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知道抗日名将邱清泉吗

邱清泉自幼聪颖,少有大志,17岁时参加五四运动,随同学们下乡,向农民宣传“抵制日货”,抗日爱国思想开始在他心中萌发。1921年,邱清泉中学毕业后当了一年家庭教师,次年又考入上海大学半工半读,学习极为刻苦。1924年,受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等人影响,邱清泉决定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入伍从军。此时邱清泉颇为自负,在给父亲的信中豪迈地写道:“壮士手中三尺剑,雄图胸里十万兵”。


邱清泉从军后,历经东征北伐,战绩平平,在军事教育训练方面却颇有心得,于1933年出任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政治训练处少将处长。1934年,素来仰慕德国军事思想的蒋介石决定选派黄埔青壮军官留学德国,邱清泉在黄埔诸将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被选送至德国柏林陆军大学深造。


留学期间,邱清泉如饥似渴地学习德国的军事理论,克劳塞维茨“使用无限暴力歼灭敌人战斗力” 军事思想、古德里安的装甲兵理论、鲁登道夫的“全民战争”理论都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于军校歧视外国学生,往往扣发最新讲义,邱清泉就不择手段,或偷或骗,连夜打字抄录,秘为保存,准备带回国内再细细研究。国内国民党军事刊物上经常有邱清泉寄回来的大作发表。邱清泉还准确地预见到:“如果世界第二次大战爆发,则将为机械化部队出风头之时代矣。”

正是由于邱清泉受到国内外双重军事教育,理论功底深厚,又善于思考,因此在军事学术上有较高造诣,先后撰写了《教战一集》、《教战二集》、《建军从论》等一系列军事著作。随着后来不断参加实战,邱清泉几乎每战都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探索克敌制胜的新战法。作为一个职业军人,这是极其可贵的。


1937年5月,邱清泉从德国学成归国,担任中央教导队参谋长,按照德国陆军要求训练部队,教导队一时被人称为“蒋介石的铁卫队”。抗战爆发后,邱清泉也摩拳擦掌,请缨参战。12月,南京保卫战爆发,邱清泉协助总队长桂永清率部参战。由于是抗战处女战,邱清泉作战极为勇敢。但是由于最高统帅部决策失误,守城司令唐生智指挥无方,南京城很快失陷。


据一些抗战老兵回忆,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在城陷之际曾经敦促邱清泉同行前往下关渡江。当时紫金山主阵地和光华门的守军都在奋勇抵抗,于是邱清泉对桂永清说:“你先走,我暂时留下,以便和各团营研究一下撤退的办法。” 南京城陷后,邱清泉和部分守军一道拼命突围到芜湖。也有人回忆说邱清泉是化装成难民,才逃离南京。无论怎样,邱清泉的临危不乱和勇敢在当时的守军将领中都是少有的,颇有大将风范。


但日军在南京屠杀中国战俘的暴行在邱清泉脑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从此,邱清泉对日军更加仇恨,只要和日军对垒就激动得象发疯一样,猛冲猛打。日军一听到“邱疯子”的名字,都颇为畏惧。


1938年,国民党第一个机械化部队――200师成立,杜聿明任师长,邱清泉副之,不久奉命参加河南兰封战役。参战之初,师兄宋希濂曾好心向邱清泉介绍敌情,提醒他当面之敌是号称日军精锐的土肥原师团。这时邱清泉手上有了装甲部队,正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不等宋希濂说完,就扬言说:“这些敌人算得了什么!看我们打它个落花流水。”6月21日,邱清泉亲率两个装甲营向兰封城外的日军作试探攻击,一度迫使日军兵退数里。这就是中国军队在历史上的第一次机械化作战尝试,当时被国民党吹嘘为“兰封大捷”。可惜,邱清泉没陶醉几天,部队就遭到日军凶猛反攻。200师装备虽好,机械化作战经验并不丰富,只好一退再退,再加上与邱清泉合力防守兰封的桂永清第27军作战不力,兰封很快告失,已成瓮中之鳖的土肥原师团竟然得以从中国军队的重兵合围中溜走。由于桂永清也曾在德国深造,邱、桂二人从此被黄埔校友讥之为“德国将军”,意为无能。


