看时下人人都想往公务员队伍里钻,表面上收入不高,却为什么能吸引这么多人想当公务员了?这不仅是社会地位及工作稳定所能吸引的理由所在,而重要的应该是其私下的灰色收入所吸引的,而灰色收入往往是腐败的前奏。有开始的第一次“伸手”,就有第二第三次,而许多落马的贪官污吏也正是从这样的开始而步入了不归路的。虽然我们的制度规章监督机制也较完善了,但私欲之于贪来说,再大的风险也微不足道了,现在流行的这样一句话很能说明这个:牺牲我一人,幸福子孙三代!虽然灰谐,但却贴切。

从一个社会发展繁荣角度来说,它的先决基本条件之一就是政府应该是个较清廉有效率的运行机构。从历代的经验来看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等莫不是吏治相对清平,如果一个社会主体:政府 ,都变成了个个中饱私囊者,则民众必然会对政府失去信心,加上繁重的赋税,天灾;这腐败也就成了一个朝廷的消亡因素了。我们可以看看历朝历代,没有一个政府的消亡不是有腐败的原因。腐败就如同蛀虫一样,千里万里之江山,日复一日下去,也就成了一个庞大的“马蜂窝”了,我们看到的是千疮百孔,腐败也就成了历朝历代的头痛大事了,可治一时,但没有一个政府能很好解决这问题,以时下的社会来说,腐败的“内容”越发的丰富起来,腐败也就让这个社会觉得“越来越不安”了。

腐败,从老百姓眼中看来,那是十分痛恨的,但人们往往又津津乐道其中,今天某科长家又有人送礼了,明天某处长家全家某公司送了免费欧美游,某长官又为某夜总会小姐大打出动....等等这些成了老百姓生活中最好的谈资,而最喜欢谈的就是某贪官们的下马,某地某官怎么怎么贪,某单位某领导怎么怎么落马出事了,真是谈起这些谁都觉得大快人心。这其实本不是我们的老百姓喜欢官员出事,而是忍无可忍又很无奈的一种心态的发泄,谁不想看到一个政府是高效廉洁的政府,谁又不想去办事时能得到友好无私的服务。而事实上,失望的事太多了,使得老百姓怕与政府打交道,把政府当成了衙门。而腐败,更是让老百姓忍无可忍,服务型的政府却成了老爷型政府,为人民服务却成了为自己的私欲服务了这又如何不让老百姓痛恨了,这是腐败带来的巨大的负面影响,使得我们的政府公信力降低,同时也给老百姓心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阴影,这里用一句以前打趣的对联下句来说明天下老百姓的希望:穿百姓衣 吃百姓饭 莫道百姓可欺 自己也是百姓 希望这能给那些公仆们心中留下点共鸣!这也是我们老百姓对公仆腐败的心中一种无奈所想:腐败又怎么能一痛了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