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记-看儒家的本质------舔痔

昨夜读到 史记> 读到如下一段:



陈司败[一]问孔子曰:「鲁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退而揖巫马旗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鲁君娶吴女为夫人,命之为孟子.孟子姓姬,讳称同姓,故谓之孟子.鲁君而知礼,孰不知礼!」[二]施以告孔子,孔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臣不可言君亲之恶,为讳者,礼也.」




最后一句白话一下:(孔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臣不可言君亲之恶,为讳者,礼也.」)


白话:孔子说,我孔丘也真是幸运啊,假如有什么过错,人们肯定会知道.作为臣子,不可以说君主的过错,要为他遮掩过失,这是礼的要求啊.


大家评论吧.怀疑我断章取义的可以看史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