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三八七 血战冲绳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

日军的一轮飞鱼导弹攻击,也造成我军一定的损失。

不过,日军已经用完他们库存的所有飞鱼导弹。而中国的舰队还在继续向冲绳本岛的方向前进,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中国舰队前进的步伐。

心急如焚的小犬蠢田一叫来空中自卫军司令土肥邦辅:“你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打击支那船队!”

土肥邦辅点头哈腰:“哈伊!哈伊!我们已经成立了新的神风特工队!我们已经建造了五百多架木制的活塞式螺旋桨飞机,那些飞机不容易被雷达所探测。我们可以利用那些飞机,携带大量炸药,趁着黑夜对支那船队发动攻击!木制的自杀飞机,在黑夜中比A-6,A-4这一批飞机容易接近支那船队。”

“不过,现在天色已亮,到晚上,支那船队将到达冲绳,等你们发动攻击的时候,支那人已经开始登陆作战!”小犬蠢田一说道。

“这个不是问题,我们用自杀飞机去撞击支那的舰队,就能消弱支那海面支援的火力。而且,支那战机从先岛诸岛到冲绳,有300多公里,他们的战机每次只能有500架左右在空中执勤,我们从不同方向发动攻击,先用战斗机吸引支那空中火力,再用神风特工队发动攻击,就能达到效果!”土肥邦辅说。

美国白宫内,麦克.罗杰对约翰.斯密斯说:“总统先生,中国已经发动冲绳登陆战,我们有没有必要出兵帮助我们的盟友?”

约翰.斯密斯说道:“要是说出兵,我比你更想出兵!不过,现在我们的F-16才刚刚投入生产,而且生产出来之后,还得提供给我们的盟友。虽然我们目前有大量的二代战斗机和部分F-14、F-15,可是北极熊在西欧咄咄逼人,他们随时有出兵西欧的意图,我们又不得不防一手。现在,我们拿什么去对抗中国的三代战斗机?”

“那按总统您的意思,不是让我们的盟友不得不放弃冲绳?”麦克.罗杰问。

“不是这个意思,中国人想拿下冲绳,谈何容易?当年我们出动五十万大军攻击只有八万日军和十万没有经过训练的日本居民守卫的冲绳,费了三个月,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才攻下。而现在,从中国船队的规模来看,中国出动的陆军之多只有三十万人左右。而岛上我们的盟友有十万大军,还有近二十万的武装居民。而且,中国没有航空母舰,空袭火力强度肯定比不过我们当年对冲绳的攻击。按我的判断,中国要拿下冲绳至少需要半年甚至更长时间。这已经是中国倾举国之力一战了!他们拿下冲绳之后,还得拿下奄美大岛,然后还得拿下吐噶喇列岛,之后才有能力攻击九州,进而攻击整个日本本岛。等中国人做完这一系列,我们的F-16早已大量投入生产。到那个时候,我们趁两国交火之际,再出兵打中国一个措手不及!”约翰.斯密斯阴险的笑了起来。

“可是,那些F-16我们不是要给日本提供的?”麦克.罗杰不解的问。

约翰.斯密斯狞笑了声:“到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借口日本实力太弱,大量飞行员遭到损失,没有优秀的飞行员驾驶这种新式战斗机为理由,我们将‘代管’这些战斗机,由我们美国空军出面进行攻击!反正,日本人钱已经付了,战争费用由他们买单,我们是不会遭受任何损失的!”

“哈哈,总统高明!真是高明啊!”麦克.罗杰笑了起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航渡,10月1日的下午四时,中国船队终于到达冲绳本岛的那霸以南海域。联合总司令许世Y将军一声令下:“同志们,用我们的炮声来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的礼炮吧!”

36艘驱逐舰、48艘护卫舰、100多艘护卫艇包围住那霸,130mm、100mm、76mm各种口径的炮管吐出一团团猩红色、橘黄色的火球。一发发炮弹准确的落在敌人的滩头阵地上,腾起一团团烈焰。岛上,到处是席卷一切的气浪掀飞了树木、石头,横飞的弹片在空中飞舞。执行轰炸任务的战斗机也赶来,对岛上还有价值的目标进行轰炸。

鬼子的主力,早已躲入巨大的岩洞之中,等待我们的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弟兄上岸之时发动攻击。

经过半个小时的火力准备,一艘艘满载着士兵的登陆艇往沙滩上开去。登陆艇的后面,是大中型坦克登陆舰,他们等待工兵清除地雷和反坦克障碍之后,将把大量的坦克送上冲绳本岛。两艘两栖登陆舰上的武装直升机起飞,在冲绳岛上空盘旋,一旦发现有敌人火力点马上给予摧毁,掩护步兵的进攻。

