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没淮海战场:“铁马雄师”难敌正义之师

1938年10月,国民党第五军在湖南省湘潭县成立,它是国民党政府组建最早的一支现代化的装甲部队,被誉为“铁马雄师”。


抗日战争中,第五军曾血战昆仑,一鸣惊人。解放战争中,它是国民党“五大王牌”中最后被消灭者。 第五军还有“王牌军摇篮”的美名。在其新编第二十二师的基础上,先后产生了新一军和新六军两支国民党的“王牌军”;其两个师长――郑洞国、廖耀湘也分别成为新一军、新六军的军长。第五军诞生于抗日烽火,辉煌在抗日战场,葬身在淮海战场。从第五军的经历可以看出,与民族侵略者为敌则兴,与人民为敌则亡,这也许就是国民党800万大军从生到死的一条规律。






创军湘潭,被蒋介石视为珍宝




1933年,在长城抗战中,中国军队以血肉之躯抗击日寇步、炮、空、坦多兵种联合进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为此,国民党军界要求建立中国的机械化部队的呼声空前高涨。于是,国民政府派出参加过长城抗战的第十七军军长徐庭瑶中将率领军事代表团到英、美、德等国考察军队现代化装备,筹备扩充坦克部队,并组建装甲兵学校。1933年6月,国民政府从英国购买了维克斯轻型坦克32辆,在原有教导一师战车队的基础上扩编,于1934年11月成立了战车营,朱锡麟上校任营长。1936年3月,为培养机械化部队人才,国民政府正式成立了陆军交辎学校。1937年5月,国民政府军委会、军训部决定将交辎学校、交通部第二团所属的装甲汽车队合并,在南京方山成立中国第一个陆军装甲兵团。杜聿明被任命为第一个陆军装甲兵团的第一任团长。1938年1月,军委会命令将装甲兵团扩编为陆军第二○○师。1938年10月,第二○○师扩编成装甲军。1938年10月,在湖南省湘潭县国民党的一支“铁马雄师”出世了。它是当时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机械化军。当时,这支“铁马雄师”的番号是国民党新编第十一军,由第二○○师扩编组成,军长徐庭瑶,副军长杜聿明。1939年,新编第十一军番号改为第五军,杜聿明任代理军长。第五军下辖3个师:






第二○○师,驻防广西全州,师长戴安澜;荣誉第一师,驻防湖南零陵,师长郑洞国;新编第二十二师,驻防湖南东安,师长邱清泉,后来廖耀湘也曾任新编第二十二师师长。杜聿明认为,对于一支优秀的军队来说,不仅要有优良的装备,更重要的是要拥有优秀的士兵。不练好兵,再好的装备也是废铁一堆。杜聿明提出了“操场就是战场”“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口号。他要求全军具有“五除”、“三习”:“五除”即除骄、除惰、除伪、除欲、除恶;“三习”即习精、习诚、习勤的朝气。杜聿明先抓装甲兵的训练,又抓炮兵、工兵等兵种的训练。后来又将训练重点转移到了步兵师上。他认为战场上决战的胜负,阵地的攻防得失,完全依靠步兵来完成。机械化特种兵,只是在火力上协同,用火力的优势来压倒敌人。最终解决战斗,还得要靠步兵来完成。所以,他非常重视士兵的体格、射击、刺杀、投弹、夜战、近战等方面的训练。他每次到各团、营、连观看士兵训练时,同士兵用步枪、轻机枪射击比赛,提出谁打得满分,当场发奖金。发现教育上有创新的,当场讲评表扬,并传令各师派军官来观摩。






