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剑侠中,他叫“剑倚斜阳”,她叫“青袖招蝶”。


华山顶上,在那一抹斜阳里,倒插的七尺剑泛着温柔的光芒,他端坐一旁,痴痴的看着她飞扬着长袖,携一只七彩的蝶,笑魇如花,轻歌曼舞。这就是剑倚斜阳和青袖招蝶共同描绘的一幅画,他们梦里梦外一起追寻的画。


从刚刚认识他们的时候开始,就听到剑倚斜阳不厌其烦的这样描述,而青袖招蝶总是静静坐在一旁听着,没有太多明显的表示,只偶而会站起身来,走近斜阳的身边坐下,不发出一点声响,生怕打断了斜阳的思绪。

在桃源183/205的那段日子里,我、剑倚斜阳、青袖招蝶、断刀无痕、一剑立天,始终在一起升级、聊天。斜阳80级,青袖和其它人差不多,都是60多级,我最低,当时是50级刚出师。剑倚斜阳级别高,所以打怪的主要就是他,偶而断刀会帮下忙。剩下的人都是混经验的.

我一般晚上八点上线,有时候人都到齐了,有时候就只有斜阳和青袖在。青袖通常是坐在那棵桃树下,斜阳在打怪。最迟到到9点,大家也就来了。

那天我提前到7点上线,只有斜阳和青袖在,其他人还未到。我习惯性的和斜阳、青袖分别打招呼。斜阳说青袖在加班,挂机呢。我说少有啊,青袖忍心把你一个人丢下。斜阳笑了笑。

我问斜阳:“你和青袖是不是本来就认识的”。


斜阳说:“岂止认识啊,她是我老婆,现实中的,真正的老婆”。


我恍惚大悟,“怪不得。你们好兴致啊,两夫妻一起玩剑侠”。


斜阳坐了过来,就在青袖的旁边。在剩下的时间里,斜阳没打怪,只是偶而有狐狸过来攻击青袖或我的时候,站起身将它消灭。我们在用队聊聊天,聊了很多,主要是他和青袖的事情。


斜阳说:“我们俩是一对苦命鸳鸯啊”。


原来斜阳和青袖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从中学、大学都在一起。但由于斜阳家境原因,青袖父母一直反对他们俩在一起。毕业后两人冲破各种阻隔结了婚。青袖家里在当地给她安排了一个公务员工作,而斜阳迫于无奈,只身南下打工。新婚离别,其情形可想而知。但两人从来没有因此而后悔。


斜阳喜欢玩剑侠,青袖本来对游戏是毫无兴趣的,后来也来了。


斜阳说:“青袖不是在玩游戏,她只是为了能天天见到我。”他说:“月影,你看她从来没打过怪,其实她根本没加武功,68级了,什么武功都没加。但她的上线时间决定比你月影双飞要长得多,在整个三区二服,这样玩游戏的也就只有她一人了”。

斜阳沉默了,我也不知说什么好,完全呆住了。这时候,断刀、一剑、慕容也陆续上线了。大家都没出声,只是听斜阳述说着。


“她没有觉得无聊。青袖说了,在现实中我们要相隔两地,那就让我们在剑侠的世界里长相厮守。”


斜阳只有晚上才能上线,六点下班,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回到他狭窄的住处上线,很多时候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但每一次,青袖总是要早过他。斜阳知道,青袖每天都在等这个时候,等着斜阳的到来。


斜阳说:“其实青袖经常都在线上。我有时白天也会抽空上来,偷偷的跑到这里,很多次,看见她一个人坐在这棵桃树下,静静的坐着,头上都冒Z字了,但我知道她在,狐狸来攻击她的时候,她就会站起来跑开,过后又跑回来继续坐着。尽管她明知道,这个时候我是不可能上来的。她宁愿等着,一直这样等着,直到我上来。”

“我躲着,看着她,心里钻心的痛。我以为我是多么的想她,可是跟她比,我的思念又算得了什么呢”。


听着听着,我只感觉心里阵阵发酸。我想按理应该劝说两句的,但说什么呢。其它人也都不出声。斜阳并未理会我们,自顾的说着。我想他心里很苦,有些话无法向人倾诉,当然更不可能对青袖说。


“至从青袖玩剑侠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这个地方没离开过。她说她喜欢这里的桃花。我要带她去华山圆梦,她也不干,她说,她现在已经在梦中了,去了华山说不定梦就醒了,她不想这么快。”


“我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听她的。呵呵,我快90级了,我现在只有400多经验值,但我听她的,只要她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这个时候,斜阳说的话开始明显没有了章法,东一句西一句,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在现实中我们要相隔两地,那就在这里长相厮守吧。”


断刀密我:月影,我感觉很伤心。


一剑密我:受不了了,谁能帮帮他们。


“呵呵,大家怎么啦,受我影响了。”最后,斜阳说:“其实没什么,能这样我们其实也很开心。我们一样能天天见面啊,你们不知道,我和她都是背你们密聊的,在谈情说爱呢”


斜阳站起身来清完了怪,又说:“我要加紧时间升级,青袖说她喜欢《天地无极》,我要尽快把她带到80级,给她买本书,然后帮她练90级技能。她说了,等天地练成了,就跟我上华山,去看斜阳的。”

