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棒棒们索要熊猫的联想-我与我的韩国邻居

刚刚看过坛子里有一个帖在讨论棒棒们又来向我天朝索要宝物的情况,很多朋友都表示反对,我也有点担心,担心棒棒们一冲动又把熊猫说成是他们的,或说是当年他们的老祖宗从帕米尔高原一路北窜的时候不小心经过现在四川的地方走丢了一个宠物,恰好这个宠物就在当地繁衍生息,最后被中国人发现,称作为熊猫,也就是说熊猫也是他们的。


各位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痴人说梦,请你们记住,总有一天棒棒们会这样说的。


就上面这个事情不由得又想起另一个事情来,前两天,棒子们有一个访问团访问了台湾好像是云林县,因为当天有一个云林天灯的传统活动,说白了就是放孔明灯,整个一个县几万个孔明灯往天上一放倒也是一个景观,棒子们详细的向组委会询问了这个方天灯习俗典故,整个放飞的流程,天灯的制作等等,方正事无巨细一律刨根问底,远远超过了一般游客对当地习俗好奇的程度,这个活动的组委会和当地县政府的领导倒是警惕性蛮高的,根据他们的原话,他们认为韩国人一直对注册其他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便显得比较积极,因此他们向先一步上联合国登记注册,免得又被人捷足先登。可惜的是他们这个政府是一个伪政府,压根就不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成员,所以想申请也没有门路,所以当时云林县政府的一些官员流露出深深的无奈。由此想到这两天我们的陈会长正好去看台湾视察工作,不妨关注一下这个事情,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的名义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个有意义的传统活动去申请注册一下,千万千万再发生端午的遗憾,我相信屈原老大自从棒棒们注册成功这一天起,在九泉地下就没有开心过,他已经是满怀悲愤离开了人世间,但作为后辈我们却让他在九泉地下也不得安生,我们太惭愧了。


既然说到了这份上,不免的又想多说几句,平时总怕说多了会影响到中韩两国人民的友谊,但是不说心里面又堵得慌,所以零零碎碎说一些片段出来,好像也是在铁血的坛子里,看到过一则新闻,说是中韩两国的贸易超过了2000亿美金,我们是他的第五大出口国,和第三大进口国,两国之间如何密切等等云云,很明显我们平时生活中接触到的韩国人越来越多,我就说一些和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小区的片段。

说句老实话,我觉得我在我居住的小区所接触到的韩国人对中国人民并不是很友善的,他们居住在我们的国土上,和我们一起消耗着我国有限的资源,但是对待我们并不友善。这经常让我感到诧异,难道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生活在别人的土地上吗,难道他们真的认为这一片土地以前是他们的吗。

经常在报纸上网络上看到,哪里哪里的韩国人又在欺负中国人了,好像除了一般的经济剥削外还多了很多精神的侮辱,包括集体下跪道歉,蓄意强奸中国妇女等等,每当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我都很惊讶,难道这是真的吗,难道这是在20世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吗,虽然我也知道一些抗战的时候韩国二鬼子的残暴,但是我们的政府都告诉我们这是日本军国主义害的,韩国人民也是受害者,他们的是善良的,每当这个时候,我都特别痛恨军国主义,能把一个善良的人变成一个野兽,但是心灵深处也有一个声音在小声地提醒我,说不定他们本来就是野兽。


还是说说我身边的事情吧,我住在上海西边靠近机场的一个很大的小区,我们小区里最大的特点就是韩国人多,以前总搞不明白为什么棒棒们多,后来才知道原来棒棒们在他们自己的棒子国内根本就没有条件住上这么好的小区。后来才知道原来棒棒们吃一顿牛肉要炫耀上一个月。唉,可令的棒棒们他们的大脑肯定是被棒子们塞住了。


在我们的小区里不管在什么时候,客观地说晚上12点以后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较低,也仅仅是较低而以,不是没有。你只要走上十来步就会听到有人在高声的讲话,很高声地讲话,旁若无人的讲话,不管是两个人在交流,还是一个人在梦呓,总之是很高声地讲话,那么我要恭喜你,你遇到了棒棒了。


