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之最

十种中国人


“绝对不是哗众取宠,现在只有中国的弱智者,生活才是真正轻松的。他们的人生目标很小,他们的欲望就更小,有的可能是为了一口能不让肚子产生异常反应的饭,有的只是为了能不让肌肤有寒冷的感觉,有了这一些,他们的生活就美满了......”这是篇很有趣的文章,虽然只是作者的一家之言,听听无妨。


最苦恼的中国人:贪官太太

一个很苦恼的人,今年近五十岁了。老公在一个机关里做官,官不大,也不小,大概是厅局级,而且是一把手,家里要车有车,要房有房,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老公有没有外遇不知道,但肯定没有抛弃她的企图。可是,她还是有些烦。看见别人大把地花钱,她好心动,怎么也是女人,天生就有花钱的嗜好,可是,她却不敢,不是她没钱,而是怕别人知道她有钱。这个苦恼还不算严重,大钱不敢花,小钱还是可以花个痛快,毕竟口袋里有钱,她苦恼的是怕老公出事。她把老公给她的钱,都存进了银行,有些还换成了美元,可这并不完全能让自己放心起来,前些日子,有人说是要搞存款实名制,让她狠狠地骂了一顿,这不是给她带来麻烦吗?如果她家的存款都换成实名,万一被查出来,那些钱没了算,说不定老公的厅局级只好在局子里去坐了。这当然使她心烦。<br>

好几次,她从报纸电视上看到贪官被抓消息,她的心跳加速,像陈希同这样大的官都给判了,老公就是再有背景,也不可能和陈希同相比啊,万一哪个地方出了事,可就都完了。有时候,老公被领导叫去谈话,她也会和老公一样紧张起来,特别是一些敏感部门,纪检、检察院等,如果说老公有几天突然不回家,她就会不顾一切地给他打电话,直到知道他“安全”为止。在她的梦想中,能带一笔钱去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生活,没有人再认识她,也没有谁来麻烦她,她决定一切从零开始,好好做人。


最傻冒的中国人:球迷

最傻冒的中国人当之无愧地应该授予那些球迷,中国的球迷要有多傻就有多傻,傻得让你觉得自己再可怜他们,自己也会变成一个傻冒。钱也出了,泪也流了,时间也花了,不要以为这些可以换来中国足球的进步,这样想,又要傻冒了,这二十多年来,中国足球可以说一点进步也没有,原来亚洲一个出线名额也可以拼一拼,现在四个名额也拼不出去。教练换了好几茬,德国的施大爷不行,英国的霍大爷又上,全没把中国队带出亚洲,可是,傻冒的中国球迷并没有绝望,他们把失败归结为各式各样的原因,归结为可能也不可能的运气,就如一个买了彩票而没有中大奖的人一样,以为只要向中国足球队的运气好一点,就一定可以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其实今天的中国足球,就是真的一不留神“冲出亚洲”,也是一个中中彩般的运气,并不能表明中国足球的水平有多大变化。真正有变化的,是在中国玩足球的人,现在一个中国的普通足球运动员,就算踢得再差,只要他能在甲A甲B里混下去,钱是自然不可少的。


最有钱的中国人:花钱的孩子

说起来也许没有人相信,中国人中,最有钱的是孩子。今天能做父辈的中国人中,大多数都有过苦日子的经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还记得自己一天只能赚几角钱的日子。所以,在他们的记忆中,一张十块的大票是一个了不起的财富,轻易花掉,多少有些犯罪的感觉,可是,如果你把一张十元大票放在一个孩子面前,他的眼神也许是不屑一顾。


