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北大教师游韩国后认错!

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位北大教师、一名中共党员,经常批评咱们中国这不好,那不对。来到韩国以后,饱尝凄风苦雨,痛感人世艰辛,目睹这个资本主义小地主的一神一态,一颦一哭,深刻认识到自己原来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要向党和人民道歉:我错了。



1.中国有一个双簧节目,讽刺吃饭时菜虽然很多,但都是“一碟子腌白菜——呀,一碟子腌白菜……”来到韩国后才明白,这不是双簧,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任何受到人们喜爱的节目必定是有可靠的生活根基的。韩国菜摆出来也是盘子碟子一大堆,远远望去十分丰盛,而且五颜六色。但近前一看,辣泡菜3种,腌萝卜2种,生菜叶子一大盘,一碟子辣酱,一碟子酱油,一碟子大蒜瓣,一碟子小辣椒,一碟子大辣椒……给人的感觉不是在正式吃饭,而是好像一群仆人在厨房里偷吃准备用来做菜的原料。“烹调”的概念韩国人是没有的,所以这个民族的性格很极端,而且不是上智者的极端。



2.很不愿意被不大懂中文的韩国人请客,原因并不是我不喜欢韩国菜——我是能够欣赏一切事物的美的。主要是我替那些不了解中国文化的韩国人感到丢脸。他们的请客好像是难民会餐,而且自己一个个吃得不亦乐乎,仿佛请客的主人倒是我。我虽然反对中国的宴席那样奢靡浪费,但是韩国的“宴席”未免太猥琐寒碜了。在这里,人的尊严荡然无存。我是从来不愿令人难堪的人,深怕他们怀疑我在嘲笑和蔑视他们。所以我也像他们一样大口地嚼着各种菜帮菜叶、树根树皮,大口地喝着大酱汤,咽着辣椒酱,并且不断地擦嘴擤鼻涕……然而人家完全没有我这些“小人之心”,他们泰然自若,大快朵颐,而且不断地问我“好吃吗?”我是个坚定的人道主义者,能说不好吃吗?我调动我渊博的哲学素养、丰富的史学积累、机敏的文学才华,以铁一般的逻辑证明韩国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最美丽的、最养生的、最合乎人性的……一句话,就是上帝吃的、神仙吃的。我忽然想到,许多文学理论家,许多所谓学者,就是像我这样干的,把不好的东西说得天花乱坠。但我知道我自己的话是假的,那些大师们却真的以为自己在创造学问。他们把味同嚼蜡的作品说得花枝招展,正像我的赞美韩国菜。不从生活的实际感受出发去做学问,是学者们对人类犯下无数罪行的根源。



3.我倒是喜欢被这里的师弟、或者了解中国文化的韩国朋友、或者中国人请客。因为跟他们在一起,可以客观实在地欣赏和评价韩国菜。同时,一样一样地回忆中国菜,什么水晶肘子,什么松鼠黄鱼,什么全聚德,什么东来顺,不觉深深叹服中华文明的伟大。我在心里假设自己是个韩国人,会产生什么思想,不禁脱口而出:“看看人家中国,那才叫人过的日子!”



4.有一个问题始终不好意思问韩国人:“你们监狱里的犯人每天吃什么?”我心想普通韩国人顿顿是米饭就辣泡菜,难道犯人的伙食是只许吃米饭而没有辣泡菜,或者是只许吃辣泡菜而没有米饭?我觉得整个韩国在饮食上好比一座大监狱。四千万人民就这样年复一年地活着,真是不活也罢。韩国人认为北方的生活不好,但我想北方还能不好到哪儿去?不也是无休无止的辣泡菜吗?不论南方北方,都有一种比较刚毅的性格,我想这是与他们的饮食有极大关系的。我在《朝鲜人民的指导者:金正日》里读到:“金日成主席生前有一次召开将军会议,他问道:‘如果我们和美国开战,失败了怎么办?’所有的将军都说:‘我们不会失败,胜利一定属于我们!’金日成说:‘我知道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但是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失败了,怎么办?’将军们面面相觑,一片沉寂。这时,从角落里发出一个坚定的声音:‘假如我们失败了,那我们就把地球炸掉!’金日成欣喜地看了看,发出这英雄的声音的,是他的长子、朝鲜人民的指导者金正日。金日成主席高兴地说:‘好!我们朝鲜又诞生了一位将军!’ 从此,朝鲜人民都记住了一句话:‘没有朝鲜的地球是不必要的!”该书所说的事是否属实已无从考察,若果真如此,我倒很佩服朝鲜人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坚贞气魄。不过心里偷偷地想,反正活着也是天天吃辣泡菜,不如跟那些天天吃大鱼大肉的家伙同归于尽算了。



