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六章节 不愉快的插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一个穿着法国陆军制服的身影从国防部长办公室的门外走了进来,尽管不是很魁梧,但还是让人感到一阵咄咄逼人样的压迫感,这倒并不是别的,而是那条从左额处而下,几乎斜贯了整个面庞的伤疤实在是让人有着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贡德比诺少校,第13龙骑兵伞兵团作战指挥官,法兰西陆军最为优秀的新生代军官!”埃尔韦-莫兰部长丝毫不掩饰他对贡德比诺的那份欣赏之意,“正是因为有了贡德比诺少校这样年轻、优异的军官,法兰西的往昔辉煌才能够得以重现!”

“哦?是该称呼您为贡德比诺少校呢?还是屠夫少校呢?”鹰司真希把玩着手里的咖啡杯,忽然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来对一脸骄狂之色的贡德比诺少校说到。

正一脸洋洋得意的贡德比诺少校愣了愣,很显然,他是被鹰司真希这份嘲讽式的话音给呛在了那里。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我喜欢屠夫少校这样的名字,就如同我喜欢东方女人那样!”贡德比诺很轻佻的对鹰司真希说到,他甚至没有顾及自己的上司正在一边。

也许因为法兰西人特有的那种自以为是的浪漫,也许又是因为历史在这个国家留下太多太深的痕迹的原因,就像18世纪巴黎是那样的盛行‘情妇政治’那样,这个国家的男士们早已然变得颓废而又似乎总是以为自己很是优秀。对于自己的下属那份轻佻,作为国防部长的埃尔韦-莫兰只是一笑了然。法兰西的雄鸡们渴望的是那份征服感,以至于越是冰冷难以靠近的女性,越是容易激发起他们的那种‘斗志’,可惜的是,这个日本贵族女性似乎对法兰西的这一套并不感冒。甚至在很多场合下,总是让骄傲的法国人跌破了面子。

自己的上司是怎么想的,贡德比诺并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在贡德比诺看来,那些东方人都是丑陋而又下贱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浪漫,却总是喜欢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很是尊贵,但其实他们就是一堆烂狗屎。似乎这些得除了这位美丽的鹰司真希之外……

古典而又带有些冷漠的美艳脸庞上总是挂着那份冰寒样的笑容,呃,这就是东方贵族的那份雍容吧!贡德比诺放肆的用满是暧昧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这位东方女人。裁剪合体的鼠青色Christian-Dior(也就是一般小资们很推崇的CD,克里斯汀-迪奥)女士套装恰到好处的包裹住她那优美的曲线,还有那淡淡飘逸着的香水气息。唔……

“贡德比诺少校是昨天上午刚刚由印度支那返回的!”埃尔韦-莫兰挥手示意贡德比诺坐下,然后接着说到“考虑到西贡当局的一些原因,我们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在这场战争之中发挥出一定的作用,比如在情报支持等方面,日裔要比我们更能渗入到更深层!”

“当地时间昨天晚间的时候,‘越人阵’第4师的师部遭到了袭击,包括指挥官在内的全部师部指挥机构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件事莫兰部长、贡德比诺少校应该不会不知道吧!”鹰司真希的颇有些厌恶的微微骤起眉头“欧盟事务官员们认为,哦,不,应该是巴黎认为吧!在东亚问题上,介入属于传统范围的印支半岛总比扶持一个几乎并不存在的日本政府要现实一点,我想我说的并没有错吧!莫兰部长先生!”鹰司真希的笑容里满是讥讽。

“先在巴黎认为在印度支那半岛的实力远不能和北京相抗衡,于是便想到了那个可有可无的流亡政权,认为利用日裔在印支半岛上和中国军队作战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考虑。”

“哦,不,不,不,我想鹰司小姐一定是有所误会了!”埃尔韦-莫兰连忙解释说到“无论是我私人,还是萨科齐总统,包括所有的法国人民都坚定的支持你们争取独立、民主、自由的崇高事业,爱丽舍宫在这个问题上始终保持一个态度,那就是目前中、美、俄、澳四国对于日本诸岛的野蛮瓜分行为是极其不合理的,这种几近野蛮的手段是我们一向以来所反对的!”

