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五章磁性战术 第九节夜袭醉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早已经习惯了美军飞机大炮狂轰烂炸的志愿军都安全的躲避在自己的掩体里,战壕被彻底炸塌,可防炮洞防空洞只有轻微损伤,天空中看着地面的飞行员也都奇怪,山顶已经被炸成废墟为什么陆军不去占领,还没完没了的炸下去,这不是浪费炸弹么,也很浪费纳税人的钱。

几十吨的炸弹落在山顶附近爆炸,指挥所在炸弹的爆炸声中直摇晃,马云看着不停落土的指挥所,“要是天气没这么冷土没冻这么硬,这里早就就被炸塌了,美国人真傻,不如等天气暖和就乱扔炸弹,这不是浪费么?”

“提前开始吃晚饭,马云,晚上你跟我去对付炮兵阵地。”

北边的阵地里的侦察连开始开晚饭,其实晚饭十分简单,就是一些炒面和水,没什么其他东西,马云和张学义吃的跟战士们一样,张学义说:“明天早晨就有好吃的,我们稍微忍耐一阵就好过了。”

“是呀,吃惯了饼干和肉罐头的确不想吃这些。”

人都是这样,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马云的部队吃了几天好东西就吃馋了,战士们跟马云一样就想吃好东西,大伙坐在战壕里吃炒面心里不是滋味,张学义就是想让他们吃好的,这才能好好的指挥他们打漂亮仗,他先吃完了站起来说:“同志们,想不想每天吃肉罐头吃饼干,想不想喝咖啡?”

“想,太想了,我们就盼望打胜仗后吃点好的。”战士们一起回答,张学义笑着看着大家,“好,想就对了,如果你想吃好东西,前提只有一个,把敌人给我打死,然后把他们的好东西都给我缴获回来,我想敌人的军营之中好吃的东西有的是,要是能缴获一台炊事车来咱们天天能吃面包喝热汤。”

“张营长,咱们多会去敌人的营地里拿东西?”

“问的好,看见天色了没有,现在天黑了,正是我们打近战打夜战的好时候,一会大家都收拾好东西,把手榴弹子弹带好了,我们只带武器弹药,我们要绕过敌人的防线直扑他们的炮营阵地,把他们一锅端了。”

“好。”战士们欢呼雀跃准备出征。


太阳落山以后美军的戒备一下就松了,他们忘了夜晚是志愿军容易进攻的时候,美军自信白天的攻击让志愿军伤亡惨重并且害怕美军的飞机坦克,步兵团的宿营地到处都是篝火,营外的篝火边上站着不少站岗的美军,营地里的篝火边上站着三三两两的士兵,这些兵围着篝火取暖,有的抽烟有的聊天,聊困了就回帐篷睡觉。

寒冷的夜晚让站岗的美军很难受,他们有的钻进半履带车的驾驶室里,有的钻进卡车和吉普车里,哨兵们抱着枪睁着疲惫的眼睛看着漆黑的旷野。其实这些美军什么都看不见,志愿军根本不会招惹一个有几千号人的步兵团,他们远远的绕开阵地正面的美军步兵团,向步兵团阵地后侧的炮兵营走去。

张学义把阵地防御的任务交给寇勋,他亲自带马云的侦察连去夜袭敌人的炮营,他打仗多年这样的事没少干,因为没有强大的炮兵支持他必须想办法自己解决掉敌人强悍的炮兵,这样白天就可以把机枪架在阵地外边对付敌人的飞机。

行军的队伍里十分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跑步时候踩着积雪发出沙沙声,张学义白天多次计算过炮声之后炮弹的呼啸时间,他知道美军155榴弹炮的炮弹速度,只要准决的计算出炮弹飞行的时间就知道敌人的炮兵阵地与自己的距离,通过听炮弹呼啸声的方向就更清楚的计算出炮兵阵地的位置,他已经把敌人炮兵所在的大概位置画在图上,晚上他亲自带落向敌人的炮兵阵地走去。

敌炮兵营阵地距离志愿军阵地不到十公里,可中间隔着美军步兵团,要想绕开敌人的步兵必须多走一些路,他们晚上七点出发走了三个多小时才来到敌后,马云不用望远镜都看到了炮兵营的位置,美军炮兵知道自己离前线远所以心里十分塌实,晚上派出不到十分之一的人去站夜岗,为了在营内走动方便他们点起很多篝火,营外站岗的兵也是三五成群的围坐在篝火边喝咖啡抽烟,这些年轻的美国兵感觉他们在这像上中学时候参加假期的冬令营似的,搭着帐篷点着篝火挺好玩的。