5.韩国人的姓名大体上都差不多,重名率极高。我教的不到200名学生中就有4对重名的。他们的姓也很少。我点名时连点了8个姓金的,7个姓李的,5个姓朴的。即使不重名,名字也都差不多,有时点一个人名,三四个人答应。我很难记住他们的名字。我的印象中,韩国男人叫什么“昌”的,什么“范”的特别多,我跟朋友说,如果站在街头大喊一声“朴昌范”,肯定会有很多男人答应。朋友说,如果喊“李万姬”,则会有女人答应,因为韩国男人都很忙,每天都要“日理万机”。我听了一笑。





6.班上有绝色少女二人,目似秋水明月,仪态难以形容,几乎上我的每一门课。睹其皎皎玉颜,每令人心如澡雪,龌龊尽消,觉得大千世界如此美好。然转念思之,如此玉颜几经寒暑之后,亦将肌弛色衰。不论她们家有千金万银,学得多少本事,嫁得何等郎君,都终有手捧照片回忆当年青春之一日。想到此,不禁微叹。人生百热,终归一冷。非是红颜多薄命,而是红颜之存在,凸显出命之薄、命之冷。少女有绝色,圣人有奇才,一也。




7.李家有仙女,奎然异群芳。林中百鸟聚,好唱凤求凰。





8.韩国是手机国。满街的男女老少歪着脖子走路,手捂着腮帮子,好像全国流行痄腮。几句话里就有一句“我酷赛哟”。闭目听之,仿佛全国人民在召开电话会议。





9.毛海燕和梁菲帮我找房子,比我自己还要热心。我感动得无话可说,只是默默地跟着她们一条街一条街地走着,上坡、下坡,感到韩国人民生活得真是太苦了。毛海燕非常执著,而梁菲的主意比较多。我是既不执著又没主意,只盼着英勇的朝鲜人民军赶快打过三八线来,把我从这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去。





10.如果说韩国人有多么坏,那是不公平的。韩国并不是坏人多,而是愚人多。许多人表面上的礼貌掩盖了他们的龌龊,他们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优秀的世界公民呢。我想,五四运动之前的中国可能就是这样的。礼教杀人啊。





11.梨花女大是***学校。但是从教授到学生,所作所为却经常是与基督的精神背道而驰的。虚伪、做作、唯利是图、自私自利,不知天高地厚。韩国几届总统和许多部长议员的夫人皆出自该校,韩国的政治和政治家的可鄙的一面也由此可见一斑了。





12.韩国人的日常饮食绝对不如中国监狱里的伙食。好处是培养了吃苦精神,但坏处是一遇到好东西,极易腐化堕落。韩国人到中国几个月后,往往要胖5公斤,这就是明证。




13.韩国人经常指责中国的朝鲜族人来韩国后逾期不归。但是一位延边大学的老师告诉我,他们聘请的韩国教授也是想方设法赖在中国不走,因为在中国太舒服了。朝鲜族人逾期不归的都是贫穷的打工族,而韩国逾期不归的都是他们的受人尊敬的教授。朝鲜族人逾期不归需要忍受种种非人的待遇,而韩国教授则真的是乐不思蜀。但是他们还要恬不知耻地天天夸耀韩国。那位延边大学的老师说,你们天天说韩国好,那你们怎么不回去?那些人顿时哑口无言了。





14.韩国的大学生经常抗议示威,这是一种好的精神,是青春活力的表现。但是我看他们示威时,好像并不真的激动和真的生气,口号喊出来温柔敦厚得很,与其说是示威,不如说是过节。





15.韩国的女大学生,本科生的脸上还是很纯洁的气质,尽管有的纯洁属于愚昧的纯洁。但是到了研究生,大多已非常虚伪了,已经接近中年妇女了。面对面时笑容可掬,一转过脸,瞬间就落下了眼皮,面如冷霜。这是男女不平等所造成的人格极度扭曲。韩国的女人真不是人。长太息以掩涕兮,哀女生之多艰!





