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什么事?”

廖添:“大陆佬打电话过来,想约我出去再谈。”

“嗯,那你先拖上三两天再答复他吧。”韩琛有点不耐烦。

“这样…似乎不大好吧。”廖添有点犹豫。

韩琛:“啊呀,有什么不好啊,人家来抢你们家田地,挖你们家墙角,你说好不好啊!啊,得了,就这样。”

“爹地,你做什么那么凶的喔。”韩圇圇半是得意地责问道。

“哈?没有啊,有人叫我出去吃饭,我要在家陪圇圇,没时间嘛。他们硬是要我出去,那爹地如果陪他们出去吃饭,就不能陪圇圇了,所以爹地就假装生气了。其实不是真的啊。”韩琛一副确有其事的样子。

韩圇圇笑问:“是真的吗?”

韩琛认真地回答:“绝对是。”

韩圇圇:“那人家请你吃饭,对你来说是好事情,你不去还要骂人,是不是不对呢?”

“那…”韩琛觉得有点不对,“爹地也是想多陪圇圇嘛,外面那么多人请吃饭,个个都吃一遍,那到时候圇圇又要怪爹地不和你玩了。”

“那人家请你吃饭,是不是对你好啊?”韩圇圇继续问。

“嗯,那也不一定,”韩琛想了一下,还是不要教坏小孩子,“应该说,嗯,是这样的。”

“那别人对你好,你用这种态度,是不是不对啊?”韩圇圇笑眯眯地问。

“哈?”韩琛心道,这个小家伙,什么时候学会设套坑他老子了。“不是,A…最多就是声音大一点。但是这样哦,爹地为了多点时间陪圇圇,算不算是一件好事呢?”

韩圇圇:“算吧。”

韩琛继续诱导:“啊呀,算就算,怎么能说是‘算吧’呢?”

韩圇圇想了想:“那就算是。”

韩琛:“那爹地如果陪别人吃饭就是对别人好,陪圇圇在家玩就是对圇圇好。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就只剩下十个小时,如果陪了别人就不能陪圇圇,你是希望爹地对你好多一点呢,还是对别人好一点呢?”

“哦,那你还是不要和别人吃饭了,和我吃饭吧。”韩圇圇满意道。

韩琛假装为难道:“那,有很多人,他们也想爹地对他们好,他们要同圇圇分享爹地,那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哦,那你以前是怎么…怎么…”韩圇圇一时想不到该用什么词。

“怎样‘协调’,是吧?”韩琛慢慢引导。

“是…你是怎样‘协调’呢?”韩圇圇似懂非懂地问。

“就是,像刚才那样,”韩琛比划着,“声音大一点就可以了。呐,这样有两种好处我告诉你。A…一呢,爹地声音大一点,这样他们就知道在家陪圇圇,比陪他们重要了;第二呢,这样又不算骂人,大声一点而已,他们就不会要爹地出去了。所以呢,爹地刚才的方法,是最好用、最正确的。”

韩圇圇想了一下,歪着脑袋说:“有道理…”

“呵呵,那不就得了。”韩琛脸上展现出一副大获全胜的笑容。“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爹地第二聪明,小公主第一聪明啊?”

“是!”韩圇圇捂住嘴,不好意思笑道。

韩琛一把抱起女儿,举过头顶,放在自己右肩上,绕着圈儿,欢快地唱着歌,直逗得高高在上的女儿笑成一团……

==========

章四平看到从机场出来的倪永孝,赶紧迎上去帮他提行李:“倪少,辛苦了啊。”

“谢谢,我自己来可以了。”倪永孝笑着拒绝了。

“哦,车停在那边。”章四平搓搓手,尴尬地笑了一下,“本来呢,倪生打算过来的,但是他考虑,倪少已经在国外独立生活了一年多了,完全是个大小伙子,可以照顾自己了。所以,我提议他过机场接倪少你的时候,他考虑再三,还是让我代他过来了。”

“既然他认为我可以独立了,那为什么还要派人过来接我。”倪永孝不领情。

“呵呵,倪生怎么说也是倪生的独生子,做父亲的哪有不关心自家孩子的。嘴上说是放心独立了,心里还是牵挂的。”章四平替倪永孝打开车门,这一下倪永孝没有拒绝,直接就钻进车内。

倪永孝坐到车内,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前方,似乎是心事重重。章四平知道,倪永孝一定是在想等一下见到父亲,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把谈话内容和时间缩到最短。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同父亲交谈的打算。

“A,倪少,在美国念书,还惬意吧?”章四平回过头来问。

“一般般。”倪永孝无心道。

章四平:“我以前也在美国念书的时候,那里的物价很便宜的,打一个星期的工就可以把一辆八成新的小车开回去了,月供很轻松的。现在应该还容易些吧。”

倪永孝:“差不多。”

“倪少去学会计,应该涉及到很多数学的吧?老实说呢,外国人的高数是比不了我们中国人的,同等学历他们的数学水平根本就和我们的没得比。”话音未落,倪永孝脸上便生鄙意,但章四平却接着道:“但是呢,很多实际操作的东西,外国人就是比我们华人的要好。关键,他们注重的是实践,而华人大都注重理论,所以,尽管每年的奥数冠军都是华人、亚洲人拿的,但很多世界性的课题呀,项目呀还是外国人比较有成就。”

“亚洲的缺陷,就是太过注重理论,而忽视实践的重要性。所以这么多年来,中国也没出过一个诺贝尔奖,是整个大环境造成的…”倪永孝本想继续,但又觉得没什么必要,就,点点头示意结束。

章四平:“呵呵,看来倪少收获不少。我听说,倪少还准备修双学位,是吧?”

倪永孝:“看情况吧,如果有余力的话。”

章四平:“是工商管理学位吧?这个可是热门啊。呵呵,这样,将来倪少学成之后就可以帮董事长排忧解难了。”

倪永孝冷道:“他的生意,我是做不来的。”

章四平听出话外有音,只得陪笑道:“公司上了轨道,很多事情都要按制度来做的。只会是越来越规范,以前的事情,以后未必会行得通,也未必会再继续。倪少应该帮一下董事长,用倪家的力量来造福社会,贡献社会,岂不好?”

“有点累,我休息一下。”倪永孝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哦,对了。倪少。”章四平故作姿态,想引起倪永孝的注意。

“嗯?”倪永孝没什么反应。

“这瓶药,倪生交待我买的,等一下你交给他吧。”

“什么药?”倪永孝睁开眼睛,却仍躺着。

“这一个。”章四平也不答,只把药递过去。

“怎么回事?”倪永孝一看,竟然是治脑血栓的药,不由一惊,忙问章四平。

“倪生身体不好。医生说要吃药控制。”章四平略带伤调。

“什么时候的事?”倪永孝捏紧了药瓶。

“有一段时间了,倪生怕影响你学业,不让我们说的。我想,倪少难得回来一次,所以就擅作主张…”章四平假装为难道。

倪永孝长出一口气,不再说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