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事广角]中华民族对外战争史上最大耻辱——豫湘桂战役之三大天方夜谭


问题一:最厚颜无耻的谎言——华北八路军坐视日军南下,日军得以放心行动,可见八路军对日军毫无牵制作用,所以应对国民党的豫湘桂大溃败负责


这个谎言的表现主要来自郑浪平那本弱智言论层出不穷的《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国民党粉丝是可怜的,他们竟然找不到几本像样的资料来为他们可怜的偶像贴金。这本书口口声声“写作本书的动机就是要完全忠于历史的事实”,口口声声“历史的真相是不容扭曲”(语均出自29章)。可是作者本人甚至都懒得掩饰它袒护国民党贬抑共产党的动机。


该书在第三十四章《日军孤注一掷的疯狂反扑》中这样说(所以大家看清楚了,以后凡是看到有这段话的帖子就知道该帖子是从哪里来的了。当然也就说明发贴人自认与郑浪平同样弱智并存有偏见):


“在华北战场上,假如当时八路军不是因为政治原因,对于华军采取见死不救的策略,以共军当时在华北的实力,可以发动好几个百团大战,全面切断日军的补给线,那么日军很难在华北平原上,进行快速与飘忽的攻击行动。因为这时候的延安与重庆,几乎已经进入全面的政治斗争状态。为了提防八路军对国军发动攻击,重庆方面以二十一个师的部队,在陕西中北部地区布防,一部分的任务就是盯着延安。此时的八路军,则拥有六十万行动敏捷、作战骠悍的游击部队,竟然是坐视日军对中国从北到南、全方位的攻势。事实上,当时的共军若是全力出(13除了十四航空队的一五〇架战机外,美空军并没有面临其它紧急、特殊的状况,却奉命只可袖手旁观,不准支持危急的华军战线。没有任何道理可以为史迪威辩解的。)战,可以让抽调一空的日军,在华北全面的瘫痪。如果要抗日,这绝对是战略上的打法。但八路军却除了收编华军残兵,与扩大地盘之外,没有果决全力的出击。在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期间,八路军乐为缺席的旁观者,是造成中国抗日战争历史悲剧收场的最大原因之一。”


这段话后来被添油加醋地进行描绘,说日军南下进行河南作战是非常放心的,京汉铁路从未受到威胁。一而在再而三暴露国民党粉丝撒谎的肆无忌惮。


1、真的“在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期间,八路军乐为缺席的旁观者”吗?


下面这些文字均来自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写的《华北治安战》,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下册第五章第一节


“中共方面表面上虽未进行大规模的武装反攻,但地下活动日益活跃,使我方警备增加了很大困难。视察过京汉作战现场的参谋次长秦彦三郎中将,曾向大本营提出报告称:‘作战期间,原来占领地区的治安急剧恶化。’

山东半岛治安恶化,对于青岛—菜阳—棲霞—芝罘路线的确保也很困难。10月中旬要地棲霞也放弃了。

……京汉作战一开始,共军同时开始扰乱后方,特别是西面的庞炳勋军,被压到辉县、汤阴县西部,使京汉路经常受到威胁。

陇海路以南重庆军很少积极活动,张岚峰军得以确保该地治安。但京汉路以西地区,共军势力强大。日军驻林县警备队撤回后,该方面的庞炳勋、孙殿英军受到压挤,担当濮阳方面的孙良诚军也逐渐被蚕食后退。

京汉作战时,最初预定只以部分兵力参加,但为了攻占洛阳,(63)师团长急速率领第六十七旅团主力前往指挥菊兵团。在此期间留守地区治安急剧恶化,驻北京附近的分屯部队也遭袭击,并不断发生炸毁铁路,向我城内后勤诸设施投弹,以及中国方面的武装团体叛变、被绑架和逃亡等事件。

方面军占领洛阳后,鉴于该地附近治安迅速好转而北京方面治安恶化的情况,遂于5月27日,解散洛阳的菊兵团,命第六十三师团各部队返回原地。

当时,中共趁京汉作战日军兵力集中和转移的空隙,企图扩大势力,其秘密活动仍极顽强,尤其是冀东、冀中地区,各种活动都很激烈。

由于精锐兵团的调出,警备更迭频繁,密度降低,太岳军区的共军大有显著扩张之势。”