日本的冲绳防务司令水川佐代知道中国空中火力的凶猛,他早已下令放弃了滩头工事,企图吸引中国士兵攻入岛内之后再利用坚固的山地工事进行防御。现在登陆的中国军队,首先要攻击的是那霸市,一旦攻下那霸,夺得港口之后,汽车滚装船和集装箱船就能靠上码头,把大量的装甲部队送上冲绳岛。

沙滩上面的树林中,只有零星隐蔽的鬼子士兵,不断射来冷枪,不时有中国士兵倒在血泊中。而那些树林里射来冷枪的鬼子,也马上被一团团火球吞噬。不时还有步兵踩上地雷,有的当场牺牲,有的腿被炸断,倒在血泊中痛苦的挣扎。在付出一定的代价后,大量的步兵登上沙滩,工兵跟在步兵的后面,清除反坦克地雷和反坦克障碍。后面的大中型坦克登陆舰靠上沙滩,放下跳板,一辆辆69式坦克开上沙滩。

步兵和坦克集结在临时的阵地上,准备发动对那霸市的进攻。突然,随着一阵刺耳的呼啸声,一排排炮弹呼啸而来,落在中国士兵集结的地方。那是鬼子藏在岩石山洞中的火炮,当我们的军队登上沙滩之后,鬼子把那些炮推了出来,进入秘密的阵地之后发动偷袭。

“轰轰轰”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随着肆虐的气浪和横飞的弹片,顿时沙滩上血肉横飞,一大批中国士兵倒在血泊中。一辆69式坦克的顶部正中一发炮弹,“轰”一声巨响,那辆坦克燃起熊熊大火。武装直升机连忙往敌炮兵阵地的方向飞去,短翼下吐出一条条火龙,射向那些刚刚暴露的敌炮兵阵地,一团团烈焰腾空而起,随着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那些鬼子大炮和炮兵一个接一个被强大的气浪掀飞到天上在掉下来。有的地面奔跑的鬼子被横飞的弹片击中,像木头一样倒了下去。

清除了那个刚刚暴露的鬼子炮兵阵地,海军陆战队和步兵重新集结,向那霸市的方向开去。

那霸市的每条街道,都早已被日军变成一座座工事和一条条壕沟,每间房子里,都隐藏了鬼子狙击手;每个废墟内,都有暗藏的机枪火力点。水川佐代早已命令那些鬼子:“我们务必让冲绳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染上支那人的鲜血!”

坦克隆隆开进,向那霸的方向发动进攻,步兵跟着坦克的后面。海面上的驱逐舰、护卫舰、护卫艇把成吨成吨的炮弹倾斜到那霸市区内,大量的钢筋水泥随着强烈的气浪飞到空中,不时有鬼子被倒塌的废墟掩埋。碰巧两发130mm炮弹落在一个集结中的鬼子小队群中,随着一片爆炸声夹杂着惨叫声,那一个小队的鬼子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和躺在第三呻吟的伤兵。

那些由国军士兵改编而来的和原琉球国居民应征入伍的战士高唱着:“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雄。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城一战。母亲!我要回来,母亲!”向敌人的阵地冲去。尤其是那些原琉球国居民入伍的战士,他们勇敢的冲在最前头,不时被暗处射来的子弹击中倒在血泊中。

废墟中的战斗异常惨烈,暗藏的火力点不时射出一道道火舌。原琉球国居民应征的战士很多牺牲了,大陆过去的战士也很多倒在血泊中,甚至连那些经验丰富的国军老兵,都有不少人被罪恶的子弹击中,没能看到彻底胜利的一天,心中充**憾倒了下去。没有想到,那些多次遭受空袭和炮击的废墟中,居然暗藏了数量如此众多的顽固的鬼子。

坦克向敌人火力点射出一发发炮弹,速度达到1400米/秒的炮弹摧毁一座座刚刚暴露的火力点。不时有鬼子火箭筒手、敢死队员从侧面钻出来,扑向我们的坦克。战士们用猛烈的冲锋枪子弹回敬那些鬼子反坦克组,一个个鬼子没有冲到就倒下。突然,一个鬼子敢死队员从高处跳下,“轰”一声巨响,一辆坦克燃起熊熊大火。

