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逍遥浮生半日闲 东莱太史慈(下)

冬苗 收藏 1 1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size][/URL] 太史慈何许人也?龙亟不读历史不知道,洛莺足不出村同样不知道。不过这人一副大大咧咧的正派模样,看起来挺顺眼。龙亟平日跟众乡亲熟谂惯了,这时倒有大家闺秀初出香阁的新鲜感,在心里收刮了一下所有武侠故事里两两相遇的‘台词’,有模有样地将尚未放下的‘手礼’就势扬了扬,道:“原来是太大侠!失敬失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太史慈何许人也?龙亟不读历史不知道,洛莺足不出村同样不知道。不过这人一副大大咧咧的正派模样,看起来挺顺眼。龙亟平日跟众乡亲熟谂惯了,这时倒有大家闺秀初出香阁的新鲜感,在心里收刮了一下所有武侠故事里两两相遇的‘台词’,有模有样地将尚未放下的‘手礼’就势扬了扬,道:“原来是太大侠!失敬失敬!”

太史慈浓浓的眉毛都快皱成了毛虫,心想‘这人还真够乡野匹夫的,我姓的明明是太史,这个大侠又是什么东西了?’当下并不着恼,温言解释道:“某姓太史,名慈,字字义,乃本郡黄县人氏。”

龙亟恍然大悟,这么稀罕的姓氏以前到没碰见过,眼角的余光一瞥,看见洛莺正低着头掩嘴窃笑,忍不住‘老脸’一红,干笑道:“这个,原来是太史大侠,啊,失敬失敬。”

太史慈暗忖这人相貌堂堂,说起话来怎么这么别扭啊?又觉得自己这样隔着百来步说话,搞得跟两军骂阵似的。他抬脚将坠箭踢起,右手虎口抓住,大踏步走到龙亟跟前,将箭单手递过去,道:“这位壮士相貌不凡、言语‘不俗’,不知姓名如何、家住何处,肯否见教?”

还好龙亟好歹已在这个年代生活了几个月的光景,不然他这一套一套地丢过来,能听懂一半就算不错了,龙亟接过他手上的羽箭,转递给身旁的洛莺,坦然道:“兄弟姓龙,单名一个亟字,直接叫我阿亟就是了,家就在附近的九宫村,太史大侠不如就近过来喝碗茶水?”说着,往身后指了指,这番话依足他两世为人的性情,反正兄弟我富点,招待的酒菜便丰富些,兄弟我穷了,有什么就拿什么,给不给面子是你的事情。

大凡后世的华夏传人都有这样一个脾性,见到了客人,不管熟不熟,亲不亲,往往在谈话的时候来一句:一起吃个饭吧?一起过来喝杯茶吧?一起去XXOO吧···但大多属于口头礼貌地过过,说的人不一定出自真心,听的人也不一定往心里去,像龙亟这样的,倒是成了少数,少数东西往往容易招苍蝇,所以他穿越前沾了一大帮酒肉朋友,便不难理解了。但现在不同,即便像九宫村这样穷困潦倒的地方,待客也永远是真诚的,九宫村外面的世界龙亟没去过,想来也应该差不多才是。

果然,太史慈听龙亟话不过三句便相邀到家里同坐,大生好感,喜道:“好极,正好行路行得乏了,不过,壮士口口声声称某为大侠,这个大侠是什么意思?”

龙亟哑然失笑:“这个,嗯嗯,大侠么,是侠客侠士的意思,呵呵。”

太史慈闻言更喜,他是土生土长的东莱人,当时本郡(东莱)与本州(青州)之间有嫌隙纠纷,是非曲直不能分,而结案的判决多以先让有司(掌刑赏之官吏)知事者较有利。其时本州的奏章已先发去有司处,郡守恐怕落后不利,于是求取可为使者的人。太史慈时年十九岁,被选为使,乃日夜兼程取道,抵达洛阳,先到公车门前等候,待见州吏亦至,才开始求通上章。太史慈假意问州吏道:“君也是前来欲求通章的吗?”州吏答道:“是的。”太史慈又问:“奏章在哪里?”州吏道:“在车上。”太史慈便说:“奏章题署之处确然无误吗?可否取来一视。”州吏殊不知太史慈乃是东莱人,便取出奏章相与。谁知太史慈先已藏刀于怀,取过州章,便提刀截而毁之。州吏大惊高呼,叫道:“有人毁坏我的奏章!”太史慈便将州吏带至车间,跟他说道:“假使你没有取出奏章给我,我也不能将其损坏,我们的吉凶祸福恐怕都会相等无免,不见得只有我独受此罪。与其坐而待毙,不若我们俱同出走逃亡,至少可以保存性命,也不必无谓受刑。”州吏疑惑地问:“你为本郡而毁坏我的奏章,已经成功,怎堋也要逃亡?”太史慈便答:“某初时受本郡所遣,只是负责来视察你们的州章是否已经上通而已。但我所做的事却太过激烈,以致损毁公章。如今即使见还,恐怕亦会因此见受谴责刑罚,因此希望一起逃去。”州吏相信太史慈所言,乃于即日俱逃。但太史慈与州吏出城后,却潜遁回城通传郡章,完成使命。州家知其事,再遣另一吏员往洛阳通章,但有司却以先得郡章的原因,不复查察此案,于是州家受其短。太史慈由是以侠士知名于世,但他亦成为州家所仇视的人物,为免受到无妄之灾,现在正欲避往辽东。

年壮之人做事,胆大心细之余,往往夹着血性,越是血性的人,越是快意恩仇,喜爱便喜爱、厌恶便厌恶,不爱花脑筋在交友上弄什么虚的。

太史慈双手亲昵地握住龙亟的两侧肩膀,笑道:“龙兄过奖了!”触手之处,薄薄的粗麻布传来温热荡漾的气劲,不由得吃惊再道:“龙兄亦是久习武艺之人?”

洛莺与龙亟邻几月,从未见他舞枪弄棒过,哪来的习武一说?要不是几个月来,龙亟以‘担心遭天庭责罚’为名,反反复复相告九宫村的众人不要泄露他的秘密,洛莺还真想把这个‘披着兽皮’的家伙拉到一旁好好‘管教管教’,不要动不动便捏手捏脚。这时洛莺憋红着清秀的脸颊,倒似朵迎风绽放的春花,惹人怜爱,黛眉轻蹙道:“壮士同龙大哥慢慢行将过来,莺儿先回去张罗下。”

太史慈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微感奇怪:“龙兄,你这位内人脸色忽白忽红,是不是抱恙在身呐?”

龙亟摇头大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的好,只好拍拍这个言行快意的鲁莽好汉:“兄弟我武侠小···哎,武侠故事倒听过不少,武艺那是绝对不会的。来,先到舍下喝口茶水,慢慢再聊。”

(今天更新迟了些,内容也不是很多,实在惭愧的很,诸位好汉如果要拍砖,劳烦砖下留情,意思意思就好了,大伙谁跟谁呀。呵呵。今晚俺再接再厉,明天中午把今天的差数一块补上!另注:三国志里,太史慈避居辽东时应该是二十一岁,小说根据以后剧情需要,稍有调整,见谅! 極疾)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