16.汉城到处是山,许多房屋都是依山而建。道路又曲折回环得一塌糊涂。所以某些汉城人的人性也是险恶、扭曲和阴暗的。





17.梨大的正门进来后,要经过一个小桥。桥下是几条铁路,经常有火车突突驶过。右边是两个幽暗的隧洞,那火车或者消失在那里,或者从那里冒出来。这铁路经过延世大学时,是在公路的上方。所以梨大的女生对延大的男生说,从你们头顶过去的火车,是从我们脚底过去的!这句话表现了一点韩国人有限的幽默感。但是在另一个角度看来,这火车也正是两所学校男女关系的一个暗喻。从延大那边昂扬冲来的一条条长龙,打破梨大门前的宁静,在梨大的身下往来奔突,在梨大幽深的隧洞里蜿蜒穿插。梨大的学生每天都看到这情景,不可能不在潜意识中受到某种熏染。梨大还有一个迷信:站在桥上,当火车来时,赶快许一个愿,就能实现。这所拜奉基督的大学实际上拜奉的是火车。许多女生每天花两个小时化妆,打扮得花妖狐媚,那根本不是要去做礼拜的,而是要去见火车。





18.延世大学的女生讽刺梨花大学的女生,说她们的样子是看见男人就恨不能扑上去一口吞下肚。的确,延世大学的女生要比梨花大学的女生具有一点高贵之美。




19.在汉城的西大门一带共有4所大学。但是延世大学的人说只有1所,因为梨花大学是“女子化妆学院”,弘益大学是“高级美术学院”,西江大学是“高中4年级”。所以只有延世大学才是真正的大学。



20.朋友送我一本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走汉城》,作者是中国朝鲜族艺术家崔庆生。他满腔热情地几度前往韩国寻找事业、寻找财富、寻找温暖,结果他发出如此沉重的叹息:“这里是我祖先的土地,却不是我的乐土。”



21.所谓下贱的人就是,你对他以礼相待,把他当成一个人时,他傲慢无礼,并不把你当人;而当你对他粗暴凌辱,把他当成一个牲口时,他百般柔顺,把你当成一个神。某些日本人和韩国人便是这样。孔子说小人是“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莫非就因为是化外之地,处于文化边缘,人性的根基便不正么?



22.美国学术界有一种观点,认为日本文化是强盗文化和婊子文化的结合。而我看韩国文化似乎也是有某种缺点的文化。中国东北有许多嘲笑和侮辱朝鲜人、高丽人的民谣和笑话,现在想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没有根据的。人民最了解人民。



23.韩国人很痛恨日本人,这种不忘记被侵略、被凌辱的历史的精神是好的。但是他们知不知道,在侵华日军中,最坏的、最没有人性的,恰恰是韩国士兵。许多中国的老人都说过,日本人坏在心里,而日军中的“高丽棒子”兵从里到外都坏透了。这或许是鲁迅说小鬼比阎王更坏的道理吧。



24.韩国的一些中老年妇女,也烫了发,画了细细的眉毛,白白的脂粉,红红的嘴唇,染了手脚的指甲,鬼气森森,好像随时要去阴间卖笑。乐观一点说,也不过是三仙姑的模样。




25.我最赞赏韩国的一点是,房间的地下铺设了暖气管道。中国的火炕已经越来越少,而韩国把火炕现代化了。这不但对人的身体有好处,而且使人感到家里的温暖。地面就是床、就是桌、就是椅,这样又节省了空间和家具。应该学习。



26.韩文是一种奇怪的拼音文字,但形状好似甲骨文。我认为不伦不类的文字,是没有多大的文化再生能力的。





27.韩国宣传说他们的祖先来自阿尔泰。但是怎么观察也看不出他们跟中亚人有什么共同点,他们明明就是东北人和山东人!阿尔泰起源说恐怕是一个大骗局,拿不出一点有力的材料,是他们为了摆脱中国文化而竭力自欺欺人的一个假说。不敢直面历史,是自卑者的共性。





