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二十五节 窑洞交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月十七日 大后方


对于大后方的宣传机器来说,头一天电台里对于光复蒙古的报道自然是不能让他们满意的,既然我们的国家已经强大了,既然我们的

军队已经战无不胜了,我们的民众就有足够的理由再一次的享受胜利带来的喜悦,于是乎各大报社在第二天的早上便全力的打出了蒙古光复的消息,头一天没能在收音机中得到这个消息的民众的情绪再一次的沸腾了,要知道这可是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啊,这一次的敌人也不再是小个子的日本小鼻子,这回换成了高鼻深目,个头魁梧的俄国大鼻子,大鼻子可不是好惹的,当年张少帅在东北的时候不就让大鼻子搞得灰头土脸的吗?这回好了,这东亚的大鼻子,小鼻子都成了咱们的手下败将,咱们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没有了!


“号外!号外!最新消息,前清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率军收复我外蒙古首府库伦,蒙古地区终于再一次真正意义上纳入中华民国之版图,六万苏俄侵略军除少数被俘外全部被歼灭!”


“号外!号外!看俄国鬼子在蒙古屠杀平民之独家照片资料,蒙古前线快递!”


“看报!看报!伪蒙古政权首脑乔巴山等一干蒙奸伴随着库伦大爆炸烟消云散,蒙古草原再无与中央政府抗衡之分裂势力存在,蒙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不会有出现内乱的可能性!”


“号外!号外!三十万英灵与库伦城常在,蒋委员长下令全国哀悼三天,另据内部消息,我军精锐之七十八军部队正在秘密向西北移动,似乎国府近日将对苏俄用兵。”


“看报!看报!二战区阎司令长官致电爱新觉罗-溥仪,声称傅作义将军驻绥远之三十五军随时都可以北上支援清政府军队!”


“号外喽!卫国守土三十载,看前清平远军五千官兵如何在蒙古戈壁坚持三十年而不退!看新晋清政府平远亲王爱新觉罗-铁林传奇一生!”


“看报!看报!蒋委员长鉴于蒙古人口本就稀少,此次库伦国难更是损失了总人口的三成这一现实,决定从内地迁移满蒙回等族居民一百万充实蒙古,蒙古国王婉容已经同意政府之安排!”


“看报!看报!百分之百国产之解放牌两吨开车已经开始对市场大量供应,昨日政府与延安汽车组装厂签订了首批五千辆的销售合同,加上同时订购的一万辆拖拉机的话这无疑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笔汽车进口合同,据称,一种更加先进的国产汽车正在研制之中!”


“号外!号外!中英之间的第一轮磋商将在近日于重庆召开,英方代表为丘吉尔首相的首席幕僚威廉爵士!据称这是威廉爵士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但是本报记者了解到这位威廉爵士的祖父在庚子国变中曾经指挥军队侵略过我国,属于名副其实之刽子手!”


“看报!看报!龙云将军再次征调十万滇军入缅作战,我军将士在人手一支步枪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已经完成了对英属缅甸首府仰光的包围,但是处于人道主义因素考虑,龙云将军希望英军指挥官可以选择投降的方式结束这场没有必要的战争,另据可靠消息,缅甸国王之后裔已经找到,最高当局正在考虑要求清政府再次册封缅甸国王为大清番属国王!”


“看报!看报!日本政府强烈谴责苏俄军队在库伦之暴行,首相阿布信行表示只要爱新觉罗-溥仪先生提出要求,日本政府愿意出动三到五个师团的兵力帮助清政府反击苏俄侵略军,不惜将战争引入苏俄境内!”


“看报!看报!日军部队将在月底之前撤出我华中地区,用国共双方人员组成的接受团队已经前往接受该地管辖权,政府再次重申日军不得将该地之中国财勿夹带出境!”


……


十月十七日上午 最高统帅部


“敬之,你昨天的手笔够大的,一次性的就将汉阳铁厂和汉冶坪煤矿都让给了武太行,你就不怕武太行撑着?”原来在得到武太行的默许之后林伯qu同志便带着张思齐一起找到了正在延安考察干部的何应钦,并同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解放汽车的何应钦签署了一个五千辆汽车和一万辆拖拉机的合同,合同的交付日期是一年之内,国民政府为了交付近四千万的货款同意将即将收服汉阳铁厂和汉冶坪煤矿交给中共经营,而中共方面则承诺在未来的五年之内向国民政府无偿提供至少一亿元人民币的武器装备,这确实是一份双赢的方案,只不过最高当局对于何应钦签署合同的速度有些诧异罢了。