1939年3月,国民党军委会派员校阅第五军后,将它的军事训练列为全国第一。蒋介石对这支全国唯一的机械化军视为珍宝,将它划归最高统帅部直接掌握,从不轻易投入战场使用。因此,第五军这支“铁马雄师”在国民党军界中又赢得了“天之骄子”的美称。1939年11月19日,蒋介石正式任命第五军代军长杜聿明为军长,率领第五军开赴南宁对日作战。蒋介石视第五军为珍宝,是什么原因促使他动用手中“王牌”的呢? 这是因为,1939年11月,日军为了切断中国的国际交通线,威胁和攻击中国的大西南后方,决定攻占南宁。11月24日,号称“钢军”的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在旅团长中村正雄率领下占领了南宁。一个月后,又攻陷了桂南战略要地昆仑关。进攻南宁和昆仑关的日军第五师团,是日军陆军中最精锐的一个主力师团,曾在日俄战争中风光一时,赢得了“钢军”的称号。在侵华战争中,它也多次充当“急先锋”,先后参加了南口、忻口、太原、台儿庄、广州等战役。 凶悍异常的第二十一旅团,是第五师团中最精锐的旅团,可谓是“主力中的主力”、“王牌中的王牌”。看来,昆仑关大战中,日军也动用了“血本”。日军出动第二十一旅团,蒋介石动用第五军,是因为昆仑关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了。






昆仑关位于南宁东北50公里处,雄踞南宁至宾阳的公路旁,其东面2公里处有653高地,西面2公里处屹立着445高地和441高地。这里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战略要地,也是广西南部的重要屏障,为兵家必争之地。对于昆仑关的战略价值,日军自然十分清楚。若不夺取昆仑关,就等于敞开了南宁的北大门,南宁必定也守不住。因此,日军第五师团师团长今村均中将派出了他最精锐的第二十一旅团,拼死夺关。12月4日,日军攻占了桂南战略要地――昆仑关。南宁、昆仑关相继失陷,整个大西南后方为之震动。蒋介石立即调集重兵,准备反攻。参加反攻的部队有:国民党第三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徐庭瑶指挥的第五军、第三十六军、第九十九军,共3个军,7个师;第十六集团军夏威指挥的第三十一军、第四十六军共6个师14万人。由白崇禧任反攻总指挥,分东、北、西3路向日军发起反攻。第五军的任务是担任对邕宾路正面的攻击,先攻击昆仑关及八塘附近之敌,再攻南宁。






血战昆仑关,令日军统帅肃然起敬




杜聿明向手下3名师长下达命令:“郑洞国率荣誉第一师,担任正面进攻。” “戴安澜率第二○○师,作为军总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荣誉第一师作战。”“邱清泉率新编第二十二师,迂回敌后,向六塘守敌攻击,切断南宁与昆仑关的交通联络,孤立昆仑关之敌,使荣誉第一师和第二○○师可以放胆围攻。”1939年12月8日拂晓,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打破了山野的寂静,中国军队的反攻正式打响了! 炮群怒吼,地动山摇,昆仑关完全湮没在火海之中。中国军队杀声震天,像潮水般扑向日军阵地。 郑洞国的荣誉第一师,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突破了日军仙女山防御阵地。






第五军攻克昆仑关




郑洞国下令全师一鼓作气,继续强攻。荣誉第一师像一把插入敌阵的尖刀,向日军阵地纵深急速挺进,将日军防线搅得七零八落。到深夜11时,荣誉第一师已相继攻占了老毛岭、万福村、441高地要点。在荣誉第一师与日军第二十一旅团激战的同时,担任预备队的第二○○师,也同日本海军航空兵展开了一场殊死较量。18日深夜,第二○○师加入战斗,猛打、猛攻、猛冲,一鼓作气夺取了昆仑关。 此时,邱清泉的新编第二十二师突然出现在昆仑关侧后的五塘、六塘地区时,日军简直傻了眼。邱清泉的新编第二十二师轻松地占领了六塘、五塘地区。第二○○师副师长彭壁生,指挥第五军补充第一、第二团,也穿插到昆仑关的侧后方,向驻守九塘的日军展开了猛烈攻击。12月19日,日军又重新夺回了昆仑关、罗塘、同兴等要点。12月20日晚,当中村正雄率军赶到五塘、六塘一带时,遭到了早已等候在此的新编第二十二师邱清泉部的伏击。中村正雄得到援兵后,立即组织反击,一举突破了新编第二十二师的六塘防线,直扑七塘。邱清泉面对将近两个联队的日军的进攻,毫无惧色,愈战愈勇。双方在七塘地区你来我往,反复争夺,阵地一再易手,杀得天昏地暗。在邱清泉率新编第二十二师浴血奋战的同时,昆仑关正面的战斗,也进入了极其艰苦的攻坚阶段。郑洞国的荣誉第一师和戴安澜的第二○○师虽然将昆仑关守敌里三层、外三层围困得水泄不通,但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不愧为“钢军”,他们倚仗险峻复杂的地形,在同兴、罗塘、界首,653、600、441高地等要点上,修筑了大批坚固隐蔽的野战工事,设置了大面积雷场和多道铁丝网,灼烈的火网将整个山头封锁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荣誉第一师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对这几块“硬骨头”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强攻。但由于战场地势过于险要,坡陡路窄、山高林密,每次进攻投入的兵力都不可能太多,攻击队形也无法疏散、展开。因此,几次进攻均遭挫败。荣誉第一师伤亡惨重,阵地上遗尸累累,血流成河。