28.在新村地铁超市里见一妇人与人吵架。尖声叫喊,跳梁奔突,几个人都拉她不住。与平时所见韩国妇女之态度迥异。观其化妆衣饰,在此吵架前后,必也一副谦恭柔顺状。不过我倒觉得,吵架之时更有几分可爱,因为这是真实的她自己。她叫喊的是人的声音,不是那用假嗓子做出来的婊子的声音。





29.韩国人即使舍得花钱奢侈一回,也没什么好吃的,因为虽有好的原料,无奈他们不会烹饪。鱼做出来像死鱼,肉做出来像得了肌肉萎缩症的老母猪肉,饼像是风干的糨糊。只有米饭和辣泡菜,真是天下第一。要没有这两样,韩国人活着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然而泡菜应该是荤菜之外的副菜,而韩国人却以偏为正。想起中国的韩国菜馆是很好吃的,仔细琢磨,原来那已经是中国化的韩国菜了。





30.什么都是韩国的好,容不得一点批评,这恐怕是没什么远大前途的。北方也是这样。对这样的人、这样的民族,只能采取“民可使由之”的办法。对于拒绝启蒙的人,陪他们玩玩就可以了。孔子的教育方针也是这样,不到学生真的产生求知欲望的时候,用不着苦心孤诣地灌输。猴子一天早上是变不成人的。




31.我住的国际馆旁边是女生宿舍,两座楼是相通的,实际是一座楼。国际馆里边住的也绝大多数是年轻女性。我在门上贴了一副对联,上联是“老骥伏枥”,下联是“流莺比邻”,横批是“牛得草”。来访的和周围的女性见了,都觉得中国人又神秘又高雅,于是纷纷拉着我在门前合影。我盛情难却,只好半推半就地从命了。



32.接过白永瑞博士的名片,读了一下,“白永瑞”,不禁油然脱口而出:“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说完自己就笑了,这跟白永瑞有什么关系呢?我这人太没办法,总是不着边际地胡乱联想。但是又为自己解脱:这就是人比电脑高超的地方。电脑再过一百年,恐怕也没有我这能力。因为电脑是为了“有用”而存在,人是为了幸福而存在。别的任何评价对于我都是无所谓的,我只知道:我幸福,故我在。



33.每次出入电梯,喇叭里都乌拉乌拉地说上那么几句,不知是什么意思。听得久了,才听出原来是两句杜诗。进去的时候说的是:“魑魅喜人过”,出来的时候说的是:“文章憎命达”。心想这很有道理,电梯对人宜乎这个态度。



34.孙佑京小姐真是大好人,为了请我吃饭,打了无数次电话,我都不在。好不容易在了,我又没有合适的时间。但她毫不气馁,继续无数次地打下去。就是为了这样的朋友,我也应该买个手机。所谓“一饭千金”么。





35.我住的国际馆食堂的橱窗里天天摆着精心设计的“样板饭”,不但花色艳丽得使人怀疑能不能吃,而且分量比实际所给要多起码三分之一。实际情况是,一般一份米饭只给一两左右,泡菜和腌萝卜之类一共也是一两左右,泔水模样的大酱汤则是一个富士苹果大的碗里只给小半碗;肉一般没有,有也只是两三片,好像选美小姐一般赤裸裸地招摇着;鱼倒有时给一条完整的,足有一两多,但五脏六腑俱全,外加全副鳞甲,于是只好如鲁迅笔下的狂人所说:“吃了两口,便将它连肠带肚地吐出。”鸡蛋偶尔给一片,估计那个鸡蛋一共可以切最少六片。这样的一份正餐卖韩币1800元,相当于人民币14到15元。学生们还说这里算是便宜的和好吃的,所以这个食堂里熙熙攘攘,出来进去的多是所谓的美女,一个个吃得满面春风的。那些“阿主妈”对待我是特别优惠的,看见我去买饭,总是多给个一两八钱的。我正好立志减肥,也从不计较。记得读书时北大的学生有时因为食堂的师傅给的肉少(盖不住6两米饭),就和师傅吵架,现在看看韩国,知道什么叫 “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36.韩国学生请假很有意思,理由全部是“外婆去世了”。在我的课上已经发生了6次。我是个无聊的老师,决心调查一下。经过侧面盘问,结果只有研究生李知熙和另外一名本科生是真的。其余4个是假的。这又一次证实了我的论断:特别强调“孝”的结果必定是“不孝”,凡是声称以儒教治国的现代国家必定导致虚伪泛滥。我没有直接批评学生,因为韩国人最不能接受批评。我借讲“请假”这个词的用法讲了一个笑话:一个学生很晚还没有回家,他的外婆到学校去找老师,老师惊讶地说,他今天不是参加您的葬礼去了吗?学生听了都笑了。我接着说,请假要实事求是,不一定非要特别重大的理由。生病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请病假并不丢脸。中国女孩子请病假,还会得到男生的格外关心。请事假也只要合乎人之常情,老师没有不批准的。这样讲效果很不错。最近,郑炫周请假的理由是,她姐姐要去美国留学,她要去机场送行。我说,这是很光荣的事嘛,你应该去。我很高兴,我的努力减少了韩国的死亡率。




