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机”夺得半壁江山 厦门“山寨机”瞄准农民工?

在日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夏新电子一高层人员称,他们定位高端手机,某种程度是避开“山寨机”的冲击。


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山寨机的产量约1.5亿部,与国内手机总销量相当。


有厦门“山寨机”业者称,他们的成功,源自他们定位准确,目标市场锁定占社会20%财富的80%的低端客户,其中绝大部分是外来务工的农民工。但品牌机业者却称,山寨机的横行是劣币驱逐良币,会搞坏市场。近日,记者走访厦门“山寨机”市场,调查了“山寨机”低价之谜、销售中的利益链条,再现“山寨机”的生存法则。


现状:“山寨机”占半壁江山


厦门欣吉信手机批发市场可以说是“山寨机”的天下,两天前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这里,与周围店铺门可罗雀大相径庭的是,这里却人潮涌动。


不仅可随机看电视,带有蓝牙、MP3、MP4功能,还配有130万像素摄像头的新手机仅售530元;与诺基亚N958G版相差无几的新手机最低只要一千元,而N95正品行货标价则是4800元。这些常人眼里不太正规的手机,有个很江湖的名字——— “山寨机”。“我们这里的手机和品牌机差不多,但价格却便宜很多。”一位曾姓老板告诉记者,“山寨机”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他每天能卖出十几部手机。


记者看到,欣吉信里几十个商户都是经营 “山寨机”的,手机柜台有四五十个,最小的仅有半米左右,柜台里摆放的都是时下最流行的多功能 “山寨机”。这些机子不仅外观和品牌机相仿,功能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欣吉信市场管理处的主任杨炳香告诉记者,欣吉信共有六十个柜台,目前有五十个商户,柜台长度在一米左右,月租从1300元到4500元不等,经营者投入个万把元就可以经营了,每卖一部手机少说赚个几十元,最多的赚七八百元也不稀奇,会做生意的每月能赚五六千元呢。


其实欣吉信并非厦门唯一的“山寨机”市场,记者调查了莲花一带的手机店,80%的手机店都有卖“山寨机”,有些店就是靠着“山寨机”才能维持的。经营者张先生透露,厦门的“山寨机”主要集中在江头和厦大一带,门店可能有四五百个,而从业人员则在千人以上。


“山寨机”受欢迎的程度,恐怕本土品牌夏新的体会最深刻了。夏新内部人员告诉记者,2007年“山寨机”很风行,包括夏新在内的国产手机市场份额被迫下降到不足20%,而失去的市场份额多数被 “山寨机”蚕食。


业者:目标锁定农民工


“山寨机”之所以风靡市场,其价格是最重要的优势。在欣吉信里做生意的曾先生说,外形一样、功能相当的手机,正规市场上要几千元,在这里只要三分之一的价钱,所以尽管没有可信赖的售后服务,但消费者仍然愿意购买。


“其实‘山寨机’也并非针对国产手机,它挖掘出了空白市场。”小林在江头开了家手机店,兼营正规手机和“山寨机”。在他看来,“山寨机”主要赢在定位准确上。


他认为,“山寨机”把目标市场定位在掌握社会20%财富的那80%的人,他们大多是来厦务工的农民工,虽然购买力低下,但是客户量非常大,“3000元的手机10个人买,也不过3万元;而1000元的手机40个人买,就能实现4万元的收入,这就是差距。”


小林还告诉记者,市场上面向农民工的国产手机往往都是那种外形老土、功能简单的手机,至于带有蓝牙、MP3、MP4、摄像头等功能的手机,动辄就要上千元,根本与他们无缘。而“山寨机”正是开发了这块被国产手机忽略的空白,才从中获得巨额利润。


对于这个理论,上述夏新内部人员并不认同。他告诉记者,“山寨机”是通过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才抢到市场的。


揭秘:“山寨机 ”这样省成本


据夏新内部人员介绍:一般情况下,手机制造商需要一批工作人员一年半左右的努力,才能在芯片上开发出多种软件。但2006年后,台湾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出了廉价MTK手机芯片,这种芯片已经配好其他硬件的各种接口,拿回来后只要配上一些硬件就可直接用,消除了手机组装技术壁垒。只要买了这种芯片,装上电池、外壳就可以了,因此,“山寨机”厂家才像雨后春笋般出现。


小林称,“山寨机”的诞生地在深圳,制造商在厦门的并不多,都是一些小作坊。它们不用注册登记、不用办理入网许可证、直接照搬其他公司手机方案、采购手机材料、租用厂房设备或手工组装,正规企业需要半年才能生产的手机,它们不到2个月即可生产。


记者在一个“山寨机”网站上了解到,生产一台3.0英寸的 “山寨机”需要20元左右的模具,拥有MP3、MP4及百万像素的电路板200元,充电器、摄像头、键盘、光盘等制造成本约110元(平均每个加工成本17.2元),手机外配平均包装成本50元左右,总计生产成本在400元左右。


可对像夏新这样的正规厂商来说,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每台手机需要负担17%的增值税,每款手机实验过程中的样机消耗约40万-50万元,手机的检测费用则要20万元,还要花巨资向手机方案设计商购买设计方案,平均每部手机要承担10-20元。计算下来,每台手机的成本比“山寨机”要多出150元-200元,如果再加上认证费用和广告宣传等成本,还要高出更多。


夏新内部人员认为,“山寨机”省去许多必要生产环节,没有研发和实验过程,甚至直接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这样的竞争并不在同一平台上。


2007年10月中旬,国务院宣布 “取消国家特殊规定的移动通信系统及终端等生产项目核准制度”,手机核准制的取消使 “山寨机”获得合法的身份。


行业知情人士介绍,2007年里,“山寨机”从生产到销售间利润约为50%-100%,其中生产商10%-15%、各级分销商20%-25%,零售商则要更多。“山寨机”合法化后,内部竞争激烈,利润被挤压,其将何去何从?“山寨机”的发展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