“那么我该是很感谢喽!”鹰司真希斯理慢条的讲到,脸上的笑容却已然不见了。

“法国政府在印支半岛的介入,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保持在东亚的绝对的平衡性对吧!”鹰司真希冷笑着说到“即便是山河已碎,但日本依然存在,我们依然还会为我们自己的那份复国事业而努力,但无论怎样,日本人民不是吉卜赛人,永远也不会走上流浪的道路,更不会成为一个没有自己国家的民族!”鹰司真希有些愤慨着说到。

“唔,鹰司小姐,请不要发怒!”埃尔韦-莫兰尴尬地解释说到“其实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都不希望日本人民走上如同毫无教化的‘波希米亚人’的那样的道路。”

埃尔韦-莫兰指着坐在一旁的贡德比诺少校说到“在之前,我们已经和加藤众树‘总理大臣’为代表的日本政府谈过了。在印支半岛的问题上,法兰西将利用一切手段给予西贡当局支持,这是肯定的。”埃尔韦-莫兰继续说到“贡德比诺少校此次回返巴黎就是为了整合一支新的作战部队,以重返印度支那半岛!”埃尔韦-莫兰笑着讲到“我想像鹰司小姐这样美丽的女性所领率的‘情报对策委员会’,在这次整合之中,可以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唔?我能够起到什么样的重要作用?”鹰司真希看着窗外,一副很是淡然的表情,似乎这些事情都与她没有太多的关系似的“让我们派遣情报人员?或者直接加入外籍兵团?”

看着鹰司真希那冷艳的面庞上挂着的讥讽笑容,一直没有开口的贡德比诺少校忽然说到“为什么要去拒绝呢?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子都不肯甘心做一个没有用处的花瓶,更何况是你们日本‘流亡’政府呢?”贡德比诺少校在‘流亡’两个字上,刻意地加重了些语气。

“选择和您那样一起作为屠夫吗?”鹰司真希反唇相讥到“尽管我们日本已经被占领瓜分,但无论在什么时候日本依然存在着的。让我们完全倒入到欧洲的怀抱,那么和选择投入到美国人或者北京那边又有什么差别呢?难道是年迈的欧洲要比他们更为具有力量?”

“又或者说是一向自以为拥有绅士魅力的欧洲要比牛仔样的美国人或者古板的中国人更具有魅力?”鹰司真希讥讽着讲到“很可惜,并不是说每一个女人都是喜欢你们这样自以为是的,并且更具有绅士风度的应该是传统的英国人吧!至于巴黎一向的外交风格就像是你们对待女人那样,只想着将他们骗上床而已,你们从来就没有过什么信用!”

鹰司真希的嘲讽几乎让埃尔韦-莫兰下不了台来,这位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国防部长并不是不清楚日本流亡政府背后最大的支持者是英国人,虽然日本流亡政府的办公地点是在巴黎,但实际上和爱丽舍宫没有太多的关系、法国人从来就没有想过真正的去支持这个颓废的流亡政府,也没有想过要去给予这些落魄的日本人什么帮助,仅有的那些大概只是‘利用’而已。

“唔,或者作为东方人,您不见得就完全的了解法兰西!”贡德比诺少校抽搐着脸上的那条如同蜈蚣样的伤疤“无论在什么时候,法兰西永远都是扮演着自由民主的支持力量的角色。当初我们支持了美利坚的独立运动,呃,就连那个自由女神像都是那时候的产物!”

在贡德比诺少校看来,对于自己面前这样的女人说太多的道理是根本没有必要的,男人与女人的对话最好的地点便是在床上,只有那样,或者谈话才能进行的很‘愉快’。

“为什么要让日本人去为了你们欧洲的利益流血?”鹰司真希虽然是一副淡漠的表情,但几乎却是在强压下心里的怒火,以至于站起身来对扔下一句“感谢您的咖啡!”便拂袖离去。

“唔,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埃尔韦-莫兰看着离去的鹰司真希的背影,耸了耸肩头。

“的确是这样!”贡德比诺少校附和着说到“真是一个美丽的东方女神!”直到鹰司真希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贡德比诺少校似乎还没有回过味道来,已然深陷在遐想之中。他渴望去征服这个女人,渴望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身下,似乎法兰西的男人对从来都很信服这个观点似的。只是贡德比诺并不知道的是,高卢雄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已经越来越变得像只母鸡了!

“错了,我的少校,这不是一个女神,而是路西法的邪恶天使,她这样的女人就是一个恶魔!”似乎看到自己的下属那满是憧憬遐想的眼神,埃尔韦-莫兰别有深意的悠然开口说到“总是那样的若即若离,却从来不让你过分的接近她,这是一个妖媚的女人!”

贡德比诺少校从沉思中回过味来,依然-啧-啧-自语着“为什么她就这样的难以让人靠近呢?难道就只因为她是贵族!”贡德比诺的心底燃起一团热火,他渴望着去征服这个猎物,就像他每次在非洲或者越南那样对着反抗者的脑袋开枪那样,他需要这样主宰一切的感觉。

“那么日本人这方面?”贡德比诺这才想起了正事,连忙对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请示到。

“放心,即使这个小妖精不去配合,我们也一样可以!”埃尔韦-莫兰看着杯沿上那浅浅的唇印,笑着说到“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情报对策委员会’执行总监,日本流亡政府都同意的事情,她难道能够作出改变?”埃尔韦-莫兰冷笑着说到。




后面的话:感谢下红色猎隼,没有他的帮助,写不了一些内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