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十二

woshi3suo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喂,现在有空没有?” “你要来,那就来咯。”就是【和胜义】的【办事人】文松也拿他没办法。 “那好,现在过去。”韩琛挂掉电话,按照惯例,出门前要和女儿打一声招呼。“小公主啊,爹地出去了哦。” 早已贴着墙壁,学忍者动作的韩圇圇一脸的不高兴。 “爹地出去一下。唯,为什么不答应爹地啊?”韩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半岛酒店

“父亲,”桑克己端坐在豪华单人房内的大理石写字桌前,与远在南美的桑麟通电。

“谈得怎么样了。”电话那一头传过来的声音,似乎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万里之外的状况,只不过是形式上的一问。

“他们的态度很冷漠。而且,也没表现出什么诚意。我看他们是要拖。”桑克己对着镜子,发现此时不像是一个儿子在和一个父亲通电。

“地头蛇,对于外来客,一般都是这个态度的。”桑麟的声音低而沉缓。

“依我看,他们是想和我们比耐心。就看谁熬得久,谁先开价。”桑克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电话那一头没有声气。

桑克己又赶紧补道:“父亲,我想,我和二叔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先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

“嗯?”桑麟出了一个非升非降的调子。

“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在广州的关系,暗中卡他们一下,然后…”桑克己也不能肯定这个想法一定符合父亲的意思。

“为什么要弄那么麻烦…”

桑克己有点焦急了,父亲不大耐烦的口气中显然透出这个提议非但不实用,而且还是劣招。但他也只能达到这个程度了。“那,我…再和二叔商量一下?”桑克己用征询的口吻问道。

“你自己不会动脑筋么。”桑麟愠怒。

“是…”桑克己被这么一训,是彻底地失落了。

“你自己不会创造机会嘛…”

“我明白了。”桑克己只得装作一点既醒,不然又要被骂了。至于怎么处理,怕还是要和桑淮商量了。

“嗯。”桑麟即时挂掉了电话。

“呼…”桑克己如释重负地放下了大哥大,凝着镜中的自己,便似不认识一般。二十多年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受到父亲的极大限制。虽说和同龄人比,自觉是学得了极难得的经验,但时时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也让他举得不堪重负。近这一两年,越来越多的生意和权力交到自己手上,却让他感觉家庭的氛围愈来愈淡,得到的乐趣与成就感也大不如从前。倒不如小时候和二弟爬在父亲肩头玩耍值得怀念,还有那个小自己将近十岁的三妹桑凡。

桑克己把手机垛在写字桌上,来到立地玻璃窗前,看着脚底下的车水马龙。

尖沙咀的夜晚,确实比他到过的很多大城市的要绚丽,但桑克己总感觉眼前这种绚丽,让他没有安全感。太多的亮光,照得人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好像所有的缺陷,都会在光亮下显露无疑。倒不如远处的大海,虽只模糊有一个轮廓,却给人以神秘感。桑克己的脸几乎贴着玻璃了,他从玻璃反射的映像中看到了自己。他凝着自己的双瞳,感觉好似将要进入一个幻境,思维开始模糊、滞止。桑克己已经连续两个晚上都梦到以前和二弟桑克身、三妹桑凡小时候在大同老院子里嬉戏的情景。那个时候真是无忧无虑的日子;父亲也还在国内,生意也还没有现在做得那么大,家里人气融融的。一到过年,所有的人,二叔一家、两个舅舅和他们的家室、还有很多说不上名堂的亲戚,都聚在一起,五、六十个人坐在一个大厅里吃饭,那个情景,可真是叫人难忘…现在一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自己和二弟继承家里的事业也有五、六个年头了。大同的老院子自出来之后,也再没回去过了。三妹呢,出国也有两年了,上次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因为生意的缘故,也没见着一面…桑克己一想到身在异乡,岁月变迁,不禁有一种想回大同老院子走一走、看一看的冲动。等忙完了这一桩生意,一定要和二弟、三妹回去一趟。唉… ….

酒店座机的呤呤声把桑克己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唯?”

“打过电话回去没有啊。”原来是桑淮。

“嗯。”桑克己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桑淮:“过来坐坐吧。”

桑克己挂掉电话,拿上外套就来到了桑淮的房间。

桑淮先一步开了门,问道:“进来。洗澡了吧?”

“嗯。”桑克己点点头。

“怎么,精神不大好的样子啊。”桑淮问。

“没有…”桑克己打起精神来。

“你父亲怎么说?呵呵,不过我猜,也是没什么结果的了,要你自己去办是不是?”桑淮笑道。

“说了一下。”桑克己不知道为什么二叔对父亲的意思那么感兴趣。

“那你打算怎么做?”桑淮起身去为桑克己泡茶。“准备什么时候第一期工程完工?”

“二叔你有什么看法?”桑淮这么一问,让桑克己再也掖不住了。

“呵呵呵,”桑淮半是得意,半是自嘲道:“我老了,要看你们年轻人的了。你有想法不妨说出来,二叔帮你参考参考还可以。

桑克己:“要不要动用我们在内地的关系?“

“你这个打算是怎样的呢?”桑淮饶有兴致地问。

“嗯…我也只是一个设想。可能是在家里习惯这样了,来到这里首先想到的也是内地的关系。”桑克己突然对二叔桑淮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但又说不清楚,所以他打算先这么模糊过去。

“我们广州的关系,你也可以用一下。你父亲有授权吗?”桑淮笑问。

“嗯,我…暂时还不想动用广州那边的关系…”为什么二叔提出来的和自己最先设想是一样的,即便是这样,也还被父亲否定了呢?桑克己一时半会还想不通。

“我们这边的基础可不比内地。认识的一些人也只能是起一个牵引作用。真正要用人的时候,还是内地的可靠。”桑淮似乎是在提醒什么。

“我知道了。”桑克己站起身来,“回去再考虑一下,反正也不急。”

“好。”桑淮点点头。心里却道:下午还催着,现在又说不急。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

“那二叔我先过去了,你早点休息。”

“嗯。”桑淮把侄儿送出门去,转身关上门便牢骚:“休息,退休了就有得休息了…”

桑克己回到房间,把灯统统给关了,静静地躺在床上。他思附着,为什么二叔好像对于我动用内地的关系特别感兴趣呢?父亲的意思,好像不喜欢我动用这一层关系。那可能是想让我多靠自己,多受历练。那按理说二叔也应该知道这一层意思。为什么他们两人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呢?是我理解有误呢,还是两个办法都可行,只不过我还没有能力处理好,又或者是我还达不到二叔的层次呢?

到HK之前,自己也曾和父亲探讨过HK的形势。HK的社团组织脉络清晰,厉害分明,办事有规有矩。程序上虽然比内地的繁琐,但是内容上却也可以灵活。甚至可以利用他们的制度本身,来创造机会。HK人之间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表面上是为了维护当地人的利益排斥我们,但实际上也想凭借像我们这样的大陆生意人的资金、关系壮大自身以在他们的组织内部提升地位。不过桑克己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要找韩琛这一份。[和胜义]在HK的势力是不容置疑,但是韩琛在[和胜义]里的地位已经够稳妥的了,照目前而言,他们组织里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威胁到他。虽然说如果搞定他了,日后在HK的发展就可以一帆风顺,游刃有余。但这种人基本上没有什么需求,可以说是最难满足的对象。比起那些急需支持的区领导人,桑克己认为韩琛确非最佳人选。但父亲却指定韩琛这个人,而且连候选名单都没有。万一搞不定韩琛,回去可怎么交代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