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揭开国足倒杜伊风背后重重黑幕!

有时候我总是在问自己,中国足球搞成今天这样,到底谁该负主要的责任?足协?球员?还是媒体?答案让我觉得模糊而且恶心,因为当你仔细的剖析有关中国足球的任何一个问题,都是无穷多的问题的综合体,所以当我最近两天看到有关杜伊下课,足协乱扣屎盆子的时候,觉得是该告诉大家另外一些内幕的时候了。很久以来我都不愿说出有关球队的许多问题,一是怕得罪那些曾经帮助我,教育我的领导们,二是怕那些心胸狭隘的同行,看到这些后会觉得不爽。但事实终究是事实,不以我的意愿为转移和改变。


此篇博文会比较长,请大家一定耐心看完之后再发表评论。如果我披露的事实伤害了有些人,请原谅。


从沈阳到延吉,国奥队的天突然之间变了。或者说,曾经被称之为“战神”的杜伊,这个塞尔维亚人头顶的天彻底变了。在中国足球圈这个大江湖之中,变了天就意味着:即使之前的天空再晴朗,气氛再和谐,也可以立刻演变成暴风雨、大雪灾甚至是大地震,因为在有着独特特色的中国足球圈中,有人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就是江湖上的大佬。


在中国足球的江湖里,各个圈子里有各个圈子的大佬,在球队,核心球员是大佬。在俱乐部,老板是大佬。在中国足协,现在的大佬当然就是足球管理中心主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谢亚龙。记得谢亚龙在刚上任之初,很是反感外界称之为“谢掌门”或者是“龙王”,认为这些称谓江湖习气太重,毕竟自己是政府官员。可事实上,从2005年春天从接前任足管中心主任阎世铎手中接过足协一把手的权力之后,谢亚龙的江湖习气越来越浓。


直到如今,当很多媒体已经开始质疑为何在此时开始“倒杜”、为何在奥运会开始之前20几天的时候突然之间变了天,一时间杜伊已经成了“十恶不赦、必须斩立决、此人不除不足以平民愤”的恶贯满盈之徒。究竟是谁在背后是此事的始作俑者:自然非大佬莫属。这里面从一个细节不难看出,如今媒体连杜伊接手国家队总教练之后一个月增加1.5万美金工资的这样商业机密都能获悉,这如果不是足协内部泄密媒体从何而知?更何况,不管是杜伊还是其他人,在本职工作以外额外增加工作之后,增加劳动报酬也再理所当不过的,而此时以“为了多赚1.5万美元”的理由把杜伊说成一个只认钱的小人。大佬的动机何在?为何动用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这已经是连小孩子都猜得透的秘密:无非就是为奥运成绩不好提前找好挡箭牌。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从媒体向杜伊猛烈开炮至今,中国足协集体保持沉默,一如在澳大利亚悉尼体育场的休息室内,领队带领球员们大骂“杜伊***”的时候,谢亚龙很适时地没有出现休息室。在应当由谢头出来镇场的时候,这位谢头总是非常及时的人间蒸发。虽然谢头总是该应当发声的时候哑言,但还是不妨从谢头的一句原话来找出从其上任之后爆发种种事端的根本原因。就在2008年上半年一次国内职业教练培训班上课的时候,谢亚龙与诸位国产教练在酒桌曾经提到一句:不要说朱广沪压力大、不要说杜伊压力大,他们谁有我的压力大?如果不是我保他,他早就下去了。


一句“谁有我的压力大”道出了谢亚龙的心理话。没错,谢亚龙的压力确实大,否则也不能当初在奥运战略重于一切的情况下,踢开世界杯。继而如今在眼看奥运任务几难完成的时候,必须拉出替罪羊,以至于杜伊的处境还不如朱广沪。因为就在朱广沪亚洲杯小组没有出线的时候,谢亚龙已经发现自己的处境与舆论危机丝毫不亚于朱广沪,很多人在质疑为何谢亚龙不提前拿下朱广沪。在这种情况下,谢亚龙认定杜伊仅仅是为了履行合同、到期拿钱走人,在这种情况下奥运会注定成为亚洲杯的翻版之后,决定不能再像亚洲杯之前那样“保”杜伊,必须提前拿下杜伊,这才导致本该在兵败出现后的“鞭尸”现象提前出现。


