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咦,克义哥。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啊?”开门的是李克义小时候的玩伴钱忠。

李克义:“帮个忙。”

钱忠:“进来再说吧。”

“很久没来了,还是老样子。”李克义摸了摸墙边的旧自行车,笑道。“那台黑白电视还在吧,我记得我有划花过右下角的屏幕。”

“在啊,但是已经不用了,”钱忠递过一杯清茶来,“克义哥你记性真好。”

“这个脸盘架。”李克义指着它,想回忆起什么来。

“木剑!”钱忠提醒道。

“哦,是!和对面街的几个混球打架,就靠它了。呵呵。”李克义有点兴奋。

“是啊,还记得有一次你被打疼了,拿着它追了人家两条街,后来硬是要他跪下来唱国歌才肯放过他啊。”钱忠也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帮我去医院找一个人。”李克义突然缓过来。

“是什么人?”钱忠笑问。

李克义点燃烟来,“警察,今天上午进去的。”

钱忠:“叫什么?”

李克义:“不用,你就去问一下,看看今天进来的那个警察伤势如何就得了。”

钱忠:“啊?克义哥你袭警了?”

李克义:“意外而已。怎么,有没有问题?”

钱忠:“我拿件衣服。哦,克义哥,我也替你拿一件吧?”

李克义想了一下,“嗯,那好。顺便帮我拿顶帽子。”

==========

“什么环境?”钱忠还未来到身边,李克义便问。

“没什么大碍,骨折而已,住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顶你个肺…”李克义半是惊喜半是愤怒。

“啊?”钱忠没听明白。

“没事。”李克义捏紧了拳头转过脸去,待他再转回来的时候怒容已经消失了。“阿忠,过两天,我就去自首。”

“那…”钱忠觉得有点意外,“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李克义拍了拍钱忠的肩膀,“不过我还有点事情没办完,这一进去,三两年跑不掉,我想把事情给办完了再进去。”

钱忠:“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李克义:“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情。”

钱忠:“那你什么时候走?”

李克义:“就走。”

钱忠突然想起来,问:“伯母还好吧?”

李克义凝着他,神色黯然道:“不在了。”

钱忠一时尴尬,索性抱住李克义,“Sorry…”

李克义拍拍他,示意松开,“没事的,总有那么一天。”

“那…”钱忠知道李克义不再需要自己帮忙。

李克义:“你先不要告诉别人,进去之前我和再联系你一次。”

钱忠点点头,“祝你成功。”

==========

告别了钱忠,李克义便打定了主意要出这一口恶气。他穿过地下通道,上了一辆巴士,压低了帽子,假装闭目养神,便静静地考虑着应该怎样报复鸡精这个家伙。TM的,明明没事,却说撞得不行了,摆明了要我背黑锅,还叫条子过来抓我。亏老子还一心想着怎么帮你把货安全送到。恩将仇报的狗崽子!要怎样才能搞他一把,又能安然脱身呢?李克义回想起以前常陪鸡精去过的娱乐场所,鸡精喜欢喝酒,一个晚上自己起码要干掉半扎啤酒。加上这家伙又有点肾亏,一个晚上要上七八趟厕所,而且那个时候一般是没人陪的,那…

李克义挪了挪身子,又想,搞定了鸡精之后,还是去自首吧,找个好的律师帮打一下也许只进去一两年。按道理说,自己是社团的人,社团有律师,应该会替自己打这个官司,但问题是,干掉了鸡精之后,要找谁来替自己出这个头呢?九龙虽然是[单字头]做主,却有两帮人,一是北区的鸡精,另一个便是东区的焗狗;这两帮人虽然都是一个社团,但为了各自的利益,却也经常相互给对方穿小鞋。如果…

==========

“阿章,几点了啊。”

“快十七点了哦。”刚从门外进来的秘书章四平应道,他夹着两本文件夹,走到问者的办公桌前,掏出一盒名片来,“倪生,你叫我印我的名片。”

“哦,我看一下。”他掀开名片盒,扣出一张,念出声来:“福源音像有限公司董事长倪坤…董事长,呵呵,名头挺响的哦。”

“呵呵,是啊,倪生,我还特意要他们印了这种镀金的硬名片,摸起来好像和金片差不多的。”章四平答。

“不错,不错。到时候一递出去,哈哈,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倪坤得意道。

“哦,”章四平把手中的文件夹递摆到倪坤面前,“这里,和滚球音像合并的合同已经签了。倪生你过目。”

“哦,”倪坤拿过来翻了翻,“好。少爷是几点到的飞机啊?”

章四平:“还有四十分钟,我现在过去接就刚好合适。”

“也好…”倪坤似乎还有别的想法。

“呵呵,倪生,你要不要到我们机场附近新收购的那个写字楼看一看?装修得七七八八了哦。”章四平看出了倪坤的心思,他是想去接儿子,但又怕儿子不乐意。两父子因为家里的生意和社会背景,经常闹不愉快,此事已成了倪坤的心病。这次出国半年回来拜祭母亲的倪永孝回来,倪坤应该是有想法的。但又碍于自己的面子,不会轻易让步表态。所以章四平不提接人,只提去工作场所,也算是给他们两父子一个台阶。

“这样啊…”倪坤沉吟了一下,终于还是作罢,“既然装修得七七八八,那就干脆等完工了再过去吧。嗯…你去就行了。”

“呵呵,好,我现在就去。”章四平这一着没使上劲,多少有点失望。但一转念,却又计上心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