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 宋徽宗三子郓王楷小传

郓王赵楷,宋徽宗第三子。初名赵焕。始封魏国公,进高密郡王、嘉王,历奉宁、镇安、镇东、武宁、保平、荆南、宁江、剑南、西川、镇南、河东、宁海十一节度使。如此频繁的换镇节度使,在宋代也是绝无仅有的。

政和八年,廷策进士,唱名第一。说明赵揩此人很有文采,在这点也很象宋徽宗,所以也是宋徽宗特别喜欢他的原因。他的母亲王妃当时也很受宠,于是越级拜太傅,改封郓王,仍提举皇城司。

这里对宋代的皇城司作一个说明,皇城司负责执行皇城出入的禁令,掌管设于各门的铜牌、铁牌。负责宫门闭启时验核符钥等事务。就是管理皇城内的一些日常事务的。皇城司有禁军500人,但是不属于三衙,是一支直属皇帝的独立禁军。宋代有祖宗之法,就是宗室不领职事,为的就是避免宗室握有实权,威胁皇权。赵揩有皇城司的实职,得以出入宫禁和中枢机关(宋代的皇宫也就是大内和中书省和枢密院都在皇城内。),没有时间早晚的限制.并且宋徽宗特许郓王在外面的王府架起“飞桥复道”以直通大内。

这里还有一个事例可以说明宋徽宗和赵揩的关系。有一次太子赵桓入宫拜见父皇,被徽宗要求在外面等候,不得打搅,太子原以为是皇帝在和宰相商量什么大事,后来一看是赵揩在里面,在和徽宗在品诗论画,可见赵揩和太子赵桓在徽宗心目中的地位谁高谁低。

童贯伐燕的时候,皇帝甚至准备让赵揩当元帅,但是因为后来白沟之战失利终止了这件事情。王黼作宰相的时候,几次劝说皇帝改立赵揩做太子。宋徽宗都没有表态。可见,宋徽宗在这件事上面还是有清醒的头脑的,喜欢赵揩归喜欢,太子是轻易不能替换的,不然将会引起朝局剧烈动荡。这也是赵桓为什么嫉恨王黼,登基后对王黼痛下杀手的原因吧。

宋徽宗在禅让帝位给钦宗的时候,当时正好是殿前都虞候何灌带兵在宫门外担任警卫,赵揩还想阻止徽宗禅让,准备进去搅局。何灌在宫门口拔剑阻拦,赵揩说:“太尉不认识我赵揩吗?”何灌回答说:“我认识大王,我的剑不认识。”赵揩对何灌曰:“剑是杀敌人的,不是用来对付宗室的。”何灌只得劝道:“大事已定,王何所受命而来?”赵揩不得不退回去。

钦宗登基后,赵揩改镇凤翔、彰德军。同时免去了他皇城司的差事,他当然不会允许他皇位最大的威胁者随意出入宫禁的。当然,宋徽宗特许建造的“飞桥复道”也不会被保留下来。宋徽宗南逃之后,赵揩也随着离开东京。

后来金兵第二次围城,宋钦宗亲自到青城议和的时候,还把赵揩带在身边,为的就是以防赵揩,在他不在城里的时候,取赵桓的太子而代之。可见赵揩在他心里的阴影之大。

当然,他们兄弟谁也没有逃脱被俘的命运,谁都没有魂归故里。让胆小的赵构当上了皇帝,实在是宋代的悲哀,也是宋代皇族的悲哀。




本文内容于 2008-7-21 20:32:49 被police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