进入市区,战斗越来越激烈。鬼子躲在废墟上,居高临下射击。一个鬼子火箭筒手从高处射来火箭弹,火箭弹无情的击穿一辆坦克薄弱的顶部装甲,“轰”一声巨响,坦克炮塔飞上天空,全部乘员壮烈牺牲。

几个国军老兵高喊:“我们上!好好打那些狗日的!”这些经验丰富的国军老兵从侧面,爆破炸开一堵残墙,绕了过去。一个机枪火力点出现在他们面前,那里有三挺M-60机枪和两挺M-2重机枪正在疯狂射击。这些国军老兵纷纷开火,冲锋枪子弹射去,手榴弹丢进鬼子的环形工事,随着一阵惨叫声,那些鬼子一个个倒下。

突然,楼上射来一发狙击步枪子弹,一个老兵遗憾的倒在血泊中。盘旋的武装直升机向那栋楼射去一发火箭弹,“轰”一声,那栋楼轰然倒塌,把那个鬼子狙击手埋葬在废墟中。突然,一个井盖打开,一个鬼子火箭筒手钻出,对准那架武装直升机射来一枚火箭弹,随着一条火龙击中那架直升机,“轰”一声巨响,一团大火吞噬了那架直升机,直升机重重的摔在地上,地面腾起一团烈焰。

“啪”一颗子弹击穿那个鬼子火箭筒手的脑袋,那个家伙掉进下水道。那几个老兵冲了过去,下面下水道里残余的鬼子正在往上爬,一排手榴弹丢进去,随着一片巨响,下水道里发出一片惨叫声。

街道上血流成河,到处都是尸体。更多的经验丰富的国军老兵冲进那霸市区,和那些顽固的鬼子进行血战。那些国军老兵,经过多年的激战,远比大陆过来的战士以及那些琉球居民应征入伍的战士更加强悍。

不时有鬼子敢死队利用熟悉的地形,扑向那些老兵。老兵用机枪、冲锋枪、手枪回敬那些鬼子敢死队员。一个个敢死队员被击毙,偶然有一两个冲到的,也被我们勇敢的战士抱住,一起滚到人少的地方爆炸。

敌人也知道我们的火焰喷射器的威力,敌人的狙击手,不时向我们的火焰喷射兵射来罪恶的子弹。大部分的火焰喷射兵牺牲在敌狙击手的枪下,一个国军老兵拿起一个牺牲战士手里的火焰喷射器,对其他老兵说:“你们掩护我,我去狠狠烧那些狗日的!”

一个原琉球居民入伍的新兵说:“我来引路,我熟悉地形!”两人一起向一个鬼子正在肆虐的暗火力点摸去,一串子弹射来,那个老兵马上把新兵的脑袋一按,两人趴在地上。“嗖嗖嗖”子弹擦着他们的头皮飞过。

其他老兵向敌阵射去一排枪榴弹,“轰轰轰”一团烟雾腾起。趁着烟雾阻挡住敌人的视线,那个老兵迅速冲到鬼子的火力点前,一条火龙“丝——”喷射而出,那个鬼子废墟下的暗火力点顿时被大火包围,从里面跑出一个个痛苦挣扎的火人。随着一连串猛烈的冲锋枪声,那些火人一个接一个倒下。

在顽固的鬼子射击之下,老兵也牺牲了不少。一队老兵冲到了那霸码头,军官拿起望远镜,看到码头上一群鬼子正在忙碌着。那个军官喊了声:“鬼子要炸码头!大家跟我上!不要用枪,以免引爆炸药,用刺刀匕首和鬼子肉搏!”这些老兵中,还有人携带了当年在台湾激战时自己打造的大刀片。

本来鬼子留下那个码头是为了自己的补给的,而现在那霸市即将被攻克,水川佐代咬咬牙下令炸毁码头。

那些鬼子工兵在一群步兵的保护下,正在忙碌着。突然,一大群由国军老兵改编的中国士兵高喊着“杀!”声冲了过来。两边的士兵交杂在一起,两边谁也不敢开枪。天空中盘旋的飞机看到下面堆积如山的炸药,也不敢贸然开火。

随着闪烁着蓝光的刀片,一个个鬼子倒在那些老兵的刀下。有的老兵被几个鬼子包围,他连续刺到两个敌人,也被后面的鬼子一刀刺中心脏,含恨倒下。有的老兵抱住鬼子,用拳头狠狠砸鬼子的太阳穴,直打到那个鬼子脑浆迸裂。有的老兵挥舞着大刀,一人冲入十多个鬼子群中,一个个鬼子的脑袋在他脚下滚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