不少夜晚值班的炮兵都偷着喝酒,对于这些事情炮营的少校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校本人吃过晚饭跟几个连长还围坐在帐篷了一起喝了会酒,现在都喝得醉熏熏的,营里营外都弥漫着不少酒气,炮营的人可没步兵营多,也就是三百多人,全营只有几台吉普车装有机枪,多数士兵佩带手枪和M1卡宾枪,全营十八门155榴弹炮以及大量的卡车。

炮营的兵无论是否站岗都喝多了,张学义第一个跑到炮营的岗哨跟前,他看见吉普车里坐着几个士兵,吉普车依然使用帆布车蓬,车里比外边暖和点,喝多酒的兵什么都不知道,车外站着人正看他们呢。

张学义一看车里的敌人正睡觉,他拉开车门先摸了几个士兵的枪,随后他拿着自己上好刺刀的M1半自动步枪照着吉普车里四个士兵的脖子上就给挨个来了一下,四个还在睡梦中的炮兵就被刺刀轻易的捅死,随后张学义一摆手过来几个战士,立即把敌人的卡宾枪和手枪全拿走。

马云一看岗哨被干掉直接带着战士冲进靠近营边的几个帐篷,他们打着手电进了帐篷,卡宾枪整齐的放在一边,所有的战士拿起枪就往身上背,然后端着步枪用刺刀扎躺在床铺上的敌人,侦察连的战士进营边转了一圈每人就多了一支枪,他们跑到营门口等张学义的命令,张学义一看他们只顾缴获枪支忘了那吃的东西,他又小声嘱咐,“都带着空的军挎包么,怎么不拿罐头饼干往里装,现在再进去拿点东西去,敌人还不知道我们进来。”

士兵们纷纷在班长的带领下拿着手点筒在各个帐篷里寻找,时间不大所有人的战士都拿罐头装满自己的挎包,张学义看这次捞的差不多了,就跟战士们说:“排长班长把各自部队的手榴弹手起来,跟我去炸敌人的火炮,其他的战士跟马连长撤退。”

全连也就七十多人,因为很长时间没补给手榴弹,所以手榴弹的数量很少,三个排长九个班长把手榴弹收起来也没几个,总共七十多枚手榴弹,张学义看手榴弹收起来了马上带领指挥员深入炮营阵地。

阵地上放着十八门榴弹炮,站岗的敌人早被志愿军用刺刀挑了,张学义借助敌营内的火光找到了堆积在阵地旁边的炮弹,弹头以及发射药都找好了他带着十几个班排长把这些容易爆炸的东西全堆积在大炮附近,之后张学义拿鞋带把手榴弹打成捆,然后吩咐:“大家辛苦点,每人站在一门炮附近,一起拿集束手榴弹往炮弹箱子上扔,然后就跟大部队撤。”

“是。”

十三个人一起拉掉手榴弹的拉火绳,然后一起往榴弹炮旁边扔手榴弹,手榴弹落地爆炸就把堆积起来的发射药和炮弹引爆,瞬间十三门大炮在爆炸声和烟火中变成废铁,张学义又拿过其他几个打好捆的手榴弹,亲自往另外五门大炮附近扔,敌营爆发出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十八门火炮全部被炸,之后营内烧起大火。

马云带着连队往回跑就看敌营火光四起,十几个班排长迅速追上前边的大部队,扔完手榴弹的张学义可不急着跑,他钻进一辆火炮牵引车里,他发动起卡车猛踩油门,卡车亮着车灯就飞出敌营。


马云跑步前进的时候就听卡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近,张学义急刹车把卡车停住,“大家快上车,能坐多少人坐多少人,敌人的营地被我们炸了我怕敌人出动坦克追击我们,现在跑不动的坐车走。”

七十多个战士一下就往车上爬了四十多人,把个卡车挤的满满的,剩下的人把缴获的东西放在车上轻装徒步跟着卡车跑,张学义这次降低车速关闭车灯慢慢的走,要不车颠一下还不把车上多上去的十几个人摔下来。

夜晚的爆炸声把美军炮兵营里喝多的醉兵给惊醒了,一群人穿上衣服跑出去看,弹药和火炮已经化为腾空的烈焰,大炮附近的弹药都被炸上天,营长急忙集合士兵进入掩体,炮兵不敢在夜间追击志愿军,只能看着燃烧的火炮残骸燃烧,营长看了一阵急忙用电台呼叫坦克营。

鲍曼和吉米听到呼叫也是心惊肉跳的,他们知道这是谁干的,他们俩害怕张学义,加上那会的坦克没夜视器材,更是不擅长夜战,他们干脆把电台一关继续睡觉,他们可不想白白的损失坦克。

卡车带着半个侦察连先回到北山坡,带着丰厚战利品的士兵跳下卡车就跑回北山坡的阵地,一包包的罐头饼干放到了掩体内里,侦察连的战士也不睡了,反正天快亮了,夜宵早点直接合成一顿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