“委座,老实说这汉阳铁厂和汉冶坪确实是一座金山,可是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没有能力接受他,不说别的,单单是启动这个巨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和他附属的工厂所需要的启动资金就超过了一千万人民币(虽然此时人民币还不是中国市场的基础货币,可是明眼人早就看出这种坚挺异常的货币就是未来的中国市场的主币。)我们就拿不出来,现在国家用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不光是我们这里,就是在其他的地区,各级官员也是在使用手中有限的权利尽量的搜罗资金维持政府的运作,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再说了,现在军队对于运输工具的需求实在是太迫切了,能够一次性的得到这么多的交通工具实在是不容易,这要是从国外买起码要多花几千万,而且我们手里还没有那么多的资金。”何应钦解释道。


“敬之,这点我不怪你,咱们的国家和平了,这厂子和矿山在中共的手里也还是咱们中国人的,各何况在他们手里或许还更有价值一些,只是我担心武太行现在的信心过度的膨胀了,我至今都不太相信那个溥仪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一下子就把六万苏军搞定了,这里边一顶有猫腻,只不过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罢了,戴笠那边也没有什么消息,我实在是担心啊,一旦他将来真的挑战苏俄和日本失败了会怎样啊?我们的民族是不是还要继续经历苦难呢?”最高当局担心地说,作为一个政治家,现在武太行帮助他取得的那些光环已经足够他一生受用的了,即便是现在他退隐的话也丝毫不会逊色于唐宗宋祖,秦皇汉武,他现在想的是怎样让中国好的局面维持并发展下去,在他看来,现在的东北即便是短时间之内不能收回也算不得什么,毕竟蒙古、越南、缅甸、东印度群岛这些地方已经有几个东三省的大小了,他实在是希望国家多安定一些时日。


“委座,您的意思卑职明白,可是武太行似乎不是那种满足于现在的状况的人,苏俄、日本、英国这几个横在他面前的障碍物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不过委座也不必过于担心,从他倒向美国人这一点来看他还没有完全的疯狂,只要他不在现在这个时候挑战美国人就还是有希望的!”


“希望?敬之,武太行功劳太大了,我和延安的那位在台上的话还好说一点,可是万一……”


“委座,我们就不要杞人忧天了,至少现在武太行还算是中规中矩不是?”


“也是,敬之,你知会宁夏和新疆方面,对于武太行即将展开的行动必须全力支持,另外中央驻新疆各部队也要全部进入临战状态,一旦有危险我就把西北的兵力全部压到阿富汗去,就是拿人填,我也要帮助武太行填出一条通往喀布尔的道路来!”


“是!委座。”


“你去吧!”


……


十月十七日中午 延安 杨家岭


来到这个世界后者是武太行第二次回到延安,上一次的时候他武太行还是暂编七十八旅的旅长,可是这一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手握数百万军队的一方大员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个国家除去主席和最高当局之外最有权势的人就是他了。


在回到延安的第二天他不得不来到杨家岭主席的窑洞里与主席共进午餐,不管怎么说,主席毕竟是武太行的养父,对于武太行今时今日的成就的取得有着基石的作用,可以这么说,没有主席就没有今天的武太行,没有主席也就不会有中国今天的大好局面。


今天在窑洞里只有主席武太行两个人,没有其他作陪的人,即便是平时与主席寸步不离的蓝ping(江某)也没有被允许进入主席的窑洞,不光这样,主席窑洞一百米范围内都设上了岗哨,任何人只要敢于越雷池一步都会被毫不犹豫的击毙。桌子上的菜很简单,一个红烧肉,一个清蒸黄河鲤鱼,一个盐水黄瓜。一碟花生米,外加两瓶上好的山西汾酒。虽说不算是珍馐百味,可这已经是主席最近比较奢侈的一顿饭了,虽然延安的生活水平在最近一段时间之内几乎有了质的飞跃,可是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八路军部队的扩充的装备换代实在是太花钱了,所以中央机关的津贴和伙食标准并么诶有上调,相反,由于延安经济发展造成的物价上涨,中央机关包括主席在内的生活水平都在某些程度上退步了不少,若不是七十八军延安留守兵团司令穆铁时不时地支援中央机关一点物资的话恐怕主席连今天的饭菜都凑不齐。


对着主席,看着桌子上这极其普通的四个菜,武太行的心中确实不是滋味,在自己的那个时代,由于人们对于六七十年代的那场动乱的经过不甚了解的缘故对于自己的这位“义父”的口碑多少有些不好,可是谁曾想到这位为国家、为民族鞠躬尽瘁的伟大的革命者的真实的一面呢?以今时今日主席在中国的地位,他想要的东西武太行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东西是自己给不了主席的,可是呢?这位伟大的革命者却将一切都献给了他的党、他的国家,即便是武太行隔三差五送来给主席打牙祭的东西也都成了中央机关固定的物资补助了。