杜聿明改变战术,调整部署,组织了若干支小部队,在坦克、重炮掩护下,分多路逐步靠近日军掩体、工事,用连续爆破和交替掩护前进的办法将日军据点各个击破。29日,荣誉第一师以大刀、铲刀,一路披荆斩棘,砍开了日军设下的数道铁丝网,强攻界首。经过一昼夜浴血奋战,终于夺取了“高耸巍峨,矗立入云”的界首高地,打开了昆仑关的最后一道大门。至此,昆仑关四周天险全部被第五军夺取。第五军居高临下,从北、东、西三面用猛烈火力俯射昆仑关。12月29日夜、30日凌晨和31日拂晓,邱清泉新编第二十二师的邓军林团以凌厉的攻势,三度突入昆仑关口。31日11时20分终于完全攻克了昆仑关。随后,新编第二十二师又与荣誉第一师配合攻占了441高地,肃清了残余的日军。第五军终于用辉煌的胜利,迎来了1940年的元旦。






一向骄横无比,自诩为“天下无敌”的日军王牌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终于败在了国民党王牌第五军手下。据日军战后公布的材料证实,第二十一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第四十二联队联队长坂田原一大佐,第二十一联队联队长三木吉助大佐,第一、第二、第三大队的大队长均被中国军队击毙。该旅团85%的军官阵亡,士兵死亡4000多人,被俘160多人。第五军的英勇顽强,甚至使得第五师团师团长今村均中将也不能不肃然起敬,他在战后向统帅部的报告中说中国军队“值得我军敬意”!第五军在昆仑关大战中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仅荣誉第一师就伤亡了131名军官,3272名士兵。中国军队伤亡总数高达1.4万多人。昆仑关之战是第五军建军后的第一仗。这一仗奠定了第五军在国民党军中作为王牌主力的地位。






远征缅甸,在抗日战场创下一系列辉煌




在昆仑关血战一鸣惊人后,第五军在抗日战场又创下了一系列的辉煌。1941年12月10日,英国向蒋介石提出请中国派兵保卫缅甸。蒋介石答应了英国的请求。1942年2月16日,第五军同中国10万远征军分批入缅作战。1942年3月20日,第五军第二○○师在缅甸同古与日军第五十五师团决一死战。第二○○师以1万多人的兵力孤军守同古,抗击4倍于己的日军达12天之久,以伤亡5000多人的代价击毙日军一四三联队联队长横田大佐以下5000多人,重创了日军第五十五师团,创造了一个中外战争史上罕见的奇迹。连骄横的日军统帅、第十五军司令官坂田祥二郎中将也不得不承认:“同古之战,敌军抵抗既极顽强,又善夜战和阻击,使我军遭到了重大损害。”