这就是郑浪平之流拼命鼓吹的“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期间,八路军乐为缺席的旁观者”。


看清楚了,这是日本的战史,不是共产党的(按照共产党的官方战史,豫湘桂作战期间,恰好是解放区“局部反攻”期间。此期间共军控制的地盘迅速增大,其发展速度之快是此前两年望尘莫及的。你们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但是共产党的史书你们当然是不买账的,所以我也不细引了,你们有兴趣自己去查)。从上面我们清楚地看到这样的原话“京汉作战一开始,共军同时开始扰乱后方”。京汉作战(即豫中会战)期间,八路军非但不是“坐视”日军南下。恰恰相反,八路军活动越来越积极,连日军都不得不承认“作战期间,原来占领地区的治安急剧恶化”,“京汉路经常受到威胁”。八路军活动得剧烈,甚至逼迫有些出击的部队(如63师团各部队)不得不迅速返回原地以解燃眉之急。反倒是“陇海路以南重庆军很少积极活动”!究竟谁“乐为缺席的旁观者”?


而今天某些没良心的国民党历史学家和国民党粉丝,竟然能厚颜无耻到对这种起码的事实视而不见,熟视无睹,睁着眼睛说瞎话!


2、蒋介石希望共产党军队出击吗?


在国民党粉丝反复强调共产党坐视日军南下而不出击的同时,他们有没有想过,当年蒋介石希望共产党军队出击吗?


事实上,早在1943年9月,史迪威就曾经向蒋介石提出一份计划,其中有这样的内容:“第18集团军……这个军力可以有力地使用,威胁平汉铁路”“本计划的提议如下:……c.第18集团军开进五台区域,袭击平汉铁路。”但是该计划被蒋介石严辞拒绝,为此两人闹翻。(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译稿)《史迪威资料》,56—59页)


事情明摆着。蒋介石根本就不想让共产党军队出击。蒋介石最害怕的就是共产党军队的扩张。抗战这几年共产党军队扩张得还少吗?让共产党军队出击?门儿也没有!最好共产党都画地为牢,坐守到死!这就是蒋介石的心态。可今天,国民党打了败仗,竟然指责共产党不采取有效行动牵制日军了。流氓吧?无赖吧?这就对了。不流氓不无赖还叫蒋饭国粉嘛。人家“瑞元无赖”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3、最重要的一点,国民党你有资格责怪共军不救你吗?


首先,到了抗战中后期,蒋介石已经停发八路军和新四军的粮饷了。这是众所周知的。八路军、新四军就在敌后不得不自力更生,武器弹药粮食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今天,国民党军队有难了,你倒终于想起共军来了?这几年你给了共军什么?给过军粮吗?发过关饷吗?你收的那些外援,可有一枪一弹发给共军?你什么都不给人家,反而要人家帮你?凭什么呀?共军是你儿子?你叫马跑还得给马吃草呢。对待共军你既不给人家吃草又要人家快跑。然后人家明明已经出击了,你还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人家作壁上观。人不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吧?


其次,早两年共军在华北被日军残酷围剿的时候,你们国民党军队可曾主动出击在华日军以缓解华北方面八路军的压力?你们坐拥百万军队,坐视八路军被日寇围剿屠宰,你们干了什么?你们做的是一批批投敌,以壮大日军剿共的实力;你们做的是给伪军发军饷,以换取伪军更加卖力地帮日军消灭共产党,屠杀自己的同胞;你们做的是“将其嫡系最精锐的胡宗南部队,集中于接近中共根据地延安的西安附近,几乎不用于对日作战(仅在河南作战时出动过一、二个师),专门监视延安”([日]稻叶正夫编写,天津市政协编译委员会译:《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1981年版,37页)。这两年中国战场上的国民党军队就是这么混过来的。今天轮到你挨揍了,你竟然腆着面子指责人家不来帮你?厚颜无耻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你以为你谁啊?