37.曹溪寺是韩国最大的佛教庙宇。旧历四月八日是佛诞节,我们5位中国老师恭恭敬敬前去“随喜”。庙里密密麻麻悬挂起几十万个小灯笼,然而灯笼里面点的是电灯泡。灯笼的表皮多是蓝蓝绿绿的冷色,置身灯海,觉得鬼气森森。到大雄殿里瞻仰,没有巍峨庄严的大佛像,只有很小的细骨伶仃的塑像,主要都是呆板枯涩的画像。我已经看过不少韩国的佛像,都是韩国人的模样,五官细弱,肤色白嫩,身体不挺拔,眼睛没神采,既无“威仪”,也无“福相”,许多佛还留着官员式的胡须。飞天则穿着韩国传统的长裙,手里拿着韩国的传统乐器。四大天王和韦陀也胡乱安置,有的上面是狮鼻虎目,虬髯狰狞,下面却是雪白婀娜的女人的脚。一切都使人感到,没有佛教的气象,徒有一点照猫画虎的佛教的影子。楹柱上或挂或刻有许多对联,但是我一读,全对不上。比如上联是“歌管楼台声细细”,下联是“随花傍柳过前川”;上联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下联是“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读多了,笑得肚子疼。才明白他们只是随便找些有名的古人的诗句,写在那里好看,并不考虑与环境合适不合适,更不管什么平仄对仗的劳什子了。可能从来没有我这样的傻子去认真看一看那些文字。庙里的上万韩国人民挤得水泄不通,有的在吃喝,有的在谈笑,有的在打手机,有的在打孩子。还有一大圈人在跳一种似乎是韩国的传统舞,但跳着跳着开始接近迪斯科,于是几个洋人也混进去连扭带蹦,周围的韩国中年妇女无限仰慕地配合着洋人,笑得合不拢嘴。最后在大殿前面开始演出,几个身穿厨师服装的年轻人用刀叉表演打击乐,喧闹震耳,乌烟瘴气。一个女郎不断脱衣服,只剩一件黑色的小背心紧裹住颤动的肉身。韩国人民如痴如醉,欢呼喝彩。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躬身退朝。我说,韩国已经没有佛教了。吴博士说,现在***在韩国最有影响。一位女老师冷冷地说,你们以为韩国还有什么宗教么?另一位老师说,算了算了,人家就是找个借口玩一玩,你们管人家那么多干吗?大家说有理有理,便道别分手了。



38.韩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对于韩国的现状也是清醒的。今天经过法学楼,大厅里展览着漫画。一张是金大中讲话说“欢迎到韩国来”,上面是金大中讲话的照片,下面则把金大中背后的人群画成骷髅。还有一张画的是一个韩国人开门出来,自以为自由地伸展着肢体,但是外面还有一圈大的围墙,没有出口,那围墙是用美国国旗画的。



39.我的休息室里没有电脑,有时便去讲师休息室用电脑。但是那里的电脑速度极慢。韩国的老师见我很着急,便问我怎么回事。我说电脑上网速度太慢,她们随口就说,中国的信息发过来,速度就是慢。我告诉她们,第一,我上的不是中国的网,而是你们最崇拜的美国的网;第二,我在韩国别的地方上这个网,很快,就像翻书一样;第三,我在韩国别的地方上中国的网,也很快。她们说,那是怎么回事呢?我说,鬼知道。她们又问,“鬼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说,大概就相当于你们***的“上帝知道”。谈到***,她们不言语了,因为她们大多数是“伪教徒”,连基督到底是耶和华的儿子还是父亲都搞不清楚的。



