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这几日,姜明骥的烟吸的更频了,一根紧似一根,而妻子姚丽对他的埋怨更勤了,一句接着一句:

“我说老家伙,这几天你倒是怎么了,啊?是魂丢了还是越战又要爆发了?哎呦,我问你话呢!能不能给我坐下来啊,别跟个大灰狼似的瞎溜达,晃的我头晕!”姜明骥在客厅里不停地踱步,老伴的话却一句没能入耳,或许此刻,只有那来回的踱步和云吞雾吐才能释缓他内心的焦虑与不安。

这段时间来他几乎寝食难安,极尽煎熬,天天都看守在伽俐城城区地图前,思考判断着尖刀特战队所在埋伏点的变化以及队员的调动情况。他设想着高岭和赵飞的一举一动,设想着突发情况的任何一种可能,他的心时常被揪起,放下,然后再被揪起,有时候他真有种冲到迦俐城战斗一线,和队员们一起并肩作战的冲动。

当现任反恐局局长肖子安将狼王艾山即将偷袭伽俐城大十字商厦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内通知到他的那刻算起,他的心便跨越了崇山峻岭,边关万里,飞到了边塞,飞到了伽俐城。没有谁比姜明骥更加的了解狼王,也没有谁比姜明骥对狼王的仇恨更加刻骨铭心,和这头恶狼打了尽半辈子的交道,他的凶残奸诈,他的诡异多端依旧历历在目。自上次他从土屋战斗中侥幸逃生后,这次卷土重来,绝非善意。

姜明骥无时不刻地不在思虑,如果按照内线狼影A所提供的情报数据看,肖子安在这次行动上所做的人员布局已尽周全,战略战术的应用和措施的应急也非常妥当。可是,这冥冥之中,却总有种不详的预感在向姜明骥诉说着什么,有些隐晦,模糊且并不清晰:那就是他的儿子姜春杰,一名优秀的尖刀特战警察,十年前他在剿杀狼王艾山的战斗中,被其割颈杀害而惨死,而就是儿子的死让姜明骥疑惑不解了这多年,因为在儿子的背后,他还发现了一处直径约50毫米的小弹眼,这显然不是艾山所为,因为艾山最不屑用枪杀人,那么这个开枪射杀儿子的家伙又会是谁呢?儿子的惨死好像一直在告诉他还另有隐情,在艾山幕后极有可能隐藏着另一张忽隐若现的大网,而这张网的背后似乎还藏着另一双更加狠毒的双手和一张更加凶残狡诈的面孔。

现今在看艾山的偷袭行动疑点重重,在狼影A将这次行动计划曝光之前,尖刀队的刑侦人员在大十字商厦并没有发现任何一点征兆和预示。如此看来,狼王艾山的偷袭计划远比预想的要复杂,而且变数极大,所以必须赶快调整原定的作战方案。

想到这儿,姜明骥急忙唤来秘书:“小张,赶紧给我接通局长肖子安的电话快,动作要快。”

姜明骥的判定没有错,艾山是在接到一位神秘男人的秘密指令后,突然改变了原定的偷袭方案,他现在的袭击目标绝非伽俐城大十字商厦,而是另有它处。只可惜,姜明骥打给肖子安的电话已然晚了,在改变作战计划的时间上已经没有了可能。

情况显示,在伽俐城的各条主要干道上,一股幽灵般狼群正劫持了数辆公交车朝着伽俐城最大的交通枢纽站急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