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17年的国内唯一飞行员目击UFO录音档案首次完整公开


周日晚间至昨日凌晨,上海多处有网友向新民网反映目击到夜空云层中悬浮着一个闪光的不明飞行物,据推算,该物体在上海夜空中存在时间超过10个小时。


“昨日凌晨4点,我看到那个不明飞行物在淞沪路靠近三门路所在的东南方向。一闪一闪已经很久了。”网友孟先生昨日凌晨4点向新民网来电反映。据其回忆,该物体悬浮在夜空的云层中。孟先生通过望远镜观察,发现该物体闪烁着红黄蓝三种颜色的光芒。他于是叫来了周围的朋友一起观看,大家也都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起初我以为是星星,但是星星没有那么大,又怀疑是不是飞机呢,可是那个物体一直悬浮在天上,好像没有移动。”孟先生称,该物体漂浮在空中很长时间,直到天亮,乌云散去后就看不清楚了。由于环境过于黑暗,孟先生无法拍摄到清晰的图像。


新民网质疑该物体是否为夜间灯光风筝,孟先生表示否认:“风筝一般会上下飘动,但是那个物体一直停留在一个位置。而且位置较高,应该不是风筝可以达到的位置。”


市民蔡先生26日晚在上海西南部的莘庄地区也观察到这一现象:“我们发现云层后面有一个很亮的物体,起初我们以为是飞机,但是我参照了附近的大楼,那个物体并未移动,感到很奇怪。”


“上海夜空出现UFO”的事件也引起一些网友的密切关注。不少上海网友纷纷发帖表示目击该物体,上海网友“流血用苏菲”表示,他在26晚6点多发现该物体,当时自己正好下班在和同事楼下聊天:“看到一个圆的东西,红色的,在远的地方盘旋,刚开始没注意,以为是飞机什么的,但是那时候天还没暗,想想飞机也没那么亮吧,然后天暗下来了。那个红色的东西就躲到云层里去了。然后就在同一个位置,连续闪烁。”此后住在宜川路、浦东、北新泾的网友均分别证实自己也看到该物体。网友“豆沙包酋长”称该物体“闪着黄色的闪电”,也有人表示“只看到云层在闪,没有看到发光物。”有网友质疑是否是闪电等自然现象,但遭到反对:“闪电不可能在同一地点,连续闪2个小时的吧!”(当时为晚上20点)


根据多名网友的目击证言,如果该物体从“流血用苏菲”目击时间18时起计算,那么到孟先生目击时间的次日凌晨4时,该物体在上海的天空中停留的时间已超过10个小时。


目前尚无消息确认周日晚上出现在上海夜空中的物体的真实面目,新民网将就此事做进一步求证。(新民网)


尘封17年的“上海3?8UFO事件”录音昨在沪首次完整公开


昨天在上海举行的“上海重大UFO事件讨论会”上,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王思潮研究员、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吴嘉禄主任和民间UFO爱好者章云华,对1991年3月18日那次闻名全国的“UFO事件”进行了辩论,关于“3?8UFO事件”的录音也首次被完整披露。据悉,这份尘封了17年的录音,是国内目前已知唯一一份飞行员目击UFO的录音档案。UFO是怎么“跟踪”民航客机的?飞行员究竟看到了什么?


故事篇:


UFO跟踪客机20分钟


1991年3月18日傍晚6时,上海虹桥机场一架飞往济南的3556航班飞机起飞后,在空中遇到桔红色火球状不明物体,光球中有一飞行速度比飞机还要快的物体在移动,尾部喷射灼烈的红光。这个火球随后变成一溜火球,接着变成黑色鱼状拉烟物体,后来它又变成了上圆下长的两个黑色物体,两个小飞行物互相保持约300米距离,忽东忽西,方向变幻不定。在临近苏州上空时,这两个飞行物突然掉头朝飞机高速飞来。3556航班立即呼叫指挥塔,请示应急措施。紧急之际两个小飞行物合二为一开始急速爬高,转身飞逝,整个过程持续20多分钟。而且,在这个UFO出现约7分钟后,吴凇军港海军战士许辉、盛东林和朱玉也在天空中发现一个长度约五六米的一溜火球,过了一会才慢慢地看不见。“3?8UFO”一经披露后,在国内外,尤其是UFO界引起了轰动。以下是部分现场录音记录,其中的区调指地面指挥调度.



区调:3556(飞机代号),你刚才有什么情况?


3556:刚才正常起飞之后,大约七海里左右,我的航向在28度,发现前方有一个不明飞行物,长度三到五米,好像一团喷火的东西,通红通红的。后来逐渐往东北飞,那么我就往左摇了一下,摇了一下它离我越来越远,飞得比较快,后来又折头。我到二十几海里的时候,它又从北折头往东南边,往南飞,高度逐渐降低。我往西躲一下,往左躲一下,后来它又反过来往北飞,飞着飞着由红变成一溜黑的了,变成黑体了。黑体以后,下降高度,最后又上升分离,下边一个长方形的,上边一个圆球,两个黑的再往东北飞,平飞了一段以后呢,又折向西北,再爬高,然后在我的视线当中消失,后来又出现,现在消失了。


区调:明白了。你最后看到它是在什么时间?


3556:最后在26分,26分在无锡前十海里吧。


区调:好,当时它在你的什么位置?


3556:它在我的正前方……


区调:3556,你估计它的速度有多少?