最后,人数几百万拿着外援控制着全国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军队,被日军打得落花流水,反而埋怨人数只有几十万地盘只有几十万平方公里几乎完全靠自给自足的土八路没有拖住日军,天底下有没有这个道理?脑子没进水的都能理解,不可能有这种道理。但是郑浪平偏偏理解不了。就连陈诚的《八年抗战的经过》和何应钦《八年抗战之经过》提到豫中会战都没好意思把失败归咎于共产党没出力。可今天的国民党粉丝就敢这么干!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脸皮没有最厚,只有更厚啊!我说国民党粉丝们,你们这脸皮增厚的速度是不是该控制一下了?否则将来上哪儿去找脸皮比你们更厚的人?那岂非让党国大业断子绝孙后继无人嘛。






问题二:最骇人听闻的谎言:豫湘桂战役期间中美空军没有掌握制空权!?


网上流传一篇肆无忌惮胡编乱造的文章,文章的题目大致为什么揭破湘豫桂战役的欺骗与谎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搜一下“湘豫桂战役的欺骗与谎言”,很容易找到这篇文章。这篇文章自称要揭破什么共产党在豫湘桂战役问题上对国民党的侮蔑。我不跟他争别的,就论其中第五条,仅就那一条就足以证明文章作者在信口开河胡编乱造方面是多么胆大妄为。看了以后朋友们是否还愿意相信那篇文章自己看着办吧。


它反驳的第五条是“这一阶段国民党军由于得到外援,装备本已得到较大改善,特别是中国战场上国民党和美国的空军已对日本在华空军占有制空权。失败完全是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造成”。为了反驳这一条它竟然胆子大到否认最基本的事实,居然敢断言“中美空军并没有掌握制空权。可能中美空军稍占优势,但两方空军实力大致相等。”我不得不惊叹,拿了反华势力的美元工资以后胆量果然见长,什么谎都敢撒啊。


我们先来看看双方空军对比实力。下面文字来自中华民国资料丛稿,译稿,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一号作战之三:广西会战》,中华书局1982年2月印,35页至36页,该段标题《空军作战的一般状况》


“虽然,从去年(1943年初)以来,努力进行航空歼灭战,但随着美空军势力的不断增长,在中国大陆的制空权,可以断言已经属于美方。……但从作战(指湘桂战役)开始以来,美军飞机冒着恶劣天气活动越来越猛烈。第11军的车辆部队及后方部队成了它们的攻击目标。……部队损失也与日俱增。当时军参谋部就曾指出,这也是衡阳进攻战延缓的一个原因。作战开始时,联合空军飞机总数估计为520架(其中美军340架,中、美混合100架,重庆空军80架),到6月中旬已经超过600架,很明显,今后还会不断增加。与此相反,我第5航空军可能触动的飞机数从230架减少到220架,其比例将从原来的2比1降到接近3比1。进入7月份更减少到200架以内,到8月1日只剩有160,终于降到4比1。……从6月末到8月下旬,敌机来袭日平均为100架次。特别时7月下旬日平均达120架次。而在7月中旬敌机来袭120回,累计773架次。8月上旬来袭136回,972架次,同月中旬来袭171回,1007架次,增加趋势已可显见。”


据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商务印书馆1984年)记载,“准备工作的困难——空军陷于劣势……(1944年9月)我空军兵力不足,加之补给不易,推进基地困难;敌我双方实力,在数量上大约是750对150。……在此期间,各个地面、航空部队的物资补给,当然都极感困难。”(1354页)


由这里可以看到,从一号作战一开始,中美空军实力就占优。而且8月中美空军还是日本空军的4倍,9月已经到达5倍。也就是说不但中美空军实力大大占优,而且这个优势扩大的速度也很惊人。


这些优势造成了什么后果呢?


“昭和17年(1942年)以前对华作战时,我方始终以绝对优势的空军力量完全掌握制空权,相形之下,现在(一号作战期间)正好颠倒过来。这种情况固然事先思想上早已有所准备,但当进行‘一号作战’时,空军本身固不待言,就是地面作战,特别是后勤补给方面,我军遇到的困难,确实超出想象。当谈到‘一号作战’时,这是一个不能忘记的重要条件。昭和19年(1944年)夏,当11军向衡阳方面追击时,在敌空军力量处于优势的情况下,我第一线部队和后方部队都被迫不得不在白天隐蔽,而只能在夜间作战。”(同上书1098页)


