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6、堡垒从内部攻破(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行动小组在工厂区的隐蔽点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他拿出钱和一些化妆用具,让几个同志准备了一些衣物,重新为每个人安排了新的掩护身份,这对今后进行新的行动比较有利。大家这才知道,原来于效飞时刻不离身的那个小手提箱里边装的是金条和特工器材。

这些东西是于效飞百战百胜的重要法宝。

于效飞小组的成员十分高兴,他们迅速从暂时的失利中恢复过来,开展了大反攻。

首先要做的是,判断自己的损失到了什么程度,恢复和上海地下市委的联系。

那个用来联系的联络点是不能用了,于效飞发出警告的时候那个气喘吁吁的接电话的人显然是刚刚冲进联络点的特务。现在要知道备用的地点是不是还能够使用。

按照备用的联络方法,他们应该在一个地方发出要接头的信号,然后等着对方发出回应信号,最后才能正式接头。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坏到了极点了,于效飞决定,直接寻找上海市委的备用联络点,省略中间的那些环节。

以前的时候,方俊宇知道,万一他“有紧急情况要找党,就到宝昌路有利绸缎庄去”。虽然这次行动中上海市委没有通知于效飞这个最后联络点,但是方俊宇知道这个地点也是一样。

早晨快要到8点的时候,方俊宇走进了宝昌路有利绸缎庄。这个时间里,通常的商号已经开门营业,但是客人却差不多根本没有。宝昌路有利绸缎庄作为一个市委最机密的联络点,接待的都是重要人物,它应该早早就开门,以防有人有紧急的情况来请求市委加以处置。

方俊宇进来之后,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宝昌路有利绸缎庄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商号,看来是以中高档顾客为主,商店布置得整洁大方,柜台打扫得一尘不染,柜台里边的货架上摆满了成匹的绸缎。

整个商店里边没有一点发生搏斗的痕迹,看来这没有发生过意外事件。方俊宇觉得微微放心了。

但是,他在商店里边等了半天,却没有人出来招呼他,这让他觉得有点奇怪。上海市委的秘密机关,应当是由最精干的同志来负责的,他们都是精心挑选的工作人员,他们在职业掩护上是不会出任何差错的,平时就和真的从事那些行业的人一样,做起活来,即使是内行也不会看出任何破绽。

可是,今天在守机关的人怎么会不按照通常营业的样子出来招呼客人呢?

方俊宇看了一下手表,他已经在商店里边呆了快20分钟了,这样太不正常,如果再没有人出来招呼他,那么他自己的行为就显得可疑了,他必须马上离开。

就在方俊宇转身要朝店门外面走的时候,里边的门帘一掀,从里边走出来一个穿着蓝色长衫的人,那个人一边走,一边用手捂着嘴,懒洋洋地打着呵欠,看起来十分无聊的样子。

方俊宇一愣,那个人把手放下,忽然看到了方俊宇,不由也是一愣。他赶紧弯腰行礼,对方俊宇赔笑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昨天晚上小号要为一个大客户准备一批货,一直忙到早晨三点才睡下,实在有点疲乏了。开门晚了点。抱歉抱歉。”

方俊宇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这个人四十多岁,额头眼角已经开始有了皱纹,和方俊宇说话时总是欠着身,很客气地等着方俊宇提出要求。

这是老上海的服务行业的人的习惯,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大家为了生活下去,要付出比平时多几倍的小心来招揽生意。而且,这些老人的心肠都很热,对人很真诚,如果有能帮忙的事情,即使是陌生的人,他们也会尽量帮助别人。

从这个人的样子上来看,他和通常的商店伙计没有什么分别,看着没有可疑之处。

方俊宇点点头:“没什么,我和太太要出国,想要给外国朋友准备一点礼物,所以太太让我过来问问有什么新货。她上次好象在你们店里买到的那种杭州丝绸,觉得很满意,这次特地要我过来看看。”

那个店员一听,马上走到最里边的柜台后面,指着上边堆着的那些绸缎说:“这些都是刚进的,送朋友是最合适不过了,这些是杭州丝绸,这几匹是从安徽运来的,刚进来,上海就封锁了,可能全上海也没有几家有这种绸缎了,你来小号算是来着了!”

方俊宇笑着点点头,对店员的热情接待感到很满意。他指着右边的那匹绿色的丝绸问道:“那匹多少钱一尺?”

那个店员突然一愣,接着很快说道:“这种是40万一尺,这两种是35万一尺。”

店员的突然一愣,让方俊宇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他为什么发愣?!

他们正在说话,两个小姐走进商店。那个店员一看又来了顾客,连忙大声喊道:“阿秋,出来招呼客人!”

他连喊了几声,里边都没有人出来,店员有点尴尬,他一边朝方俊宇点头,一边来到两位女顾客面前,热情地招呼她们:“两位小姐,这些都是本店新进的,你们慢慢看。”

说完,他又跑到商店一角的后门,掀开门帘把半个身子探出去,对后面喊道:“阿秋,快出来招呼客人!”

然后,他又急急忙忙地跑回方俊宇的面前,满脸赔笑地说:“昨天晚上太累了,小孩子,有点受不了了。”

方俊宇点点头,正要再说什么,店员忽然小声说:“后面还有几件上等料子,我带先生过去看看吧!”

方俊宇还没有回答,后面的门帘一掀,一个店员从后面走了进来。

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店员嘴里说的小孩子,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人,他一边走,一边一脸不耐烦地系着长衫的扣子。出了柜台,他一抬头,他的眼睛在商店里几个人的脸上来回迅速打量,最后,停在了方俊宇的脸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