有一次一个棒棒在小区里开了一家小型便利店,卖的全是帮帮自己的国产货,什么方便面,泡菜,各种调料等等,一看就知道全都是走私进来,不是大规模,而是在机场托人不管认识不认识,带一个包裹到中国,到了中国机场自然就有人接货,很多在中国做小生意的棒棒们都是这样处理他们的进出口业务的,这直接导致了我们国家关税的流失,也就是这些棒棒们赚的钱全是代表中国人民主权和尊严的海关关税,这个扯远了,这件事情应该由外交部,商务部和海关共同关注处理一下。我们讲近的,棒棒们在小区里开了这家便利店,竟然从店招,到内部的货物全部用棒棒文,不用一个中文,里面棒棒店员对中国人进去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简直就是“华人与狗不入内”(不知道这个典故的不是中国人)的翻版。最终是有人举报到闵行区工商局,工商局责令他增加了中文字的店招牌。


又有一次,我们的小区房型是一梯两户,我的对门忽然搬来一个棒棒家庭,本来是一件好事,直接得让中韩两国人民有了直接的交流,可以谱写出中韩两国人民友谊的新篇章,但是自从来了棒棒家庭,我个人觉得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本我在房门外放了一个鞋柜,里面放一些拖鞋什么的。平时换穿皮鞋什么也放在鞋柜里,我们整个号里面从一楼到四楼都是这样的,大概有5,6年了从来就没有听说谁家的鞋没有了,而且大家很自觉,门口除了放鞋柜其他什么也没有,每一家都尽量的装饰鞋柜使之美观而又显的特色,我当时觉得这种鞋柜文化,简直就是新上海文明的一个表现,从有一天晚上开始,棒棒们来了,他们从搬进来第一天就看见楼道里面能够放东西,赶紧先一个大货架搁在楼道里,上面堆满了充满了灰尘的肮脏的破球鞋,破皮球等等你所能想象的一切的杂物,这天一回家 我简直下了一大跳,棒棒们把搬家用的大纸箱全部扔在过道里,一大半堆在我家的门上,把我家的门口堵得死死得,我当时气呀,简直有一种冲上去一把火把他们家点着的冲动。但是韩国人民是善良的教育提醒了我,中韩两国友谊源远流长教育了我,我克制了我的冲动,打电话给小区的保安,请他们提醒一下我的邻居,他们的纸箱挡住了我回家的路,最后的结果是可怜的保安,在一个夏季的晚上,在闷热的楼道里把所有的纸箱搬下了楼。


纸箱风波过去不久,我以为这只是善良的韩国人民刚刚搬新家的一个不适应而以,很快我就忘记了这次的不快,又重新开始享受我的伊甸园般小区生活,忽然我发现,我的邻居货架会长大的,他每天都会上面出现一点新的东西,一会儿是一辆手推车,一会儿是以小木箱,总是每隔几天,货架上总会出现一些新的东西,这个货架以一种可见的速度越涨越高,离楼道顶越来越近,而且开始散发出了一些棒棒们特有的泡菜味,而且家里的厨房里开始出现了一些外来的物种,小型的蟑螂,中国本地的蟑螂都是大大的,颜色发黑的,能飞善跑的,但是外国蟑螂是小小的,跑得慢慢的,中国本地的好像叫黑胸大蠊,外国的好像叫德国小蠊,不知道对不对,请昆虫专业的同志说明一下。这种变化提醒了我,我有了一个新的邻居,最终让我吃惊的是我发现,我的鞋柜里的意大利皮鞋不见了,还是8成新,我穿了没几个星期的很喜欢的黑色的皮底的意大利上班正装皮鞋不见了,我无语了,我为有了一个从先进国家来的邻居而感到震惊了。很快我的其它邻居也有了反应,他们的鞋子或多或少的也没有了,有运动鞋,有女款的鞋子,我意识到,天堂般的日子结束了,我不得不每天在外面的世界面对现实社会的挑战,回到家中,也要面对现实的社会,伊甸园关门了。我不得不通知了保安,请他们来协助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循,结果是徒劳的,最终物业公司出了一个文件,要求过道里一律不许放东西,我们所有的邻居把鞋柜拿进了家里,因为有了一个先进国家的邻居,我们不得不放弃我们的文化,当然只不过是鞋柜文化,而那座韩国飞来峰在我回家某一天的晚上看到它堆在垃圾筒旁边,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是可怜的保安使得法。


(接下去还有很多,我已经懒得写了,因为我一些就要回忆起这些不愉快,但是不写每天就要面临这些不愉快。同时也不知道我们的管理员会不会删帖,如果大家要看就给我一点鼓励,我就继续写,不愿看就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