1942年3月底,第五军新编第二十二师在缅甸斯瓦阻击战中以虚虚实实、机动防御、逐次抵抗的战术单独抗击拥有200门大炮、100多辆坦克的日军2个师团5万余人的轮番进攻,历时达18天之久,共击毙伤日军4500多人,而自己仅损失2000多人,创造出了战争史上又一个奇迹。斯瓦阻击战使新编第二十二师名扬天下。1942年4月初,第五军九十六师在缅甸平满纳阻击战中,独自抵挡日军2个主力师团达8天之久,共毙伤日军近2000人,圆满完成了阻击任务。九十六师为此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共有8名军官战死,77名军官受伤;士兵阵亡2570人,伤1346人。战后,远征军司令长官罗卓英称赞说:“九十六师这次确实尽了最大努力!”参谋团团长林蔚也感叹说:“该师战斗成绩及指挥技术均属可观!”1942年4月3日,由于盟军内部产生严重分歧,指挥一片混乱,导致盟军大败。英军逃往印度。中国军队退入缅甸最北端的“野人山”,缅语意为“魔鬼居住的地方”。经过生死磨难,第五军4.2万余人,回国后仅剩不足2万人,除战死者,1.47万余人被夺去了生命,野人山,比10万日军还要凶残。同时,野人山也造就了第五军的钢筋铁骨。1942年5月26日,第五军第二○○师师长戴安澜在缅甸抗日战场壮烈殉国。1942年6月,第五军残部从缅甸败退回国后,被安置在昆明整训。1943年第五军扩编为第五集团军,杜聿明任总司令,第五军副军长邱清泉任军长。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从滇西反攻日军。第五军所向披靡,打得日军魂不附体,先后占领了龙陵、双坡、於隆、邦打、拱撤、河边寨等日军据点,全歼了日军第五十六师团主力,打开了通往畹町的大门。后来,又配合盟军攻克了畹町,打通了滇缅路,为缅甸之战失败雪了耻,报了一箭之仇。1945年2月,邱清泉率第五军从缅甸凯旋。




抗战胜利后,第五军被蒋介石推向内战战场。先后在苏中战役、定陶战役、巨野战役等战役中,多次与人民解放军交手,有得有失。1948年9月,国民党徐州“剿总”司令部成立,第五军扩编为第二兵团,邱清泉任代理司令官,熊笑三接任第五军军长。




解救黄百韬兵团,杜聿明很失望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正式打响,第五军的丧钟也从此敲响。11月6日,华东野战军在中原野战军的配合下,在徐州以东的碾庄圩地区包围了有4个军的黄百韬兵团。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兼前进指挥部总指挥杜聿明命令邱清泉率第二兵团、李弥率第十三兵团前去解围。11月13日9时,邱清泉的第二兵团与李弥的第十三兵团开始向解放军发动全线进攻。100多辆坦克、100多门重炮在几十架轰炸机的伴随下,向徐州东侧邓家楼至团山一线20多公里宽的地域疯狂地进攻。华东野战军担负阻击任务的第十纵队和第十一纵队,在徐州到碾庄圩之间40多公里的地域中构筑了密如蛛网的工事、战壕。国民党军每攻打一个村庄,都要耗费大量弹药,反复争夺数十次,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 战斗打得最艰苦、最惨烈的要数孙庄和邓家楼两处。攻打孙庄的是号称“王中之王”的第五军四十五师。






杜聿明、邱清泉分别登上苑山、林佟山亲自督战。第五军官兵像一股股灰色的浪潮汹涌向前冲,却一次次被那由步枪、机枪、手榴弹、迫击炮组成的神奇的火墙挡了回来。这种潮涨潮落式的拉锯战持续了十几个回合,双方伤亡都十分惨重。坚守孙庄的解放军已经是一支不成建制的部队。参谋、干事、警卫员、通信员、炊事员、轻重伤员……全上阵了,团长邢永生、政委龙飞虎都端起了上刺刀的步枪,成为普通一兵。残酷激烈的血战从早晨9时一直打到下午2时,第五军四十五师耗费了上千发炮弹,伤亡了近千名官兵,才勉强攻占孙庄。“这是什么部队啊,难道他们不是血肉之躯?”杜聿明震惊了,他觉得就是当年的昆仑关血战,也没有打得如此艰苦,如此惨烈。当第五军四十五师在孙庄陷入苦战时,国民党第七十军九十六师在邓家楼也碰上了“硬钉子”。 攻打邓家楼的第七十军九十六师,是第五军的老部队,曾参加过远征缅甸作战。该师师长邓军林骁勇善战,是邱清泉手下最得力的一员战将。杜聿明、邱清泉下达全线攻击令后,邓军林调集了第七十军105毫米榴弹炮营和第九十六师山炮营以及各种口径的迫击炮、反坦克炮,集中火力猛轰邓家楼村。国民党空军的战斗机、轰炸机也对邓家楼的解放军阵地反复扫射、轰炸。






