璋瓦俱喜尤待定(临产)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外长25日将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讨论上合组织扩员问题,而向该组织提出加入申请的是伊朗和巴基斯坦两个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国内各大网站不分先后的报道这条消息,一时间上合西进就似乎是要临产一般,受到了许多人超乎关心的关注。在上合大家庭当中,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婴儿落地时的啼哭,对于即将加入的新成员,无论是相关人士,还是非相关人士,都是三派并立,前者为“三关派”:关切、关心、关注;后者是“三待派”:亟待、期待、等待。

其实在对待上合添丁这件事上,不少人都存在一个误区,所谓的上合西进也只是根据伊朗与巴基斯坦两国所处位置做的主观意愿上的定义。如同对待新生儿的性别一样,在模糊当中,总是凭借主观意愿去猜测。即便是权威专家,也无法对婴儿的性别做出准确的判断。任何事情发展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上合西进之前,首先要解决加入成员国的相应规章、程序与标准,其次才是加入成员国究竟是谁。不过这个程序是可以接见许多组织的相关条例的,因为不存在什么太大问题,被忽略也在情理当中。就目前形式而言,上合组织添丁除西进之外还有三个选项,分别为:北上,东扩与南下。如果是要在模糊当中凭借主观意愿去猜测,也是朝最有利于自己的方面猜测。

上合北上

同样做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的外蒙古,也是非常有可能加入上合组织的。从其他组织的扩员途径上来看,不外乎两种:组织邀请与自愿申请。外蒙古虽然没有自愿加入的意向,可如果是组织邀请的话,外蒙古也存在加入的可能性。虽说外蒙古一直扮演着中俄(苏)之间的缓冲国,可随着美国的介入,外蒙古在缓冲国之余又有些存在双方势力真空的迹象,为了巩固势力,外蒙古加入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不少。

上合东扩

朝鲜一直与上合无缘,让广大具有朝鲜情节的国人难免有些惋惜。中国有句古话“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强国的帮手至少也不应当少于三这个基数。中国同其他的国家的友谊很少出现附加形容词,曾经所谓的中德友谊与中法友谊,让国人看到了这种友谊的脆弱,甚至是不堪一击。而中朝友谊则有比山高,似海深的形容词,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雨,依旧如故。平心而论,友谊是建立在长期稳定的利用关系之上的,利益是可以促使人背叛友谊的,同样友谊也可以原谅因为利益导致的背叛,把这句话带入中朝友谊当中,就会发现我们更应该珍惜眼前。

上合东扩不单有朝鲜这一个选择,还有日本与韩国,两国先后拉近了与中俄之间的双边关系,虽然两国是美国亚洲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可不排除以非正式成员国的身份加强同上合之间的经济往来,是肉三分馋,何况于啃惯骨头的两国?

上合南下

上合组织四个观察员国,也包括地处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加入理由就是避免印度被美国拉过去,看似上合组织当中有印度视为最大威胁的中国,而且还有热门巴基斯坦,好像印度加入就是要被欺负一样,可实际上不然。印度经常针对中国军演,乃至中国周边国家经常单独或者联合针对中国军演,说句大实话,因为他们怕咱,动不动就亮家伙,只是因为底虚。就印度还玩时尚搞什么山地师,我们组建了山地师了吗?临时从来自山区省份的解放军当中抽调就能够应付,印度一直维持这么一支部队的军费,如果要是能够搞点生产建设,不是更好吗?打是打不出来什么结果的,只是想在谈判桌前获得更多的筹码罢了。如果能够以上合组织为框架,添加美英两国的话,形成一个谈判机制,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

在此我要说一点,印度与中国之间的对抗实际上就是松花蛋与花岗岩的对抗。印度这颗鸡蛋裹上点泥土,加上点杂草就吹牛说他是恐龙蛋化石。美国以驻亚洲办事处为框架来成立亚洲版北约是不可能的成功的,就内部成员设置就存在许多问题,大小搭配,新老搭配出的团队越是优秀,内部越存在分裂迹象。做过傻事是因为没有搞清楚利弊之间的多少,并不代表不懂得利弊取舍。退一万步讲,印度就算是傻子,也不是瞎子,纵使身兼两职,也无法抗拒利益的诱惑。

催产剂倒行逆施(难产)

待产日期已经确定,是因为在事前上合组织被北约东扩与欧盟南下打了两针催产剂所导致的,准确的说俄罗斯所受到的波动最大。就这个剂量而言,还是无法影响到做为整体的上合组织,同时也会引起上合组织自身的抗药性,很可能会导致上合扩员难产,导致事情拖延下去。试以美国视角来衡量上合扩员一事所能带来的利益,借以说明上合组织存在的问题。

上策.一尸两命

所谓一尸两命就是利用上合扩员这件事,彻底分化上合内部,从而使该组织解散。上合组织使用的是“双核”处理器,中俄两国的同盟关系虽然稳定,可却不牢固。上合组织起家是靠苏联的解体后在中亚出现真空区域造就的,一直没有扩员的原因是因为要消化中亚五国,确立组织内的单一领导权。也许中俄两国之间并没有这个意向,可处在两国之间的中亚五国却希望只接受一个国家的领导,虽然左右逢源是件好事,可这样很容易卷入两国并不稳定的同盟当中。而梅德韦杰夫的上台无意加剧了这个矛盾。