大多数在广州的孩子是这样生活的,住在一间面积足有十平方米的房子里,这间屋子在广州若是要租,至少要400元,当然他可以使用的客厅和洗手间不再计算,他每月由父母提供免费的伙食,这当然是父母应该的,但若用市场的价格来计算,至少他要花上1000元(包他吃的食物吃饭的服务),他的服装当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是每个月花上200元,想必是不算多了,这当然也不能包括洗衣的人力及劳力成本。再算一下他在学校要花的钱,现在读书是多么贵,每个月再算上个200元,一点也不过分。最后,再算一下零花钱及他的娱乐费,一个月算上个100元,相信许多家长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加起来,一个孩子就要花去1700百元,这就是一个孩子的消费。这还是一个普通孩子的消费,如果他想买耐克球鞋,想买一台高级电脑,想去香港旅游,想去游乐园玩,恐怕要付出更多了。可是,孩子还是一个还没有赚到一分钱的人。所以,有时真羡慕那些孩子,他们虽然没赚一分钱,可绝对是中国最有钱的人。


最失落的中国人:作家

最失落的中国人当然是作家,作家在中国人至少在过去的中国人中,有着一种特别的意义,他和艺术家革命家之类可以相提并论,能够成为一名作家,能够在自己的名片上印上作家两个字的人,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现在不行了,谁要是还敢说自己是个作家,一定要有点勇气。在英文中,作家和作者(Writer)是没有区别的,作家和一个写字的没有多少区别。卖文为生,是中国作家自嘲和羞辱人的言语,可在西方人中卖文却是一种正当职业,这种职业并不表明有什么高贵,和其他职业一样,有干得风光的,也有混不饱肚子的。但在中国就不同了,至少是在八十年代前,如果有幸戴上一顶作家的帽子,名利均可以兼收。一些曾经拥有广泛读者的文学刊物,今天落到了以作者为主要读者的地步,个中原因也不是现在能说得清楚,但是,主编们那种悲愤无奈又毫无自责的心情,仿佛他一点错都没有,当然就更没有改变的必要,错的是这个社会,是这个社会的读者,他的潜台词似乎想在说,现在这些读者都没有品味了,连文学都不热爱了,如果他是一个有权力又缺乏宽容的人,他一定会运用他的权力,逼迫读者去读这“伟大的文学”。著名“文痞”王朔(这是王朔的自称兼爱称)说过,“谁要咱小时候不好?


最轻松的中国人:弱智者

绝对不是哗众取宠,现在只有中国的弱智者,生活才是真正轻松的。他们的人生目标很小,他们的欲望就更小,有的可能是为了一口能不让肚子产生异常反应的饭,有的只是为了能不让肌肤有寒冷的感觉,有了这一些,他们的生活就美满了。二十年前,中国人谈得最多的是现代化,听说2000年会实现现代化,个个都憧憬。还有一个更诱人的判断,说在2000年,中国人的收入都可以翻两番,当时中国人大多数的收入都极低。听到世纪末可能会有200元的收入,就惊得有些不敢相信。现在当然没人这样想了。但是,你要以为这些人生活得轻松,那就大错特错了,现在你要找到一个?


最无聊的中国人:娱乐记者

娱乐记者是这几年才出来的,以前中国的报纸管得较死板,个人发挥的地方不多,没想到,报刊的变革,却是从娱乐版面开始的,并且培养了无聊的娱乐记者。娱乐记者的出现和存在,今天也许还看不出其真正的意义,但是在若干年后,人们应当发现,娱乐记者是中国报刊改革的先行者,是他们让人明白了报刊存在于改革的先行者,是他们让人明白了报刊存在于社会的另一种意义。他们要做的是怎么样去找明星的绯闻,以及和明星有关的花边新闻。如果没有,他们斗胆敢造,一点也不会脸红,还有得意地告诉自己的同行,这个新闻是我如何如何策编造的,至于他和明星如何分赃,是不会让太多人知道的。娱乐记者成为满足市民口味的厨师,你想看什么,我就为你弄什么,那怕是半生不熟的!