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九十六师官兵一次又一次地冲进邓家楼村,都遭到了解放军的迎头痛击。激战一直持续到深夜,解放军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主动撤出阵地,第九十六师这才勉强攻占了邓家楼。第二天,九十六师师长邓军林亲自督战,指挥第二八六、二八七团轮番猛攻,又占领了林佟山东面的狼山、鼓山。消耗了数以千计的炮弹、炸弹,付出了几千名官兵伤亡的代价,第五军才前进了五六公里,如此“战绩”,在第五军的军史上,也堪称“史无前例”了。照这种打法,即使能打到碾庄圩,第五军也将被消耗光。11月22日,解放军攻占了碾庄圩,黄百韬兵团全军覆没,黄百韬本人也被击毙。而此时第五军仍被解放军阻击在大许家一线,始终无法前进一步。杜聿明失望了。






蒋介石变卦,第五军陷入绝境






如果说,第五军在解救黄百韬兵团时让杜聿明失望,那么在解救黄维兵团时,杜聿明绝望了。1948年11月25日,中原野战军将黄维兵团包围于宿县以西的双堆集地区。 形势越来越危急,徐州也危在旦夕。为了保住徐州邱清泉的第二兵团,李弥的第十三兵团,孙元良的第十六兵团,杜聿明提出放弃徐州的方针。他对顾祝同说:“要放弃徐州,就不能恋战;要恋战,就不能放弃徐州。也就是说,要走就不能打,要打就不能走。要是放弃徐州,出来再打,就等于把徐州3个兵团马上葬送掉。现在只有让黄维守着,牵制敌人,我将徐州的部队撤出,经永城到达蒙城、涡阳、阜阳地区,以淮河为依托,再向敌人进攻,以解黄维之围。”顾祝同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他明白,照此方案,很可能会牺牲掉黄维兵团,但能救出徐州的30万大军,也算是丢卒保车的良策。蒋介石经过权衡,批准了“撤而不打,放弃徐州”的行动方案。从11月30日到12月1日,国民党徐州“剿总”所辖3个兵团30万大军仓皇撤离徐州,向西南方向的萧县、永城败逃。




杜聿明刚刚离开徐州不久,华东野战军就侦察到了国民党军的动向。粟裕得知敌人已放弃徐州向西逃窜,大吃一惊!此时解放军已比敌人行动晚了1天,而杜聿明的部队大都是机械化兵团,如果让其逃脱南下与黄维兵团会合,将会给刘伯承、邓小平的中原野战军造成致命的威胁,后果不堪设想!粟裕连1秒钟也没有耽搁,当即下令:渤海纵队沿陇海路经大许家进驻徐州;第四、第十二纵队分别由双沟、楮兰、潘搪并列向徐州、萧县之间尾追敌军;第九、第八、第三纵队和鲁中南纵队分别由城阳、桃山集、路疃向瓦子口、濉溪口作平行追击;第十纵队由唐圩,第二、第十一纵队由固镇地区分别向永城、涡阳、亳县方向疾进,迂回拦击;豫皖苏地方部队坚决控制沙河、涡河渡口,迟滞敌人。为保证命令传达到位,粟裕下令电报、电话和骑兵等各种通讯手段并用,务必通知到各纵,立即实行全线追击。追击命令下达后,在黄淮平原上,解放军的“铁脚板”与国民党军的汽车轮子、坦克履带展开了一场生死攸关的竞赛。