兰封出丑并没有影响邱清泉和桂永清的前程。蒋介石袒护黄埔嫡系,并没有治二人的罪,只是将另一有失误的将领枪毙作为替罪羊。1938年10月,200师扩编为第5军,邱升任该军新编22师师长,率部驻湖南东安县整训。在此期间,邱充分发挥其军事教育训练方面的特长,一面向部队灌输军事哲学,一面教授德国之机械化战术,很快使22师成为一支劲旅。1939年3月,经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校阅评定:“第 5军居西南各军第一,新22师又为第5军第一”,并夸赞“新编22师训练优良,军纪良好。该师邱师长清泉,爱士兵如兄弟。”


1939年秋冬,日军从广西钦州湾登陆,攻陷南宁,进犯昆仑关,柳州、桂林告急!邱清泉原本奉命移防长沙,突然接到命令增援昆仑关。邱清泉用兵神速,接到命令后,迅速率兵掉头南下,于12月16日开赴战区,抢先于敌到达昆仑关以南的五塘,接着果断奇袭日军,占领六塘,截断日军退路,为中国军队取得昆仑关大捷打下了伏笔。日军在五塘受困后,被迫从台湾抽调精锐部队向五塘增援。邱清泉将计就计,以一团兵力与敌正面周旋,诱敌深入,主力埋伏两旁高山。19日,日军进占五塘,扑向六塘。邱清泉在工兵专业和装甲作战方面的优势得到体现。当夜,工兵炸毁五塘、六塘之间的大桥,中国军队从附近高地向下攻击如泰山压卵,四塘、六塘的伏兵前后夹击如排山倒海,地雷不时在日军中引爆,邱清泉的装甲部队则开足马力在敌阵中横冲直撞如砍瓜切菜。是役,日军旅团长中村正雄以下数千人毙命,车辆、轻重武器损失无数。日军不得不承认:“在此地带之上,蒋军比任何方面空前英勇,值得我军表示敬意”。这次战役也成为正面战场上国民党军队少数几次漂亮的歼灭战之一。战后,国民政府授予邱清泉四等宝鼎勋章,调任5军副军长。邱也认为这是他平生最畅快淋漓的一仗,意气风发之余,赋诗道:“岁暮克昆仑,旌旗冻不翻。天开交趾地,气夺大和魂。烽火连山树,刀光照弹痕。但凭铁和血,胡虏安足论。”

1943年,邱清泉接任第5军军长。时值5军远征缅甸大败而还,体力极差,士气低落,邱清泉提出“养兵重于训练”的训练方针,先重点恢复官兵体力,增强体质,然后分批轮训营以下军官,讲授美国军事教育训练方法,很快使5军焕然一新。在年终校阅中,第5军又获全军第一。邱在部队训练方面的才干再次得到充分体现。同年秋,邱清泉母亲去世,邱清泉忙于整训部队,只好作诗一首,遥祭母亲:“海天遥望落霞红,机抒声消井臼空。常为远游违左右,徒劳征战转西东。寒霜肃杀悲慈竹,冷雨凄凉泣古桐;纵有俸钱多十万,承欢无路哭秋风。”


1944年,为打通缅滇公路国际交通线,中国远征军从印度反攻缅甸,宋希濂第11集团军也反攻滇西龙陵以配合,先后两次遭到失败,伤亡惨重。龙陵久攻不下,蒋介石扬言要将师以上军官治罪。9月上旬,邱清泉奉派200师增援龙陵,负责切断缅滇公路上龙陵、芒市两地日军之间的联系。为达到第5军“扬威于国际”的目的,邱亲自飞临前线观察敌情。为减轻军队兵力损伤,邱清泉建设采取“火烧背阴山,水淹龙陵城”的策略,以水火当兵。消息传出,龙陵城日军未战先乱。10月19日,中国军队乘机发动第三次反攻,邱清泉亲自督战,先出奇兵迂回缅滇公路,断绝日军退路,将公路上的日军切成数断,使其不能呼应。龙陵日军见归路被断,只好弃城逃跑。11月3日,中国军队完全占领龙陵。此后,邱清泉挥师沿缅滇公路推进,一路上攻城拔寨,势如破竹,最终打通缅滇公路。


龙陵之役是邱清泉平生又一次得意之作。战后,邱清泉及时总结了这次作战的经验教训,在《龙陵是怎样攻下的》一文中提出了“火力重于兵力”,“补给重于作战,补给是战斗力的源泉”等观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