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 我爱厨房。

一提起做饭,就会想到厨房,无论是家常便饭或是南北大菜,也不管你是煲汤或者是煮饭,在小小的操作间里,忙碌一番后,一道道色香味俱全冷热荤素搭配的风味佳肴,犹如艺术品一样被盘、碗、盆装着端上台面,很是有成就感。我喜欢做饭。

在很小的时候,一放学先写完作业就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了,有时候别的孩子淘气,大家一起玩惹出乱子,家长们就会要求先必须完成作业,对家长、小伙伴来说作业就是那段放学后和下班前的一项重要的必须完成的工作。而我往往是学习完后,没有人陪着玩,总是自己不知道玩些晚些什么,持续一段时间后,很自觉地就会做些家务,得到父母的夸奖后,总想更好的表现,一天,作业少很快就完成后,照例忙完家务,忽发奇想给父母做顿饭。记得是小时候最爱吃土豆丝,于是就翻来削皮,因为有工具,这项工作很快就完成了,可切丝就比较难了,家里的菜刀就好像不听使唤,刀又很重,土豆有圆,切丝简直就是一项很难完成的重大工程,不敢用手扶,两手拿刀,一点一点地做,也不知用了多久,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虽说切得大小长短粗细不匀,可总算是完成了,这回真的知道父母做饭的辛苦了,那时候家里都在用烧煤的灶,用鼓风机把火吹大,在之前时常帮父母点火烧煤,这回总算是派上用场了。火势倒挺大,可锅里的油还没放,于是学着父母的样子倒油,待油热后放葱花、生姜,又摸有样的翻着倒入切好的土豆丝,开始放佐料。我倒是知道该放什么,可不知道该放多少,约摸着放好之后,就等完成了,不时地打开锅盖看看,是没有父母做的菜的那种颜色,好不容易才做好,虽然是要摸样没摸样,要味道没味道,父母虽没说什么,只是担心的样子,让我好好学习就好了,做饭就算了,可总算是做过第一次, 我对自己第一次的总结是,没切到手,没烧煳锅,没放盐多,最重要的是没挨父母说。

我原来的公司是冶金部的一年四季在外施工搞建设。接触到的就是一些技术工人,他们基本上清一色的爱吃会做,走到哪总会把当地的物价吃的飞涨。每次总是饭堂吃不好就找他们混,这些人说是自己做饭比较省,几个人搭伴,轮流值班,天南海北吃惯了,都有自己的拿手好菜,于是我就有口福了,什么新鲜,什么古怪就吃什么,慢慢的不好意思,就得给人打下手,很快就学会不少菜的做法。最开始是学一些家常菜,像粉蒸肉,红烧肉,辣子鸡,红烧鱼,渐渐的就会刻意的学一些特别的做法,像叫化鸡,麻辣鱼,红烧狮子头-------还有一些鳝鱼、兔子、蛇、狗的独特做法。就拿“悄悄话”来说吧,就是把洗净的猪耳裹上口条,卤好切片, 其实做起来有很多技巧,猪耳裹上口条后要拿纱布裹紧勒好,卤的时候放料也很讲究,各种佐料我算过大约有二十三四种,卤好起锅后,一定要冰镇一下,否则会散开,切片时要顺着包裹的方向,让每一片中间是口条,外边围绕着几圈耳朵,即好看,有好吃,而且名字也好听,是逢年过节时的一道下酒好菜。

每每有客人或是逢年过节,我就会首当其冲,在一片喧闹之后,总会给人惊喜,再上一些韩式泡菜,四川小吃,湖南特产,南北搭配相信一顿丰盛的饭菜一定会折服许多人,不过我是最烦洗碗筷的,这项艰巨的任务,就交给别人了。后来渐渐的这种机会越来越少了,不少亲戚朋友就会时常惦记。我知道那时想着我的厨艺,想一饱口福,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不会只是因为饭菜的味道就想起我,还是因为我的人缘不错,一直以来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在厨房围着灶台转,好多人就会说我,一个大男人怎么怎么样-------其实做饭有做饭的乐趣,可以随意搭配,随意发明,外形好看,味道十足就好,看着别人吃的津津有味,就会心满意足。 煲汤或煮饭、烧菜的乐趣只有自己从中体会的到。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爱厨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