日军为此想尽了办法,包括黄昏出动,轰炸盟军机场等等办法。可是效果如何呢?“进行果敢的奇袭,曾屡建奇功。然而整个局势并未因此得到改善。”(同上书1099页)1944年9月,日军调新式的四式战斗机支援空战,取得很大战果,可是也仅仅就一个月。10月时该战斗机的战斗队就调走了。此后“战场附近的制空权又完全转入敌手。至11月前后,美国空军对我后方交通干线的袭击激烈起来,特别是九江以西的长江和建设中的京汉铁路南部,成为美空军袭击的最好目标。这样一来,向武汉地区的运输量急剧下降,甚至下降到几个月以前的五分之一以下。”(同上书,1358—1359页)


在一线的士兵则有如下体验,下面文字来自[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二章“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开始湘桂作战”


“对于这样长时间的、大规模的作战来说,日军方面的最大不足就是制空权被美军夺走了。在太平洋战场的所有战线,日军都失去了制空权,在中国战场也不例外。这一次大规模作战开始以后,陆军总部把在中国战场的第三飞行师团扩充为第五航空军,但实际上作战飞机的数量并没有增加,所以夺取制空权的想法完全是没有根据的。与日军的情况恰恰相反,在中国战场的美国空军的战斗机、轰炸机在1943年初就已经达到了三百多架,并且还在逐步增加。美国空军的作战飞机除了空袭台湾和满洲之外,还威胁到了南中国海的海上交通线。如果把1943年6月交付美国空军的B-29轰炸机配备到在中国的空军基地,日本将面临全部本土都可能遭受空袭的危险。一号作战开始以后,日军的后方联络线就一直遭到美国空军的袭击,铁路也好,水路也好,都无法利用。如果补给断绝,一号作战当然也就不能按照计划进行了。日军用来进攻的庞大兵力由于补给断绝,特别是缺少粮食,很快就失去了战斗力。

在连绵不绝的水田里修筑公路的我们第二十七师团,正好成为美国空军空袭的目标。美军飞机的超低空飞行,甚至到了连美国飞行员的脸都能看得见的程度,那样的情形我曾多次看见过。反过来,日军的飞机连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韶关是日军第二十三军的兵站基地,有兵站司令部。我向兵站询问有无从这里出发向广东方向去的车或船,他们告诉我,正好有一班从北江顺流而下往广东去的船。于是,我请求他们让我搭乘这班船。他们允许了,并告诉我说,因为白天有美国空军飞机的干扰,所以船只能在夜间航行,当天晚上这班船就要出发。”(同上书,第四章。从中国战场到本土决战师团.受命转勤到步兵学校)


这就是国民党粉丝所说的“中美空军并没有掌握制空权。可能中美空军稍占优势,但两方空军实力大致相等。”空军实力5比1叫“大致相等”……呵呵,我们在对国民党粉丝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高超技艺进行膜拜之余,还敢说什么呢?还能说什么呢?









问题三:最异想天开的谎言:美援不足、远征军不能回国造成了豫湘桂大溃败


对于国民党粉丝来说,一提到史迪威就气不打一处来。说什么豫湘桂大溃败全是这小子的错。都是他,扣着美国援助的物资,好东西都送到缅甸去了。等到日军打上门来,俺们蒋委员长要把那支喂饱的远征军调回来支援,他又不干!结果弄得咱被小鬼子打得大小便失禁。都是他的错!


是这样吗?


这样说自动设置了一个前提。那就是:如果当时远征军被调回国内的话,必然会送上抗日的战场。


问题是:谁告诉你的?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事实上,我们有充分地理由怀疑,远征军回到中国,未必会上抗日的战场。很有可能的是,会送到封锁、对抗共产党的地方去保存实力,以便抗日胜利后用于对付共产党。


这是我们胡说八道吗?不是。《剑桥中华民国史》就曾经这样分析“蒋介石把与日本打仗置于一个较低的优先地位。在他看来,在盟国参加战争以后,最终战胜日本是肯定无疑的。但是,他与共产党人的角逐尚属未定之局。因此,他主要关心的是保存和增强他和国民政府的权力。史迪威关于改编军队和对日本人发动进攻的建议,对蒋是最讨厌的事”(下册第十一章第四节)