关键时刻,战场出现了转机。12月2日下午3时,邱清泉又接到了第五军四十五师在襄山庙掩护大部队撤退时遭到解放军猛烈攻击的告急电报。他唯恐这支第五军的骨干部队、他的心肝宝贝师被解放军围歼,随后又令第七十二军派1个师去增援。对于邱清泉这种昏了头的命令,第二兵团参谋长李汉萍苦口婆心地劝说邱清泉:“郭吉谦的第四十五师本来就是掩护部队,它的任务就是要缠住敌人,阻止敌人追击。现在它与共军交火受到点损失,是完全正常的。我兵团主力应乘机撤往永城、亳县,待主力到达安全地域后再派兵接应第四十五师。如果现在让大军停止前进,派兵增援郭吉谦,岂不是反而成了主力掩护‘掩护部队’了?共军主力一旦追上来,我们就完了!”第五军军长熊笑三、第七十军军长高吉人、第七十二军军长余锦源也纷纷反对说:“不能让几十万大军为了1个师而坐以待毙,等待共军追击!”






邱清泉不等众人说完,就涨红着脸拍桌怒吼道:“不要说了!牺牲别人都可以,但郭吉谦和邓军林是我的得力战将,在苏北、鲁西、豫东历次战役屡立战功,如果今天我不救郭吉谦,将士们都会寒心,会骂我没良心,将来还有谁会替我卖命作战?”正在此时,杜聿明接到了一封空投的“总统”手谕:“……据空军报告,濉溪口之敌大部向永城流窜,弟部本日仍向永城前进,如此行动,坐视黄维兵团消灭,我们将要亡国灭种,望弟迅速令各兵团由向永城前进,转向濉溪口攻击前进,协同由蚌埠北进之李延年兵团南北夹攻,以解黄维兵团之围……” 杜聿明看完手谕,只觉得眼前发黑,手足冰凉,他哀叹道:“完了!彻底完了!老头子又变卦了。在南京开会时我早已同他讲好,要撤就不能打,要打就不能撤。现在撤到半路,无险可守,军无斗志,却要同共军主力决战,这不但救不了黄维,连自己的3个兵团也会全赔进去。”想来想去,杜聿明始终是左右为难,他只得召集各兵团司令开会,共商决策。邱清泉、孙元良、陈冰等看完蒋介石的手谕后默默无语。杜聿明闷声闷气地说:“诸位,我军若照原计划撤退,安全到达目的地问题不大。若照此命令打下去,未见得有把握。大家再仔细考虑一下,敢负责任就走,不敢负责任就打,这是全军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慎重!”邱清泉素来骄横自负,自恃第五军和整个兵团战斗力强,并不愿意不战而逃,何况此时他还一心想救出襄山庙被围的第四十五师,因此更不能同意撤退。他“霍”地站起来说:“可以照命令从濉溪口打下去。”十三兵团副司令陈冰反对,但孙元良主张服从蒋的命令。邱清泉见杜聿明还在犹豫,就拍着胸脯说:“总座,照命令打吧!今晚调整部署,从明天起,我第二兵团担任攻击,第十三、第十六兵团负责掩护。”事已至此,杜聿明只好决定采取三面掩护,一面攻击,逐次跃进的战术,向濉溪口前进。当天晚上,邱清泉派出第七十军一三九师郭方平团火速赶往襄山庙,增援第四十五师。经过一夜的死战,终于使四十五师绝路逢生。邱清泉虽然救出了第四十五师,却耽误了宝贵的两天时间。蒋介石临时改变作战路线,又使杜聿明的3个兵团失去了唯一的逃跑机会。华野大军利用这两天时间,终于用双脚追上了杜聿明、邱清泉的汽车轮子,创造了“铁脚板”胜过汽车轮子的奇迹。2月4日,华东野战军二纵、三纵、八纵、九纵、十纵、十一纵及冀鲁豫独立第一、第三旅20万大军,全部到达了王引河一线,在东西50多里宽的正面修筑了密密麻麻的袋形防御阵地。我军第一、第四、第十二纵队及鲁中南纵队的十几万大军也赶到了洪河一线形成了对杜聿明集团的合围,使他们成为笼中鸟。粟裕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徐州的3个兵团死到临头了,第五军死到临头了。