3556:速度,因为,最大……我在空中不大好判断,我反正看那样子比较快,可能有六七百公里那个样子,就有点在平时我跟那个大飞机遇上那个速度差不多……


其间,两人还不断交流被跟踪物体的方位和形态。最后,“3556”报告地面:不明飞行物消失在无锡方向。对话中的“区调”就是当年的报料人金鑫,而“3556”是执行民航飞行任务的飞行员朱兆元。据悉,经过多方协调,这段10多分钟的塔台与客机录音才得以“面世”。但是,它一方面给UFO观测提供了更加全面的资料,另一方面,也给普通人了解UFO更增添了神秘.



现场篇:


“UFO”究竟是何方神圣


王思潮:很可能是外星飞行器


“我认为很可能是外星飞行器”,作为一名天文专家,紫金山天文台的王思潮研究员,几乎对每次UFO事件都有记录。


据他介绍,根据这段披露的对话录音,“3?8UFO”不仅可以避开雷达的探测,还可以静悬在离机场不远的半空中长达7分钟之久,在地面也没有听到声音。它的运动速度和方向可以随离3556航班距离的远近而快速变化,最后还能“爬高”,升上高空。这些“超能力”都不是人类飞行器可以具备的。


“所以我认为,‘3?8UFO’是外星飞行器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王思潮研究员告诉记者,现在有学者认为太阳系以外的智慧生命离地球太遥远,根本没法来。“这种想法其实是以人类现有的科技水平去想象外星智慧生命,实际上他们的科技水平很有可能远高于人类。而且他们用不着自己驾驶飞船,可以派高智能机器人驾驶外星飞行器来地球。”


章云华:“UFO”其实就是飞机


章云华是一名UFO爱好者,他的观点与王思潮截然不同,“我认为这就是飞机”,他说,地面上看到的“3?8UFO”,就是刚刚升空的3556航班小型客机,它的光滑机身因阳光反射被目击者看到,不同方位的人就能看出它不同的形态。据介绍,当时这架3556航班小型客机的正前方还有两架飞机,它们三点连成一线,前面两架叠合在一起飞行并反射太阳光,使3556航班的驾驶员误以为是一个物体。过了一会儿,三者的空中位置因航向的多次改变而发生了变化,飞机以及前面的两架飞机均不再处于反射光区域,地面的目击者看到的飞机黯然失色,驾驶员也发现前面的飞行物颜色发生了变化,并且向两边分离了。当时的空域飞行记录证实了“3?8UFO”分离变化的方向和角度。


为什么地面雷达不能监测到这个UFO呢?章云华告诉记者,雷达的工作原理,是设备的发射机通过天线把电磁波能量射向空间某一方向,处在此方向上的物体反射碰到的电磁波;雷达天线接收此反射波,送至接收设备进行处理,提取有关该物体的某些信息。“3?8UFO”中,机场雷达自始至终没有发现UFO。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飞行员看到的不是实体,而是虚影,不能反射电磁波。二是雷达显示的本来就是正常飞行在航线上的飞机,所以地面人员不觉得有什么奇特。


吴嘉禄:是人类还没掌握的自然现象


作为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的主任,吴嘉禄对发生在上海的“3?8UFO”事件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他的观点是人类未掌握的自然现象所造成的。“我认为不大可能是飞机自身的反光”,吴嘉禄说,民航交通运输管理的空中交通管制条例有明确的飞行间隔的规定,飞行密度大的京沪等地区执行更是严格。“而且作为一名塔台工作人员,他没有道理会连飞机都分辨不出来。”“3?8UFO”的飞行方向、速度、高度、轨迹变幻莫测,以及雷达测不到、无明显尾迹等实实在在的奇异特性,很难用目前的科学理论解释完整清楚。但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是从外星来或是由外星操控。它有可能是我们还未掌握的自然现象所造成的不明飞行现象。它有上述的奇异特性和明显特殊的物体形状,它就是人类现有知识所不能理解的特殊飞行器——不明飞行物(UFO)造成的,即存在着真实可靠的UFO。


发展篇:UFO快速观测网初具雏形


王思潮介绍,研究UFO,单靠一两个地点的观测报告是不够的。研究UFO事件是个很复杂的过程,难度一点也不亚于警察查案。过去,对于不明飞行物的研究一般停留在对“定性”的判断。出现事情了,我们只是估计一下什么情况,判断一下是不是。这样定性的判断按照现在科学来讲是不够的。


王思潮研究员说,现在包括南京在内的各地爱好者正在组建一个追踪UFO的业余观测网,对UFO进行捕捉。“一旦发生UFO事件,单靠一两个地点较高质量地观测还是不够的。需要建立一个快速反应的观测网。出现重要的UFO事件,将迅速用短信、电话告知相关地点的观测者,并立即投入观测,及时取得观测数据。除了数码相机、肉眼观测外,有条件的观测者还可进行雷达观测、激光测距和偏振光观测。”


花絮篇:穿着汉服来研究UFO


会议现场一位穿着汉服的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她为什么穿着这样的衣服呢?走近一打听,记者才知道,她叫牛申,是一位UFO的爱好者,也是上海市UFO协会的理事。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那就是研究汉服。“我戴的这个帽子叫万字巾,整体服装都是北宋时期书生的造型。”牛申说,她从小就很喜欢研究天上的东西。“我的爷爷会看天象,小的时候他经常会跟我讲。上高中的时候,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也看到过UFO,是两个很亮的光团,它们在交叉飞行。从此以后,我就爱上了研究UFO。”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