在实际行动上,“1939年,国民党人开始对陕甘宁南部和西部边界实行全面封锁。一年内,封锁部队几达40万人,包括一些保存得最完好的由胡宗南全面指挥的中央军。”(同上书下册第十二章第九节)。“自1939年年中起,他就调动他的许多最精锐的部队——不同的时候在15万至50万人之间——去封锁共产党人在西北的根据地。”(同上书下册第十一章第三节)


无独有偶,连《冈村宁次回忆录》都做了类似的描述:“蒋介石将其嫡系最精锐的胡宗南部队,集中于接近中共根据地延安的西安附近,几乎不用于对日作战(仅在河南作战时出动过一、二个师),专门监视延安”([日]稻叶正夫编写,天津市政协编译委员会译:《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1981年版,37页)”


也就是说,在国难当头之际拿最精锐的部队封锁共产党根据地,这种事情蒋介石是干的出来的。他在1939年到1944年一直就是这么做的。甚至到豫湘桂战役半年多前,还把黄河河防一个集团军的三个军中的两个从防日战线添加到了防共战线。这件事被毛泽东狠狠嘲笑了一番,见1943年7月写的《质问国民党》(《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你们将大段的河防丢弃不管,而日本人却仍然静悄悄地在对岸望着不动,只是拿着望远镜兴高采烈地注视着你们愈走愈远的背影,那末,这其中又是一种什么缘故呢?”“这不能不使人们发生这样的疑问,这些国民党人同日本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呢?”


有人说,那是日本进攻不那么紧张的时候。豫湘桂战役,情况那么紧急,如果远征军能够回来,蒋介石肯定会把他们派上抗日前线的。


是这样吗?


从上引的《冈村宁次回忆录》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以胡宗南部队为例。这支军队几乎不用于对日作战“仅在河南作战时出动过一、二个师”。1944年,胡宗南部队作为国民党军队中最精锐的部队之一,在河南国民党军被打得苦不堪言,情势十万火急的时候。这支战斗力尚可并且近在咫尺的部队出动了多少来缓解河南的局势?竟然只有区区“一、二个师”!


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体会到蒋介石的良苦用心。抗日事小,防共事大啊!真不知陕北究竟有多少共产的洪水猛兽,竟然要用几十万喂饱穿暖的精锐部队去封锁,而且宁可不打日本人也动不得!宁可10个月沦陷领土20万平方公里,宁可一条条交通线被日军打通,宁可大批辎重被日军缴获资敌,宁可人民陷于日寇铁蹄之下也不能动!宁可遭受民怨沸腾,宁可被盟国骂得狗血喷头,宁可被后人戳穿脊梁骨也不能动!!!在承认外蒙独立,允许蒙古加入联合国,刘自然事件,景明大楼事件中骨头稀软如泥的蒋介石,在这时候骨头反而坚硬如铁。说他积极反共消极抗日说错了吗?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当时真的把缅甸的远征军调回国内交给他。他真的会舍得把这支军队送上抗日战场吗?我看很成问题。


至于说豫湘桂战役败于美援不足,就更无极了。如果我告诉各位,事实上到了豫湘桂战役后期,进攻的日军几乎是在靠缴获国民党军队的物资来维持自己的攻势甚至生存,不知你们会怎么想?


我在说谎吗?让我们看看日本人的记录。《大东亚战争全史》1359页有如下原话:“由于我地面部队的迅猛前进,以及第6飞行战队池田中队超过行动半径的限度轰炸敌人列车、切断铁路等,成功地缴获了存放在桂林、柳州以西地区的大量弹药、被服、航空燃料、铁路器材、机器等军需品,为后来第11军的自战自存活动带来了很大好处,甚至出现奇异的现象——日军制式武器的弹药显著不足,前线部队几乎均以缴获的机枪等做为主要装备。”


看到了吗?那时日军已经困难到了什么地步?已经惨到“自战自存”的地步!可是他们是如何“自战自存”下来的?因为日军缴获了“大量弹药、被服、航空燃料、铁路器材、机器等军需品”,以至于“前线部队几乎均以缴获的机枪等做为主要装备”!