“等我有了钱,我就接她过来,好好的过日子。我要用一生来补偿”。


到这个时候,气氛终于稍有缓合。


断刀说:“好,我来一起打,多打点经验,让青袖早日学成天地。”


一剑也站起身来,“好,我也来。离远点不分经验值了。丐帮赚钱多,我去那边打,多打点钱出来给青袖买书埃”

斜阳说:“呵呵,那谢谢大家了。一剑不用去,钱我存够了,你那两条龙打起来辛苦。月影就坐着,帮我看着青袖,有狐狸就挡一挡,通知我们过来消灭它。”


我抹一把眼泪,说:“好,包在我身上,就算我挂也不会让青袖挂的。”


从这以后,斜阳和断刀不停的清怪升级,我则守在青袖身边,见有狐狸过来就冲上前去用玄一无象引开,这中间我挂了无数次。一剑就在不远处打宝打钱,收到好东西就给青袖戴上。


渐渐的,青袖也比以前开朗了,话也多了。


应该说,一剑的贡献最大。他是个很活跃的人,他私下对我们说,我们要努力制造点气氛,让青袖不再单纯为了见斜阳来玩这个游戏,要让她喜欢上这个游戏,开开心心的和斜阳一起玩游戏。


一剑发现青袖喜欢看我们几个一起屠杀别人。他想出了很多坏点子,比如把他朋友叫过来说有好东西送,然后就叫我们一起开PK,来一个杀一个;还骗人说便宜卖极品,把人骗到这里来交易,然后又把别人杀回去。每次都把青袖逗得哈哈直乐。后来还加了八卦,PK时我们就让她先晕人,然后一拥而上,把人砍翻在地。这个时候的她,完全是一个调皮的小女孩的样子,在我们身边跳来跳去。

最记得有一次,我们终于把事情搞大了,被二十几个人追杀,掉了很多经验,一剑由于PK值太高,还被爆了一顶回血4的帽子。后来,对方把我们几个围困在桃源的广场上出不了门,那场面真是可怜兮兮的。但我们却还是不住口的调笑,等着对方散去才出来打怪。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天天故技重演。


斜阳也不象以前那样一上线就埋着头打怪,现在多是坐在青袖身边,两人在私下里说着悄悄话。一剑和断刀级别高了,逐渐担起了打怪的任务。我也开始能象斜阳那样,切换着八卦和无我,让怪一片片的倒下。而且我们还让斜阳和青袖白天也挂在这,一剑、断刀和我轮番上来打怪。有一次,一剑疏忽,让他俩死成一堆,被我和断刀骂得狗血淋头。青袖连说没关系。我们还准备等青袖80级了就建立一个帮会,让斜阳当帮主,青袖当压寨夫人。

很明显,青袖开始真正玩起了剑侠,一天到晚在研究技能加点。而且任性的很,完全不听我们的指点,乱加一气,害得我们四处找水晶帮她洗点。


终于,那一天,青袖79级了,我们预计,到明晚10点钟的时候她就升80级了。这天晚上分手的时候,大家凑足了3000万,让一剑明天一大早去买《天地无极》技能书。


青袖说:“一剑辛苦你哦。”


12点钟时,一剑和断刀下线了。我准备走时,桃源忽然下起了雨,哗啦啦的乱响。


青袖说:“月影,早点回家吧,别让雨淋着了。”


然后又在队聊里冒出“亲受的,晚安”的字样。


我起哄:“哦,忘了换密聊啦,被我看到了。好肉麻哦”。


青袖说:“讨厌”。


我嘻笑着:“好啦,你们慢慢缠绵吧。我走了88。”


在下线的那一刻,我看见,在雨中,斜阳和青袖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美丽的桃源美得一成不变,美得那么执着。依旧灿烂的桃花,时不时轻轻吹袭的微风,还有深夜12点如期而至的小雨,哗啦啦的响个不停。似乎一切都与它无关,除了,美丽以外。


斜阳终于带着青袖上了华山,再也没下来。我们送到半山腰,看着斜阳朝山顶走去,青袖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斜阳不会再来了。” 断刀说。


可是我不相信,因为我真真确确的听到斜阳对青袖说:


爱人,陪着我。在这永恒的世界里,我们不再分离。



约好给青袖升80级的第二天,我早早的上了线,看到断刀和一剑在雨里,一动不动的坐着,像两块石头一样。


“他们没来,一整天都没来”断刀说。

没来?怎么会,不是约好了的吗?今天给青袖升80级呢。一剑把他高价买来的天地无极技能书拿给我们看。一剑说明天他们再不来就把书买还给那个奸商。


但他们一直没来。


等到第十天的时候,断刀开始烦躁不安了。一剑坐不住,一会打两下怪,一会儿又在我们面前展示他的轻功,跳来跳去。


“一剑,没瞎打了”断刀说了一句。


一剑没理他,继续把怪引成一堆来清。


“一剑,叫你别瞎打了,聋了!”断刀又说了一句。


一剑还是没理他。


停了一会,断刀猛的起身,说:“你再打一下试试看。”


一剑停了一下,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