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邓汉祥脑子里飞快一转:去年六月,广东的陈济棠和广西的李宗仁,组成抗日救国军,通电全国呼请国民政府领导抗日,拟进军湖南,向蒋介石进攻,史称“两广事变”。

在两广事变中,刘湘违背蒋的旨意,非但没有通电指责两广据地称兵,反而调兵遣将准备策应,共同倒蒋。殊不料两广事变维持仅月余,被蒋以重金买通陈济棠手下几员大将,连陈济棠的几十架飞机也全部叛逃到蒋那边去了,事变遂告土崩瓦解。事变结束之后不几日,蒋介石即来电召刘湘到庐山会晤,刘湘知道事情败露,大感焦急,只好把邓汉祥支到庐山应付。

邓汉祥上庐山之前,便四方斡旋,输通关节。在武汉找到己经在担任湖北省主席的杨永泰,没想到杨永泰开口就对邓汉祥说:“你这位大军师,认为陈济棠造反,就是倒蒋的机会到了,便怂恿起刘甫澄连夜调动军队,准备围攻重庆行营及成都军校来响应陈济棠。我过去听信你的话,拼命帮刘甫澄的忙,复兴社分子造了我许多谣言,连我都大受影响,被发配到湖北来,现在找我又有什么用?”又说“熊式辉现在很得宠,又正在庐山上,你去找他看看能不能帮你的忙。”因为杨永泰与邓汉祥有旧,说起话来也无须遮拦,直截了当。

邓汉祥从杨的话中察觉到刘湘的举动己是满城风雨了。

跟着邓汉祥又去找正在庐山上的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疏通,熊式辉活动一番,也无着落,只好硬着头皮去见蒋介石。待进了美庐的客厅,见到蒋满脸怒气,不待邓汉祥坐下,便叫副官拿来地图,盛气厉色地指着地图说;“甫澄夜里调动这些地方的军队,作附和陈济棠反抗中央的活动,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个我己经完全清楚了。你辅佐甫澄,不帮助中央稳定局面,反而看着甫澄造反,当何至此?这个,不要在这里强辩了!”愤愤之情,溢于言表。

委员长浙江口音说国语,“强辩”常让人听成“枪毙”。曾经有这样一个笑话:有一个将领打了败仗,被委员长招来训话。这位将军百般解释,委员长大怒,拍着桌子大骂他“强辩”。这位将军误听成“枪毙”,吓得几乎魂不附体,两脚打战,面如土色。委员长看见此人神色大异,方知误会于是改口。此事被众人传为笑话。

委员长自己也知道这个毛病,只是由于在极端愤怒时常常冲口而出。此时便是如此。

邓汉祥当然知道这则笑话,自然不会因“枪毙”和“强辩”来干挠自己的思路,依然鼓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力加解释,信誓旦旦否认有调兵之事。并谓即令有之,也是为了剿匪而不是为了附和陈济棠,因为四川的土匪向来同袍哥组织互通一气,互通情报。所以军队的调动必须在夜间进行方才不至于泄露消息,委员长不要轻信谣言。另外还历举刘湘过去维护蒋介石、忠诚于中央的若干事实;

“刘主席拥护委员长十年如一日,当初宁汉分裂大局未定时他没有反;当中原大战胜负未分时他没有反,今天下己定,他又何至如此!”邓汉祥颇费了一番周折,才勉强敷衍过去。

去年底西安事变时,刘湘又欲起兵支持张杨,要一举用武力拿下重庆成都所有中央在川机构等。

这件事说起来还话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