40.见到常丹阳的人,第一句话就会说: “你不就是在电视上的那个……”常丹阳在韩国的电视上教汉语,一副道貌岸然的气概,开口闭口“你好吗?我很好,你呢?我也很好,你妈妈好吗?……”哎哟,可善良可温柔了,我们都说韩国各地学习中文的女孩子里一定有不少他的崇拜者。可是在中国大使馆组织的中国教师聚会上,常丹阳献给大家的忠告是:“一、不要借给韩国人钱。二、不要相信韩国人的许诺。三、不要帮韩国人办很麻烦的事……”大家于是笑问他,你一定受尽了韩国人的坑害吧?他憨厚地一咧嘴,没有回答。其实用不着回答,他的忠告条条都有许多活生生的事例。关于韩国人借钱不还的事我已经听过3起,其中最大的数目是1000万。韩国人自己就互不信任。他们一般不借给别人钱。我刚到韩国,没有换钱。他们一位非常知名的教授当着别人的面,非常夸张地慷慨借给我3万元,相当于人民币200多元。而一位素不相识的中国的普通老师随手就借给我20万。隔了一天,那位教授问我:“我借给你的3万元钱,够用吧?”我是一个心软的人,如果这时掏出来扔给他,害怕太伤他的面子,于是就说:“够用,真是太谢谢您了。”有时想想,我也真他娘的够虚伪了。我要不是北大老师,可能当时就掏出6万给他,告诉他另外3万是送给他买《圣经》的。而我们一起去光州开会,系里多收了我的车费,助教说要还给我,但又总说忘了,一个月过去了还没有还。在租房子的过程中我了解到,韩国的房主基本上不退还押金,而是要新房客把押金给旧房客。如果找不到新房客,那么旧房客可能就拿不回那笔巨额押金了。



41.关于韩国人的许诺,我在中国时就切身体会到是绝不可信的。最常见的是不遵守时间,连我最要好的韩国朋友也经常约好不到。有一次一个韩国朋友让我复印许多文章给他和他带来的其他韩国朋友,我冒着大雨抱着东西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没来,好几天也没有解释。我忍不住只好主动打了电话,回答是那天别的朋友建议去一个饭庄吃饭,所以很对不起了。韩国人倒是经常说“对不起”,但说的时候毫无诚意,完全是例行公事,仿佛说了这几个字,就是杀人放火都可以赦免了。





42.一位中国老师告诉我,他刚来韩国时,要去买个茶杯。旁边的韩国同事说,商店那么远,别去了,我家里有的是,明天我给你一个。人家说得这么明确,哪能让人家栽面儿呢?于是他就没买。可这位中国老师等了几天也没见茶杯的影儿,只好又提去买茶杯。韩国同事还是那几句话,中国老师觉得如果硬去买了,那是不给人面子,所以又耐心等着。如此反复数次,中国老师终于忍无可忍了,再也不提这事,悄悄地去买了几个茶杯。而韩国同事也从不说起这事。




43.中国人要面子,韩国人也要面子。中国人要的是别人的面子,韩国人要的是自己的面子。





44.一个韩国朋友说:韩国的男人赖,女人贱。我很吃惊,我说这是少数吧,他说最少也有三分之一。





45.夜雨寄西:君问归期未有期,汉城夜雨满花溪。何当共饮青梅酒,却话汉城夜雨时。





46.微笑是金,沉默是恩,感动是惠,流泪是真。





47.韩国语能够发出的声音甚少,比如“芮乃伟”的名字在韩国电视上被拼写成6个韩国字,读起来是“路易、乃伊、唯一”。





48.我最尊敬的韩国人是汉城大学的金时俊教授,大多见过他的中国人都跟我有同感。他的身上才体现出真正的儒者风范。在他的退休典礼上,我赠一诗《贺金时俊教授光荣退休》:“金风呼罢望春风,时彦满堂绿意浓。俊笔豪情传四海,寿如泰岳万年松。”




49.韩国最著名的高中——京畿高中的校训是:“自由人,文化人,平和人”。而其实韩国人所最缺乏的正是这三点,第一不自由,第二没文化,第三最暴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