梅德韦杰夫的政策咄咄逼人,这种作用力在对待内部问题的时候展现的更为激烈。以沿里海天然气管道项目拉拢哈萨克斯坦与土库曼斯坦,而且企图以黑瞎子岛就彻底了解中俄边界争端。友谊是可以背叛的,同样友谊也可以原谅背叛,所以梅德韦杰夫和萨科奇一样在玩火,可他俩犯了同样的错误,犯了让中国人民无法原谅的错误。国家荣誉感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国土面积之上的,越是国土面积狭小的国家国家荣誉感越强,日本和韩国便是典型代表,相对而言,美国的国家荣誉感则逊色于两国。在经历了一些列的天灾人祸之后,中国的国家荣誉感呈现一个上涨趋势。中国的战争很少是为利益而战,而是为荣誉而战,美国悄悄的为启动中国的战争机器在做余热。不过中国人同样也很有大局观,俄罗斯很巧妙隐藏了他的本意,可这根导火索被俄罗斯再次点燃。

关于上合西进,俄罗斯做的很仓促。伊朗与巴基斯坦两国,由于双边关系是以地理为纽带,所以一个亲俄一个亲中,而俄罗斯现在所处在劣势,手中的牌少,就希望通过上合西进来和中国换牌。看似一换一很合理,可伊朗和俄罗斯的关系能和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相提并论吗?虽然都是同样的派,可存在花色问题。如果要是上合仓促扩员,必然激化中俄内部矛盾。

中俄之间存在许多问题,两国一直都是靠妥协来暂缓问题,就上合组织而言,领导权的唯一性是无法妥协的,双核将会变成单核,就如同足球当中的双前锋一样,采取平行站位,而伊朗和巴基斯坦就是两个边路选手,传球更侧重前锋的位置,无疑加剧平行站位向纵深梯次站位的演变速度。

中策.早产夭折

在亚洲,国家之间的组织不少,除上合之外还有阿盟与东盟。伊朗与巴基斯坦两国却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这就凸显出两国存在的自身问题,如果要是草率的把两国加入进来,两国存在的自身问题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组织,虽然上合组织处在一个由经济组织向军事组织转型的过渡期内,可毕竟军事组织是以反恐为纽带,以反恐来维持一个军事组织未免有些过于单薄,而经济组织有一个特点,可以同享福,不能共患难,处在组织发展的初级阶段,就要迫使大家改变这种默契,对于利益可以照单全收,可对于面临的问题,恐怕很难突破心理防线。东盟是以地理为纽带,从而无法允许组织内存在飞地;阿盟是以宗教为纽带,故而无法接受一个什叶派与一个世俗化的国家。

伊朗与巴基斯坦加入上合,对于中俄两国来说是可以接受的,可对于中亚五国来说是不容易接受的。如果要是扩员锁定于伊巴两国,那么上合组织基本上就要成为了美国敌国联盟了,尤其是与阿富汗接壤的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这样一来,伊巴两国加入,紧接着大肆舆论宣传,然后稍微对三国一施压,只要出现一个国家退出,上合组织的结构就发生变化了,美国敌国所占比例更高了,威胁更大了,依次类推,上合组织离解散也就不远了。

下策.拖延步伐

上合组织在添丁之后,便存在一个去向问题,在周边,西有阿盟、南有东盟,似乎上合组织最强盛的阵容也就如此了,也没有什么太大做为了,世界是否将会进入一个新冷战对峙时期?美国拖得起,美国也乐于借助新冷战来恢复其世界霸权的绝对地位。美国计策的分类是根据时效做的划分,中国和俄罗斯自身存在一个相同的问题,不善于结盟。由于两国在历史上都是正统地位,国家统一时间长于分裂时间。就拿中国来说,虽然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纵横家,可其鬼谷子学说在独尊儒家之后便成为了奸佞之臣的参照物。即便国家所处动乱时期,都以一统江山为目的,没有妥协的余地,也就不需要纵横家发挥什么作用。中国智慧领先了世界,可中国的结盟技巧却落后世界。

顺从者三足鼎立(难产)

伊巴两国是必然要加入上合的,只是存在一个时间问题。当上合扩员成功后,亚洲范围内的三个联盟版图也就被清晰的勾勒出来。阿盟、东盟、上合三个组织当中的搭配很有意思,阿盟是以***教为主体,东盟是***教和佛教为主体,至于上合组织则更为复杂,***教、东正教、佛教为主体,斗去吧!采取混合搭配的原则就是要牵一发而动全身,异教徒的战争,究竟是笑声大一些?还是哭声大一些?

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其实用十六个字就可以完全概括我的整篇文章,我写的不是时评文章,只是接近于时评文章的短诗。我只是在用整篇文章解读我的一句诗罢了,啰嗦之处还请见谅。

退役新兵

2008.07.2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黄雀之后,白头海雕。

延伸阅读:

面对重围“西约”应运而生

俄美政治秀谁在客串?谁在本色演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