其实在缕顺谢亚龙与杜伊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并不难,当初聘请国奥队主教练之时,中心几位主任在开会的时候,就定下了两个原则:一是要在兜里的钱允许之内;二就是必须要听话。于是,按照能够支付的工资去寻找主教练,在某种程度上不亚于按图索骥。不过,相比于第一条,其实第二条更能够起到决定作用。2006年9月,媒体曾经报道过瑞典名帅埃里克森欲入主国奥的消息。其实当时此事并非空穴来风,埃里克森本人也确实来到北京与谢亚龙见过。用当时引见谢亚龙前往东方君悦酒店拜会埃里克森的经纪人的话,在谢亚龙与埃里克森见过一面之后,就确定了双方根本不可能携手。当时埃里克森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出的大牌风范让谢亚龙很不适应,一些谈话表情更让谢亚龙很不爽。因此,即使中国足协能够支付起埃里克森、特鲁西埃这些外籍教练的身价,中国足协也肯定不断聘请这些自己无法控制的主教练。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塞尔维亚教练最符合中国足协的要求,因为也只有这些前南斯拉夫的教练最听组织的话。从这个角度看,塞尔维亚教练,既有外籍教练的见识与能力,又有国产教练的听话与懂事,二者兼而有之,自然是最理想人选。当然,塞尔维亚教练也有特例,这就是米卢蒂诺维,杜伊的老乡当年让足协很是头疼,这一点虽然谢亚龙没有切身体会,但本届国奥队领李晓光却是比任何人都有感受。


于是,当杜伊确定入主国奥队之后,其中就有一条硬性规定:在重大用人问题上,足协有一票否决权。于是,有了这一条,这也是近来国奥球员对杜伊颇显微词的原因。从国奥队内部发生的许多事情可以看出,近来球队内部确实人心惶惶,但根本原因不是对杜伊其他诸如迟到、训练强度等问题不满,主要原因就是大家对能否入选奥运会没有底,结果导致对杜伊的不满。这种担心在中国球员身上实在太普遍,在俱乐部,球员担心能够进入18人名单,进入18人名单就意味着可以分奖金,进入18人名单还担心能否首发,首发就意味着拿主力球员的奖金。同样,入选国家队也是如此,如果不进18人名单,等于练了一圈白练,所以当近几年最为重要的奥运大赛摆在眼前,18人名单更是如同人参果一样,人人渴望分上一枚。在这种情况下,杜伊迟迟不亮出底牌,自然引发球队内部的不满,自然对教练心生怨言,而在世界杯兵败、杜伊失去信任的背景下,球员们的怨气也由暗处转为公开,众所谓墙倒众人推,这也是中国球员长期养成的劣根性。


那么,参加奥运会、亚洲杯这种大赛的名单是否完全由球队主教练一人决定呢?答案是否定的。不管是如今的杜伊,还是一年之前的朱广沪,在决定参赛大名单时候,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来自足协的控制。这也是不管是杜伊执教的国奥队,还是福拉多当初组建的国家队,都有很多球员成为匆匆过客,更有王万鹏这样连朱广沪时期根本不被教练组所认识的球员能够进入国家队的原因,难道是对中超联赛知之甚少的福拉多慧眼独具?显然并不是这样,个人真实原因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秘密,用一句时下时髦的话来说:这就是潜规则。


中国足协对国字号名单,尤其是大赛名单的控制曾经在07年亚洲杯发生过一次剧烈暗战。在定夺参加亚洲杯的大名单之时,朱广沪在敲定了主力阵容之后,曾经要求将肇俊哲、李金羽这样的老队员带上,因为朱广沪的一贯性格,不希望得罪任何球员。但在名单报到谢亚龙之处,谢亚龙坚决要求划掉这两名球员的名字。


朱广沪在力争无效之后,无奈提出一个条件:工作由足协去作,自己作为主教练,实在没有办法去向球员进行解释。结果朱广沪得到的回复:不必向他们做任何解释。于是,两名球员自然认为是朱广沪将自己排除在名单之外,以至于后来朱广沪在无奈之下亲自打电话给其中一名球员,该球员根本没有接听朱广沪的电话。


不过,与在确定大名单的时候的强硬态度相比,到了临场比赛的首发阵容这种关键时刻,谢亚龙、领队等球队重要官员则集体保持沉默,用意十分明显,这个时候绝对要远离悬崖边,绝对不能让脚底沾上一点泥。亚洲杯小组赛第三场与乌兹别克斯坦队比赛之时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例子,当朱广沪一度就有些犹豫的首发阵容征询足协领导意见时,答复是:你是主教练来,你来拍板。


