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上网前,说说心里话

连长在海拔5800米的高原哨所守卡,她的妻子是一个军医。

有一年开春,她的妻子到哨所巡诊,忙了一天,到了晚上,夫妻俩一年没有亲热了,干柴烈火,连长却没有迫不及待,急于上床,他把被褥铺在地上,妻子迷惑不解地问:“为啥不在床上干呢?”连长说:“等一会你就知道了。”铺好被褥,俩人开始性交,连长爬在老婆的身上,阴茎插入阴道,或进活出,有快有慢,没有几下,就气喘呼呼,上气不接下气了,妻子心疼地说:“歇一会儿,不行吗。”连长说:“不行,停下来就软了。再累也要干。你不知道,在高原海拔每高出一米,空气中的氧气就少0.0003毫克,在床上发生性交,就多费一点的力气。低一米是就多干几下。”

喀喇昆仑山是“生命禁区”,这话一点也不假,性交都很困难。

连长只干了一次,爬了三天没有起床。



以上是我1981年我写的小说《西陲情缘》中的一个小片段,因为我描写的太具体、太露骨,出版社说有“黄色”的嫌疑,让我删掉,我一直放下了,现在退休了,重新改过,想在网上发表。


当时,我到边防哨卡采访,听一个老兵讲的故事。我听了,真实可信,就写进小说了。我认为:具体的过程并不重要,主要能反映出喀喇昆仑山上边防战士艰苦的生活环境中,战天斗地的革命精神和顽强的毅力,所以,我一直不同意删掉。


小说中描写的情节和时代的脚步有很大的差异。但是,这些情节就是当时生活的再现。在现代化军队的今天,读一读七十年代的艰苦的环境中,共产党员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崇高思想,有一而无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