“怎么?不和胃口?你个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为了这几个菜我半个月的津贴的搭进去了,来,陪我和一杯!”说着主席首先端起了酒杯。


“父亲,怎么能让您敬我呢?要敬也是我来敬您,来,父亲在上,儿子敬您!”在敬酒的时候武太行再一次仔细的审视了一下主席那张多少有些多少有些疲惫的面庞,在想想后世的那些不公正的评价,不觉中武太行的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


“太行,你这是怎么了?还像个孩子似的,若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面前的就是我们叱咤风云,横扫宇内武太行大将军,太行,你知道吗?即便是在现在的党内也有许多人把你当作了战神来膜拜。”看到武太行的真情流露,主席的心头不由得涌上一股暖意。


“怎么会呢?我参加革命才两年,我怎么当得起战神的称号呢!若说党内最能打仗的还要数林师长,若不是林师长负伤的话怎么说也不会轮的上我来出风头不是。”武太行谦虚地说,毕竟此时的党内藏龙卧虎,哪一个都比自己这半吊子军事家要有能力的多。


“真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我们的小太行还懂得谦虚,实在是不像外间传说的那位不可一世的武太行将军啊,你还不知道吧,就在不久前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你已经被补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了,能够在你这个年纪当上常委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也好,这样你在党内的地位就会高一些,自然也机会少些诟病。”主席意味深长的说,其实补选武太行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事情是主席在幕后一手操纵的,主席的目的就是想通过提升武太行在党内的地位来减少武太行进行军事、****的阻力。


“父亲,其实这个政治局常委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我这次回来只是想在出征阿富汗之前再看一眼您,这一次孤军深入阿富汗作战,真得不知道会不会还有那么好的运气,我没有什么亲人就回来看看您。”一想起阿富汗和苏联、美国之间的历次战争,武太行实在是有些担心。


“怎么?你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运气好?你知道吗?我刚收到了情报,莫斯科方面虽然对于溥仪的动作很不高兴,可是他们并没有决心在这个时候全面开战,盛怒之下斯大林只是报复性的派出空军队库伦实施了两次饱和轰炸罢了,不过这也无济于事,毕竟现在库伦就是一堆瓦砾罢了。可我一直就搞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和苏联人作对呢?现在我们的首要敌人还是日本人,可扼是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分主次的分别和英国人、苏联人较上了劲呢?要知道一旦苏联对中国全面开战的话我们是必败无疑的。”虽然一直以来主席都很支持武太行,可是在私下里主席对于武太行的很多决策也是有着疑问的。


“很简单,斯大林没有那个胆量,现在的苏军应付德国和日本已经疲于奔命了,他们哪里还有余力和我们作战呢?”


“这我知道,可是以后呢?一旦斯大林缓过劲来的时候,你就那么敢保证斯大林不会秋后算账?”


“秋后算账?父亲,能够秋后算账的基本条件是斯大林在秋后还存在这个世界上,恐怕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即便是这个政权还存在的话也会大大的缩水,绝对不能对我们造成威胁了。”武太行夹了一块清蒸黄河鲤鱼放进嘴里一边品尝着那独有的气味,一边低声地说道。


“日本人一旦胜利了我们怎么办?中国怎么办?难道真的和日本人签订永久的和平协议吗?东北真得不要了?你这样想法和重庆的那些家伙有什么区别吗?”主席看武太行一脸的不在乎不免有些气恼。


“日本人?父亲,只怕到时候日本人就没有机会和咱们叫板了,我实在是不相信日本人在和俄国人拼得你死我活以后还有能力抵抗我的几百万大军压上去,我只是不想在现在和日本人开战,国家需要时间休养生息,等日本和俄国拼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的机会就到了。难道您不是这么想的”


“太行,让日本人在东北扎根以后你以为就那么容易就能把日本人赶出去吗?根据007的报告显示,日本政府已经制定了详细的迁都沈阳的计划,日本天皇甚至要在今年之内就秘密的迁往沈阳,只怕到时候我们想要把日本人赶出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父亲,老实说,我一直对于中央在日本潜伏的这几个00级特工身份十分好奇,有机会我想见一见这几个人,至于你说的日本扎根问题我并不担心,别忘了我们手里还有一种秘密武器的存在呢?到时候我不能排除部队日本政府占领的我国东北、朝鲜地区不使用这种武器,总之,即便是变成一片焦土我也不会把它留给日本人的,总之,日本人和苏联人、美国人之间的战争结束的那一天就是我们反攻的日子,总之,我可以答应您在三个与之内光复东北全境!”武太行自信满满的说。


“那苏联最后的结局呢?你打算怎么处置苏联?难道就放任德国和日本瓜分他吗?要知道这样对于我们的国家安全也厄是很不利的。”