最得意的中国人:大款

现在最得意的人,当然是那些大款了。谁敢每天拖着“小姐”在大街上窜?只有大款。谁敢说我这个人风流不下流?只有大款。在大款看来,叫了小姐又给了钱,当然不能算是下流,只有那些没有钱还天天在做着淫梦的人才是下流。无论大款的过去是不是脏,今天的得意是肯定无疑的。他几乎不怕谁,偷啊抢啊这种下三烂既便是他的发家本钱,他今天也可以不屑,如过去的地主般抢人家女儿做小的事,也根本上不用他去想,在他的身边,早已不知有多靓女的档案,怎么样对付这些美女的“性骚扰”还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他怎么可能会去打人家女儿的主意呢?你想跟大款斗,只要遵守现行的所谓公平原则,就很少有取胜的机会。所以,最想寻求所谓公平机会的就是大款,他们不怕你出什么招,只要你不打乱秩序,按照常规来和他玩游戏,失败的最多是没钱的人。现在大款们最怕的是自己会招来什么莫名的变革,比如说有天又出了一个新规则,说最有钱的人都得交出来,每个人只能留下不超过10万块钱的财富,比如说,叫个“小姐”将被罚个倾家荡产,这对大款来说是要命的。所以,在这么一个社会里又还会有谁比他们得意呢?


最伤感的中国人:三十岁还未嫁的女人

有不少这样的女人,她们有时可以说成是女孩,因为还没有结婚,都可以享受这种待遇。但是,很多人的潜意识里不这样看也不这样想,况且,她们也没有足够的底气说自己就是一个女孩。她们未必缺乏美貌,至少曾经有过美貌,但是,在过去的日月中,都因为婚姻谈判没有最终达成协议,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可以成为谈判的筹码的已经丧失,现在要面临接受一个可能是自己过去不屑一顾的婚姻协议,怎么会不伤感?可是偏偏是最难达成婚姻协议的日子,却是她们最想出嫁的日子。以前可能会因为有的男孩纠缠而感到烦恼,现在烦恼依旧,只是因为有男孩子来纠缠。女人不容易接受已经老了的事实,或者说很难也很痛苦的去接受这个事实。一个40多岁的男人,倘若有钱,一定是最为得意者。这个年龄就是配上20岁左右的靓女,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合适。本来这样的男人是留给这30岁的女人的,不幸的是30岁的女人会发现,比她们年轻的女孩子已经开始抢她们的饭碗了。她们又怎可能和比她们年轻的女孩子去竞争呢?她们已经没有了曾经有过的青春活力,她们已经丧尽大部分昔日曾有的红颜。再有一个让她们伤感的理由是,她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在男人的宠爱中长大的,现在却如一个刚刚下台的权贵?


最底层的中国人:农民

毋庸讳言,目前中国的一些偏远农村是够落后的。许多城里人去过一个村子后就想,自己这辈子恐怕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再来这里。城里的人那种自以为是,想念是暴露无遗,面对这样一个偏僻的小村,以为自己基本上可以从每个口袋里都能掏出一把文明和智慧。但是,他们想错了,小山村乡民们的精明程度,绝对让人臣服。他们有较高的智商,却只能为一个年薪只有一百多元的村长的职位而争斗,而在城市愚蠢得多的人,却比他们要挣得多。中国的农民一生下来就有了一种特殊的身份,这种身份又是他们极力想抛弃的,为了抛弃这个身份,他们不知要花去多少精力。可是,这个身份为什么一定要给他们,他们为什么不可以生活在城市?我国的扶贫重点,百分百在农村,原因部分农民太穷了。穷,肯定能生活在底层。


最衰的中国人:股民

“衰”,是广东人常用的字,其意思大概是“倒霉、不幸”之类,真正要完全理解还得问广东人。中国的股民少说也有几千万,可有几个赚了钱了呢?有一位经济学家这样说,中国的股市是大户的金矿,散户的坟场。这话是偏激一些,但也基本上反映了中国股市的现状。参加股市当然有风险的,但中国的股市却有一种赌场的味道,一群穷人和几个富人去赌,谁输谁赢当然是不用细想。作为股市的管理层可以说是费尽思,每次出台一个大动作,其目的都是为了保护小股民,但不是大户们太精明,就是小户们太愚蠢,最后的结果,都是小户的血汗成了大户的营养。有一位在股市里伤痕累累的股民,这样告诫别人说,作为中国人应该有三戒:戒毒或赌戒股。前二戒是国家提倡,后一戒是这位股民的个人教民。富豪很容易知道最新的信息,很容易作一个科学准确的调查,可是你行吗?在一个还欠完备的股市里,你不衰,谁来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