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粉岭公路。

“知道了。”李克义挂了电话,走下车来。

“李克义是吧?”从小货柜车上下来一个干巴巴的中年男子,用手机指着李克义问。

李克义凝着他,昂了昂头,“大埔黑。”

“得了,”来人转过身朝货柜车的驾驶员喊道:“干活。”

李克义走回去,看看车内有什么东西忘拿没有。

“你开我的车回去,”大埔黑走过来拍了拍李克义的肩膀,“剩下的事情,我们来搞定。”

李克义上了小货柜便发动起来,直回九龙。

==========

“辛苦了李克义。”鸡精递过一杯苏打水来。

李克义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在吧台上。

“想去哪里?”鸡精笑问。

李克义无奈道:“还有哪里可以去?”

鸡精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台湾有friend,过去他们可以帮到你。”

李克义问:“那我过去做什么?”

鸡精大包大揽道:“什么也不用做。有吃有住,风头过了我再接你回来。”

“那即是和坐牢没什么区别。”李克义发觉自己连坐着都有点抖,但他自己又好像觉得和这件事无关。

“怎么会。”鸡精摸摸鼻子,“那你想到哪里?大陆?”

李克义突然想起来,问:“被撞的那个警察现在怎么样了?”

鸡精面无表情地答道:“哦,医院那边有消息,正抢救紧,不过估计没什么希望了。”

李克义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来。他不安地摸出香烟,发现盒子空了。“那个…”李克义伸出两根手指,想要一根香烟,却一时想不起该怎么发音。两根手指在空中晃着,眼神却散乱地看着玻璃地板。

“烟是吧,我这有。”鸡精递过一支去,替他点燃。“那你先在我这里睡一觉,睡醒了在决定吧。”

李克义想了想,“货送到了没有?”

鸡精望着李克义,“安全了。有什么问题?”

李克义慢慢缓过来:“撞了警察,跑不掉的。”

鸡精:“首尾很长的。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

李克义用异样的目光射着鸡精,终于道出一句:“安排我过台湾吧。”

鸡精一副大石落地的样子,“那好,你先住这里,哪也不要去了,晚上就可以走。”

==========

“哦哟!啊呀!轻点啊,喂…”韩琛被按摩女弄得哇哇乱叫。“哇,原来做老爸也可以这么辛苦的,比做老大还辛苦啊。”

廖添在一旁暗笑。

“以后结婚啊,千万不要生女儿,得罪不起的。哇,五岁的女孩子,会罚老爸了,厉害啊…”韩琛嘴上埋怨,脸上却是一脸的幸福。

“将来继续你的大业啊…”廖添笑道。

“丢…”韩琛没好气道。

“老板,你看可以了没有?”按摩女从韩琛身上下来,娇哒哒地问。

“得啦得啦,踩死人了。你先出去吧…”韩琛坐起来,“哎呀,谈的怎么样了?”

廖添:“他们想进来。”

韩琛:“很急吗?”

廖添:“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嫌我们没诚意吧。”

韩琛挠着头,“丢,来抢饭碗还想要诚意。这帮契弟。”、

廖添:“下一步怎么走?”

韩琛:“说了什么时候找你没有?”

廖添:“还没有。”

韩琛伸了个懒腰:“那就让他们等吧,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又不用靠他们找饭吃。”

廖添:“阿大,万一他们和别人合作,那…”

“这你就不用担心。”韩琛自信道,“既然我们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他们就一定不会轻易放弃。况且,桑家在东南亚也算是有地位的家族,不像外面的江湖红绿佬。再说,也就是我们[和胜义]这个盘,才装得下他们的生意,换了其他人,咽不下的。”

廖添犹豫了一下,对韩琛道:“我的意思是,万一他们不找我们马步,那…”

韩琛:“那也是我们[和胜义]自家的便宜咯,谁做不是一样?”

廖添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吸了吸鼻子,说:“阿大,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不知道该不该讲的,就一定要讲。不讲怎么知道有什么收获。”韩琛笑看着他。

“下一届选[办事人],如果我们马步抢到这一桩人头,那…”廖添留了半截。

“哈哈哈哈…,”韩琛大笑起来,不止地用手指点着廖添,“你这个家伙…”

廖添被韩琛笑得心里直发毛,却不自主地陪着傻笑。

韩琛突然停下来,双手一拍大腿,坐将起来,令道:“回去。”

==========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刚刚睡下的李克义惊醒来。

“谁?”李克义抓起枕头底下的匕首,快步并到门边。

“克义哥,警察扫场!”

李克义听出声音了,是二狗。他赶紧打开门,问:“怎么回事!”

二狗:“不知道啊…”

“你怎么在这里?你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李克义眼中透着凶光。

二狗:“我们一点多的时候从黄竹界回来,过来这边找一个人。阿童说你在这里,我们要来找你,他说鸡精哥说你休息了,不让见。刚才三文鱼他们先走了。现在警察扫场,我来叫你一起走啊。”

突然间,两个身着黑色马甲的人转进来,喝道:“喂,你们两个是做什么的!”

“走!”李克义立刻反应拔腿就跑。

“啊!”二狗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也跟着李克义狂跑。

“开枪了!”眼看两人就要跑出后门,一名警员唬道。

李克义直接就翻过墙去,二狗被喝停了一下,眼见李克义已经翻过去了,又开始翻墙。

还没翻过去,那边的李克义就一把把他给拉了过来。一名警员正要翻过来,刚一伸头,李克义跳起来往他头上一按,又摔回去了。

“分头跑!”李克义未等摔倒的二狗起来,便往一条小巷飞奔。

没命地跑了十几分钟,跳过了两条主要街道,有一次还差点被大巴撞翻,李克义逃到了一个中学所属羽毛球场的时候,几乎是筋疲力尽了。

手机。李克义赶紧一摸屁股,还在。他疲软地顺着羽毛球场的铁丝网滑坐下来,回想着,对于他而言,这转折性的一天发生的事情。TM的鸡精,说又说是翻版,居然在里面藏‘糖’,现在撞了警察也不知是生是死,还没跑路又差点被警察逮住。真是倒霉到家了。自己在九龙混了六七年,好不容易熬出个小老大,这么一折腾,有什么都没有了。李克义就着背心用力地抹了抹脸上的汗,居然是黑色的。MD,出来的时候没捡上外套,烟没了。李克义顿感无力,顺势就躺在了铁丝网墙边。但他的眼睛却没有闭上,他在盘算着,今后该怎么办。有案底不要紧,就是不知道那个警察现在怎么样了。按说应该不至于,自己开车的时候已经很小心了,而且印象中也只是蹭倒他而已,当时后视镜里好像还看到他挣扎起来了…但鸡精又说医院那边有人讲被撞得不行了,究竟是什么一个情况呢?要是给撞死了,那这辈子就玩完了,不跑路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底了;但若只是一点小伤,跑路也就亏大了,倒不如坐两年牢划算。不行,还是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万一被人给坑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一层,李克义一下子就坐起来,伸进裤袋里,摸到几张票子,不由脱口而出:“买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