话题在回到杜伊的国奥队与福拉多的国家队身上,直到今日,媒体爆出杜伊种种问题,其中诸多问题已经直指业务范围之内。对此,一位国字号教练曾经直言:杜伊再差也不比朱广沪差。朱广沪尚且能够组织一套最强阵容参加亚洲杯,可是杜伊手中的国家队到了世界杯预选赛的关键时候,何时出现过最强阵容。直到今日,无人提及为何来自申花队的毛剑卿、杜威离奇从国家队消失。对此,连朱广沪也曾经私下里表示不理解,尤其是毛剑卿,绝对是目前国内最出色的左前卫。于是,在国家队的左前卫位置上,杜伊在放弃杜震宇之后,只能先后让姜宁、孙继海甚至是郑智来客串。特别是如今的国奥队,在于海伤退之后,更无人提及处于适龄阶段,且在联赛之中状态正佳的毛剑卿。毛剑卿缘何莫名其妙的无缘国家队与国奥队,相信足协官员比任何人都清楚。


最后,必须有必要说一说杜伊的问题,因为国足兵败世界杯,作为总教练、总负责的杜伊必须承担责任,但是杜伊的问题必须从业务层面来深挖。


诸如杜伊平时的一些小毛病,诸如训练发短信、不穿赞助商服务,甚至是“迟到门”、“默哀门”,这些其实问题,客观地来讲,在很多时候根本不叫什么问题,也是就老百姓所说的根本不叫事的“事”。如果完全一概以这些来批斗杜伊,现在杜伊身上的这些问题比起当年的米卢,甚至不值一提。众所周知,米卢当年连奏国歌、升国旗的仪式都不参加,至于生活作风、纪律观念等问题更为足协上下强烈不满。而且还需要进行一点对比,杜伊也好,米卢也罢,这些业务范围以外的问题,本来正是由足协作为领导部门应该早早指出,并且加以改正的,为何到了该管的事情结果不作为,任由杜伊、任由米卢自由滋生,在这一点,足协责任何在。


好了,还是回到杜伊的业务问题上面。杜伊是否应该下课?答案是:应该。但绝不是现在距离奥运会的时候才提出来。杜伊最迟下课的时候应该是6月14 日负于伊拉克队,世界杯彻底出局之后。因为杜伊并没有完成工作任务,那么杜伊是为什么没有完成任务的?简单的看,也仅仅是在天津的两场比赛。前三场客场与伊拉克、主场与澳大利亚、客场与卡塔尔这三战,尽管只拿到3分,但足协依旧对杜伊奉若神明,这已经说明足协根本没有认识到杜伊的业务问题。直到现在,国家队球员对杜伊彻底失去信任、产生怀疑的依据也是直接来自6月7日在天津打卡塔尔队的奇怪首发。当然,杜伊在这个业务问题之中犯下的错误也的确是致命的,足以失去球员的信任。也正是6月7日一役之后,国足内部,以大佬球员为代表彻底对杜伊去信任,这种影响一直蔓延到国奥队,加之国奥大名单迟迟不定,导致连国奥这支杜伊的嫡系也最终反戈。到了这步田地,杜伊已经是没有任何靠山与帮助。


不可否认,6月7日首发绝对是杜伊的最大败笔,并且直接导致最惨痛失败。但杜伊的业务败笔绝非在6月7日那一天突然鬼使神差出现的。一位前几届的国字号教练在杜伊上任之时就说了这样一句:看一个教练有没有水平,一看训练、二看指挥。从前两届外籍教练来看:米卢没有训练,但是临场指挥非常强,而且运气好,结果出线了。阿里.汉训练水平可以,但临场指挥能力差,而且运气不好,结果提前出局。但是,杜伊比起米卢,临场指挥不行;比起阿里汉,训练手段不行。所以,杜伊带队有今天的成绩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但是观察了杜伊8个月,也就是在07年沈阳四国赛之后,圈内诸多位资深教练一致得出结论:杜伊训练水平或者说战术理论并不先进,仅仅强调一脚出球、快速传球、边路进攻,其他的便没有了,甚至连定位球都很少在日常训练之中专门演练。至于临场指挥,就在07年沈阳四国赛上,同样是与奥运会小组比赛日程一样的三场比赛,杜伊的临场指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面对三个不同的对手,几乎都是在固定时间换成固定人员。最后一战面对朝鲜队的时候,在这种赛会制的比赛球员体能几乎在第三场下降到最严重的情况下,杜伊竟然意外变阵采取3后卫的打法,只在边路各安排一名球员,结果直接造成两路防守几成真空,这岂是一个高水平教练的排兵布阵与临场指挥。


因此,在去年沈阳四国赛之后,就已经有专业人士指出,如果国奥想要换帅,在那个时候是最佳时机。国奥还没有完全被杜伊定型,时间还有一年。但是,足协最终错过了最佳的换帅时机。直到最后,一个错误接着又一个错误,终究酿成大错,于是甚至不等奥运会结束,或者是担心由杜伊执教奥运会再度造成崩盘,就这样,国奥队的天、杜伊头顶的天:变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