“我希望可以肢解苏联,苏联的远东地区除去当年侵略清政府的土地外我希望可以将部分土地并入中国的土地后把一部分土地交给犹太人,支持他们建国,至于苏联在我国西北的几个加盟共和国我认为可以以自治区的形式并入我国,特别是贝加尔湖,有了他以后我们的整个西北地区的水系就可以焕然一新,另外剩下的土地我希望可以建设一个沙皇俄国,当然,在这个国家实施的必须是民主政治,这样我们就可以完全的解除北方的威胁了。”武太行天马行空的将自己的构想说了出来。


虽然一直以来主席都知道武太行的计划一定是很大的,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武太行的计划会这么大,大的几乎有些疯狂,肢解苏联,即便是自己都不敢去想象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于是乎在愣了几秒钟后主席道,“肢解苏联?太行,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吗?要知道那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啊!我们拿什么去肢解苏联?”


“就拿他。”武太行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主席。


“这个男人是谁?”主席奇怪的看着照片上这个陌生的男性,他实在是想不出这个世界上欧洲有这么一号实力人物。“


“阿列克谢王储,俄罗斯帝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唯一的儿子,现在是kgb特工,代号——西伯利亚的狼。”原来这张照片是阿列克谢到南京找武太行时候武太行命令李向阳找机会偷拍的。


“什么?尼古拉二世唯一的儿子?不是说他们一家全部被俄国人杀了吗?什么时候又冒出了这么一位?不回事苏联人搞得把戏吧?”


“父亲,开始的时候我也有过同样的疑问,可是就在几天前我打消了这个疑问,这个阿列克谢不但是货真价实的沙皇王储,他还有实力在俄国内部掀起一场内战!”武太行抿了一口酒笑着说。


“你为什么会相信他?太行,一次把话说完好吗?”


“父亲,其实事情是这个样子的,为了监控苏联远东军区的行动,我们七十八军的情报部门一直都在严密的监控伯力的一举一动,我们的特工甚至在他的寓所里安装了窃听器材,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套设备在工作的第一个月就遇到了一件大事情——阿列克谢王储亲自上门拜访并策反朱可夫事件,他利用自己在当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与朱可夫建立的友谊以及通过kgb掌握的大量的关于朱可夫及远东军高级将领的把柄控制了朱可夫和远东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此时此刻的远东军起码有八成的兵力已经不再受莫斯科控制了。


“这都是真的?”无疑,这个情报带给主席的震撼也是巨大的,苏联远东军目前还没有采用新编制,而且受肃反的影响也是最小的,可以说是目前苏联最有战斗力的军队,掌握了这支军队就表示掌握了整个的西伯利亚的控制权,即便是莫斯科想要打击他们也是无法做到的。


“真的?我们已经确认过了,因此肢解苏联是完全有可能的。我已经答应要全力支持阿列克谢王储复国,条件就是新的俄罗斯帝国将乌拉尔山以东的土地都送给我们,当然了,我们会在未来的五十年之内给与他们西伯利亚地区1940初的税收,您觉得这个条件是不是可以接受?”


“可以是可以,不过太行,你想过没有?这件事情一旦暴露了你还怎么在党内立足呢?你拿什么走上党的最高领导职位呢?要知道以你的能力,最多十年我就可以放心的将我们的党叫到你的受里了。”


“父亲,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我并不想在政治上走得太远,我今天得到的已经够多了,我不想涉足政治,中国需要的是民主,是宪政,他们不需要我这样的军人,强人政治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了,我的志愿就是在完成战争和内部整合后出国去过属于我自己的逍遥日子,至于治理国家还是由您和重庆的那位操心吧。”虽然武太行不止一次的对身边的人表示过退意,可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主席面前正是的提出来。


“出国?”


“没错就是出国,只要在国内中国的政治军队就会受到我的影响,只有我走了才能变面这一情况的出现,这对于国家来说是最有力的了。”


“太行,我真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气魄,一句舍得,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呢?”主席万万没有想到中国最有权势的年轻人会有这样的胸襟和气魄,感慨之余心中对于武太行的那份喜爱也强烈了一些。


“太行,你觉得我么恩还有多长时间来完成这些事情”


“五年,父亲,给我五年的时间,我一定为我们的千秋盛事打下一个根基,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会安心的去追寻自己的生活了。”说到这些的时候武太行的眼睛中充满了向往与企盼。


“好!五年,太行,我给你五年,在这五年之内我们的党和军队会全力的支持你的一切行动,希望真得可以如你所说能为我们国家的千秋盛事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在这之前,我就是你最强大的后盾!”主席拍了拍武太行的肩膀亲切的说。


“谢谢!”武太行深情地看着这个世界上和他最亲近的人。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