突围失败,第五军全军覆没




1948年12月4日,杜聿明、邱清泉决定以第十三、第十六兵团从东、北、西三面掩护,以第五军四十五师、四十六师为前锋,集中5个团以上的兵力向南冲击,企图打开一条血路。第四十五师奉命攻打孟集附近的几个村庄。号称骁勇善战的战将郭吉谦知道解放军很难对付,因此他特地将第一三三、第一三四团两个主力团调上来,一左一右夹攻一个小村庄。在全师榴弹炮、山炮、迫击炮、火箭炮、反坦克炮的密集火力掩护和1个连的坦克、装甲车的支援下,第一三三团1个营很快攻入了解放军的阵地,但立即让解放军以手榴弹、刺刀、炸药包、机枪、迫击炮一个反击赶了出来。第一三三团接着又组织了几次进攻,但都被解放军打退,与当年抗日战场相比,四十五师战斗力已今非昔比了。在第四十五师攻击失败后,第四十六师在倪楼也同样遭到了惨败。






第五军攻击失利,使杜聿明、邱清泉深感恐慌。由于孟集附近的几个村庄已被解放军攻占,杜聿明的前进指挥部和邱清泉的兵团司令部都暴露在解放军炮火直接威胁下,因此,杜聿明、邱清泉只得于12月6日匆匆忙忙将前进指挥部和兵团司令部搬迁到陈官庄。陈官庄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解放军的包围圈还是越收越紧。12月6日夜,孙元良兵团单独突围,结果在薛家湖一带遭到解放军迎头痛击,第十六兵团一夜之间灰飞烟灭。12月15日,黄维兵团12万大军在双堆集被全歼。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14个主力纵队向被围的杜聿明集团发起了总攻。下午3时30分,解放军的数百门大炮同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声,陈官庄地区完全淹没在滚滚的火海中。1月9日,解放军突破了所有的外围阵地,攻到了陈官庄外。邱清泉、杜聿明见陈官庄已经危在旦夕,急忙把兵团司令部和前进指挥部迁到第五军军部所在地陈庄,企图依靠第五军这张最“可靠”的王牌负隅顽抗,冲出重围。蒋介石为了保住他的幸存部队,决定派空军施放毒气弹掩护突围。但天公不作美,从1948年12月20日起,连日风雪弥漫,大雪纷飞,飞机无法起飞,这一穷凶极恶的放毒计划就这样流产了。杜聿明无可奈何地宣布各部队自谋生路。于是,邱清泉拿起电话通知各军,宣布放弃指挥权,要各军自找出路。 杜聿明此时也给蒋介石发出了最后一份电报:“各部队已混乱,无法维持到明天,只有当晚分头突围。”电报发完后,杜聿明下令烧毁重要文件,立即突围。第五军首任军长杜聿明一行十余人单独行动,在逃跑途中最终被俘。






1959年,杜聿明作为第一批特赦战犯被释放,先后当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和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为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作出了贡献。第五军第二任军长邱清泉跑到陈庄西北张庙阵地时,被设在陈庄外围阻击阵地上的解放军发现,一阵机枪扫射,邱清泉身中六弹,当即毙命。第五军第三任军长熊笑三化装成伤兵,侥幸逃出重围,后来逃到了台湾。第五军副军长郭吉谦(原第四十五师副师长)和第七十军军长邓军林(原九十六师师长),分别在逃跑时被解放军抓获,当了俘虏。第五军四十五师没有参加突围,而是在师长崔贤文率领下向华野一纵缴械投降了。第五军四十六师也同样向解放军缴械投降。第五军第二○○师决心顽抗到底,在师长周朗的率领下强行突围,结果被解放军全歼。第五军,这支国民党第一支机械化军,也是蒋介石最后一支王牌军,就这样全军覆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