这还只是武器装备弹药被服,还有粮食。在江西,日军收获更多。在大庾“日军所获得的物资中用处极大的还有当地粮库保存的500吨大米,因为都是已经脱了壳的大米,所以应该是军用大米。有了如此之多的粮食,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应问题担心了。”([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三章“遂赣作战.从赣州到新城”)


这是粮食,还有药品。同样在江西大庾,“那里有兵站医院,日军在那里还得到了大量的对于卫生所必不可少的医药材料。特别是日军得到了大量用于预防疟疾的药物奎宁(即金鸡纳霜)的糖衣片剂,对于缺医少药的日军来说,这些药品是非常有用的东西。由于补给的断绝,没有奎宁,所以疟疾对日军是很大的威胁。因为营养失调导致身体衰弱以后,就很容易感染上疟疾,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很多人就会因为体力衰竭而死亡,成为在战场病死的最大原因。在这里找到了大量奎宁,就能够挽救很多日本军人的生命。”(出处同上)


看到了吧?国民党为日军想得多周到啊。从武器装备弹药,到被服,再到粮食,再到药品,生怕日军有所或缺,该提供的一样不落,应有尽有。看来“运输大队长”对日军也一视同仁,照运不误。这就难怪日军会有那种奇怪的心态了。什么心态呢?在豫湘桂战役后期,实际上打通大陆交通线已经没有多少战略意义了。可是“我们身处第一线的作战部队反而对新的大规模作战抱有很大的期望”。为什么呢?“那是一种对于日军尚未践踏的土地进行侵略的希望和期待。因为一旦侵入到那里,就能得到丰富的物资”([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二章“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准备下一次作战”)


就在全球都在追杀日本人,唯恐杀之不尽的时候,只有国民党军队用几百吨去壳的军用大米让“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应问题担心”,用大量奎宁“挽救很多日本军人的生命”,用大批的机枪给日军“做为主要装备”,用数不清的中国人民血汗钱换来的物资来给日军的“自战自存活动带来了很大好处”。全世界都在剿杀日本人的时候,就国民党知道疼人啊。果然中日亲善,国民党对侵华日军的深情厚意,光照汗青,万古长存!谁说国民党抗战没有贡献?国民党在抗战中的这些伟大“贡献”,我们必须世世代代顶礼膜拜,永远纪念下去,何曾有一刻敢忘?


而另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是打成这样的国民党军队,竟然还能不要脸到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美援不够,物资不足。活见鬼了,你把那么多的物资让日军缴获了,没用来杀敌,用于资敌了。你还有脸抱怨物资不足?日军用缴获你的东西能“自战自存”,你还敢抱怨你的物资不足?一直到连日军都盼望进攻,因为进攻就意味着“得到丰富的物资”,你还觉得自己物资不足?我看唯一的解释是:国民党打算不停地让日军缴获自己的物资,通过撑死日本人的方式消灭敌人。因为美国人提供的东西还不足以撑死日军,所以国民党觉得美国人支援的东西还不够。


国民党粉丝一天到晚把失败归咎于美援都用在远征军身上没用在中国大陆。他们显然从来没想过:

那么多的军用大米喂了鬼子,这时怎么不见你们抱怨物资少了?

那么多的奎宁救了鬼子,你们还嫌少吗?

那么多的机枪成了鬼子杀中国人的“主要装备”,你们就不嫌太多了吗?

鬼子在靠缴获你们“自战自存”的时候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你们还嫌物资不够多吗!

鬼子缴获你们的东西上了瘾,就算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战略意义可是仍然“对新的大规模作战抱有很大的期望……因为一旦侵入到那里,就能得到丰富的物资”,你们居然还敢抱怨别人支援东西不足!

看看藤原彰这些日本老兵的回忆,你们给中华民族的带来的奇耻大辱跃然纸上啊!可是你们这帮中华民族的败类可曾感到过那么一丝一毫的愧疚和耻辱吗!!!


诚心诚意奉劝所有反华网特们,哈美哈日哈韩哈人渣也别哈国民党。多多拜上了,我是说真的。你哈美哈日的话我们多少可以理解,可是要是哈国民党只会暴露你的网特身份。因为正常智商和人品的人绝不会说出那样恶心弱智而无耻的言论的。不骗你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